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利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巴厘语
巴利語
Pāḷi पालि
发音 [paːli]
母语国家和地区 斯里蘭卡緬甸泰國柬埔寨老撾越南印度尼泊爾孟加拉
語言滅亡 现無以巴利语为母語者,只用於書面交流和誦經使用
語系
文字 婆羅米文開始的各種婆羅米系文字拉丁字母(如IASTISO 15919等)
語言代碼
ISO 639-1 pi
ISO 639-2 pli
ISO 639-3 pli

上座部佛教

  Asokanpillar-crop.jpg  

國家

  斯里蘭卡
緬甸 • 泰國
柬埔寨老撾
 

典籍

 

巴利聖典
注釋
復注

 

歷史

 

初期佛教
部派佛教 • 上座部
阿育王 • 第三次結集
分別說部
摩哂陀 • 僧伽蜜多
島史 • 大史
覺音

 

教義

 

輪回 • 涅槃
中道
八正道
四諦
四沙門果
戒律 • 三寶

 
 

巴利语IAST/ISO 15919: Pāḷi、पालि)是古代印度的一种俗语,属於印欧语系印度-伊朗语族印度-雅利安语支的一种中古印度-雅利安語,与梵語十分相近,是由摩哂陀的母親在印度西方所用的俗語,在阿育王時代,摩哂陀將上座部的三藏聖典傳往古錫蘭(今斯里兰卡)等地,在公元四世紀以僧伽羅文記錄後,在公元五世紀,覺音尊者將僧伽羅三藏及注釋書轉譯為巴利書寫語。巴利語可以用各种文字书写,比如婆罗米文天城文,以及由巴利圣典协会英语Pali Text Society的英国语言学家理斯·戴维斯英语Thomas William Rhys Davids所采用的適用於各種印度語言的拉丁字母轉寫

起源[编辑]

從字面上來看,巴利(Pāli),是線、行,或是文章、經典的意思。

錫蘭上座部佛教的記載,現存的《巴利語大藏經》就是阿育王的兒子[1]摩哂陀(巴利語:Mahinda,梵語:Mahindra)帶到錫蘭去的版本,所以巴利語也就是摩揭陀語Māgadhā niruttiMāgadhikā bhāsā)。另據季羨林考證,根據語言學的特徵,巴利語應是屬於古印度西部的方言,與流行於東部的摩揭陀語不同[2]

在巴利語和半摩揭陀語英语Ardhamagadhi之間有很多顯著的相似性,半摩揭陀語是保存在古代耆那教經典中的古老形式的摩揭陀語。半摩揭陀語同巴利語在類似要點上不同於阿育王題刻的東部俗語。例如,半摩揭陀語也不把r變更為l,并且在名詞變格中至少在很多押韻的地方顯示了結尾-o而非東部俗語的-e。這種相似性不是偶然的,因為耆那教的第24代祖師大雄釋迦牟尼佛在相同的地域(摩揭陀國)傳教。

語音系統[编辑]

元音[编辑]

高度 前后
i [i]

ī [iː]

u [u]

ū [uː]

e [e], [eː] a [ɐ] o [o], [oː]
ā [aː]

長和短元音只對比於開音節中;在閉音節中所有元音總是短的。短和長的eo是互補分布的:短變體只出現閉音節中,長變體只出現在開音節中。短和長的eo因此不是不同的音位。

有叫做anusvāra的聲音(梵語術語;巴利語為:nigghahita),用羅馬化字母ISO 15919)或IAST)表示,在多數傳統字母中用凸出點來表示,最初用作標記前面的元音要鼻音化的事實。就是說,aṃ, iṃuṃ表示[ã], [ĩ][ũ]。但是在很多傳統發音中,anusvāra被發音得更強,像軟腭鼻音[ŋ],所以這些聲音轉而被發音為[ãŋ], [ĩŋ][ũŋ]。但是永遠不跟隨在長元音之后發音;在被增加到以長元音結尾的詞幹的時候,ā, īū要轉換成相應的短元音,比如kathā + ṃ變成kathaṃ而非*kathāṃdevī + ṃ變成deviṃ而非*devīṃ

輔音[编辑]

