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希腊独立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希腊独立战争
Epanastasi.jpg
塞奥佐罗斯·若扎克斯英语Theodoros Vryzakis(Theodoros Vryzakis)在1852年绘制的一幅油画,现藏于贝纳基博物馆。图中中间人物为Germanos III of Old Patras主教,环顾四周为希腊独立战争中的士兵,地点在希腊阿哈伊亚州卡拉维塔的一个修道院里,时间为独立战争初期1821年3月25日,他正在为一士兵手持的希腊独立旗帜祈神赐福,祈求胜利。
日期: 1821年3月6日-1832年7月21日(11年,4月2周又1天)
地点: 巴尔干半岛(主要是希腊地区)和爱琴海
結果: 与奥斯曼签订君士坦丁堡条约英语Treaty of Constantinople (1832),希腊实现完全独立,建立希腊王国
參戰方
Flag of Greece (1822-1978).svg希臘第一共和國(1822年—1832年)
Greek Revolution flag.svg希腊革命团体(1821年)

纳瓦里诺海战和法国1828—1833年的摩里亚半岛远征):

 英國
 法蘭西王國波旁復辟
 俄罗斯帝国

 奥斯曼帝国
 埃及阿里帕夏王朝
(仅参与了纳瓦里诺海战):

奥斯曼帝国 突尼斯省
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阿尔及利亚

指揮官和领导者
政治
Filiki Eteria flag.svg 友谊社英语Filiki Eteria
Flag of Greece (1822-1978).svg愛奧尼斯·卡波季斯第亞斯(1828年开始)
Flag of Greece (1822-1978).svg亚历山德罗斯·马夫罗科扎托斯

军事
希臘 亚历山大·雅普斯兰特斯英语Alexander Ypsilantis
希臘 塞奥佐罗·科罗克特罗斯英语Theodoros Kolokotronis
希臘 季米特里奥斯·雅普斯兰特斯英语Demetrios Ypsilantis
希臘 乔治斯·克拉斯卡克斯英语Georgios Karaiskakis 
希臘 安德里亚斯·沃克斯·米奥列斯英语Andreas Miaoulis
希臘 康斯坦丁·坎瑞斯英语Constantine Kanaris
希臘 马科斯·波兹萨斯英语Markos Botsaris 

Fictitious Ottoman flag 2.svg 馬哈茂德二世
Flag of Egypt (1844-1867).svg 穆罕默德·阿里帕夏
Flag of Egypt (1844-1867).svg 易卜拉欣帕夏
兵力
友誼社社員、希臘起義軍士兵、志願者組成的义勇军、英法俄干涉軍隊 埃及省17,000士兵[1],400艘船,其中54艘是战舰[1]
伤亡与损失
估计25,000人死亡[2] 估计死亡人数超过40,000人[2]
平民伤亡: 估计高达105,000人[2]

希腊独立战争也被称为希腊革命 (希腊语Ελληνική Επανάσταση, Elliniki Epanastasi奥斯曼土耳其语: يونان عصياني Yunan İsyanı 希腊起义),是由希腊革命者于1821年至1832年间发起的成功反抗奥斯曼帝国独立战争。希腊人后来得到俄罗斯帝国英国法国和其他几个欧洲国家的援助,而奥斯曼人则向到他们的附庸——埃及省阿尔及利亚省的黎波里塔尼亚省突尼斯贝伊国英语Beylik of Tunis求援。

早在奥斯曼帝国于1453年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前几十年,希腊大部就已处于奥斯曼统治之下。[3] 在这一时期里,希腊人组织过几次反叛英语Ottoman Greece以求独立。[4] 1814年,一个名为友谊社的秘密组织成立,目标是解放希腊。 友谊社计划在伯罗奔尼撒多瑙河公国英语Danubian Principalities和君士坦丁堡及其周边地区发动起义。最初的反抗于1821年3月6日在多瑙河公国发起,但很快便被奥斯曼人镇压。北方的失败促使希腊人在伯罗奔尼撒采取行动,1821年3月17日,马尼阿泰斯人英语Maniots向奥斯曼帝国宣战。该宣言是其他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的民族发动的一系列革命的滥觞。

