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瑟瓦尔克之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帕瑟瓦尔克之降
第四次反法同盟的一部分
2009-06-20-pasewalk-by-RalfR-47.jpg
帕瑟瓦尔克旧城门
日期1806年10月29日[1]
地点53°30′N 14°00′E / 53.5°N 14°E / 53.5; 14坐标53°30′N 14°00′E / 53.5°N 14°E / 53.5; 14
结果 法军胜利[1]
参战方
法國 法兰西第一帝国 普魯士 普鲁士王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法國 让-巴蒂斯特·米约英语Édouard Jean Baptiste Milhaud
法國 安托万·夏尔·路易·拉萨尔
普魯士冯·哈根上校 投降
兵力
700[1]-1,500人 4,200人[1]
8门火炮
伤亡与损失
4,200人被俘,8门火炮及37面军旗被法军缴获(全军投降)[1]

帕瑟瓦尔克之降(英语:Capitulation of Pasewalk)发生于1806年10月29日,由冯·哈根上校指挥的4,200名普鲁士士兵面对数量占劣势的两个法军轻骑兵旅时选择不战而降。普鲁士人在耶拿-奥尔施泰特战役的惨败后进行了为期两周的大撤退,导致士气低落。帕瑟瓦尔克位于柏林以北110公里,什切青以西约40公里。[1]

在向东撤退到奥得河上的什切青时,普军上校冯·哈根发现他的部队被困在安托万·夏尔·路易·拉萨尔的骑兵旅和让-巴蒂斯特·米约英语Édouard Jean Baptiste Milhaud的骑兵旅之间。包围圈内的普鲁士军队没有试图突围,就向法军投降。帕瑟瓦尔克之降发生的前一天,普鲁士军队在普伦茨劳战役中也选择向法军投降。[2]

背景[编辑]

1806年10月14日,法皇拿破仑一世大军团耶拿-奥尔施泰特战役中决定性地击败了普鲁士人。在耶拿战场,拿破仑的96,000名士兵击溃了由步兵上将霍恩洛厄-英格尔芬根亲王弗雷德里希·路德维希和恩斯特·冯·鲁切尔指挥的53,000名普鲁士士兵。[3]路易·尼古拉·达武元帅麾下拥有26,000人的第3军击败了不伦瑞克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驻守在奥尔施泰特的49,800名普鲁士士兵。[4]

在耶拿,法国的损失为6,794人,而普鲁士的损失非常大,以至于无法准确计算。萨克森军队在战后只剩下了23门火炮,损失了59门。普鲁士人至少损失了24门火炮和12面军旗。达武估计他在奥尔施泰特的损失为7,000人,而他的敌人则有10,000人伤亡,3,000人被俘。[5]普鲁士人承认他们损失了57门火炮,这还不包括下级部队损失的火炮。因此,达武声称捕获了115门可能是准确的。[6]

普鲁士军队在战斗中被彻底摧毁,以至于到第二天都未能重组军队。[7]不伦瑞克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双目中弹,11月10日在阿尔托纳去世,[8]受重伤的鲁切尔前往波兰并在那里疗伤。[9]撤退的普鲁士残部在霍恩洛厄-英格尔芬根亲王格布哈德·冯·布吕歇尔中将和弗里德里希·阿道夫的领导下分成三个纵队。这些部队穿过哈茨山哈尔伯施塔特转移。[10]在普军大部队后方是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卡尔·奥古斯特的12,000人军团,大公的部队错过了耶拿-奥尔施泰特战役,所以并没有任何损失。 [11]

10月16日,若阿尚·缪拉元帅率领的法军在爱尔福特之降中俘虏了12,000名普鲁士士兵和65门火炮,这只是一系列懦弱投降中的第一次。[12]第二天,让-巴蒂斯特·贝尔纳多特元帅在哈雷战役中击败了了符腾堡公爵的后备军,普鲁士军队伤亡5,000人,而法军仅损失800人。[13]

大撤退[编辑]

霍恩洛厄-英格尔芬根亲王符腾堡公爵的部队于10月20日在马格德堡会合。[14]20日,苏尔特缪拉到达马格德堡缪拉要求普鲁士军队投降,但霍恩洛厄拒绝了。[14]同日,路易·达武路德城维滕贝格夺取了易北河上的一座桥头堡,另一位元帅拉纳则在德绍夺取了第二个渡口。[15]

霍恩洛厄的部队接到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的命令,开始向奥得河进军,于10月21日离开马格德堡,当晚抵达北堡霍恩洛厄留下九千人增援当地驻军,加上散兵游勇,马格德堡的兵力有两万五千人。[16]霍恩洛厄于23日晚抵达拉特诺。为了更好地指挥他的部队,他将部队拆分为多个小队。[17]

Prenzlau-Lübeck Campaign Map, October–November 1806
普伦茨劳-吕贝克战役地图

在分配内伊的第六军围攻马格德堡后,拿破仑命令他的右翼部队前往柏林[18]法军右翼由达武军团,拉纳军团,奥热罗的第七军和艾蒂安·德·南索蒂的第1胸甲骑兵师,让·约瑟夫·安热·达欧特波的第2胸甲骑兵师和马克·安东尼·德·博蒙特的第3龙骑兵师组成,格鲁希的第2龙骑兵师的行军缓慢所以还没有跟上。贝尔纳多特军团、苏尔特军团和萨胡克的第4龙骑师则组成了法军左翼。路易·克莱因的第1龙骑兵师负责协助内伊军团及巡逻法军的补给线。[19]