下面表格列出巴利語輔音。粗體是傳統羅馬化字母,方括中的是它的IPA發音。

發音部位 發音方法
塞音/塞擦音 近音 擦音
清音 濁音 邊音
不送氣 送氣 不送氣 送氣 鼻音 不送氣 送氣
軟齶音/聲門音 k [k] kh [kʰ] g [ɡ] gh [ɡʱ] [ŋ] h [h]
硬齶音/齦後音 c [tʃ] ch [tʃʰ] j [dʒ] jh [dʒʱ] ñ [ɲ] y [j]
捲舌音 [ʈ] ṭh [ʈʰ] [ɖ] ḍh [ɖʱ] [ɳ] r [ɻ] [ɭ] ḷh [ɭʱ]
齒音/齒齦音 t [t̪] th [t̪ʰ] d [d̪] dh [d̪ʱ] n [n̪] l [l] s [s]
唇音 p [p] ph [pʰ] b [b] bh [bʱ] m [m] v [ʋ]
雙唇音 唇齒音 齒音 齒齦音 捲舌音 齦後音 硬齶音 軟齶音 聲門音
鼻音 m [m] n [n̪] [ɳ] ñ [ɲ] [ŋ]
塞音/
塞擦音
清音 不送氣 p [p] t [t̪] [ʈ] c [tʃ] k [k]
送氣 ph [pʰ] th [t̪ʰ] ṭh [ʈʰ] ch[tʃʰ] kh [kʰ]
濁音 不送氣 b [b] d [d̪] [ɖ] j [dʒ] g [ɡ]
送氣 bh [bʱ] dh [d̪ʱ] ḍh [ɖʱ] jh [dʒʱ] gh [ɡʱ]
擦音 s [s] h [h]
近音 v [ʋ] r [ɻ] y [j]
邊音 不送氣 l [l] [ɭ]
送氣 ḷh [ɭʱ]

在巴利語中上述音素除了, ḷh都是獨立的音位只出現在軟腭塞音之前。ḷhḍh在單獨出現在元音之間時的同位異音

構詞法[编辑]

巴利語是高度詞形變化的語言,其中幾乎所有詞,除了承載基本意義的詞根之外,還包含一個或多個詞綴(通常是后綴),它們某種方式修改意義。名詞要為了和格而變化詞尾;動詞詞形變化要承載關於人稱、數、時態語氣的信息。

名詞變格[编辑]

巴利語名詞為三個文法(陽性,陰性,中性)和兩個數(單數,複數)而詞尾變化。名詞還在原則上顯示八個主格paccatta),呼格賓格upayoga),工具格karaṇa),與格sampadāna),離格屬格sāmin),和方位格bhumma);但是在很多實例中,兩個或多個格在形式上是同一的;特別是對於屬格和與格。

a-詞幹[编辑]

a-詞幹,它的未變格詞幹結尾於短a/ə/),要么是陽性要么是中性的。陽性和中性形式只在主格、呼格和賓格中不同。

陽性(loka-“world”) 中性(yāna-“carriage”)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主格 loko lokā yānaṃ yānāni
呼格 loka
賓格 lokaṃ loke
工具格 lokena lokehi yānena yānehi
離格 lokā(lokamhā, lokasmā; lokato) yānā(yānamhā, yānasmā; yānato)
與格 lokassa(lokāya) lokānaṃ yānassa(yānāya) yānānaṃ
屬格 lokassa yānassa
方位格 loke(lokasmiṃ) lokesu yāne(yānasmiṃ) yānesu

ā-詞幹[编辑]

名詞的詞幹結尾於ā/aː/)總是陰性的。

陰性(kathā-“story”)
單數 復數
主格 kathā kathāyo
呼格 kathe
賓格 kathaṃ
工具格 kathāya kathāhi
離格
與格 kathānaṃ
屬格
方位格 kathāya, kathāyaṃ kathāsu

i-詞幹和u-詞幹[编辑]