3月底,伯罗奔尼撒人开始公开反抗土耳其人,到1821年10月,希腊人在塞奥佐罗·科罗克特罗斯英语Theodoros Kolokotronis的领导下攻陷了的黎波里塔尼亚省。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起兵之后,克里特马其顿希腊中部英语Central Greece的反抗很快便被镇压。同时,临时组成的希腊海军在爱琴海取得了对奥斯曼海军的胜利,阻止了奥斯曼从海上增援的计划。

希腊起义者中不同派系之间的局势很快变得紧张起来,接连导致两次内战。与此同时,奥斯曼苏丹与埃及的穆罕默德·阿里谈判,他同意派遣其子易卜拉欣帕夏率兵到希腊镇压起义,以换取领土利益。易卜拉欣在1825年2月登陆伯罗奔尼撒,并立即取得成功:到1825年年底,伯罗奔尼撒大部已处于埃及控制下,经过土耳其人一年的包围英语Third Siege of Missolonghi迈索隆吉翁也于1826年4月投降。虽然易卜拉欣在马尼被击败,但他却成功地镇压了伯罗奔尼撒的大多数反抗,且重新占领了雅典

经过多年的谈判,三大列强 - 俄国、英国和法国 - 决定干预冲突,并各派一支海军舰队驰援希腊。接到奥斯曼将进攻希腊的伊兹拉岛的情报后,联军舰队在纳瓦林对奥斯曼 - 埃及舰队进行拦截。战斗于长达一周的紧张对峙后开始,并以土-埃舰队的溃败告终。到1828年,埃及军队在法国远征队英语Morea expedition的压力下退出战争,伯罗奔尼撒的奥斯曼驻军也随后投降,希腊人则前往奥斯曼控制的希腊中部地区。作为多年谈判的结果,希腊终于1832年5月根据“君士坦丁堡条约”英语Treaty of Constantinople (1832)被确认为独立国家。

现代希腊国家将发动起义的3月25日作为国庆日

背景[编辑]

历史系列条目
希腊历史
威廉·法登于1785年3月绘制的地中海区域地图
希腊主題 希腊主題首頁

奥斯曼的统治[编辑]

君士坦丁堡于1453年5月29日陷落,随后拜占庭帝国继承者的倒台标志着拜占庭主权的终结。之后,奥斯曼帝国统治巴尔干和安纳托利亚大部。在奥斯曼统治下,东正教基督徒虽被赋予一部分政治权利,但仍被视为二等公民。[5] 大多数希腊人被土耳其人称作“拉亚”,这一称呼涵盖了奥斯曼统治阶级下的大量非穆斯林居民。ii[›][6]

同时,在奥斯曼帝国入侵之前及期间部分移民至西方的希腊知识分子和人文主义者,如季米特里奥斯·哈尔科孔季莱斯英语Demetrios Chalkokondyles列奥纳多·菲拉雷斯英语Leonardos Philaras,开始呼吁解放他们的家园。[7] 季米特里奥斯·哈尔科孔季莱斯呼吁威尼斯和“所有的拉丁人”帮助希腊人反抗“可恶、怪异和不虔诚的野蛮土耳其人”。[8] 然而,希腊仍将受奥斯曼统治达几个世纪之久。

希腊革命不是一起孤立事件;在奥斯曼统治时期的整个历史上发生了许多争取独立的运动,却皆以失败告终。正如“哲人”迪奥尼修斯英语Dionysius the Philosopher领导的反抗所证明的,整个17世纪,在摩里亚和其他区域对奥斯曼人的抵抗都很强烈。[9] 摩里亚战争之后,伯罗奔尼撒威尼斯统治达30年之久。从那时起,直到整个17世纪,伴随着“克莱夫泰”英语Klepht帮派的激增,该地区仍持续动荡。[10]

第一次大规模起义是17世纪70年代由俄国援助的奥洛夫起义英语Orlov revolt,在取得有限成功后便被奥斯曼帝国粉碎。在镇压起义后,穆斯林阿尔巴尼亚人蹂躏了希腊本土的许多地区。[11][11] 然而,马尼阿泰斯人英语Maniots继续抵抗奥斯曼人的统治,并数次挫败了帝国对其区域发起的入侵,其中尤以1770年的入侵英语Ottoman invasion of Mani (1770)最为著名。[12]第六次俄土战争期间,的里雅斯特的希腊社区资助兰普罗斯·卡特索尼斯英语Lambros Katsonis组建了一支小型舰队,这给奥斯曼海军造成了麻烦;战争期间“克莱夫泰”和“阿马托利”(山地游击队员)也再度起兵。[13]