24日,布吕歇尔桑道越过易北河,[20]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在两日后也越过了那里。在行动中,路德维希·约克指挥的普鲁士军队成功阻挡了法军的追击。[21]霍恩洛厄于24日到达多瑟河畔诺伊施塔特。他派出克里斯蒂安·路德维希·希梅尔芬尼少将前往新城和奥拉宁堡之间的费尔贝林,少将的任务是掩护大部队的右翼,防止法国人干扰主力部队向奥得河上的什切青进军,霍恩洛厄布吕歇尔指挥他的后卫部队。[22]

10月25日,达武的军团穿过柏林,[23]而拉纳的一个师占领了由920人和71门大炮驻守的施潘道[24]霍恩洛厄的主力在当晚抵达新鲁平附近,布吕歇尔的后卫师仍在多瑟河畔诺伊施塔特。冯·什未林的骑兵和冯·哈根的步兵旅露宿在维特施托克[25]

10月28日,普伦茨劳战役爆发,缪拉拉萨尔、米约、格鲁希、博蒙特和3000名拉纳的步兵在霍恩洛厄的部队进入普伦茨劳时拦截了它。拉萨尔的骑兵在前面发起进攻,随后是两个龙骑师。在郊区,格鲁希的一个旅开辟了一条穿过普鲁士纵队的道路,俘虏了许多士兵并挡住了普军的增援。博蒙特的龙骑兵将后卫驱赶到北边的于克河,并迫使普鲁士的奥古斯都亲王投降。尽管霍恩洛厄向后方撤退的道路仍然畅通无阻,但缪拉谎称其被10万法军包围,从而虚张声势让霍恩洛厄下令全军投降。[26]

帕瑟瓦尔克[编辑]

France: 1st Hussar Regiment
法军第一轻骑兵团

28日,让-巴蒂斯特·米约英语Édouard Jean Baptiste Milhaud缪拉的左翼前进,到达了普伦茨劳帕瑟瓦尔克之间。在普伦茨劳战役结束后,拉萨尔的骑兵朝东北方向进军。下午4时,法军骑兵控制了帕瑟瓦尔克通往后方的主要道路。[27]

Édouard Milhaud
让-巴蒂斯特·米约

让-巴蒂斯特·米约英语Édouard Jean Baptiste Milhaud率骑兵抵达帕瑟瓦尔克城下并派使者要求普鲁士军队投降。驻守该城的普鲁士上校冯·哈根眼见法军兵临城下,立即率185名军官、4,043名普通士兵、2087匹战马、[28]一辆弹药车和8门火炮向法军投降。[2]

普鲁士军官在发誓不再与法军作战后获释。让-巴蒂斯特·米约英语Édouard Jean Baptiste Milhaud的骑兵部队由第1轻骑兵团和第13猎骑兵团组成,共有700名士兵。拉萨尔的骑兵旅包括第5和第7轻骑兵团,有800名骑兵和两门大炮。[2]

历史学家迪格比·史密斯(Digby Smith)写道,帕萨瓦尔克之降表明,普鲁士军队的士气在耶拿-奥尔施泰特会战后非常低落,以至于连续不战而降。[2]让·拉纳写道:“普鲁士军队处于如此恐慌的状态,以至于法国人的出现就足以让大量士兵放下武器。”当晚,拉萨尔在斯德丁之降中取得了更为惊人的战果。[29]在10月30日至11月3日期间,法国人占领了奥得河畔科斯琴、一整支普军炮兵车队、霍恩洛厄的行李车队和警卫队。[30][31]布吕歇尔决定带着剩余的22,000名士兵向西北前往吕贝克[32]吕贝克战役于11月6日爆发。[33]

脚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Bodart 1908,第375頁.
  2. ^ 2.0 2.1 2.2 2.3 Smith 1998,第228頁.
  3. ^ Petre 1993,第147頁.
  4. ^ Petre 1993,第150頁.
  5. ^ Smith 1998,第224-225頁.
  6. ^ Petre 1993,第163頁.
  7. ^ Petre 1993,第181頁.
  8. ^ Petre 1993,第159頁.
  9. ^ Petre 1993,第197頁.
  10. ^ Petre 1993,第199-200頁.
  11. ^ Petre 1993,第195頁.
  12. ^ Smith 1998,第226頁.
  13. ^ Smith 1998,第226-227頁.
  14. ^ 14.0 14.1 Petre 1993,第218頁.
  15. ^ Petre 1993,第219-220頁.
  16. ^ Petre 1993,第226頁.
  17. ^ Petre 1993,第234頁.
  18. ^ Chandler 1966,第499頁.
  19. ^ Petre 1993,第224-229頁.
  20. ^ Petre 1993,第231頁.
  21. ^ Petre 1993,第232-233頁.
  22. ^ Petre 1993,第236-237頁.
  23. ^ Chandler 1966,第500頁.
  24. ^ Smith 1998,第227頁.
  25. ^ Petre 1993,第238頁.
  26. ^ Petre 1993,第242-248頁.
  27. ^ Petre 1993,第251-252頁.
  28. ^ Petre 1993,第252頁.
  29. ^ Petre 1993,第253頁.
  30. ^ Petre 1993,第253-255頁.
  31. ^ Smith 1998,第229-230頁.
  32. ^ Chandler 1966,第501頁.
  33. ^ Smith 1998,第231頁.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