i-詞幹和u-詞幹要麼是陽性要么是中性的。陽性和中性形式只在主格和賓格上不同。呼格有同于主格的形式。

陽性(isi-“seer”) 中性(akkhi-“eye”)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主格 isi isayo, isī akkhi, akkhiṃ akkhī, akkhīni
呼格
賓格 isiṃ
工具格 isinā isihi, isīhi akkhinā akkhihi, akkhīhi
離格 isinā, isito akkhinā, akkhito
與格 isino isinaṃ, isīnaṃ akkhino akkhinaṃ, akkhīnaṃ
屬格 isissa, isino akkhissa, akkhino
方位格 isismiṃ isisu, isīsu akkhismiṃ akkhisu, akkhīsu
陽性(bhikkhu-“monk”) 中性(cakkhu-“eye”)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主格 bhikkhu bhikkhavo, bhikkhū cakkhu, cakkhuṃ cakkhūni
呼格
賓格 bhikkhuṃ
工具格 bhikkhunā bhikkhūhi cakkhunā cakkhūhi
離格
與格 bhikkhuno bhikkhūnaṃ cakkhuno cakkhūnaṃ
屬格 bhikkhussa, bhikkhuno bhikkhūnaṃ, bhikkhunnaṃ cakkhussa, cakkhuno cakkhūnaṃ, cakkhunnaṃ
方位格 bhikkhusmiṃ bhikkhūsu cakkhusmiṃ cakkhūsu

書寫[编辑]

帶有變音符號的巴利語字母[编辑]

歷史上,巴利語的最先書寫記錄據信是在斯里蘭卡基於早先口頭傳承而寫成的。依據斯里蘭卡的大編年史Mahavamsa,由於國家鬧大饑荒,佛教僧侶在公元前100年Vattagamini王期間寫下了巴利語圣典。寫下的巴利語的傳播保持了一套通用的字母音值系統,但使用各種各樣的實際文字來表達這些音值。這使很多西方人糊涂,他們意圖假定一種文字不可避免的連結著一組音素。

斯里蘭卡,巴利語文本記錄於新哈勒文(Sinhala,僧伽羅文)。其他地區文字,最顯著的有高棉文緬甸文、傣文(传统傣仂文)和現代泰文(自從1893年),天城文和东南亚孟族人(Mon)的孟文、寮文(寮国Laos)也已經被用來記錄巴利語。

自從十九世紀,巴利語已經用羅馬文字書寫了。Frans Velthuis設計了一個可選方案允許使用普通ASCII碼來打字而不用變音符號,但是它比標準Rhys Davids系統(見下)要更少可讀性。

巴利語字母如下排序:

a ā i ī
u ū e o -ṃ
k kh g gh ṅ
c ch j jh ñ
ṭ ṭh ḍ ḍh ṇ
t th d dh n
p ph b bh m
y r l ḷ v
s h ḷh

ḷh儘管是h的連寫,但實際上是一個單一音素,如同kh、gh、ch...等等。

計算機上的巴利語轉寫[编辑]

有多種字體用於巴利語轉寫,但是不推薦老的ASCII字體比如Leedsbit PaliTranslit, Times_Norman, Times_CSX+, Skt Times, Vri RomanPali CN/CB等,因為它們彼此不兼容并且在技術上過時了。正好相反,推薦基於Unicode標準的字體,因為Unicode是所有字體的前景還有它們易於相互移植。

但是不是所有Unicode字體都包含必須的字符。要正確的顯示用於羅馬化巴利語(或梵語)的所有變音符號,Unicode字體必須包含下列字符范圍:

  • Basic Latin: U+0000 – U+007F
  • Latin-1 Supplement: U+0080 – U+00FF
  • Latin Extended-A: U+0100 – U+017F
  • Latin Extended-B: U+0180 – U+024F
  • Latin Extended Additional: U+1E00 – U+1EFF

巴利圣典协会向Windows和Linux計算機推薦VU-Times字體Gandhari Unicode字體雪域數碼圖書館推薦Times Ext Roman字體,和到其他一些可用於巴利語的Unicode字體的鏈接。還有一名英國佛教僧侶Bhikkhu Pesala提供了原為自己設計的一些巴利語Unicode 字體,和用於Windows XP的某些巴利語鍵盤。進一步的,Alanwood的Unicode資源的字體段落鏈接了可用於巴利語錄入的一些通用字體,如果它們覆蓋了上述字符范圍的話。