与此同时,部分希腊人作为奥斯曼官僚阶级的成员在帝国内享有特权。由于东正教的高级牧首多为希腊裔,希腊人还通过君士坦丁堡的普世牧首掌控东正教事务。因此,在奥斯曼米利特制度下,占主导地位的希腊牧首集团享有帝国所有东正教臣属的控制权(“罗姆米利特[14])。[5]

正教会在维护希腊民族认同、发展希腊社会及复兴希腊民族主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自18世纪起,在君士坦丁堡内,被称为“法那尔人”(该名称来源于城中的芬内尔区)的希腊名门世家成员,获得了对奥斯曼外交政策相当程度的掌控,并最终控制了整个官僚机构。[15]

“克莱夫泰”和“阿马托利”[编辑]

希腊“阿马托利”肖像画 理查·帕克斯·波宁顿绘 (油画, 1825年–1826年, 贝纳基博物馆)。

在中央政府军事力量羸弱的时期,巴尔干乡村日益受到被称为“克莱夫泰”英语Klepht(希腊语κλέφτες) 的法外之徒(hajduk)的侵扰。这些蔑视奥斯曼统治的匪帮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克莱夫泰受到高度崇拜,在广大民众中声名远播。[16]

为应对克莱夫泰的侵袭,奥斯曼当局招募这些团体中最富有才干的,被称为“阿马托利”英语Armatoloi(希腊语αρματολοί)的签约基督教民兵,以保障危险区域——特别是关隘地带——的安全。iv[›] 这些民兵团体控制的地区被称为“阿马托利”,[17] 阿马托利最早于穆拉德二世统治期间在阿格拉法英语Agrafa建立(1421年-1451年)。[18] 克莱夫泰和阿马托利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因为后者常常变成克莱夫泰以期在同当局的交涉中获得更多利益,反过来,克莱夫泰团体也可能被派往阿马托利地区以对抗他们的前辈。[19]

克莱夫泰和阿马托利逐渐发展为省一级的精英,但尚未形成一个所有成员都同舟共济的社会阶层。[20] 随着阿马托利的地位逐渐趋向世袭化,一些首领开始将阿马托利克领地视作其个人财产。这些匪帮头目大权在握,并介入到构成奥斯曼土耳其政府的代理人关系网中。[19]部分头领寻求对其领地的垄断地位,朴特因此期望能剿灭他们,却鲜有成效。[21]

到独立战争时期,在鲁米利亚、色萨利、伊庇鲁斯和南马其顿地区已不乏兵多将广的阿马托利。[22] 革命领袖及作家亚恩尼斯·马克里伊安尼斯英语Yannis Makriyannis,将克莱夫泰和阿马托利誉为“自由的酵母”。因为这些希腊人仅有的主要军事力量,在希腊革命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23]

启蒙运动和希腊民族运动[编辑]

里加斯·费拉伊奥斯英语Rigas Feraios (d. 1798年),知识分子和革命家,被视为希腊革命的先驱。

18世纪时,奥斯曼帝国内外经济发展,两个商人团体由此兴盛起来:部分成为富有海商的,来自伊兹拉岛安德罗斯岛爱琴海岛屿的希腊水手,以及鲁米利亚的斯拉夫赶骡人。在帕萨罗维茨条约后,希腊裔和大多数的瓦拉几裔既有赶骡人和小商贩,也有的独立商人和银行家。 随着商业在巴尔干地区的扩张,到本世纪末,希腊语成为该地区的通用语,大陆商人通过“希腊化”的方式进行同化。[24]

他们将创造的捐献给财富学校和图书馆,并资助希腊青年在西欧大学深造。[25] 在那里,学生们接触到了欧洲启蒙思想、法国大革命和浪漫民族主义的激进思想。[26] 受教育且有影响力的散居于大希腊的成员,如阿扎曼蒂奥斯·科莱斯英语Adamantios Korais安西莫斯·加齐斯英语Anthimos Gazis,试图向希腊人传播这些思想。一方面是为了提高民众的教育水平,另一方面可以加强他们的国家认同。在这场现代希腊启蒙运动英语Modern Greek Enlightenment(希腊语Διαφωτισμός)中,启蒙思想通过希腊语在书籍、小册子和其他著作中传播。[26]

