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典范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伊勢平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平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伊勢平氏
Ageha-cho.svg
本姓 桓武平氏高望王日语平高望坂東平氏日语坂東平氏
家祖 平維衡
种别 武家
出身地 伊勢國
代表人物 平清盛
支系 池氏日语池氏(武家)
伊勢氏日语伊勢氏(武家)
織田氏(武家)
宇久氏日语宇久氏(武家)
伊勢關氏日语関氏(武家)
宗氏(武家)
戶澤氏日语戸沢氏(武家)
長崎氏日语長崎氏(武家)

伊勢平氏(日语:伊勢平氏いせへいし),是日本平安時代中期至鎌倉時代初期的武家氏族,其中平正盛流又稱平家(日语:平家へいけ)。該氏族發跡於伊勢國,最初由於平亂有功,受到白河上皇賞識,逐漸打下根基。保元之亂平治之亂後,支持後白河上皇,並且與其聯姻,誕下帶有伊勢平氏血統的皇子,又拉攏公家藤原氏,從而加強在朝廷的影響力。高倉天皇繼位後,作為外戚的平家,勢力大幅上升,與此同時鹿谷陰謀被揭發後,後白河上皇的影響力大減。其後,平清盛發動政變,逼使松殿基房退任關白,由女婿近衛基通接任,並且中止後白河上皇的院政,隨著外孫安德天皇繼位,清盛成為實際上的最高權力者。以仁王舉兵後,各地的源氏相繼舉兵反抗平家,最初雙方雖然各有勝負,可是隨著清盛和高倉上皇死去,加上爆發天災,平家的形勢漸趨不利,在俱利伽羅峠之戰等戰事接連敗於源義仲後撤離京都。其後,平家到處流竄,先後逃至九州四國中國地方,並且不斷遭到源氏軍追擊,及後在一之谷之戰中大敗於源義經平忠度平教盛等眾多平家一門戰死後,最終在壇之浦之戰中被消滅。

由來[编辑]

8世紀末期,桓武天皇推行臣籍降下政策,大量皇族被賜姓,其中平氏是下賜給皇孫,源氏則是下賜給皇子。最早冠姓平氏的是葛原親王的之子平高棟日语平高棟平高見日语平高見,高棟的子孫為堂上平氏,而高見之子平高望日语平高望的子孫則散落於下總國常陸國武藏國關東地方,形成坂東平氏日语坂東平氏各流派[1]天慶3年(940年),平貞盛日语平貞盛藤原秀鄉平將門之亂聯手擊敗同族的平將門,但是對於關東地方武士和農民來說,平將門是他們的英雄,因此遷怒於討伐其的貞盛,使他不得不離開關東,前往伊勢[2]。按《權記日语権記》記載,在長德4年(998年),坂東平氏的平維衡經歷與平致賴日语平致頼伊勢國神郡的交戰後紮根於伊勢,在其孫平貞衡一代勢力範圍擴展至安濃日语安濃郡 (三重県)白子日语白子町 (三重県)桑名等地,是為伊勢平氏的由來[3]

歷史[编辑]

北面武士[编辑]

前賢故實日语前賢故実》中的平忠盛,菊池容齋作品

平正盛由於出仕於白河天皇寵妃祇園女御日语祇園女御、近臣藤原為房日语藤原為房藤原顯季日语藤原顕季,因此他得已成為院近臣日语院近臣[4],並且在永長2年(1097年),將與伊賀國東大寺玉瀧莊日语玉滝荘關係深厚的阿拜郡鞆田村、柘植鄉、山田郡山田村(現三重縣伊賀市)等家地和農田寄進日语寄進六條院領,建立了鞆田莊日语鞆田荘[5],從而開始插手公家事宜[4]。其後的康和3年(1101年)亦與東大寺在大和國十市郡日语十市郡城上郡日语式上郡的領土問題展開爭論,翌年又與伊勢神宮之間爆發領土分界的問題,最終成功取得這些地區的控制權[5],並且將農民編作自己的武士團,及後在嘉承3年(1108年)1月29日,於出雲國爆發的源義親之亂日语源義親の乱中擊敗源義家次子源義親,手持義親的首級凱旋而歸[6],加上由於在元永年間(1118年 - 1120年)爆發飢荒,正盛亦負責維持京都的治安[7],結果原本是北面武士的正盛及其一族的地位大幅提升,受到白河上皇重用,正盛獲任命為檢非違使追捕使日语追捕使,當時西國日语西国海賊橫行於瀨戶內海,因此為了剿滅海賊,正盛亦曾經出任若狹國因幡國但馬國等地的國司,進一步擴展了伊勢平氏的勢力[8]

