岳飛第二次北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岳飛率岳家軍的第二次北伐發生于紹興六年(1136年)七月和八月期間。岳飛率岳家軍收復了陝西一帶的商州(今陕西商州市)全境和虢州(今河南三门峡市)的部分地区。

紹興六年(1136年)岳飛第二次北伐前,有两件事影响了他的布置。

  1. 一是目疾。自1130年着手建立岳家军后,岳飛连续六年在夏天剿匪、在冬天抗金和伪齐。尤其是夏天在南方湿热的气候中用兵,是岳飛这个河北人所不适应的。紹興五年(1135年)夏六月,平定杨幺后,岳飛病势加重,『两目赤昏,饭食不进』,『四肢堕废』,以至于不得不上奏恳请解除军务养病。宋高宗当时倾向主战,回绝了岳飞的申请,反而说岳飞『措置上流事务,责任繁重』,『卿当厉忠愤之素心,雪国家之积耻,勉副朕志,助成大勋』[1]。经过治疗,到了秋冬季,岳飛的目疾有所好转。
  2. 二是岳母姚氏于紹興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去世。岳飛是历史上有名的孝子,和老母在一起时总是全天侍候,亲自调药换衣,无微不至。姚氏死后,岳飛和岳雲等人扶着其灵柩,光着脚徒步走到江州庐山。丧葬完毕,岳飛就留在东林寺中为母守孝。按古代礼法,岳飛必须『丁忧』三年,如有特殊情况方可『起复』,即居官守丧。岳飛要坚持礼法,但满朝上下均一致反对。宋高宗命宦官邓琮到东林寺请岳飛起复,岳飛『欲以衰服谢恩』,邓琮坚持不允,但岳飞『三诏不起』。最后,宋高宗对岳飛及其部下下达了嚴厲的警告,说岳飛『至今尚未祗受起复恩命,显是属官等并不体国敦请』,『如依前迁延,致再有辞免,其属官等并当远竄』。主战派李纲也单独给岳飞写信说,『宣抚少保以天性过人,孝思罔极,衔哀抱恤』,恳切希望他不要『以私恩而废公义』,『幡然而起,总戎就道,建不世之勋,助成中兴之业』。岳飛终于下了决心放弃礼法,重返鄂州后带兵镇守襄汉,同时将姚氏『刻木为像,行温凊定省之礼如生时』[2]

主戰派宰相张浚从紹興六年(1136年)正月起到前线视师。中興四將岳飛、韩世忠劉光世張俊都被召到镇江府的都督行府商议军事。张浚向宋高宗称赞韩世忠忠勇、岳飛沉鸷,可以倚办大事。三月,宋廷任命韩世忠为京东、淮东路宣抚处置使,岳飛为荆湖北路、京西南路宣抚副使,并且移镇为武胜、定国军节度使。此次都督行府军事会议决定由韩世忠自承州楚州出兵攻京东东路的淮阳军(今江苏邳州市西南),由岳飛自鄂州出發到襄阳府然后北伐,由張俊自建康府出發到泗州,由劉光世由太平州出發到庐州,由楊沂中的殿前司军作為其舊上司張俊一軍的后援。韩世忠和岳飛主攻,張俊和劉光世主守[3]

二月中旬,韩世忠发动了攻势,但岳飛還在临安府覲見宋高宗,無法配合。韩世忠在淮阳军宿迁县(今江苏宿迁市)擊敗偽齊守軍,圍困了淮阳军城池。但六天後,偽齊援兵趕到,韩世忠被迫撤退[4]

当时都统制王彦患重病,其「八字军」(行營前护副军)驻荆南府,和岳家軍的防區相鄰。二月,左相赵鼎和右相张浚決定將「八字军」移屯襄阳府,由王彦出任襄阳府知府兼京西南路安抚使,歸岳飞节制;以便一旦王彦病故,就把「八字军」并入岳家軍。但王彦從前是岳飛在河北招討司時的上司,岳飛曾因擅離王彥加入宗澤一部而被懲戒。王彦不接受這項任命,并且健康又有好转,宋廷遂将「八字军」调驻临安府。這樣一來,岳家軍沒有增強軍力,反而要接管「八字军」的荆南府防區分散兵力。

七、八月间,岳飛再次出兵,以春季剛剛投降的原偽齊虢州栾川县知县李通[5]為向導进行第二次北伐。先锋左军统制牛皋迅速攻下自己故鄉汝州鲁山县附近的偽齊镇汝军,活捉守将薛亨。薛亨在十一月时,由岳家军参议官李若虚押送至临安府,宋高宗命他在岳家军中戴罪立功,結果二十多年后,他仍在鄂州军中服役[6]。牛皋又繼續攻下颍昌府大部和蔡州附近進行佯攻。岳飛率主力則往西北方向进攻。八月初,王贵、董先、郝晸等攻占虢州州治卢氏县,缴获粮食十五万石[7]。岳家軍旋即攻占了虢略县(今河南灵宝市)、朱阳县(今河南灵宝市西南朱阳镇)和李通原來當官的栾川县。王贵继续西向攻克了商州全境,包括上洛县(今陕西商州市)、商洛县(今陕西商州市东南商洛镇)、洛南县、丰阳县(今陕西山阳县)和上津县(今湖北郧西县西北)[8]

