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學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常州學派又称公羊學派,清代常州人莊存與創立,其學主攻今文經學

常州学派始於乾隆嘉庆年间,以莊存與莊述祖莊綬甲劉逢祿为代表人物,多為常州人,故稱之。常州学派其學主要為研究《春秋公羊传》,阐发公羊家的微言大义。莊存與早年師宗颜李学派,晚年深研今文经学典籍《春秋公羊传》,深覺顏李多荒誕不實,遂揚棄颜李学派,自成一说,成为常州学派的开山宗师。

傳統公羊學皆環繞在胡母生何休的義例。劉逢祿為常州學派發揚光大者,他首先將《公羊》的微言運用於《論語》之中[1],著有《公羊何氏解诂笺》、《公羊何氏释例》、《发墨守评》、《箴膏肓评》等,颇多发明。龚自珍本人也是常州學派佼佼者,與宋翔凤、莊綬甲等過從甚密,好議論時政[2]凌曙將公羊義例引入禮學之中,凌曙傳於陳立,陳立著有《公羊義疏》,成為《公羊春秋》之集大成者。此後研究公羊者聞風而起,披靡天下,宋翔鳳的《論語說義》、《論語發微》,凌曙的《公羊禮疏》、《公羊禮說》、《四書典故覈》都是公羊學的大作。康有为也是常州學派之一員,他用今文“托古改制”,成为戊戌变法的理论依据。錢基博《古籍舉要》認為“言《公羊》,得之廖平。惟廖平以《公羊》言禮制,由《白虎通》以通〈王制〉,為湘學王闓運之嗣法;而康氏以《公羊》稱大同,由〈禮運〉以明《春秋》”。

注釋[编辑]

  1. ^ 孫春在於《清末的公羊思想》中認為:“公羊學到劉逢祿另一轉折,就是用公羊傳何注的精神去重新詮釋《論語》一書”“劉逢祿另一個關鍵性的影響,就是以公羊春秋的思維去詮釋五經,因而造成了由公羊擴及於今文經學的全面研究”(臺灣商務,七十四年,頁36)。
  2. ^ 《清代学术概论》:“今文学之健者,必推龚、魏。龚、魏之时,清政既渐陵夷衰微矣,举国方沈酣太平,而彼辈若不胜其忧危,恒相与指天画地,规天下大计。考证之学,本非其所好也,而因众所共习,则亦能之;能之而颇欲用以别辟国土,故虽言经学,而其精神与正统派之为经学而治经学者则既有以异。……故后之治今文学者,喜以经术作政论,则龚、魏之遗风也。”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