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巴夏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夏礼爵士
Sir Harry Parkes
HSParkes.jpg
第二任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国驻日本公使
任期
1865年-1883年
君主 维多利亚
前任 阿礼国
继任 弗兰西斯·理查·韦布斯特
第十五任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国驻大清国公使
任期
1883年9月28日-1885年3月22日
君主 维多利亚
前任 格维纳
继任 欧格讷爵士
个人资料
出生 1828年2月24日
 英國斯塔福德郡布洛克斯威奇英语Bloxwich
逝世 1885年3月25日
 大清北京
国籍  英國
配偶 范妮·米尔士(Fanny Plumer)

巴夏礼爵士,KCBGCMG(英語:Sir Harry Smith Parkes;1828年-1885年),19世纪英国外交家,主要在中国日本工作。香港九龙白加士街以他为名。

早年[编辑]

巴夏礼,1828年生于英格兰斯塔福德郡布洛克斯威奇(Bloxwich)。父亲哈里·巴克斯(Harry Parkes)是炼铁公司巴夏礼与奥特韦公司(Parkes, Otway & Co.)的创办人。他的母親和父親分別在他四岁和五歲时去世,父亲因交通意外而去世。亦因為如此,他成为了孤儿。而住在伯明翰的、曾是海军军官的伯父收留了他。他在Balsall Heath的一所寄宿学校中接受教育,后来在1838年5月,升读英皇爱德华文法学校(King Edward's Grammer School)。

中国[编辑]

第一次鸦片战争[编辑]

在1841年6月,巴夏礼乘船航往中国,居住于表姐玛丽(Mary Wanstall Gützlaff)的住所中。在1841年10月,巴夏礼抵达澳门,准备接替马儒翰的职位,担任英国驻华全权公使及商務總監砵甸乍爵士的翻译、秘书。在习得基础华语后,巴夏礼在1842年5月到香港马儒翰会合。

此时,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了。在1842年6月13日,砵甸乍沿长江进攻,巴夏礼在远征中作为砵甸乍的随从。在7月21日,镇江被英军攻占。在8月29日,在英军战舰康沃利斯號,中英双方签署了《南京条约》。根据条约,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个港口开放为通商口岸。

外交工作[编辑]

在英军占领舟山后,郭士立被任命为地方知府。在1842年9月开始,巴夏礼在舟山政府处任职。在1843年8月,巴夏礼通过了英国领事馆在香港举办的中文水平测验,在9月被任命为福州的翻译。但是,在他赶到福州时发现他的职位已经被人代替了,就改任驻广领事、香港华人部助手。

在1844年6月,他被任命为厦门的翻译。在1845年3月,他和领事阿礼国一起前往福州,他担任翻译。在10月4日,两人在福州受到清军掷石。在1846年6月,他和阿礼国一起押运46,163英镑赔款。

在1846年8月,阿礼国与巴夏礼被派往上海,巴夏礼再次担任翻译。在1847年,他开始学习日文。在1848年3月,他跟随一个副领事,与中方交涉,要求处罚在青浦袭击英国传教士的中国人。在1848年4月9日,他被任命为上海的翻译。在1850年至1851年间,他离开了中国,回到欧洲。在1851年,他返华出任厦门的翻译。

在1851年11月21日,他被任命为广州的翻译,在1852年2月抵达广州任职。他在此代替寶寧出任领事。在1853年8月又被暂时调职为广州副领事。

在1854年,他被任命为厦门领事。在1855年,他作为秘书,随寶寧往暹罗,缔结商业条约。这是暹罗第一次与西方国家缔结条约。在5月18日,条约于曼谷签署,在条约签署后,他返回英格兰。他在7月1日抵达英格兰,并在7月9日获得维多利亚女王接见。在1855年后半年中,他都在帮助外交部处理中国、暹罗事务。

婚姻[编辑]

英格兰时,他在朋友家中遇到了范妮·米尔士小姐(Miss Fanny Plumer),她是第一位副大法官托马斯·米尔士爵士(Sir Thomas Plumer)的孙女。“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中提到她,“高挑,匀称而優美,她肤色浓厚而柔和。她深棕色的眼睛充满智慧,说话又语重深长。她充满魅力,而家人都十分优秀。”经过六个星期的追求,他们在1856年元旦在伦敦小斯坦莫尔(Little Stanmore)的圣劳伦斯教堂(St. Lawrence's Church)成婚。次年1月9日,夫妇离开英格兰。

