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亞企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布亞企鵝
南極亞種(P. p. ellsworthi),攝於南極布朗海崖
南極亞種(P. p. ellsworthi),攝於南極布朗海崖
保护状况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鳥綱 Aves
目: 企鹅目 Sphenisciformes
科: 企鹅科 Spheniscidae
屬: 阿德利企鵝屬 Pygoscelis
種: 巴布亞企鵝 P. papua
二名法
Pygoscelis papua
Forster, 1781)
巴布亞企鵝的分布範圍,大致落在南緯60度線上
巴布亞企鵝的分布範圍,大致落在南緯60度線
異名
  • Aptenodytes papua
    Forster, 1781

巴布亞企鵝學名Pygoscelis papua),亦稱金圖企鵝,是僅次於皇帝企鵝國王企鵝的體型最大的企鵝物種。牠們是企鵝家族中最快速的泳手,游泳的時速可達36公里。

巴布亞企鵝在英語中的「Gentoo」是源於葡萄牙文的「異教徒」(Gentio)一字,因為其頭部有白色帶狀類似頭巾的花紋;而中文名稱巴布亞源自種名papua,因巴布亞企鵝命名時曾被誤以為源自巴布亞新畿內亞

分類學[编辑]

巴布亞企鵝是阿德利企鵝屬Pygoscelis)的三個成員之一。粒線體細胞核脫氧核糖核酸證據顯示,王企鵝屬Aptenodytes)在約4,000萬年前與其他企鵝族群分支之後的200萬年,阿德利企鵝屬亦開始與其他企鵝出現分支。這以後,直到約距今1,900萬年,阿德利企鵝亦分裂出來,而南極企鵝和巴布亞企鵝則在1,400萬年前才分裂出來。[2]

巴布亞企鵝有兩個亞種,分別是巴布亞企鵝指名亞種Pygoscelis papua papua (Forster, 1781))和體型較小的巴布亞企鵝南極亞種Pygoscelis papua ellsworthii Murphy, 1947)。

特徵[编辑]

雄性的巴布亞企鵝在換毛前最多可重達8.5公斤,交配前最少也重約5.5公斤。雌性巴布亞企鵝在換毛前則最多重約7.5公斤,但在孵出幼企鵝之後,牠們日以繼夜的看守著巢,體重亦隨之降至5公斤或以下。

巴布亞企鵝有一個明顯的特徵,就是牠們的頭頂有一條寬闊的白色條紋。幼企鵝背部呈灰色,腹部呈白色。成年的巴布亞企鵝高75至90公分。眼睛上方有一個明顯的白斑,嘴細長,嘴角呈紅色,眼角處有一個紅色的三角形,顯得眉清目秀。因其模樣憨態有趣,有如紳士一般,十分可愛,因而俗稱“紳士企鵝”。

繁殖與生長週期[编辑]

彼德曼岛的幼年巴布亚企鹅

很多南極地區的島嶼都是巴布亞企鵝的繁殖地。最主要的幾個巴布亞企鵝族群均在福克蘭群島南喬治亞凱爾蓋朗群島;也有一些巴布亞企鵝在麥夸里島赫德島(Heard Islands)、南設得蘭群島南極半島繁殖,但這些族群的巴布亞企鵝數量就相對較少。全球每年有逾300,000對巴布亞企鵝在各地進行繁殖。

巴布亞企鵝的巢是由一大堆石頭繞圈而設的,其大小不可小覷,可高達20公分,直徑25公分。牠們會守著自己找來的石頭,慢慢建巢,有時也會出現為石頭的擁有權而爭執的情況。此外,雌性的巴布亞企鵝在選擇配偶時也會觀察追求者所建的巢如何。

牠們一次通常會生兩顆蛋,各重約500。雙親會輪流孵蛋,每天更替工作。幼企鵝會在34至36天後孵出。 幼雛約三個月大(80~100天)換上成企鵝的毛,並能進海覓食,並在二年時性成熟,而一般一隻巴布亞企鵝可以活上15~20年。[3]

食物[编辑]

巴布亞企鵝主要以磷蝦甲殼類動物維生,而魚類僅佔牠們的食物的百分之十五。然而,牠們都是機會主義者,而福克蘭群島四周的海域有大量的魚類(Patagonotothen sp.、Thysanopsetta naresiMicromesistius australis)、甲殼類動物Munida gregaria)及魷魚Loligo gahiGonatus antarcticusMoroteuthis ingens),因此牠們的食物是很多元化的。

天敌[编辑]

在水中,海獅海豹殺人鯨均是巴布亞企鵝的天敵。在陸上,成年的巴布亞企鵝並不會受到威脅,但鳥類卻會偷牠們的蛋和幼企鵝。

圖片[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BirdLife International. Pygoscelis papua.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18.2.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2018 [7 August 2018].  数据库資料包含說明此物種被編入無危級別的原因
  2. Baker AJ, Pereira SL, Haddrath OP, Edge KA. Multiple gene evidence for expansion of extant penguins out of Antarctica due to global cooling. Proc Biol Sci. 2006, 273 (1582): 11–17 [2008-03-21]. doi:10.1098/rspb.2005.3260. 
  3. GentooPenguincentralparkzoo.com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