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塘事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塘事變
日期1905[1]
地点
康区
结果 清朝保留在该地的統治权直至辛亥革命
西康籌劃建省
参战方
巴塘土司
理塘土司
清朝 大清
指挥官与领导者
巴塘正土司扎西吉村(羅進寶)
巴塘副土司郭宗扎保(扎巴吉村)
理塘土司
八閣堪布
清朝 鳳全 
清朝 趙爾豐
清朝 吳以忠 
清朝 馬維騏[2]
兵力
土司軍隊 清朝 清廷軍隊
Green Standard Army.svg 綠營軍[來源請求]
清朝 新軍[來源請求]
清朝 八旗軍[來源請求]
伤亡与损失
傷亡較大 未知

巴塘事变,指1905年一系列藏传佛教喇嘛主導的仇外事件,包括了虐待並槍決法國神父、屠殺改信天主教的藏民、刺殺清朝駐官、攻擊清朝駐軍、燒燬教堂等。是藏區史上最大的宗教迫害之一。该事件源起1905年4月2日,喇嘛發起反天主教、反法國暴動,焚毁教堂,並散播謠言指清廷西藏帮办大臣凤全是法國人派來的假欽差。4月6日(光緒三十一年三月一日),「假欽差」凤全及随员50余人被藏民伏擊殺死。法國天主教神父苏烈(Jean-André Soulié)和牧守仁(Henri Mussot)则被喇嘛抓獲折磨兩週后于4月14日遭到槍決巴塘教案)。此事震动川藏,引发了清政府大规模的征剿,也成为了西康设立的导火索。

背景[编辑]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清廷下令经营川边,兴办垦务,招募土勇。1904年5月,委任新任驻藏帮办大臣凤全,安排驻扎在察木多(今西藏昌都[3]。凤全在前往察木多到任途中,在巴塘停留三个多月,强力推行新政,并限制丁林寺僧侣人数。此举使寺庙与土司共同感到威胁。

经过[编辑]

光緒三十一年二月二十八日(1905年4月2日),巴塘发生暴动,焚毁天主教堂,法国神父苏烈(Jean-André Soulié)和牧守仁(Henri Mussot)逃入土司官寨避难。暴动者又围攻钦差行辕,称凤全是“洋人所派的假钦差”[4],杀死前来弹压的都司吴以忠。次日凤全避入土司官寨。土司罗进宝与副土司郭宗札保劝凤全返回打箭炉。三月一日(4月5日),凤全率卫队50余人离开土司官寨,在巴塘附近红亭子遭遇藏民袭击,并被杀害。法国牧守仁神父也在逃走时遇害。

后果[编辑]

巴塘事变发生后,清廷震怒,命令四川提督马维骐率兵5个营即刻进剿,建昌道赵尔丰为善后督办率2个营清军跟进前进,同时命驻藏大臣有泰“审度事机,妥为安抚”,“晓谕藏番毋听谣煽”。当年四月(1905年5月),马维骐率领清军向巴塘进发。清军抵达康区后,侦察得知“前数日有巴塘派来喇嘛头人于此调聚百姓,垒卡防守,暨见大兵前来,皆不愿应战,于前夜自行解散”,并未像所具“公禀”那样“甘愿先将地方人民尽行诛灭,鸡犬寸草不留”。因此清军沿途只遭遇几次轻微抵抗。六月二十六日(1905年7月28日),清军顺利地进入巴塘城,“擒两土司而诛之”。以八阁堪布为首的叛乱僧人则据守丁林寺。清军见进攻受阻,便调集火炮进行轰击,寺中大殿中弹起火,全寺焚毁,八阁喇嘛等被擒,余众逃往七村沟。于是马维骐派军“分剿七村,斩馘亦不少”。赵尔丰所部清军于八月初到达巴塘时,马维骐“已火焚丁林,马踏七村”。赵尔丰率军进驻巴塘后,“麻多哇等七村以愚悍听番僧驱使”,继续顽抗。赵尔丰派兵三路进剿,血洗七村沟,至此巴塘事变始平。之后,赵尔丰开始清查户口,普查地亩,规定粮税,废除土司,委任吴锡珍代理地方一切事宜;委候补知县王会同为盐井委员,前往招安兼征盐税。此战,巴塘正土司扎西吉村(罗进宝)、副土司郭宗扎保(扎巴吉村)等事变领袖皆被清军“剜心沥血,以祭凤全”。清军对巴塘藏民进行了残酷镇压,藏民被杀者达数百人,尸体被清军抛入金沙江中。邻近巴塘的藏民准备支援巴塘,又遭赵尔丰的血腥围剿,僧俗1200余人遭到清军屠杀,当地藏传佛教寺院也被清军捣毁。

巴塘事变使清政府进一步认识到经营川边,必须改土归流,建立行省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秋,清廷任命赵尔丰为川滇边务大臣,将土司地方一并改流,兴办屯垦、教育、开矿、招商、练兵等新政,筹建西康省。自此,赵尔丰以巴塘为基础,开始了在康区全面“改土归流”、筹备建省的行动。巴塘事变发生后,清政府以凤全“死事惨烈,深堪悯恻”,仿傅清、拉卜敦之例,于成都北郊建“昭忠祠”以祀,并赐谥“威愍”。凤全妻李佳氏是凤全续娶,工书画,有文采。凤全死后她赴打箭炉迎回灵柩,督工建祠。她将凤全之死怪罪于打箭炉厅同知刘廷恕的“迟不发援兵”,遂四处告状,并写成“蜚白”(类似传单的一种公开张贴小字报)散布。四川总督锡良无奈,只好以“年老糊涂,几误边事”将刘廷恕参革。刘廷恕任打箭炉同知多年,熟悉边情,凤全抵达打箭炉后,诸事多询其意见,本为知友。不意竟被牵扯丢官,刘廷恕心甚不平。故刘廷恕任将当时凤全、锡良的有关函电、指示和所知实情,辑成《不平鸣》一书,以辩其冤。其中虽不免有为己开脱之处,但也为研究巴塘事变提供了许多珍贵资料。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Coleman 2002,第52頁.
  2. ^ Wang 2011,第98頁.
  3. ^ 德宗實錄卷五二九
  4. ^ 任新建. 凤全与巴塘事变. 中国藏学 (Beijing: China Tibetology Research Center). 2009, (2) [2021-05-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