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崔琰(?-216年),季珪清河郡东武城县(今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司空崔林堂兄[1],原屬袁紹,後屬曹操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二十九歲時與公孫方等人結交,並在鄭玄處求學,但是学期未過一年(原文:“学未期”[2]),就恰逢黃巾之亂,徐州黃巾軍攻破了北海郡(192年),鄭玄與其子弟到不其山避難,當時糧十分缺乏,玄只好停學,辭謝其子弟,因此琰被遣散,到處都是盜寇,西去道路不通,於是周旋於青,徐,兗,豫四州郊野,向東去壽春,向南到長江,洞庭湖地區。離開家鄉四年後才回家,在家只以彈琴讀書自娛。

為袁紹屬下時[编辑]

袁紹聽到琰名譽後徵召,時紹兵專橫暴虐,挖掘墳墓,琰勸紹:「昔日荀况(荀子)有說道:『對士兵平日不教訓,戰鬥力不強,即使是商湯周文王都不能拿那些人來打勝仗』現在道路上屍骨暴露,百姓都為看到主公的德政,應令各郡縣掩埋屍骸來顯示傷痛及愛心,追隨周文王之仁慈之舉。」[3]於是被任為騎都尉。

後來紹要出兵於黎陽,鎮守延津,琰說:「天子現於許昌,百姓都想支持朝廷,本軍不如謹守治境,向天子述職,方便可安定此區。」[4]但紹不聽,因此於官渡被挫敗,紹死後,其子袁譚袁尚奪位時爭取琰,但琰以病來推辭,因此獲罪,被關進監獄,終被陰夔陳琳營救才免死。

屬曹操屬下後[编辑]

袁譚被打敗後投靠曹操任冀州牧,徵召琰為別駕從事,於宴會上對琰說:「昨日查核戶籍,可達三十萬之多,冀州可稱為大州了!」但琰說:「現在九州分裂,二袁(袁譚和袁尚)大動干戈,冀州人民屍體遍野,沒聽說王師以仁政為先導,訪問民眾風俗,救民於火,反而卻計算甲兵多少,把此當成大事,難道冀州百姓都是這樣來期望明公(曹操)嗎?」[5]於是操肅然動容,向琰表示歉意,當時在場的賓客都大驚失色。

後來操徵並州時,留下琰於鄴城輔助曹丕。丕常常打獵,改換服裝,興趣全於打獵。琰規勸:「曾聽周文王不敢打獵為樂,《尚書》記載此時以為後人借鑒,魯隱公外出觀魚,《春秋》因其非禮而譏諷之。這是周公,孔丘格言,兩部經典有所明義,夏桀無道,成為商朝一面鏡子,《詩經》說道:『殷鑒不遠。』;王者的疾日不該舉樂,《禮記》記載此事作為忌戒。這又是比較切近的得失成敗的比例,不能不深思明察啊!袁氏家族富強,而其公子任意放縱,遊玩作樂,極為奢侈,正義之舉天下不聞,明哲君子頓刻間便離去,勇武壯士不肯為其為爪來使用,這就決定了袁氏雖擁有了百萬民眾,地盤跨過河北,卻沒立足之地。今國家衰敗,恩惠施予尚不普遍,百姓都想著德政。況且明公親自參與軍旅徵討,上上下下操勞辛苦,謹慎地使行為端正,思慮治國最高戰略,對內所有鑒戒,對外發揚高遠節操,深加思索對太子責任,寶貴身份。而現在穿著山澤園囿卑賤服裝,急於四處奔馳,身臨險地,志向只限於打獵小娛樂,忘國社社稷才重要,這實在令有識者痛心啊!希望能燒毀獵具,捨棄戒服來滿足眾人願望,不讓老臣獲罪於天。」[6]後來曹丕果真聽其教誨,做到以上所有東西,還說其再犯錯就再給教誨。

208年,曹操成丞相,琰成了東西曹掾屬徵事,起初授於其東曹植物時文告有敘述:「君有伯夷風範,史魚耿直,反貪夫因君之名譽而變得清廉,壯士因崇尚君名譽而更勉勵自己,這是可作為時代表率的,所以授君為東曹一職,君去歷任吧!」[7]

魏國初建,任尚書,這時無太子,曹植因有才華及愛心。曹操猶豫,發出信函命令在外地秘密訪談。唯有崔琰信不封口答复:「我懂《春秋》有長子當立大意,並五官中郎將(曹丕)仁孝聰慧,應該繼承大業。琰將用死來堅守原則。」[8]曹植為琰兄女婿,操十分稱讚琰大公無私與高風亮節,喟然嘆息,升值為中尉。

