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蜀盜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川蜀盜亂,也称明朝四川民变蓝廷瑞鄢本恕起义,是指明朝中叶正德年间,在四川爆发的一起民变。民变领袖藍廷瑞鄢本恕等转战各地,后被林俊彭澤等成功平定。

过程[编辑]

兵变[编辑]

正德年间,藍廷瑞在山中行走,发现一枚古棄印,又得到一劍,自称有天命,遂与党羽迷惑民众起义。当时劉烈等人也聚眾作亂,侵掠陝西漢中等地。正德三年十月(1508年),四川保寧的藍廷瑞、鄢本恕在漢中起兵,攻占数个郡縣。明武宗起用右副都御史林俊巡撫四川,兼贊理軍務,督兵讨伐[1]

正德四年(1509年)十二月,藍廷瑞自稱順天王,鄢本恕自稱刮地王,廖惠自稱掃地王,联合十萬部队,进入湖廣、鄖陽等地流传。当时听闻巡撫林俊督兵进攻,于是改为进发其他地境。劉烈等人则退回至四川,不久,劉烈被亂兵所殺,余党廖麻子喻思俸继续叛乱[2]

派兵镇压[编辑]

正德五年(1510年),明武宗命刑部尚書洪鐘兼任左都御史、總督川、陝、湖廣、河南四省軍務,征剿四川等處流賊[3]。同年四月,藍廷瑞、廖惠等攻破通江縣,林俊派遣官兵及土兵进攻获胜,杀死、溺毙的叛军有六千餘人,并生擒廖惠。藍廷瑞则奔紅口與鄢本恕合兵,经过陝西、漢中三十六盤至大巴山。林俊再次派兵进攻,并获胜,叛军放弃輜重逃跑[4]

正德六年(1511年)正月,江津曹甫自稱順天王,进攻縣治,僉事吳景被殺。巡撫都御史林俊听闻此事后,率军乘叛军获胜醉酒不設備,于是半夜进攻,叛军大败。之后明军再次于山坪、伏子岸等地阻击成功,并殺死曹甫等。先後擒斬三千餘人,收回被掠男婦七百餘人[5]

同年五月,鄢本恕、藍廷瑞等人掠夺蓬州、劍州。明武宗命總制尚書洪鐘同巡撫林俊、總兵楊宏配合镇压。又派遣巡視都御史高崇熙、鎮守太監韋興同洪鐘、林俊等一同镇压[6]

平定藍廷瑞、鄢本恕叛乱[编辑]

次月,洪鐘率军抵达四川,但是与林俊对军事部署发生冲突,因此延误军机。藍廷瑞借此召集流散的部属,恢复士气,并攻占營山縣,杀死僉事王源。洪鐘因此与林俊一同总督四川部队、陝西巡撫都御史藍章督陝西兵,并号檄湖廣河南兵,一同分兵进攻,由洪鐘、林俊两人总督。湖廣部队首先抵达陝西石泉縣熨鬥壩,叛军见此着急并祈求归降,被命抵达四川東鄉縣金寶寺。然而叛军意在缓兵之计,一边求降一边仍然掠杀。之后明军包围,叛军稍微退让[7]

六月十五日,藍廷瑞将自己掠夺的一女子装作自己女儿,嫁给領兵土舍彭世麟為妾,以求联合彭世麟。彭世麟借此邀请叛军首领到营中庆祝,却成功设伏逮捕藍廷瑞等人。叛军听闻此事后大败逃散,明军趁机进攻并获大胜。叛军只有廖麻子未能逮捕。战报奏上后,加洪鐘为太子太保,林俊等人也有奖赏[8]

平定方四、任鬍子叛乱[编辑]

江津曹甫餘黨方四任鬍子麻六兒等率众逃到綦江,进入思南府、石阡府等地。方四自称總兵,任鬍子自稱御史。当时贵州部队成功在思南抵御叛军,而播州兵在三跳等地阻击叛军,叛军因此由贵州再次逃回四川[9]

同年八月,叛军进攻南川、南頸、雀子岡等地,都被明军阻截;之后改为进攻東鄉、永澄等地,都被当地部队抵御。当时百戶柳芳等阵亡,明军士气不振,叛军借机谣言要攻取江津重慶瀘州敘州,最终攻占成都,致使舆论哗然。明军于是再改部署,林俊驻守江津,高崇熙驻守瀘州,太監韋興驻守成都,都御史王綸驻守重慶。并檄副使何珊、都指揮鄒慶率兵由合江进攻。副使李鉞、知府曹恕率兵由江津进攻,形成夹击攻势[10]