第二次鸦片战争[编辑]

由於担任广州领事这个职位,他再次与欽差大臣、两广总督葉名琛打交道。他们之间的矛盾在不久后引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

在1856年10月8日,老闸船亞罗号进入珠江后被清水军官员登上。有消息指有几个海盗在英国的保护下登船,所以清军登船抓捕。12名华籍水手被捕,英国国旗被取下。巴夏禮以英国国旗被降下为由,对葉名琛表示抗议。葉名琛辩称亞罗号由中国人水手操纵,又为中国人拥有,而且当时并未升起英国国旗。巴夏禮將其视之为对条约权利的侵犯,向港督寶靈称英国国旗遭到侮辱。

葉名琛碍于颜面,拒绝道歉,只允释放9人。但遭巴夏礼拒绝。寶靈希望进一步扩大英国在广东的特权,将事件升级,引发战争,以移除在广州的贸易、外交障碍。

葉名琛拒绝让步后,皇家海军在10月29日轰破城墙,随后,巴夏礼与海军上将西馬糜各厘爵士一道进入葉名琛的衙门。但英国部队数量较少,不足以完全占领广州,唯有继续使用战舰、炮兵监视城市。在12月16日,中国部队在城外向欧洲聚居点开火,巴夏礼退到香港,并留了近一年。在这段时间里,他在议会内遭到了猛烈批评。

在1857年11月,英国部队从香港来援。額爾金被任命驻华高级专员与全权代表,并与为一被害教士复仇的法军一道行动。巴夏礼加入到邁克爾·西摩爵士的部队中,并在12月12日对叶发出最后通牒。通牒过期后,在12月28日,广州遭到轰击。在1858年1月5日,在部队攻入城内后,巴夏礼带一队水兵抓住了葉名琛。

在1月9日,廣東巡撫柏貴复职。他任怡和行伍崇曜與巴夏禮交涉。[1]但柏貴只是西方人的一个傀儡,城市实际上为一委员会所统治。委员会由两个英国人组成,其中一个是巴夏礼。因为巴夏礼通晓华语,所以成为了领袖。委员会建立法庭,组建警察,并在2月10日开放广州港口。在天津条约签署后,广东官员对巴夏礼敌视依然,为取巴夏礼的首级而动员民兵,巨额懸賞。在1859年12月6日,巴夏礼获得了巴斯三等勋章(Companion of the Order of the Bath)。

在8月21日,英军突袭大沽炮台,获得成功。巴夏礼参与了随后的劝降。在8月24日,他到达天津后调度了联军部队,又与大臣进行了谈话。在发现大臣并非预期中的全权代表后,盟军继续向通州行进。

巴夏礼行先一步,在通州时,分别在9月14日与9月17日,两次利用通州政府,获准将军队前进至距城市5英里(8公里)处。在9月18日,他离开了通州。在他发现了中国军队正在集结后,他准备回到通州通知委员会,却被清军俘虏。

巴夏礼、羅亨利、捺·辛格(Nal Singh)与两个法国士兵,被僧格林沁俘获。巴夏礼与羅亨利被送交刑部,关押于普通牢房,并饱受折磨。

在9月29日,奉奕䜣之名,巴夏礼与尼斯被移到一座寺庙中关押,这里的环境较好。此举是为中方在中英谈判增加筹码。巴夏礼拒绝协助中方,也不愿为中方与额尔金交涉。在10月8日,七人获得释放。在众人遭释放后,皇帝要求处决他们的命令抵达,众人逃过一劫。英國談判全權代表額爾金以「對外交人員實施虐待」為由,於10月18日下令放火燒圆明园,以作為對清廷的報復。[2][3]

在11月28日,他航往上海并在次年1月回到广州担任原职,处理接收九龙的事宜。根据天津条约,扬子江上的三个口岸开放。在1861年2月至4月,巴夏礼随海军中将何伯爵士沿江而行,在镇江九江汉口设立领事馆,并试图与南京的太平天国叛军立下协议。

在1861年4月,他回到北京,并在6月到南京,准备与太平天国领导会面。在1861年10月21日,联军向清廷归还广东,因此巴夏礼不再担任专员。在11月,他前往上海,在同月内,再次与太平天国领袖会面,但这次会面的地点是在宁波。 巴夏礼向洪秀全提出協助太平天國叛軍打敗清朝,以事成後平分中國為條件,但洪秀全欲擁有全中國而拒絕巴夏礼.