18至19世纪革命民族主义在欧洲(包括在巴尔干地区)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法国大革命的影响,[27] 伴随着奥斯曼土耳其的衰落,希腊民族主义开始兴盛起来。[28]

最具影响力的希腊作家和知识分子是里加斯·费拉伊奥斯英语Rigas Feraios。 深受法国大革命影响的里加斯计划发起一场全面的民族运动,旨在解放所有巴尔干国家——包括该地区的土耳其人——并创建“巴尔干共和国”。里加兹于1797年在的里雅斯特奥地利官员逮捕,他被移交给奥斯曼官员,并与他的同谋一起被押送至贝尔格莱德。1798年6月被绞死,尸体被遗弃于多瑙河[29]

里加斯的死最终煽动了希腊民族主义的火焰;他的民族主义诗歌——“Thourios”(战歌)——被翻译成部分西欧及巴尔干语言英语Languages of the Balkans,并成为号召希腊人反抗奥斯曼统治的战斗口号。[30]

另一位平颇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是阿扎曼蒂奥斯·科莱斯英语Adamantios Korais,这位见证了法国大革命的希腊作家主要通过启发民智来推广启蒙运动,他借鉴了托马斯·霍布斯,约翰·洛克和让-雅克·卢梭的思想。科莱斯年轻时前往巴黎深造,最终毕业于蒙彼利埃医学院,并在巴黎度过了余生。他经常与托马斯·杰斐逊进行政治和哲学辩论。在巴黎,他见证了法国大革命,为其民主所感染。科莱斯花费了大量时间说服富有的希腊人建立学校和图书馆,以推进希腊人的教育。他认为,为了希腊人民以及该民族的一般福祉和繁荣,进一步发展教育是必要的。科莱斯的最终目标是建立一个像伯里克利的黄金时代那样的民主的希腊,但在革命结束前他已经去世。

希腊启蒙运动不仅得到了西欧和俄国的希腊大商人的支持,而且得到来自西欧的亲希腊人士英语Philhellenism的支持。[28] 这场希腊独立运动不仅是东欧的第一次民族独立运动,而且是非基督教环境,如奥斯曼帝国中的第一次民族独立运动。[31]

友谊社[编辑]

位于敖德萨希腊广场英语Hretska Ploshcha的友谊社总部

费拉伊奥斯的殉难激励了三位年轻的希腊商人:尼科劳斯·斯库法斯英语Nikolaos Skoufas埃曼努伊尔·汉索斯英语Emmanuil Xanthos阿萨纳西奥斯·特斯卡洛夫英语Athanasios Tsakalov。他们受到意大利烧炭党的影响,并利用自己作为共济会成员的经验,于1814年在敖德萨这一希腊商人的重要中心秘密成立了友谊社英语Filiki Eteria[32] 新生的社团不仅获得了来自流亡英美的富裕希腊社区的支持,还得到了西欧同情者的帮助。有鉴于此,社团筹划发动叛乱。[33]

最初,友谊社的目标是恢复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的拜占庭帝国,而非建立民族国家。[33] 1820年初,伊奥尼亚群岛官员爱奥尼斯·卡波季斯第亚斯成为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联合外交部长,友谊社向其示好,希望他能担任社团领袖,却遭到了拒绝。社员们转而求助于亚历山大·伊普斯兰提斯英语Alexander Ypsilantis,这位在俄国军队中担任将军及沙皇副官的法那尔人接受了请求。[34]

随后,社团迅速扩张,并很快能够在希腊世界的所有领域招募到来自希腊社会的所有要素的成员。v[›] 1821年,奥斯曼帝国不仅深陷同宿敌波斯的战争,还面临阿里帕夏在伊庇鲁斯的叛乱,这场动乱迫使摩里亚行政长官胡尔希德帕夏英语Hurshid Pasha和其他地方的帕夏们离开本省以协助平叛。与此同时,为平息法国大革命余波而建立“欧洲协调”的列强,此时正全力应对“1820年革命英语Revolutions of 1820”。在此情形下,希腊人判定反抗的时机已经成熟,遂计划于伯罗奔尼撒、多瑙河公国英语Danubian Principalities和君士坦丁堡三地起事。[35]

亲希腊主义[编辑]