九月,叛军进攻江津,恰逢石砫援军抵达,明军合力抵御成功,并追叛军到合小坪。此后叛军以八千人再次袭击江津,林俊、李鉞、曹恕率领酉陽、播州、石砫等部队,从三道迎擊获胜,并追叛军到高觀山。林俊見叛军士气正盛,遣降将周大富入營招撫。方四偽令李廷茂出降,自己仍不投降。高崇熙知道叛军首领皆是仁壽人,派人抵达仁壽,将首领家屬带入營招降。方四等人杀死自己族人,仍然不归降。明军于是开始强攻,并斩杀任鬍子等,追殺三十餘里,斬首一千八百餘級,生擒方四妻妾,俘獲男婦三千四百餘人。然而部队冒进,反而被叛军反攻并再次逃散。当时明武宗宠信宦官,因巡撫右副都御史林俊反对宦官冒功,又因与洪鐘多有不和,请求致仕。尽管御史台请求留用,明武宗仍旧批准辞呈。林俊走后,四川人號哭追送。不久,叛军麻六兒、喻思俸、駱松祥、范藻等人再次起兵,內江、崇慶等地数年都无法安定[11]

明武宗随后起用巡撫都御史高崇熙調兵討方四、廖麻子、麻六兒等[12]。正德七年二月,叛军抵达贵州,并再次聚集力量,抢劫南川等縣,明军节节败退。之后方四从南川进攻綦江,被僉事馬昊击退,叛军奔至婺川退散。方四改名逃跑,被開縣義官李清逮捕报官[13]

平定余部叛乱[编辑]

十一月,漢中廖麻子、喻思俸,內江駱松祥,崇慶范藻等分别进犯州縣。洪鐘无法各自攻破,被御史王綸弹劾“縱寇殃民”,遂被罷職。明武宗命右都御史彭澤總制軍務,同總兵時源征讨[14]

正德八年二月,巡撫四川右都御史高崇熙因盜賊无法全部消灭,被逮捕入狱。改以右僉都御史馬昊巡撫四川[15]。四月,彭澤率领苗兵进攻漢中廖麻子获胜,并分兵逐一逮捕;之后迅速移兵到內江討駱松祥,并成功平定[16]

正德九年正月,彭澤率兵討崇慶范藻等,获胜。至此四川盗乱悉数平定,加總制軍務彭澤為太子太保,左都御史時源為左都督[17]

参考[编辑]