大治4年(1129年),白河上皇死去,鳥羽天皇開始主政,伊勢平氏亦由正盛之子平忠盛接棒,並且同樣得到重用,及後於長承元年(1132年)3月獲准昇殿日语昇殿中御門忠宗日语藤原忠宗對此形容為前無古人,最終在仁平元年(1151年)晉升至刑部卿,期間亦替平清盛平家盛日语平家盛平賴盛平教盛等兒子鋪路,相繼提拔他們出任各項職位。保延2年(1136年),忠盛就任鳥羽院廳日语院庁別當日语別当,安排清盛等人作為院判官代出入院廳,讓伊勢平氏一族能持續出任院司日语院司,籍此控制院領下的莊園,進一步強化伊勢平氏的影響力[9]久安3年(1147年),祇園鬥亂事件日语祇園闘乱事件爆發,清盛等人得到鳥羽天皇的支持而免於被流放[10],其後忠盛正室池禪尼日语池禅尼之子家盛在陪同鳥羽天皇前往熊野三山參拜時病死[10]。另外,忠盛亦獲左大臣藤原賴長在《宇槐記抄日语宇槐記》稱歷任西國各處的國司的同時,累積了大量的財富,並且將任地的在地領主日语在地領主編入成為自己的家人日语家人郎黨,構築了伊勢平氏的權力基礎[11]。仁平3年(1153年)1月15日,忠盛死去後,由清盛繼任成為棟梁日语武家の棟梁[10]

扶遙直上[编辑]

《保元・平治合戰圖屏風》,神泉苑藏品

保元元年(1156年),鳥羽天皇死去,後白河天皇崇德上皇爆發衝突,引發保元之亂,清盛支持的後白河天皇最終勝出[10],叔父平忠正則由於靠攏崇德上皇和藤原賴長而被清盛斬首[12]平治元年(1159年)12月,在保元之亂比清盛功勞要大的源義朝得到的賞賜卻比清盛少,加上拉攏信西失敗,反而促使信西和清盛合作,深感不滿的義朝與二條天皇親政派的藤原信賴日语藤原信頼聯手,引發平治之亂,雖然義朝成功逼使信西自殺,並且一度幽禁二條天皇和後白河上皇,可是最終敗於清盛[13]永曆元年(1160年),二條天皇和後白河上皇就朝廷的主導權的爭拗進一步激化,二條天皇側近藤原經宗日语藤原経宗藤原惟方日语藤原惟方奉命企圖軟禁上皇,按《愚管抄》記載,上皇含淚要求清盛捉拿兩人,最終兩人與親近天皇的源光保日语源光保源光宗日语源光宗均先後被流放[14],事後清盛就任參議,初次位列公卿[13],又獲任命為檢非違使別當,負責維持京都的治安[14]

應保元年(1161年),清盛之妻平時子之妹平滋子替上皇誕下皇子,妻舅平時忠日语平時忠等平家一門策劃讓其成為皇太子一事走漏風聲,遭天皇派揭發,時忠和教盛等均被罷官,但是清盛未有反抗天皇,反而在皇居一帶興建伊勢平氏的宿直日语宿直所,以表恭順[14]。清盛游走於上皇和天皇之間,官位扶搖直上,同年就任權中納言,翌年升至從二位兼任皇太后宮權大夫日语皇太后宮職[14]長寬元年(1163年),清盛嫡子平重盛升至從三位,伊勢平氏的公卿也增加至兩人[14]。翌年4月,又促使女兒平盛子與前關白藤原忠通嫡子近衛基實成婚,從而拉攏藤原氏[13]永萬元年(1165年),二條天皇退位後不久死去,由兩歲的六條天皇繼任後,後白河上皇重新掌政[14]仁安元年(1166年),清盛繼續升官的同時,弟弟平賴盛亦成為公卿,滋子誕下的憲仁親王(後來的高倉天皇)也獲冊封為皇太子[14],翌年清盛就任律令制最高職位太政大臣[13],這是初次由藤原氏以外亦是武家出身的人出任此職務,同年5月辭任。當時,時忠和平宗盛均為公卿,共11處令制國由平家一門出任國司,並且領有5處知行國日语知行国,清盛對於任官擁有決定性的發言權[14][注 1]