琰曾經推介過巨鹿人楊訓,說其才能不足,但清廉貞潔,遵守正道,於是操以禮徵召楊訓。

死亡[编辑]

曹操為魏王時,楊訓上表稱讚曹操功績,誇述曹操盛德,當時有人譏笑訓虛偽迎合權勢,認為琰推介不當。琰從訓那裡去來表文草稿一看,寫信給訓:「讀表文,是事情做得好罷!時代總有變化時候(省表,事佳耳!時乎時乎,會當有變時)。」琰本意是諷刺那些人不尋求合於理,有者反誣陷琰說其傲世不滿怨恨咒罵,操生氣說:「諺語說『生女耳(只不過是生個女兒罷了)』,『耳』不是個好詞,『會有變的時候』的意思為很不恭順。」於是被罰為徒隶,派人監視,但琰也不屈服,曹操令文:「琰然受刑,卻與賓客來往,門庭若市,接待賓客鬍鬚捲曲,雙目直視,好像有怨忿。」於是賜琰死,琰自殺前還說道:「我不應該死,也沒想到曹公就是這樣想!」[9]

就這樣,琰無辜地自殺死了。因為曹操性忌,凡是不可容忍的人如孔融許攸婁圭都因為是操老朋友,有不恭敬者被殺,而琰是世人痛惜之者,至今為其抱怨。琰死後,毛玠十分不愉快。

性格特徵[编辑]

崔琰相貌俊美,眉目疏朗,聲姿高暢,擁有四尺長的鬍鬚,很有威望,曹操都對其很敬畏,但其年少性格樸實,言辭遲鈍,喜歡擊劍,崇尚武功,因此於二十三歲時鄉里按規定將其轉為正卒時才感慨發奮,才研讀《論語》,《韓詩》使到其有文武的一面。

與司馬兄弟(司馬朗司馬懿)要好,曾對司馬朗評論司馬懿明哲公允,剛強果斷英勇,沒人可比。也有評論過其堂弟崔林說其大器晚成的人,最終必有發展。又對孫禮說其誠信耿直,剛毅果斷,又對盧植兒子盧毓說其清醒機警,深明事理,百折不饒。還對禮,毓說可做三公,果真,林,禮及毓成宰輔。還有與要好朋友公孫方宋阶早逝,因此崔琰就撫養其子女,對待其子為親生子,其明鑒卓識,篤於情義,大概像這樣子。

后裔[编辑]

逸事[编辑]

世说新语捉刀的故事:曹操将要接见匈奴使臣,但自认容貌醜陋,無法在外國稱雄,就命一表人材的崔琰假裝魏王,接见匈奴使臣。曹操自己扮成侍衛武士,持刀站在床头。接见完毕,派間諜问匈奴使臣:“魏王怎麼樣?”使臣回答:“魏王高雅有名望,果然非比尋常,但是床头捉刀人才是英雄啊!”曹操听到此事,就派人追杀这个會識人的使臣。[10]

評價[编辑]

  • 陳壽於《三國志》評論:「崔琰高格最優,鮑勳秉正無亏,而皆不免其身,惜哉!大雅贵“既明且哲”,虞书尚“直而能温”,自非兼才,畴克备诸!」
  • 曹操:「君有伯夷之风,史鱼之直,贪夫慕名而清,壮士尚称而厉,斯可以率时者已。故授东曹,往践厥职。」
  • 《先贤行状》:「琰清忠高亮,雅识经远,推方直道,正色於朝。魏氏初载,委授铨衡,总齐清议,十有馀年。文武群才,多所明拔。朝廷归高,天下称平。」
  • 鱼豢魏略》:「明帝时,崔林尝与司空陈群共论冀州人士,称琰为首。群以‘智不存身’贬之。林曰:‘大丈夫为有邂逅耳,即如卿诸人,良足贵乎!’」
  • 袁宏《三國名臣頌》:「崔生高朗,折而不撓,所以策名魏武、執笏霸朝者,蓋以漢主當陽,魏后北面者哉!若乃一旦進璽,君臣易位,則崔生所以不與,魏氏所以不容。夫江湖所以濟舟,亦所以覆舟;仁義所以全身,亦所以亡身。然而先賢玉摧於前,來哲攘袂於後,豈天懷發中,而名教束物者乎!」
  • 严从:「崔子矫然,植青松之操,鲠词直对,则左右失容,捐生取义,千载称美,虽遇谗谮,荩亦其素志矣。」
  • 罗贯中:「清河崔琰,天性坚刚;虬髯虎目,铁石心肠;奸邪辟易,声节显昂;忠于汉主,千古名扬!」
  • 梁启超:「古者任官,各举其所知,内不避亲,外不避仇。汉、魏之间,尚存此意,故左雄在尚书,而天下号得人;毛玠、崔琰为东曹掾,而士皆砥砺名节。后世虑选人之请托,铨部之徇私也,于是崔亮裴光庭定为年劳资格之法,孙丕扬定为掣签之法。防之诚密矣,然而奇才不能进,庸才不能退,则考绩废也;不为人择地,不为地择人,则吏治隳也。」
  • 易中天:「崔琰是三国时最为德高望重的名士,正派儒雅,又有远见卓识,仪表堂堂,凛然于朝,曹操也被他的一身正气所慑服。崔琰之死,是当时最大的冤案。崔琰用死证明自己是君子。曹操用崔琰的死,证明自己是奸雄。」