异教徒与哈桑的战斗 欧仁·德拉克罗瓦绘(1826年,布面油画,芝加哥艺术学院)。灵感来自拜伦勋爵的诗作异教徒

由于古希腊是西方许多古典遗产的发源地,故而欧洲普遍对希腊的独立运动报以同情。一些富有的美国人和西欧贵族,如著名诗人拜伦勋爵和之后的医生塞缪尔·豪英语Samuel Gridley Howe,纷纷拿起武器加入希腊革命者的行列。[36]

许多人还给革命以经济上的援助。伦敦亲希腊委员英语London Philhellenic Committee于1824年和1825年会先后向叛乱中的希腊资助了两笔浮动贷款,金额分别高达80万英镑和200万英镑。[37] 苏格兰亲希腊历史学家托马斯·戈登英语Thomas Gordon (British Army officer)参与了革命运动,并于后来用英语创作了首部希腊革命历史。据阿尔伯特·波伊姆回忆“亲希腊主义者们自行忽略了许多希腊方面的暴行,否则矛盾的事实将使他们无处发泄自由主义的冲动。”[38]

在欧洲,尽管起初列强对其报以冷淡、负面的态度,希腊的叛乱仍在公众中引起了广泛的同情。一些历史学家认为,欧洲对奥斯曼的暴行进行了广泛的报道,而刻意忽视基督教一方的暴行。[39] 1822年,奥斯曼在希俄斯的大屠杀英语Chios massacre启发了欧仁·德拉克罗瓦创作出着名的希阿岛的屠杀英语The Massacre at Chios;德拉克罗瓦其他亲希腊作品的灵感来自拜伦的各类诗作。借这位最为著名的亲希腊主义人士之名,德拉克罗瓦得以在事业上取得声望与财富。[40]

拜伦本人则在阿尔巴尼亚和希腊花费大量精力筹集财物(包括提供几艘船)资助革命,但却于1824年在迈索隆吉翁病逝。拜伦的死使欧洲对希腊革命的同情变得更为强烈。受到拜伦的诗歌和德拉克罗瓦的画作的影响,欧洲公众舆论开始彻底倒向支持希腊革命者,并最终导致西方国家的直接干预。[41]

亲希腊主义对浪漫主义的发展作出了显著的贡献,使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和文学家能够通过将现代希腊历史作为古希腊历史的延伸来扩展古典音乐;再现古希腊精神的想法渗透到了希腊事业支持者的修辞中。该时期的古典主义者和浪漫主义者将驱逐土耳其人设想为复兴黄金时代的前奏。[42]

起事[编辑]

1821年春,在多瑙河區公國首先有人舉事,很快被鄂圖曼人平息。伯罗奔尼撒半島的希臘人也響應起事,3月23日,希臘起義軍收復卡拉馬塔。到3月底,乱事已遍及整個半島。伯罗奔尼撒半岛地区大多被起义军控制,克里特島、馬其頓及希臘中部也有人起事響應。鄂圖曼帝国对此展开了全力的镇压。

塞奥佐罗·科罗克特罗斯英语Theodoros Kolokotronis領導的希臘人在1821年10月攻佔特里波利

希俄斯島,1822年的戰事造成起義軍及島民共約2萬人被殺或餓死,在歐洲引起大的關注。

此時希臘人內部出現派系矛盾,引發內戰,而鄂圖曼帝國則與埃及統治者穆罕默德·阿里帕夏約好,共同鎮壓希臘人。阿里帕夏派遣其子易卜拉欣帕夏出兵北上。易卜拉欣於1825年2月登陸伯羅奔尼撒半島,到了年底已佔領半島的大部分。邁索隆吉翁自1825年4月起被土軍圍困,次年4月失守。

列強干涉及希臘獨立[编辑]

1832年的希臘王國疆域以深藍色標示

1827年,英國、法國及俄國簽訂《倫敦條約》,呼籲鄂圖曼土耳其在保留宗主權下容許希臘人自治,三國又共同派遣艦隊到希臘,意圖促成希土停戰。三國的聯合艦隊在1827年10月20日的纳瓦里诺海战中摧毀了鄂圖曼和埃及的聯合艦隊。