平家盛世[编辑]

天子攝關御影日语天子摂関御影》中的平清盛,三之丸尚藏館藏品

仁安元年(1166年),清盛的女婿關白近衛基實突然死去,由松殿基房繼任攝政[14],原本基實的遺領應該由基房繼承,可是在藤原邦綱日语藤原邦綱獻計下,清盛成功阻止,並且作為基實之子近衛基通後見人管理領地[16],最終讓攝家造成分裂,其影響力因而大減[14]。仁安3年(1168年),清盛突然臥病在床,上皇親自前往六波羅館探望,既大赦天下又免除調庸,為了避免清盛死後可能造成政局不穩,上皇逼使六條天皇讓位予高倉天皇[14]。然而,清盛最終康復,並且由於是高倉天皇的外戚,權勢有增無減[14]。翌年,清盛將六波羅館交給兒子重盛,自己則移住福原日语福原 (神戸市)(現兵庫縣神戶市兵庫區荒田町、平野町至中央區中山手通日语中山手通一帶)[17]承安元年(1171年),清盛之女平德子以後白河上皇養女的身份,成為高倉天皇的女御[18]

安元2年(1176年),平滋子死去後,伊勢平氏與上皇的關係開始產生裂痕,翌年院近臣西光之子藤原師經焚毀了延曆寺勢力下的寺院,儘管伊勢平氏奉命戒備以防強訴,可是態度消極,最終上皇流放了師經之兄藤原師高日语藤原師高等人[19]。其後,京都發生安元大火日语安元の大火,約三分一面積的地方化為灰燼,大內裏大極殿日语大極殿也毀於一旦,但是上皇仍然未有軟化,反而流放天台座主明雲,並且沒收其領地,此舉促使延曆寺眾在近江國粟津(現滋賀縣大津市內)營救流放途中的明雲,上皇認為這是謀反,要求清盛前往討伐[19]。然而,戰事尚未爆發之前,西光和藤原成親等人計劃打倒伊勢平氏的鹿谷陰謀被揭發,與事者相繼遭到處分。清盛雖然知道上皇有份參與此事,但是他並未有追究,與此同時上皇的影響力則大幅下降[19]

治承2年(1178年),平德子誕下言仁親王(後來的安德天皇),並且獲冊封為皇太子,清盛亦開始對上皇採取和平共存的政策。同年,平盛子和重盛先後死去,上皇與基房趁機聯手試圖弱化清盛的勢力,盛子保有的攝家領由上皇接管,平維盛從重盛處繼承的越前國也被院近臣藤原季能日语藤原季能接手[19]。其後,清盛與宗盛率領數千兵馬上洛,逼使關白基房和權中納言松殿師家離任,由近衛基通就任關白和藤氏長者,同時促使上皇停止院政,成功一掃反對勢力,是為治承三年的政變日语治承三年の政変[19]。實際掌控朝廷的清盛幽禁了上皇[19],同年平家一門控制了薩摩國筑前國長門國周防國伊予國備中國伯耆國備前國讚岐國阿波國但馬國播磨國丹後國丹波國淡路國和泉國紀伊國、伊勢國、若狹國越前國加賀國能登國佐渡國越中國飛驒國美濃國尾張國三河國駿河國武藏國常陸國上總國,共32處令制國[15],治承4年(1180年)高倉天皇退位,由清盛的外孫安德天皇繼位,清盛亦成為實際上的最高權力者[19]。同年,以仁王源賴政的勸說下計劃舉兵反抗平家,園城寺也一同參與,可是走漏風聲,賴政和其子源仲綱日语源仲綱戰死,以仁王則在平等院自殺[20]

東西交戰[编辑]