  1.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武宗正德三年冬十月,四川保寧賊藍廷瑞、鄢本恕起漢中,攻陷郡縣。起右副都御史林俊巡撫四川,兼贊理軍務,督兵討之。初,廷瑞行山中,得古棄印,亡何,又得一劍,自謂有天命,遂與其黨惑愚民倡亂。時保寧賊劉烈亦聚眾作亂,侵掠陝西漢中等處。
  2.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四年十二月,藍廷瑞自稱順天王,鄢本恕自稱刮地王,廖惠自稱掃地王,合眾十萬,入寇湖廣、鄖陽等處。已而聞巡撫林俊督兵捕剿,因流侵他境。劉烈等復還至四川。初,烈等四出剽掠,侵陝西漢中,勢頗猖獗,至是復還。敕巡撫都御史林俊相機剿賊。未幾,劉烈為亂兵所殺,餘黨廖麻子、喻思俸復熾。
  3.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五年春正月,命刑部尚書洪鐘兼左都御史總督川、陝、湖廣、河南四省軍務,征剿四川等處流賊。
  4.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夏四月,藍廷瑞、廖惠等破通江縣,林俊遣官兵及調羅、回石柱等處土兵攻敗之,殺溺死者六千餘人,生擒廖惠。藍廷瑞奔紅口與鄢本恕合兵,過陝西、漢中三十 六盤至大巴山。俊復遣兵追及,大敗之,賊棄輜重走。
  5.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六年春正月朔,江津賊曹甫自稱順天王,攻圍縣治,僉事吳景被殺。巡撫都御史林俊聞報馳赴,乘元日賊方醉酒,不設備,乃夜半蓐食,銜枚往圍燒之,賊奔潰。又於山坪、伏子岸等連戰敗之。抵賊營,殺死曹甫等。先後擒斬三千餘人,收回被掠男婦七百餘口,獲馬騾器仗無算。
  6.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五月,鄢本恕、藍廷瑞等縱掠蓬、劍二州。命總制尚書洪鐘同巡撫林俊、總兵楊宏相機剿捕,以靖地方。復敕巡視都御史高崇熙、鎮守太監韋興同洪鐘、林俊會剿劇賊藍廷瑞、鄢本恕。
  7.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六月,洪鐘至四川,與林俊議多不合,軍機牽制,不得速進。藍廷瑞招集散亡,勢復大振,攻燒營山縣治,殺僉事王源。鐘乃會俊督四川兵,陝西巡撫都御史藍章督陝西兵,及檄湖廣河南兵,分路進剿,鐘與俊親監督之。湖廣兵先追及於陝西石泉縣熨鬥壩,賊見追急,求招撫,令至四川東鄉縣金寶寺聽撫。鐘給榜示並檄召廷瑞等,約日出降。賊意在緩師,延至六月十四日始至信地,依出駐營。廷瑞、本恕俱不出,但使人來言欲得營山縣治,或臨江市駐其眾,方出見,且要取旗牌官為質,鐘等俱許之。鄢本恕來見回營,藍廷瑞始復來見,且降且肆殺掠。仍於松樹埡劫掠民家,計欲脫走。官兵分七哨扼之,不得間,賊窘甚,漸潰散。
  8.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十五日,廷瑞以所掠女子詐為已女,嫁與領兵土舍彭世麟為妾,結歡世麟。世麟白軍門受之,遂邀賊首至營宴會。鐘令廷瑞所親鮮於金說廷瑞及本恕於十六日帥諸賊二十八人同至,彭世麟赴宴,伏兵盡擒之。眾聞變,遂大潰,四出奔逸山谷。鐘等遣諸路兵分道追剿之,擒斬溺死並俘獲老弱兵仗騾馬甚眾。未盡者,許自首撫之。惟賊首廖麻子未獲。捷聞,加鐘太子太保,俊、章升賚有差。
  9.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江津賊曹甫餘黨方四、任鬍子、麻六兒等擁眾走綦江,入思南、石阡等府。方四偽稱總兵,任鬍子偽稱御史,賊首三十餘人偽稱評事等名。貴州兵敗之於思南,播州兵敗之於三跳等處,先後擒斬三千人。賊由貴州復入四川。
  10.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八月,賊攻南川、南頸、雀子岡等關,官兵禦之。又攻東鄉、永澄諸處,玀、回兵禦之,前後頗有斬獲。會百戶柳芳等陣沒,官軍卻,賊遂聲言欲取江津、重慶、瀘州、敘州,以攻成都,遠近震駭。林俊駐江津,高崇熙駐瀘州,太監韋興駐成都,都御史王綸駐重慶。檄副使何珊、都指揮鄒慶帥兵由合江進。副使李鉞、知府曹恕率兵由江津進,夾攻之。
  11.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九月,賊攻江津,會石砫兵至,並力禦之,賊敗走。追至合小坪,破其四營。賊以八千人舁攻具復攻江津,林俊、李鉞、曹恕督酉陽、播州、石砫等兵,三道迎擊之。賊敗,追至高觀山,斬首五百餘級,俘獲二百餘人。官兵乘勝追擊,賊乃乘高下石,不得進。賊復擁眾,時出衝擊,李鉞幾不免,賴從吏何士昂等力戰得解。林俊見賊勢猶盛,遣降賊周大富入營招撫之。方四偽令其黨李廷茂出降,竟不出。高崇熙知賊首皆仁壽人,遣人詣仁壽,取各賊家屬入營,招之。方四等殺其族屬,不聽撫。遣人來言,聽其自散去乃從。翼日,李鉞督諸將校,分兵為六哨,由大埡、小埡、月埡關並進,直衝高梁,賊不能支。六面皆合,破其中堅,斬賊首任鬍子等,賊大敗。追殺三十餘里,斬首一千八百餘級,生擒方四妻妾,俘獲男婦三千四百餘人。餘眾墜崖填壑數里,奪獲馬騾四千五百有奇。土兵乘勝追剿,又殺二百餘人。賊見官兵少,還擊,殺千戶田宣冉、廷質等。方四妻妾復逸去,遂率餘賊二千餘人遁入思南境內。 巡撫右副都御史林俊乞致仕,許之。時宦者用事,各邊征剿必以其弟姪私人,寄名兵籍,冒功升賞。俊一切拒絕,權幸惡之。又與洪鐘議多不合,因乞致仕。疏上,忌者謂盜已平,內批即允之。臺諫疏留,不報。俊歸,蜀人號哭追送。未幾,麻六兒、喻思俸、駱松祥、范藻等賊復熾,內江、崇慶之境,騷然踰年,不能定矣。
  12.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命巡撫都御史高崇熙調兵討方四、廖麻子、麻六兒等。
  13.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七年二月,江津賊方四等,自去年正月奔貴州,八月復聚,至是劫掠南川等縣,高崇熙連戰敗走之。閏五月,方四自南川破綦江,僉事馬昊敗之,奔婺川,眾遂散。乃變姓名潛走,開縣義官李清獲之,送於官。
  14.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十一月,漢中賊廖麻子、喻思俸,內江賊駱松祥,崇慶賊范藻等分劫州縣,眾號二十萬。洪鐘分剿不暇給,御史王綸劾鐘縱寇殃民,罷職。命右都御史彭澤總制軍務,同總兵時源征之。
  15.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八年二月,巡撫四川右都御史高崇熙以盜賊不盡滅,逮下獄。以右僉都御史馬昊巡撫四川。
  16. ^ 明史紀事本末》(卷46):夏四月,彭澤率苗兵攻漢中劇賊廖麻子,破之。眾遯竄山寨,多伏匿箐棘中。澤分兵搤出入,奪水道渡,開一面縱賊,夾誅之且盡。廖有異術,能隱形,事急跳身遁,購之卒不獲。因移兵內江討松祥,平之。
  17. ^ 九年春正月,彭澤率兵討崇慶劇賊范藻等,平之。四川群盜悉定,加總制軍務彭澤為太子太保,左都御史時源為左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