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努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布努语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国广西
母语使用人数39万(日期不详)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2
ISO 639-3bwx
Glottologbuna1273[1]

布努语是自称“布努”或“努”(意思是“人”)的瑶族所说的语言,是瑶族语言里除了勉语以外最大的语言,属于苗瑶语系苗语支。有39万人说这种语言,主要分布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西部和西北部的山区。布努语可能和苗语川黔滇方言最接近。

20世纪下半叶曾经把与布努语同属苗语支巴哼语优诺语炯奈语都作为布努语的方言,现在一般认为这三种语言都是独立于布努语的语言。这几种语言和布努语一样,都是被瑶族人所说。


系属分类[编辑]

布努族属于说苗语支语言的瑶族,布努族在文化上比在语言上更接近瑶族。Strecker (1987)将布努语划为苗语川滇黔方言,布努语群下另几种语言—优诺语唔奈语炯奈语则直属于苗语支。Matisoff (2001)将所有这些语言归为苗语支布努语群(即西部苗语)。Ratliff (2010)重新将布努语划入西部苗语,并将炯奈语归为苗语支下单独一支,但没有提到优诺语或唔奈语。[2]中国资料一般不将其视作苗语,因为使用者不是苗族,但Wang & Deng (2003)将布努语划为西部苗语的远亲,炯奈语和优诺语则分别属于独立一支。[3]

方言[编辑]

布努语方言互相间通话困难。[4]

  • 布努方言- 36万;代表方言:大化县七百弄乡弄京
    • 东努土语(内名:no22, tuŋ11 no22) -29.3万;云南富宁县龙绍等乡和广西北部都安县梅珠等乡、大化县、巴马县、平果县、田东县、马山县、德保县、隆安县等等县。在富宁县被称作布咋(其内名)或山瑶。[5]
    • 努努土语(内名:no22 no22, po33 no22) -5.4万;广西西北部凌云县陶化等乡、凤山县、东兰县、巴马县西山等乡、田林县、乐业县
    • 布诺土语(内名:pu33 no22) -1.2万;广西北部都安县三只羊乡、下坳乡龙麻村等地[6])
  • 包瑙土语 (瑙格劳,[5]内名:pou33 nou22, [tɔ11] m̥ɔu11 tlou11) -2.9万;广西河池市南丹县、天峨县和贵州荔波县;代表方言:南丹里湖瑶族乡
  • 努茂土语 (内名:nu22 m̥ou11) -1715使用者贵州荔波县;代表性方言:荔波瑶麓瑶族乡
    • 努茂土语 (白裤瑶,[5]内名:nu22 m̥ou11) - 约1200;在荔波瑶麓乡和佳荣乡
    • 冬孟土语 (长衫瑶,[5]内名:toŋ11 nu22, toŋ11 m̥uŋ11) -约400;在茂兰乡、洞塘乡和翁昂乡

总计约有39万使用者。

《贵州省志》 (2002)列出贵州荔波县村子的内名。[7]

  • nu55 m̥au33:瑶麓
  • təu55 m̥u55:瑶山
  • tuŋ33 m̥uŋ33:瑶埃

《云南省志》 (1989)报告一种被称为pu55 ʐa11(布咋)的布努语方言在富宁县归朝乡大洞寨村和洞波瑶族乡三湘洞村由约7千人使用。[8]


《邵阳市志》 (1997:533)报告新宁县苗族说一种与布努语很相似的语言。

这些方言间的互通度有所差异,可能是独立的语言。Strecker (1987)甚至认为它们之间没有亲缘关系,是西部苗语下几个独立的语言。[9]:22–42

其他[编辑]

下面列出的族群可能也说布努语。[10]

  • 北大老:1.5万(1990);广西融安县融水县;可能说布努语,但难以互通[11]
  • 被动诺: 244 (1984);贵州荔波县;似是包瑙土语的变体。[12]被Bradley (2007)识别为东门土语。[13]
  • 长袍: 5千 (1999);贵州南部;语言系属不明,但很可能和布努语有关。[14]被Bradley (2007)识别为东门土语。[13]
  • 优迈: 2千 (1999);贵州西南部;可能布努语方言;[15]李云兵 (2000)将其划为平塘苗语[16]

参考[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Bu-Nao Bunu.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Ratliff, Martha. 2010. Hmong–Mien language history. Canberra, Australia: Pacific Linguistics.
  3. ^ 王士元、邓晓华,《苗瑶语族语言亲缘关系的计量研究——词源统计分析方法》,《中国语文》,2003(294)。
  4. ^ 蒙朝吉. 2001. 《瑤族布努语方言研究》. 北京:民族出版社.
  5. ^ 5.0 5.1 5.2 5.3 Archived copy. [2012-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2-10). 
  6. ^ 龙麻布努语语音系统. [2021-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7. ^ 《贵州省志:民族志》 (2002). 贵阳:貴州民族出版社.
  8. ^ 存档副本. [2021-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6). 
  9. ^ Strecker, David. 1987. Some Comments on Benedict's "Miao–Yao Enigma: The Na-e Languag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 Linguistics of the Tibeto-Burman Area, 10 , no. 2.
  10. ^ Archived copy. [2013-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8-01). 
  11. ^ http://asiaharvest.org/wp-content/themes/asia/docs/people-groups/China/chinaPeoples/B/Beidalao.pdf
  12. ^ http://asiaharvest.org/wp-content/themes/asia/docs/people-groups/China/chinaPeoples/B/Beidongnuo.pdf
  13. ^ 13.0 13.1 Bradley, David. 2007.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In Moseley, Christopher (ed). Encyclopedia of the World's Endangered Languages. New York: Routledge.
  14. ^ http://asiaharvest.org/wp-content/themes/asia/docs/people-groups/China/chinaPeoples/C/Changpao.pdf
  15. ^ http://asiaharvest.org/wp-content/themes/asia/docs/people-groups/China/chinaPeoples/Y/Youmai.pdf
  16. ^ 李云兵,《苗语方言划分遗留问题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0年。
  • 蒙朝吉,《汉瑶词典(布努语)》,四川民族出版社,1996年。
  • 蒙朝吉,《瑶族布努语方言研究》,民族出版社,2001年。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