使用ASCII的巴利語文本[编辑]

Velthuis方案最初由Frans Velthuis在1991年為他給TEX排字系統設計的“devnag”天城體字體開發的。表示巴利語變音符號的這種系統已經用於某些web站點和討論列表。

下表比較各種常用表示:

字符 ASCII表示 字符名 Unicode編碼 HTML代碼
ā aa a macron U+0101 ā
ī ii i macron U+012B ī
ū uu u macron U+016B ū
.r r dot-under U+1E5B
.l l dot-under U+1E37
.m m dot-under U+1E43
.h h dot-under U+1E25
"n n dot-over U+1E45
ñ ~n n tilde U+00F1 ñ
.n n dot-under U+1E47
.t t dot-under U+1E6D
.d d dot-under U+1E0D
ś "s s acute U+015B ś
.s s dot-under U+1E63

巴利語與梵語[编辑]

儘管巴利語不能被認為是古典梵語或更早的吠陀梵語的直接後代,這些語言明顯有非常密切關聯,并且巴利語和梵語的共同特征總是很容易被熟悉二者的印度人識別出來。實際上,大部分的巴利語和梵語的詞幹都是在形式上同一的,只在詞尾變化的細節上有所區別。

這種聯繫是如此充分的眾所周知,以至於來自梵語的技術術語可以通過一組常規的音韻變換輕易的轉換成巴利語。這種變換模擬出了曾在原巴利語中發生的音韻發展的子集。由於這些變換的流行,不總能得知給定的巴利詞是古俗語詞匯的一部分,還是從梵語借來的變換後的詞。梵語詞有規律的對應於巴利詞的存在性不總是巴利詞源的可靠證據,因為在某些情況下,通過反向構詞可以從俗語詞創造出假造的梵語詞。

下列音位學處理不意圖作為對從古印度祖先語言產生巴利語的歷史變化的詳盡描述,而是在梵語和巴利語之間最常見的音韻等式的總結,并且不聲稱其完備性。

元音和雙元音[编辑]

  • 梵語的aiau總是分別單元音化為巴利語的eo
例如:maitrīmettā, auṣadhaosadha
  • 梵語的ayaava同樣經常簡約為巴利語的eo
例如:dhārayatidhāreti, avatāraotāra, bhavatihoti
  • 梵語的avi成為巴利語的e(就是aviaie
例如:sthavirathera
  • 梵語的在巴利語中出現為a, iu,經常一致於在隨后音節中元音。有時還在唇音之后變為u
例如:ktakata, tṣṇataṇha, smtisati, ṣiisi, dṣṭidiṭṭhi, ddhiiddhi, juuju, spṣṭaphuṭṭha, vddhavuddha
  • 梵語的長元音在兩個隨后輔音的序列之前被縮短。
例如:kṣāntikhanti, rājyarajja, īśvaraissara, tīrṇatiṇṇa, pūrvapubba

輔音[编辑]

音素變更[编辑]

  • 梵語的噝擦音ś, s合并到一起為巴利語的s
例如:śaraṇasaraṇa, doadosa
  • 梵語的塞音ḍh在元音之間成為ḷh(同於吠陀梵語)
例如:cakravāacakkavāa, virūḍhavirūḷha

同化[编辑]

一般規則[编辑]
  • 很多從一個輔音到臨近輔音的同化出現在巴利語的發展中,產生了大量的(雙)輔音。因為長輔音的送氣只在這個簇的最后輔音上是可識別的,長輔音kh, gh, ch, jh, ṭh, ḍh, th, dh, ph, bh出現為kkh, ggh, cch, jjh, ṭṭh, ḍḍh, tth, ddh, pph, bbh,而非khkh, ghgh等。
  • 在同化會在詞首生成長輔音(或不送氣塞音+送氣塞音的序列)的時候,詞首長輔音要簡化為一個單一輔音。
例如:prāṇapāṇa(非ppāṇa), sthavirathera(非tthera), dhyānajhāna(非jjhāna), ātiñāti(非ññāti
  • 在同化會在詞中間生成三輔音序列的時候,長輔音要簡化直到在序列中只有兩個輔音。
例如:uttrāsauttāsa(非utttāsa), mantramanta(非mantta), indrainda(非indda), vandhyavañjha(非vañjjha
  • 從同化得出的序列vv要變更為bb
例如:sarvasavvasabba, pravrajatipavvajatipabbajati, divyadivvadibba
整體同化[编辑]

