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良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左良玉(1599年-1645年),字崑山。明末山東臨清[1]。明朝末年将领。

生平[编辑]

幼年喪父,由叔父撫育成人,雖不識字但多有智謀,“长身赧面,骁勇,善左右射,目不知书,多智谋,抚士卒得其欢心,以故战辄有功”。初官遼東車石營都司,後隸昌平部督侍郎侯恂麾下。大凌河被民變隊伍包圍,擢副將率兵往援,戰於松山杏山有功。

崇祯六年(1632年)即升至总兵官。到山西后,胜战涉县辉县,继而在武安被歼,只身脱离。后左良玉得到昌平兵,于河南屡战屡胜。九月,与曹文诏等将领在武安合围民军。至十一月,叛军向王朴诈降,脱离包围圈,作乱河南。十二月,左良玉开始追击,二十天内肃清河南境内叛军,期间叛军主力高迎祥等人已去湖广郧阳,被称遇强则逃,遇弱则战。

史載左良玉軍紀敗壞,形同盜匪,崇禎九年(1636年)七月,左部尾隨張獻忠佔據襄陽城,城內百姓家家駐有左軍,“淫污之狀不可言”,以至於百姓“不恨賊而恨兵”[2]

崇祯十一年(1638年),追击张献忠,挥刀击之,献忠面流血。叛軍因此陷入低潮。

崇禎十二年(1639年)五月,張獻忠復叛,一路勢如破竹,佔領谷城縣城與房縣熊文燦令左良玉、羅岱率兵進剿,从襄阳起程,途中缺糧,士兵沿途采摘山中野子为食,七月二十五日至房县。張獻忠、羅汝才在播箕寨兩山之間設下埋伏,诱敌深入,良玉中計,官軍大敗,罗岱被杀,左良玉拚命突围,士卒死者一萬多人,脫困士兵不到千人[3]

崇禎十二年(1639年)楊嗣昌薦良玉有大將才,拜平賊將軍

崇禎十二年,瑪瑙山之戰後,賀人龍以楊嗣昌背信,私下告知良玉,嗣昌欲奪其位,左良玉亦恨之,兩人皆與楊嗣昌不合,長期擁兵自重,傳檄不至。左良玉停兵不追,张献忠得以进入四川。賀人龍後為孫傳庭所殺。

崇祯十五年(1642年)督师侯恂发帑五十万犒赏左良玉部,良玉与李自成战于朱仙镇,良玉大败,退至襄阳。四月,李自成兵围开封,良玉见李自成军容甚壮,连夜拔营而逃,李自成率叛军追击,良玉“兵大乱,下马渡沟,僵仆溪谷中”,“弃马骡万匹,器械无算”[4]。不敢同大順軍主力作戰,故技重演,率部順江東竄,撤兵至武昌。左良玉向楚王要兵糧,未得補給,遂掠奪武昌而去[5]

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封寧南伯北京城破崇禎自縊,左良玉尽出己擄掠所藏金银财物,價值二三万金,散给诸将,才稳住军心[6]弘光帝立,晉升為寧南侯。弘光元年(1645年)崇禎太子案爆發,良玉以“奉太子傳國密詔”,“清君側”為名[7][8][9],傳檄討馬士英阮大鋮,临行之时,下令在武昌屠城[10]。馬士英急命史可法盡撤江防之兵以防左良玉,行至草鞋峡时,黄得功等部已击败良玉。四月初一日,良玉至九江[11],已是久病之躯,初四日,邀江督袁继咸到舟中相见[12],袁責以大義,良玉疾甚,望城中火光,大哭曰:‘予负袁公!’嘔血數升而死[13][14]。其子左梦庚拘禁袁继咸,引兵东下,直通鳩州太平府,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十三日梦庚率部投降清軍阿济格部。袁继咸为清兵所执,不屈,被斬殺

参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石匮书后集·左良玉传》
  2. ^ 《三垣筆記.下.弘光》:“左兵兩三萬,一湧入城,城中無一家無兵者,淫汙之狀不可言。數日啟行,復罄沒其家以擊。去十許日而予至,米菜俱無可覓。士民相見,無不痛哭流涕。不恨賊而恨兵。”
  3. ^ 王鳌永:《抚郧疏稿》,〈为塘报贼情事〉
  4. ^ 《明史·左良玉传》,卷273
  5. ^ 吴晋锡《半生自记》
  6. ^ 《小腆纪年附考》上册,175页
  7. ^ 侯方域壮悔堂集》《宁南侯传》中说:“良玉乃兴兵清君侧,欲废弘光帝,立世子。”
  8. ^ 李清南渡录》卷五记,新升广西总兵黄斌卿九江附近连败左军,“获其奏檄、书牍甚众,内贻礼部尚书钱谦益一牍,有废置语。斌卿初欲奏闻,恐为诸人祸,乃止”。
  9. ^ 明季南略》卷三载《左良玉参马士英八罪疏》、《左良玉讨马士英檄》、《又檄》三文
  10. ^ 吴晋锡《半生自记》
  11. ^ 《国榷》载于四月初五日,《南渡录》卷五与《明季南略》卷二载于初四日
  12. ^ 袁继咸《浔阳纪事》
  13. ^ 谈迁记:“左良玉兵至九江。袁继咸过见于舟中,俄见岸上火起,报曰:‘袁兵烧营,自破其城。’良玉浩叹曰:‘此我兵耳,我负袁临侯也。’呕血数升,病遂革。”(《国榷》卷一百二)
  14. ^ 袁继咸《六柳堂遗集》余卷,附《家僮禀帖》云:“左宁南要护先帝太子,与黄澍爷带兵马下南京,进城(指九江)挟请老爷(指袁继咸)同行。不料月初四日左宁南老爷大疾死于舟中,其子总爷左梦庚假称左老爷卧病在床,代替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