《源平合戰圖屏風》,赤間神宮藏品

其後,清盛遷都至福原京。同年8月,源義朝之子源賴朝伊豆國舉兵,與表兄弟甲斐源氏日语甲斐源氏木曾義仲等在東國反抗平家[21]。雖然平家一度在石橋山之戰中擊敗源氏軍勢,但是賴朝最終成功逃亡至安房國[22]。為了阻止賴朝,清盛派平維盛前往討伐,可是在富士川之戰中失利[21]。其後,清盛重返平安京,並且焚毀興福寺東大寺等反對勢力,即南都燒討[21]。閏2月4日,清盛病死[23]。同年11月,美濃源氏日语美濃源氏近江源氏日语近江源氏等雖然陸續舉兵日语美濃源氏の挙兵,但是先後遭到平知盛等人擊敗,另一方面紀伊國亦爆發熊野動亂日语熊野動乱九州也爆發鎮西反亂日语鎮西反乱畿內石川源氏日语石川源氏四國河野氏日语河野氏等也舉兵反抗平家日语伊予河野氏の蜂起,雖然全數被鎮壓[24],可是隨著平氏政權中心人物之一的高倉上皇死去,西國爆發旱災和欠收,平家的軍事行動逐漸受到影響[21]。翌年,平家一度在平重衡擔任大將下在墨俁川之戰中擊敗源行家[25],可是在及後的橫田河原之戰日语横田河原の戦い中不敵木曾義仲,讓義仲成功開展北陸道的戰線[26]

養和北陸出兵日语養和の北陸出兵平通盛日语平通盛平經正日语平経正不敵於越前和加賀的住民,其後通盛棄守津留賀城日语敦賀城回到京都,北陸道的戰況陷入膠著狀態[27]養和年間(1181年 - 1182年)爆發的養和飢饉日语養和の飢饉亦導致兵糧不足,難以順利鎮壓叛亂[28]壽永2年(1183年),平家在燧城之戰日语火打城の戦い雖然擊敗北陸的反抗勢力,可是在般若野之戰日语般若野の戦い (平安時代)中不敵於義仲軍的今井兼平,乘勝追擊的源氏軍在俱利伽羅峠之戰志保山之戰日语志保山の戦い再挫平家,其後的篠原之戰日语篠原の戦い平知度日语平知度戰死[29]。連勝的義仲和源行家的軍隊包圍了京都,逼使平家一門與安德天皇逃亡至西國,進入京都的義仲等人迎接後白河上皇後,上皇拒絕承認安德天皇的地位,改讓其年僅四歲的弟弟後鳥羽天皇即位[21]

《安德天皇緣起繪圖》,赤間神宮藏品

平家一門雖然逃到九州,但是遭到原本是重盛家人的緒方惟榮日语緒方惟栄攻擊,被逼離開身處的大宰府,在緒方氏的追擊下,經豐前國柳浦(現大分縣宇佐市內)和長門國彥島日语彦島(現山口縣下關市彥島),抵達讚岐國屋島日语屋島(現香川縣高松市屋島),期間被稱為清盛的「專一心腹」的平貞能日语平貞能也離平家而去。同年閏10月,知盛和平教經水島之戰中突襲義仲軍,成功斬殺足利義清,取得平家久違的勝仗[30]。其後,知盛和重衡再下一城,於室山之戰日语室山の戦い中擊敗源行家,連勝點燃平家眾人的希望,亦導致知盛和宗盛就是否上洛問題爆發口角[31]宇治川之戰後,在瀨戶內海取得優勢的平家入主福原,賴朝則取代義仲入主京都。壽永3年(1184年)2月5日,源範賴源義經的軍隊抵達攝津,並且兩日後兵分兩路攻向福原[32],不久後,平資盛平有盛平師盛三草山之戰日语三草山の戦い中敗於義經軍[33],義經軍兵分兩路乘勝追擊,他自己領7,000兵馬,土肥實平日语土肥実平則率領3,000兵馬繼續進軍,其後爆發的一之谷之戰中,平家大敗,平忠度平敦盛平經正日语平経正平經俊日语平経俊、師盛、平通盛日语平通盛平業盛日语平業盛平盛俊日语平盛俊平知章日语平知章平教經等均戰死[注 2],維盛則跳海自殺,重衡則被梶原景季日语梶原景季等人活捉[34]

走向滅亡[编辑]