整體同化就是一個音素變為同一於臨近音素,它有兩種類型:隨後同化是被同化的音素同一於隨后的音素;而跟前同化是被同化的音素同一於前面的音素。

隨後同化[编辑]
  • 內部的visarga同化為隨後的清塞音或噝擦音
例如:duḥkṛtadukkata, duḥkhadukkha, duḥprajñaduppañña, niḥkrodha(=niṣkrodha)→ nikkodha, niḥpakva(=niṣpakva)→ nippakka, niḥśokanissoka, niḥsattvanissatta
  • 兩個不類似的梵語塞音的序列中,第一個塞音同化為第二個塞音
例如:vimuktivimutti, dugdhaduddha, utpādauppāda, pudgalapuggala, udghoṣaugghosa, adbhutaabbhuta, śabdasadda
  • 在兩個不類似鼻音的序列中,第一個鼻音同化為第二個鼻音
例如:unmattaummatta, pradyumnapajjunna
  • j同化為隨后的ñ(就是成為ññ
例如:praāpaññā, ātiñāti
  • 梵語的流音rl同化為隨後的塞音、鼻音、噝擦音或v
例如:rgamagga, karmakamma, varṣavassa, kalpakappa, sarvasavvasabba
  • r同化為隨後的l
例如:durlabhadullabha, nirlopanillopa
  • d有時同化為隨後的v,生成vvbb
例如:udvignauvviggaubbigga, dvādaśabārasa(比較於dvādasa
  • td在出現於詞素邊界上的時候,可以同化為隨後的sy
例如:ut+savaussava, ud+yānauyyāna
跟前同化[编辑]
  • 鼻音有時同化為前面的塞音(在其他插音出現的情況請參見后面)
例如:agniaggi, ātmanatta, prāpnotipappoti, śaknotisakkoti
  • m同化為詞首噝擦音
例如:smaratisarati, smṛtisati
  • 鼻音同化為前面的塞音+噝擦音簇,它接著有如沒有跟隨鼻音那樣發展(參見后面的部分同化)
例如:kṣṇatikṣatikkha, lakṣmīlakṣīlakkhī
  • 梵語的流音rl同化為前面的塞音、鼻音、噝擦音或v
例如:prāṇapāṇa, grāmagāma, śrāvakasāvaka, agraagga, indrainda, pravrajatipavvajatipabbajati, aśruassu
  • y同化為前面的非齒/卷舌塞音或鼻音
例如:cyavaticavati, jyotiṣjoti, jyarajja, matsyamacchyamaccha, lapsyatelacchyatelacchati, abhyāgataabbhāgata, ākhyātiakkhāti, saṃkhyāsaṅkhāsaṅkhyā也同樣), ramyaramma
  • y同化為前面的非詞首v,生成vvbb
例如:divyadivvadibba, veditavyaveditavvaveditabba, bhāvyabhavvabhabba
  • yv同化為任何前面的塞擦音,生成ss
例如:paśyatipassati, śyenasena, aśvaassa, īśvaraissara, kariṣyatikarissati, tasyatassa, svāminsāmī
  • v有時同化為前面的塞音
例如:pakvapakka, catvāricattāri, sattvasatta, dhvajadhaja
部分和相互同化[编辑]
  • 梵語的在塞音前的噝擦音同化為這個塞音,并且如果這個塞音不是送氣的,則變為送氣的;就是說śc, st, ṣṭsp變為cch, tth, ṭṭhpph
例如:paścātpacchā, astiatthi, stavathava, śreṣṭhaseṭṭha, aṣṭaaṭṭha, sparśaphassa
  • 在噝擦音-塞音-流音序列中,流音同化為前面的輔音,并且這個簇表現得如同噝擦音-塞音序列,就是說strṣṭr變為tthṭṭh
例如:śāstraśastasattha, ṣṭraraṣṭaraṭṭha
  • tps之前成為c,并且這個噝擦音同化為前面的音素并送氣(就是說序列tsps成為cch
例如:vatsavaccha, apsarasaccharā
  • 噝擦音同化為前面的k并送氣(就是說序列kṣ變為kkh
例如:bhikṣubhikkhu, kṣāntikhanti
  • 跟隨著y的任何齒或卷舌塞音或鼻音都轉換成相應的硬腭音,并且y同化為這個新輔音,就是說ty, thy, dy, dhy, ny成為cc, cch, jj, jjh, ññ;類似的ṇy變為ññ。在塞音前的鼻音變成共享這種變化的硬腭音。
例如:tyajaticyajaticajati, satyasacyasacca, mithyāmichyāmicchā, vidyāvijyāvijjā, madhyamajhyamajjha, anyaañyaañña, puṇyapuñyapuñña, vandhyavañjhyavañjjhavañjha
  • 序列mr變為mb,通過在鼻音和流音之間插入一個塞音,隨后把這個流音同化為這個塞音,并且最后簡化結果的長輔音。
例如:āmraambraamba, mratamba

