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之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巫蠱之禍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巫蛊之祸,也稱作巫蛊之獄,是西汉征和二年(前91年)汉武帝在位晚年(66岁)时發生的一場政治动乱,對之後的政治影響深遠。

事情起因是汉武帝长子兼皇位繼承人——太子刘据因被江充苏文等人誣陷以巫蛊詛咒父親,在无法自辩的情况下被迫發兵起事诛杀江充,导致汉武帝以为儿子企图谋反而派丞相刘屈牦带兵镇压。两方对战导致长安城中死伤过万,最後太子兵败逃亡,在被追剿无路可逃之后自縊而死。巫蛊之祸从发端到结尾实际前后罹难有四十多萬人,大量政治军事人才的流失成为西汉政权的衰落重要的历史原因。“如此以屠戮骨肉姻亲为主要对象的狱案,其时间之长、影响之大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1]

背景[编辑]

巫蛊害人[编辑]

傳統迷信认为巫蛊之术(即巫术诅咒及用木偶人埋地下)可以害人。汉武帝晚年多病,疑其為左右人巫蛊所致。

后宫迷乱[编辑]

汉武帝一生沉迷女色,后宫有多位佳人先后失宠,为重新获得帝王的恩宠,后宫诸佳人多邀请女巫入宫,试图以巫术达到目标,同时对其所嫉妒者便施以巫蛊之术,一时间后宫迷乱,时有发生因后宫的巫蛊之事而牵连朝中大臣的事件[2]。而此时的皇后卫子夫年老色衰,失去汉武帝的愛宠,同时外戚家族卫氏于朝廷当中的权势日盛,與朝廷逐產生矛盾。

江充得宠[编辑]

經過[编辑]

征和元年(前92年),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因为贪污北军公款被捕入狱,公孙贺为了给儿子抵罪,亲自抓获了当时被通缉阳陵的知名游侠朱安世(又作「硃安世」)。安世出于报复,在狱中上书揭发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并宣称公孙一家在甘泉宫驰道埋木偶人诅咒汉武帝。公孙贺父子被下狱后死在狱中,家人全被斩杀,同时还牵连阳石公主,和皇后卫子夫所生的另一个女儿诸邑公主以及卫青的长子卫伉全部被杀。卫氏在汉廷内部的政治盟友也因此损失殆尽。

当时汉武帝的宠臣江充曾得罪太子刘据,江充见武帝日渐年迈体衰,担心太子刘据继皇位后,对自己不利,见可利用巫蛊除掉太子,便对武帝说:“宫中充满蛊气,巫蛊不除,陛下的病就很难好起来。”于是汉武帝任命江充追查巫蛊之事。江充先从失宠的后宫夫人查起,一直查到皇后和太子的住所,把屋里屋外都掘遍了,连一块木头都没有。所抓之人皆以酷刑逼供,导致冤狱横行。为了陷害太子,江充把事先准备好的桐木人拿出来,并宣扬说:“属太子府挖到的木人最多,还发现了太子诅咒陛下的帛书。我们应该马上奏明陛下,办他的死罪。”

刘据被逼得走投无路,想要面见当时正在甘泉宫养病的汉武帝,但是每次都被江充和黄门内侍苏文的手下挡了回来。刘据苦于无法自辩之时,太子少傅石德用赵高秦始皇之死逼死太子扶苏的事为例,劝说刘据起兵剿灭奸臣。刘据别无他法,便以谋反的罪名命武士将江充斩首示众,并在母亲卫皇后的支持下开始清剿江充余党。但是御史章赣和内侍苏文脱逃,并跑到武帝告太子造反。武帝起初不信,叫身边的一个小宦官到京城诏太子面圣。不料那個小宦官害怕太子会把他杀了,不敢与太子见面,没有进城就回去谎称:“太子的确造反了,太子还要杀我,我是逃出来的。”武帝便信以为真,便派遣丞相劉屈氂发兵镇压,太子也释放了京城内的囚徒抗拒。

刘据命令長安的囚犯如侯持太子節杖,假冒聖旨領兵長水及宣曲的胡族騎兵。剛好侍郎马通從皇帝身邊出使長安,對胡兵們說如侯的節杖有詐,並將如侯斬首,反過來率領胡兵進入長安交大鴻臚商丘成指揮。刘据也派人持太子節杖去命令監北軍使者任安出兵協助。但任安在這次動亂中採取觀望態度,既不應太子,也沒有向丞相方面靠攏。

太子與丞相双方兵馬在长安街巷激战五日后,刘据兵败帶著兩個兒子出逃,皇后衛子夫隨即自殺。駐守城門的司直田仁放過著太子和兩個皇孫從身邊逃出。劉屈氂得知後,要殺田仁,被御史大夫暴勝之勸止。

刘据逃至湖县藏在一位好心的穷人家里,那家人以卖鞋为生,生活贫困难以负担太子一行人的吃住。太子恰好有一位朋友位在湖县,家里有钱,便使人去找他,但是被官吏发现。县令李寿和官卒张富昌就带兵捉拿太子,刘据无处可逃,自縊而死,得年38岁。兩位皇孙和屋主人也在搏斗中被杀。李寿、张富昌两人随后带着刘据尸体进京领赏。

結果[编辑]