艺术形象[编辑]

三国演义[编辑]

崔琰初为袁绍谋事。袁绍败亡后,曹操辟他为官。崔琰刚正不阿,官做到尚书。后来反对曹操进位魏王而入狱。狱中大骂曹操欺君奸贼,被曹操下令杖杀于狱中。

影視[编辑]

漫畫[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註解[编辑]

  1. ^ 《三國志·魏志二十四·崔林傳》:少时晚成,宗族莫知,惟从兄琰异之。
  2. ^ 期,清·段玉裁說文解字注》:會也。會者、合也。期者、要約之意。所以爲會合也。叚借爲期年、期月字
  3. ^ 《三國志·魏書·崔琰傳》:昔孫卿有言:「士不素教,甲兵布列,雖湯武不能以戰勝」今道路暴骨,民未見德,宜敕郡縣掩骨埋(上此下肉,念此),示憯怛之愛,追文王之仁。
  4. ^ 《三國志·魏書·崔琰傳》:天子在許,民望助順,不如守境述職,以寧區宇。
  5. ^ 謂琰曰:「昨安戶籍,可得三十萬眾,故為大州也。」琰對曰:「今天下分崩,九州幅裂,二袁兄弟親尋干戈,冀方人蒸庶暴骨原野,未聞王師人聲先路,存向風俗,救其凃炭,而校計甲兵,唯此為先,斯豈鄙州士女所望於明公哉!」
  6. ^ 《三國志·魏書·崔琰傳》:蓋聞盤於遊田,《書》之所戒,魯隱觀魚,《春秋》譏之,此周,孔之格言,二經之明義。殷鑒夏後,《詩》稱不遠,子卯不樂,《禮》以為忌,此又近者之得失,不可不深查也。袁族富強,公子寬放,盤遊滋侈,義聲不聞,哲人君子,俄有色斯之志,熊罴壯士,墮於吞噬之用,固所以擁徒百萬,跨有河朔,無所容足也。今幫國殄瘁,惠康未洽,士女企踵,所思者德。況公親禦戒馬,上下勞慘,世子宜遵大路,慎以行正,思經國之高略,內鑒近戒,外揚遠節,深惟儲副。而猥襲虞旅之賤服,忽池騖而陵險,志雉兔之小娛,忘社稷之為重,斯誠有識所以惻心也。唯世子燔翳捐褶,以塞眾望,不令老臣獲罪於天。
  7. ^ 《三國志·魏書·崔琰傳》:君有伯夷之風,史魚之直,貪夫慕名而清,壯士尚稱而勵,斯可以率時者己。故授東曹,在踐厥職。
  8. ^ 《三國志·魏書·崔琰傳》:蓋聞《春秋》之義,立子以長,加五官將仁孝聰明,宜承正統。琰以死守之。
  9. ^ 《魏略》於《三國志裴注·魏書·崔琰傳》註釋記載:入得琰書,以裹幘籠,行都道中。時有琰有不平者,遙見琰名著幘籠,從而視之,遂白之。太祖以為琰腹誹心謗,乃收付獄,髡(原上髟下几)刑輸徒。前所白琰者又复白之雲:「琰為徒,虬須直視,心似不平。」時太祖亦以為然,遂欲殺之。乃使清公大吏往經營琰,敕吏曰:「三日期消息。」琰不悟,後數日,吏故白琰平安,公忿然曰:「崔琰必欲使孤行刀鋸乎!」吏以是教告琰,琰謝吏曰:「我殊不宜,不知公意至此也!」遂自殺,年僅五十三歲。
  10. ^ 《世说新语》容止: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使崔季珪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闻之,追杀此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