1828年,俄罗斯与土耳其爆发第八次俄土战争,同年法国出兵伯罗奔尼撒。希臘人趁機反攻。1829年9月,俄土双方签订《亚得里亚堡条约》。1832年,土耳其承认希腊独立。英法俄三大国决定推举巴伐利亚王子奥托一世做希腊王国国王。

英国诗人拜伦同情和支持希腊独立运动,1823年他号召一支义勇军,前往希腊支援作战,不幸于1824年因疟疾死于希腊。

文化[编辑]

文学[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The War Chronicles: From Flintlocks to Machine Guns: A Global Reference of ... , Joseph Cummins, 2009, p.60
  2. ^ 2.0 2.1 2.2 The War Chronicles: From Flintlocks to Machine Guns: A Global Reference of ... , Joseph Cummins, 2009, p.50
  3. ^ Caroline Finkel Osman's Dream p.17
  4. ^ Woodhouse, A Story of Modern Greece, 'The Dark Age of Greece (1453–1800)', p. 113, Faber and Faber (1968)
  5. ^ 5.0 5.1 Barker, Religious Nationalism in Modern Europe, p. 118
  6. ^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2004)
  7. ^ Bisaha, Creating East and West, 114–115
    * Milton (& Diekhoff), Milton on himself, 267
  8. ^ Bisaha, Nancy (2004). Creating East and West: Renaissance humanists and the Ottoman Turks.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es ISBN 0-8122-3806-0. p. 114.
  9. ^ Kassis, Mani's History, p. 29.
  10. ^ Kassis, Mani's History, pp. 31–33.
  11. ^ Svoronos, History of Modern Greece, p. 59
    * Vacalopoulos, History of Macedonia, p.336
  12. ^ Kassis, Mani's History, p. 35.
  13. ^ Svoronos, History of Modern Greece, p. 59
  14. ^ Georgiadis–Arnakis, The Greek Church of Constantinople, p. 238
  15. ^ Paparrigopoulos, History of the Hellenic Nation, Eb, p. 108
    * Svoronos, The Greek Nation, p. 89
    * Trudgill, "Greece and European Turkey", p. 241
  16. ^ Clogg,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pp. 9, 40–41
  17. ^ Koliopoulos, Brigands with a Cause, p. 27
  18. ^ Vacalopoulos, The Greek Nation, 1453–1669, p. 211
  19. ^ 19.0 19.1 Batalas, Irregular Armed Forces, p. 156
  20. ^ Batalas, Irregular Armed Forces, p. 154
  21. ^ Batalas, Irregular Armed Forces, pp. 156–157.
  22. ^ Koliopoulos, Brigands with a Cause, p. 29
  23. ^ Makriyannis, Memoirs, IX
  24. ^ Stoianovich, The Conquering Balkan Orthodox Merchant pp. 310–12
  25. ^ Trudgill, "Greece and European Turkey", p. 241
  26. ^ 26.0 26.1 Clogg,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 pp. 25–26
  27. ^ Goldstein, Wars and Peace Treaties, p. 20
  28. ^ 28.0 28.1 Boime, Social History of Modern Art, pp. 194–196
    * Trudgill, "Greece and European Turkey", p. 241
  29. ^ Svoronos, History of Modern Greece, p. 62
  30. ^ Paroulakis, The Greeks: Their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p. 32
  31. ^ Clogg,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p. 6
  32. ^ Clogg,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p. 31
    * Dakin, The Greek struggle for independence, pp. 41–42
  33. ^ 33.0 33.1 Jelavich, History of the Balkans, pp. 204–205.
  34. ^ Clogg, A Concise History of Greece, pp. 31–32
  35. ^ Sowards, Steven. Twenty-five Lectures on Modern Balkan History: The Greek Revolution and the Greek State.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14 June 1999 [31 August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0 May 2008). 
  36. ^ Richard, Laura E. Letters and Journals of Samuel Gridley Howe, pages 21–26. Boston: Dana Estes & Company, 1909.
  37. ^ Wynne William H., (1951), State insolvency and foreign bondholder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vol. 2, p. 284
  38. ^ Boime, Social History of Modern Art, 191
  39. ^ Boime, Social History of Modern Art, 195
    * Brow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the Middle East, 52
    * Schick, Christian Maidens, Turkish Ravishers, 286
  40. ^ Boime, Social History of Modern Art, 194
  41. ^ Brow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the Middle East, 52
  42. ^ Boime, Social History of Modern Art, 195–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