刘据逃亡时,汉武帝正在震怒之中,朝中无人敢出面为太子求情。此时壶关三老令狐茂冒着死罪上书,阐明了太子不可能谋反的道理。汉武帝随后也意识到巫蛊之乱很可能是场冤案。刘据死后,汉武帝出于承诺不得不赏封了捕杀刘据一行人的官吏。之后一段时间,有关巫蛊案件破绽重重的消息逐渐被揭密,此时负责看守太庙的田千秋上書漢武帝,訟太子冤:“子弄父兵,罪當笞。天子之子過誤殺人,當何罪哉!臣嘗夢一白頭翁教臣言(子擅弄父兵器,其罪僅止於笞刑。太子有誤殺人,是什麼罪呢?臣夢見一白髮老人對臣所言)。”漢武帝深感後悔,族滅江充全家及泉鳩里加兵刃於太子者,焚宦官蘇文於橫橋上,後又作思子宮。

後續[编辑]

事情水落石出后,汉武帝追悔莫及,便转手报复当初参与谋害太子的人,丞相刘屈氂等相關人物被以各種理由被杀或被迫自殺,被诛杀牵连甚廣,皇亲国戚以及显要官员,震荡当时西汉政权的高层几乎每一个人物,国本动摇。

征和三年,内侍郭穰密告丞相劉屈氂夫人诅咒汉武帝,并與貳師将军李廣利共禱祠,欲令昌邑王為帝。後劉屈氂被腰斬於東市,其妻則是梟首華陽街,李廣利妻子被捕。李广利当时正在前线打仗,得知消息后仓促出击匈奴,兵败后投降,后来在卫律的運作下被杀。

漢武帝死後,幼子劉弗陵登基,是為漢昭帝。漢昭帝早逝無子,霍光等人於是立漢武帝之孫昌邑王劉賀,刘贺登基不到一个月就因品行恶劣又被霍光廢掉。然後,霍光立了刘据唯一倖存的孙子劉病已為帝,漢朝帝位終再度回到刘据的後裔手上。

相关人物[编辑]

  • 武帝宫廷
    • 汉武帝刘彻,错杀太子刘据,逼死皇后卫子夫
    • 皇后卫子夫,动用亲兵支持儿子释放狱中囚犯并私开武库武装民军,太子失败后不能自明,交出皇后玉玺在椒房殿悬梁自杀。曾孙刘询即位后追尊为“孝武思皇后”。历史上第一个有单独谥号的皇后,中国历史上在位第二长的皇后。
  • 公孙贺案(征和元年)
  • 衛太子一方
    • 皇太子刘据,兵败逃亡湖县泉鸠里,自杀。汉宣帝即位后追封“戾太子”
    • 皇太子妃史良娣,皇太子刘据妾室,处死。汉宣帝即位后被追封“戾后”
    • 皇太孙刘进,皇太子刘据长子,处死
    • 皇太孫妃王翁須,皇太孫刘进之妻,处死
    • 皇曾孙刘病已,皇太孙刘进之子,尚未满月即被下狱,为狱吏邴吉收养。后即位为汉宣帝
    • 太子少傅石德,被景建俘获,下落不明,或被处死
    • 太子宾客张光,被商丘成俘获,下落不明,或被处死
    • 太子舍人无且,下落不明,或被处死
    • 长安囚如侯,被马通所捕杀
    • 卫不疑,卫青之子,下落不明
  • 治太子宫巫蛊狱者
    • 绣衣使者江充,被太子亲手杀死
    • 按道侯韩说,被太子门客格杀
    • 御史章赣,被太子门客击伤而死
    • 黄门苏文,巫蛊之祸后被汉武帝烧死于横桥之上
  • 镇压卫太子之功臣
    • 丞相刘屈氂,领兵镇压长安太子民军有功。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因其妻被内侍郭穰揭发以巫蛊诅咒武帝被腰斩,族灭
    • 侍郎马通,参与镇压长安太子民军有功。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因参与兄长马何罗谋反被处死
    • 大鸿胪商丘成,参与镇压长安太子民军有功。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坐大不敬,自杀
    • 长安男子景建,参与镇压长安太子民军有功。后元元年(公元前88年)因谋反被处死
    • 新安令史李寿,湖县追剿卫太子有功。因送李广利征匈奴出长安街被杀
    • 山阳卒张富昌,湖县追剿卫太子有功。为人贼杀
  • 其他

历史影响[编辑]

這次巫蛊之乱對漢朝及劉氏政權影響深遠。大量政治上层人物被杀,国本动摇,有学者认为巫蛊之祸实为西汉由盛转衰的转折点。[3]巫蛊之乱發生於国都,前后将近四十万人受到牵连,一时人人自危,统治者的权威和信任大大受到挑战。

卫太子刘据的自杀让汉武帝失去原本的繼承人,多年培养的接班人计划落空,刘氏接班人大量受牵连,朝中大臣也多受诛连,导致后来的霍光[4]专权。

巫蛊之祸后不久,汉武帝下达輪台罪己詔,开始反思其执政策略,减少军事行动而将注意力更多转向“富民”,并将为太子鸣冤的田千秋拜相。

類似事件[编辑]

参考资料和注释[编辑]

  1. ^ 徐卫民、刘江伟《西汉巫蛊之祸发生的原因及其影响》
  2. ^ 司马光《资治通鉴》“女巫往来宫中,教美人度厄,每屋辄埋木人祭祀之。因妒忌恚詈,更相告讦,以为祝诅上,无道。上怒,所杀后宫延及大臣,死者数百人”
  3. ^ 徐卫民、刘江伟《西汉巫蛊之祸发生的原因及其影响》
  4. ^ 霍光和卫子夫有裙带关系。同父异母哥哥为霍去病

参考文献[编辑]

  • 資治通鑒》卷二十二
  • 田余慶:《論輪台召》,載於《秦漢魏晉史探微》北京,中華書局,1993
  • 西汉中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