商州、虢州都属陕西路,是吳玠的战区。吴玠部将邵隆(原名邵興,為避宋高宗绍興年号之諱而改名)早已上奏要收復這兩地,并已被宋廷任命为商州知州。岳飛攻克商州后,便催促邵隆尽快赴任,以便騰出岳家軍的人馬繼續征戰。

岳家軍繼續攻取偽齊顺州[9]州治伊阳县。八月十三日,偽齊顺州安抚司都统制孙某与后军统制满在,在长水县的业阳迎战岳家軍悍將杨再兴,被擊潰。孙某等五百余人被陣斬,满在等一百多人被生擒。十四日,杨再兴又擊潰偽齊顺州安抚使张某的二千多人。十五日夜间,岳家军夺取长水县城,缴获粮食二万石,并夺取了一个伪齐马监,得马万匹[10]。接著顺州另外兩縣永宁縣和福昌縣也被攻克。李纲在接到岳飛的捷报後写信说:『屡承移文,垂示捷音,十余年来所未曾有,良用欣快。』[11]

但此時在陝西附近的山區作戰,后勤供應線過長造成糧草不足。岳飛只得班师,留王贵等戍守。但商州的全境和虢州的部分地区從此为南宋所控制,邵隆在年底赴商州就任知州,「披荆棘,立官府,招徕离散,各得其心」,逐渐将商州建设为要塞和下一次進攻的后勤基地。

九月下旬[12],岳飛回到鄂州后目疾再次劇烈发作,白天的時候,連卧室的窗户都必须全擋住才行。宋廷闻讯后,特派眼科医官皇甫知常与和尚中印两人急驰鄂州為岳飛治療,方得好转[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金佗稡编》卷13三个乞宫祠札子,《金佗续编》卷3《乞罢制置使畀以祠禄不允诏》
  2. ^ 《金佗稡编》卷l高宗手诏,卷9《遗事》,卷 13《乞侍亲疾札子》,卷14乞终制等五个札子,《金佗续编》卷2《内艰起复制》,卷3《辞免起复不允诏》,卷7赐银绢等五个省札,卷29《乞起复》,《要录》卷100绍兴六年四月乙巳,《宋会要》礼44之20,《梁溪全集》卷86 《乞催起岳飛軍馬札子》,卷128《与岳少保第一书》。
  3. ^ 《要录》卷97绍兴六年正月丙戌,卷98绍兴六年二月辛亥,《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
  4. ^ 《会编》卷169,《要录》卷98绍兴六年二月乙卯、丙辰、辛酉。
  5. ^ 《金佗稡编》卷11《李通归顺奏》,《皇宋十朝纲要》卷23。
  6. ^ 《会编》卷169, 《要录》卷104绍兴六年八月甲辰,卷106绍兴六年十一月庚寅,《宋会要》兵 15之8。《金佗稡编》卷7《鄂王行实编年》
  7. ^ 《要录》卷109绍兴七年三月庚寅。
  8. ^ 商州、虢州之战見《会编》卷169,《要录》卷105 绍兴六年九月丙寅朔,丁卯,己巳。商州之战又見《金佗续编》卷28《吴拯编鄂王事》,《会编》卷208《林泉野记》
  9. ^ 《金史》卷25《地理志》,包括伊阳县长水县(今河南洛宁县西南)、永宁县(今河南洛宁县)和福昌县(今河南洛宁县东北)四县。
  10. ^ 《復西京長水縣捷奏》:「再兴遂再进兵,於今月十四日到本县界孙洪涧,再逢张宣赞亲率贼马二千余人,隔河相射,遂鼓率人马斗敌杀散。至次日二更已来,收复长水县了当,夺到马万匹,粮斛二万余石,给散百姓、官兵食用,即时招抚,并与安业,别无分毫搔扰,申乞照会。」《宋史·杨再兴传》证明了这一点:「飞屯襄阳,以图中原。遣再兴至西京长水县之业阳,杀孙都统及统制满在,斩五百余人,俘将吏百人,余党奔溃。明日,再战于孙洪涧,破其众二千。复长水,得粮二万石,以给军民。尽复西京险要,又得伪齐所留马万匹,刍粟数十万,中原响应。复至蔡州,焚贼粮。」当时的伪齐得到金国全力援助,又加上控制着原来北宋的洛阳马监,因此战马数量很多。
  11. ^ 《梁溪全集》卷128《与岳少保第二书》。
  12. ^ 《会编》卷170作九月十日乙亥,《要录》卷105作九月十七日壬午,《金佗续编》卷7《目疾令不妨本职治事省札》:“宣抚岳少保于九月二十日巡边回到鄂州军前。”《金佗稡编》卷18《乞致仕养疾申省状》同,以原始省札和乞状为准。
  13. ^ 《金佗稡编》卷1高宗手诏,卷14《目疾乞解军务札子》,卷18《乞致仕养疾申省状》,《金佗续编》卷7《目疾令不妨本职治事省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