元曆元年(1184年),伊賀國和伊勢爆發三日平氏之亂日语三日平氏の乱 (平安時代)平家繼日语平家継平信兼日语平信兼突然攻擊源氏,可是很快被鎮壓下來[35]。其後,平行盛藤戶之戰日语藤戸の戦い中不敵得到佐佐木盛綱日语佐々木盛綱獻策的源範賴,翌年爆發的葦屋浦之戰日语葦屋浦の戦い中,平家再次敗於範賴軍[36]。同年,義經在屋島之戰志度合戰日语志度合戦中兩度擊敗平家,逼使平家撤退至彥島[37]。其後,平家在壇之浦一帶迎擊率領約840艘軍船抵達田野浦(現福岡縣北九州市門司區)的義經,擅長海戰的平家在壇之浦之戰初期佔上風,源氏軍一度退至滿珠島和干珠島日语満珠島・干珠島,可是在義經和陸上部隊的支援下,陷入膠著,其後潮水的流向改變,平家退至赤間關,源氏軍開始取得優勢,加上阿波成良日语田口成良叛變,平家敗局已定[38]。最終,平時子抱著安德天皇,帶著劍璽一同跳海[注 3],知盛、平經盛和教盛亦跳海,其中經盛和教盛為了確保自己溺死,還多穿一套盔甲,資盛、有盛和行盛則攜手跳海[注 4],宗盛、平清宗和時忠等則被活捉[39],其中治部卿局日语治部卿局守貞親王等人未被處分[40],重衡、平忠房[41]、宗盛和清宗等人被處死,時忠則因為出身自堂上平家,而被流放至能登[42]

平家滅亡後,平德子、平完子日语平完子廊御方日语廊御方 (平家)大納言典侍日语藤原輔子帥典侍日语藤原領子等人返回京都[43]。另一方面,留在京都的賴盛則在母親藤原宗子日语藤原宗子和妻子八條院女房日语女房求情下得已保命,其領地原本被歸為平家沒官領日语平家没官領,可是賴朝念在池禪尼的救命之恩,讓賴盛繼續保有領地。賴盛的女兒為正二位權中納言持明院基家日语持明院基家之妻,兩人之間誕下的持明院陳子後堀河天皇之母[44]文治元年(1185年)4月,平盛國日语平盛国雖然也被帶到鎌倉,但是未有被處死,最終在翌年絕食死去[45]。貞能則在宇都宮朝綱日语宇都宮朝綱的求情下得已活命[46]平六代平宗實日语平宗実亦因為已是出家人而未被處死[47]。與此同時,平能宗[48]平盛嗣日语平盛嗣則被處死[49]。一眾平家一門相繼被處分的同時,平時家日语平時家則長達11年左右擔任賴朝的側近直至建久4年(1193年)5月死去為止[50]。建久6年(1195年),賴朝讓知盛之子增盛日语増盛和教盛之子忠快日语忠快隨行,通過祈禱以慰平家一門之靈[51]。部份譜系圖或傳承顯示平家的後裔為池氏日语池氏伊勢氏日语伊勢氏織田氏宇久氏日语宇久氏伊勢關氏日语関氏宗氏戶澤氏日语戸沢氏長崎氏日语長崎氏等等[52]。1975年,以宏揚平家歷史為宗旨的全國平家會日语全国平家会成立,會址設於壇之浦附近的赤間神宮[53]

家紋[编辑]

伊勢平氏的氏紋是揚羽蝶,屬於紋的一種,乃少數左右不對稱的氏紋之一,象徵帶來夢想,平清盛開始使用後逐漸成為平氏的氏紋,平家在壇之浦之戰中戰敗後,跳入瀨戶內海武士成為蟹,平家的女性則化成蝴蝶,平家蟹的殼上的人臉也被認為是蝶眼以一種詛咒形式轉變而成。除了伊勢平氏外,堂上平氏五家西洞院家日语西洞院家平松家日语平松家石井家日语石井家長谷家日语長谷家交野家日语交野家織田氏美濃池田氏伊勢氏日语伊勢氏杉原氏日语木下氏[54]清和源氏松平氏日语松平氏逸見氏日语逸見氏越智氏日语越智氏河野氏日语河野氏菅原氏日语菅原氏等等也使用揚羽蝶[55]