插音[编辑]

有時在特定輔音序列中插入插音元音。如對,可以插入a, iu,依賴於鄰接輔音或在隨后音節中元音的影響。i經常出現在i, y或硬腭音附近;u經常出現在u, v或唇音附近。

  • 塞音+鼻音序列有時用au分離
例如:ratnaratana, padmapadumau受唇音m的影響)
  • 序列sn在詞首可以變為sin
例如:snānasināna, snehasineha
  • i可以插入在輔音和l之間
例如:kleśakilesa, glānagilāna, mlāyatimilāyati, ślāghatisilāghati
  • 在詞首噝擦音和r之間可以插入插音元音
例如:śrīsirī
  • 序列ry一般變為riyi受隨后的y的影響),但出於元音縮短的目的仍被當作雙輔音序列
例如:āryaaryaariya, sūryasuryasuriya, vīryaviryaviriya
  • ai插入rh之間
例如:arhatiarahati, garhāgarahā, barhiṣbarihisa
  • 在其他的輔音序列中有零星的插音
例如:caityacetiya(非cecca), vajravajira(非vajja

其他變更[编辑]

  • 梵語的任何在鼻音前的噝擦音都變為跟隨著h的鼻音序列,就是說ṣṇ, snsm成為ṇh, nhmh
例如:tṛṣṇataṇha, uṣṇīṣauṇhīsa, asmiamhi
  • 序列śn成為ñh,由於n同化為前面的硬腭噝擦音
例如:praśnapraśñapañha
例如:jihvājivhā, gṛhyagayha, guhyaguyha
  • h經歷與隨后的鼻音的對調
例如:gṛhṇātigaṇhāti
  • ye和元音之間成為長輔音
例如:śreyasseyya, MaitreyaMetteyya
  • 濁送氣音比如bhgh罕見的偶爾變為h
例如:bhavatihoti, -ebhiṣ-ehi, laghulahu
  • 齒音和卷舌音零星的變為對方
例如:jñānañāa(非ñāna), dahatiahati(比較於Pāli dahatiala(非a), sthānaṭhāna(非thāna), duḥkṛtadukkaa(比較於Pāli dukkata

例外[编辑]

有對上述規則的一些顯著的例外;其中很多是常用的俗語詞而不是從梵語中借用來的。

  • āryaayya(比較於ariya
  • gurugaru(adj.)(比較於guru(n.))
  • puruṣapurisa(非purusa
  • vṛkṣarukṣarukkha(非vakkha

參見[编辑]

註釋[编辑]