在1862年1月,他回到英格兰,他被囚一事使他变得知名。在1862年5月19日,他获得了巴斯爵级司令勋章。

在1864年11月,他离开英格兰,在3月3日抵达上海,在1858年12月21日被任命为领事。

日本[编辑]

在1865年5月,正在前往扬子江港口的巴夏礼受到通知,任命他为驻日特命全權公使领事,而上一任特命全权公使与领事是阿礼国。

这个职位他担任了18年,在任内,他不断使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支持日本的自由派。他向幕府的对手示好,所以对明治政府有影响力。因为他支持改革派,所以他成为了守旧派的目标,守旧派三次试图刺杀他。他鼓励低级成员深入研究日本:萨道义与威廉·乔治·阿斯顿(William George Aston)获益良多,后来成为日本学学者。但是,总体来说,为巴夏礼工作并不简单,他也不为日本官员、民众所知。

巴夏礼夫人因为在1867年攀登富士山而变得知名,这是第一次有非日本妇女攀登富士山。在1879年11月,巴夏礼夫人在英格兰病逝,当时她正在为巴夏礼归来做准备。四日后,巴夏礼通过电报得到噩耗。

和纸汇报与收集[编辑]

在1869年,后来的首相,威廉·格萊斯頓,要求英国驻日代表团提交一份对和纸与制纸的报告。巴夏礼与他的团队在日本不同城镇作出了深入调查,出版了一份政府报告,“对日本制纸的报告”,收集了超过400张手制纸张。大部分收藏品现在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Paper Conservation Laboratory与邱园Economic Botany Collection展览。在1879年,邱园向格拉斯哥悉尼墨尔本阿德莱德送出复样,但都遗失了。巴夏礼收藏的纸张原始、价值高,造纸方法与每张纸的功能都详细记录下来。

朝鲜[编辑]

他是1883年至1884年间驻朝鲜公使。他代表英国与朝鲜王朝谈判,于1883年签署了朝英通商条约United Kingdom-Korea Treaty of 1883)。条约生效后,他成为了第一个驻朝外交代表。

逝世、纪念[编辑]

在1883年,巴夏礼到了北京。在北京时,他的健康变差,在1885年3月21日因疟疾发热病逝。在1890年4月8日,干诺公爵(Duke of Connaught)为他在上海外滩竖立纪念碑,但在二战时被日军移除。

家庭[编辑]

巴夏禮的次女,梅布尔(Mabel Desborough Parkes),嫁给了皇家海军中尉埃格顿·斯科维那(Egerton Bagot Byrd Levett-Scrivener)。梅布尔在1890年策马时堕下身亡。长女马里昂(Marion)嫁给了凱瑟克家族的J.J.凯瑟克。

作品[编辑]

据统计,巴夏礼的作品大约有20部。

  • Observations on Mr. P.P. Thoms' rendering of the Chinese word ... Man. (1852)
  • File concerning Harry Parkes' mission to Bangkok in 1856 from the Archives of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London.
  • Papers, 1853-1872.

關連項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胡述兆. 《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大辭典》. 台灣: 漢美出版社. 1995-01-01. ISBN 9789579005777 (中文(繁體)‎). 
  2. ^ The palace of shame that makes China angry. 英國廣播公司. 2015-02-02. (英文)
  3. ^ The loot from China's old Summer Palace in Beijing that still rankles. Oxford Today. 2016-03-07. (英文)

參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政府职务
前任:
阿礼国
英国驻日本国公使
1865年–1883年
繼任:
弗兰西斯·理查·韦布斯特
前任:
格维纳
英国驻大清国公使
1883年–1885年
繼任:
欧格讷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