  1. ^ 大唐西域記》有他是阿育王的弟弟的傳說。
  2. ^ 季羨林《原始佛教的語言問題》,《北京大學人文科學學報》一九五七年第一期: 我們還可以從語言特徵上來闡明巴利文不是摩揭陀語。關於巴利文的流行地區問題,學者們有各種不同意見。Westergaard(《Über den ältesten Zeitraum der indischen Geschichte》, p. 87.)和E. Kuhn(《Beiträge zur Pāli-Grammatik》, pp. 6 ff.)認為巴利文是優襌尼(Ujjayinī)地方的方言。R. O. Franke從碑刻方面來著手研究這個問題,結論是︰巴利文是賓陀山(Vindhya)中部至西部一帶的方言(《Pāli und Sanskrit》, pp. 131 ff.)。Sten Konow也以為賓陀山地帶就是巴利文的故鄉(《The Home of Paiśāci》, ZDWG. 64, p. 95 ff.),因為他發現巴利文與毗舍遮語之間相同的地方很多,而毗舍遮的故鄉他就定為優襌尼(Grerson,《The paiśāca Language of North-Western India》, Asiatic Society Monographs. Vol. Ⅷ, 1906.書中說毗舍遮語是印度西北部方言。)。H. Oldenberg最初主張巴利文是羯陵迦(Kaliṅga)方言(巴利文《律藏》,vol. I. London 1879, pp. L ff.)。附和此說者有E. Müller(《Simplilfied Grammar of the Pāli Language》, London 1884, p.111.)。但是H. Oldenberg後來又放棄了前說,另立新說,說巴利文是馬拉提語的前身(《Die Lehre des Upanishaden und die Anfänge des Buddhismus》, Göttingen 1915, p. 283.)。E. Windisch(《Über den sprachlichen Charakter des Pali》, Actes du XIVe Congres International des Orientalistes, prem. Partie, Paris 1906, pp. 252 ff.)和W. Geiger(《Pāli literatur und Sprache》, Strassburg 1916, p. 5.)則復歸舊說,說巴利文就是摩揭陀方言(關於這個問題的文獻不勝枚舉,請參閱︰季羡林《使用不定過去時作為確定佛典年代和來源的標準》“Die Verwedung des Aorists als Kriterium für Alter und Ursprung buddhistischer Texte”。德國《格廷根科學院集刊.語言學歷史學類》,1949, p. 288. Anm, 2.)。 上面這些說法雖然紛歧,但也有比較一致的一點,這就是︰多數學者都主張巴利文是一個西部方言。事實上也正是這樣子。巴利文的形態變化與阿育王石刻的吉爾那爾(Girnār)石刻相似,如“於”格的語尾是-amhi﹑-e“業”格複數的語尾是-ne等等。但是另一方面,摩揭陀語則是一個東部方言,r變成l,s變成ś,以-a作尾聲的字“體”格的語尾是 -e等等。兩者的區別是非常大的,無論如何也不能混為一談。

參考文獻[编辑]

  • See entries for "Pali"(written by K. R. Norman of the Pali Text Society)and "India--Buddhism" in The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and Religion,(Sawyer ed.)ISBN 978-0-08-043167-3
  • Warder, A.K. Introduction to Pali third edition. Pali Text Society. 1991. ISBN 0860131971. 
  • de Silva, Lily. Pali Primer first edition. Vipassana Research Institute Publications. 1994. ISBN 817414014X. 
  • Müller, Edward. Simplified Grammar of the Pali Language. Asian Educational Services. 1884,1995. ISBN 8120611039. 

延伸閱讀[编辑]

  • Gupta, K. M.(2006). Linguistic approach to meaning in Pali. New Delhi: Sundeep Prakashan. ISBN 978-81-7574-170-6
  • Müller, E.(2003). The Pali language: a simplified grammar. Trubner's collection of simplified grammars. London: Trubner. ISBN 978-1-84453-001-4
  • Oberlies, T., & Pischel, R.(2001). Pāli: a grammar of the language of the Theravāda Tipiṭaka. Indian philology and South Asian studies, v. 3. Berlin: Walter de Gruyter. ISBN 978-3-11-016763-4
  • Hazra, K. L.(1994). Pāli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 systematic survey and historical study. Emerging perceptions in Buddhist studies, no. 4-5. New Delhi: D.K. Printworld. ISBN 978-81-246-0004-7
  • American National Standards Institute.(1979). American National Standard system for the romanization of Lao, Khmer, and Pali. New York: The Institute.
  • Soothill, W. E., & Hodous, L.(1937). A dictionary of Chinese Buddhist terms: with Sanskrit and English equivalents and a Sanskrit-Pali index. London: K. Paul, Trench, Trubner & Co.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