評價[编辑]

平家物語》引述平時忠的話語形容全盛時期的平家:「非平家一門者非人也。」(一門にあらざらん者はみな人非人なるべし[56]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竹內理三日语竹内理三認為伊勢平氏如果能夠在治承之亂勝出的話,日本可能像中國一樣能夠改朝換代[57]。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五味文彥日语五味文彦認為源賴朝和足利義滿均參考了伊勢平氏的穩固武家政權的做法[58]神戶大學名譽教授高橋昌明日语高橋昌明認為鎌倉幕府視平家為雛形,並且以更嚴格和動真格的方向邁進,鎌倉亦是福原和平泉的混合體[59],亦認為相比起建立首個幕府,其與南宋的貿易,構築平氏系新王朝一點更值得論述,雖然平家本身也有分歧,可是從未自相殘殺,這一點與野蠻的鎌倉時代社會不同[60]京都大學教授元木泰雄日语元木泰雄認為伊勢平氏好比豐臣氏,同樣是以西國為據點,突然迅速崛起,然後在子孫一代瞬即滅亡,不同的是《太閤記》中描繪的豐臣秀吉深受世人愛戴,而《平家物語》描繪的平清盛卻總是揮不去惡貫滿盈的印象[61]。他亦認為平家滅亡的最大原因是強大的複合權門日语権門引起激烈反抗,加上清盛和高倉天皇死去,繼承人宗盛的失策以及西國武士的弱態等多種偶發性因素構成,儘管最終被消滅,但是其挑戰王權,克服權門分裂的一面則遠比鎌倉幕府要走得更前[62]東北大學名譽教授入間田宣夫日语入間田宣夫認為平家通過將奧州藤原氏的金輸出予南宋,不但成為奧州藤原氏的收入來源,亦支撐了平家的榮華,作為日本最早成立的武人都市,沒有平泉和福原的話,鎌倉也可能不復存在[63]筑波大學名譽教授井上振雄認為慎重處事的重盛早死,接任的宗盛無能且優柔寡斷,最終導致平家滅亡[64]。他亦認為平家是平安時代院政和武家政權誕生的過渡期,並且讓長期充當攝家走狗的武家能夠有機會登上政治舞台,其沒落則勾起世人感嘆世事無常的同時,亦象徵平安時代的終結[65]。東京大學教授本鄉和人日语本郷和人將平家與崔忠獻相題並論,認為在同時期於日本與朝鮮半島均成立了武家政權,平家上場亦象徵權門體制日语権門体制瓦解[66]明治學院大學教授武光誠日语武光誠認為平家建立了最後的軍事貴族日语軍事貴族政權[67]。京都大學名譽教授上橫手雅敬日语上横手雅敬認為平家政權保留了古代國家的體制,與東國的源賴朝不同,除了後白河院政外,亦有貴族、寺社和地方武士的反抗,不可能成立軍事政權,儘管在九州嘗試樹立軍事政權,可是與地方武士的連繫薄弱,只能以與譜代構成的主從關係為核心[68]

系譜[编辑]

[69]

維衡
 
 
正度
 
 
正衡
 
 
正盛
 
 
 
 
 
 
 
 
 
 
 
 
忠盛 忠正
 
 
 
 
 
 
 
 
 
 
 
 
 
 
 
 
 
 
 
 
 
 
 
 
 
 
 
 
 
 
 
 
 
 
 
 
 
 
 
 
 
 
 
 
 
 
 
 
清盛 家盛日语平家盛 經盛 教盛 賴盛 忠度
 
 
 
 
 
 
 
 
 
 
 
 
 
 
 
 
 
 
 
 
 
 
 
 
 
 
 
 
 
 
 
 
 
 
 
 
 
 
 
 
 
 
 
 
 
 
 
 
 
 
 
 
 
 
 
 
 
重盛 基盛 宗盛 知盛 重衡 知度日语平知度 清房日语平清房
 
 
 
 
 
 
 
 
 
 
 
 
 
 
 
 
 
 
 
 
 
 
 
 
 
 
 
 
 
 
 
 
 
 
 
 
 
 
 
 
 
 
 
 
 
 
 
 
 
 
 
 
 
 
 
 
 
維盛 資盛 清經 有盛 師盛 忠房 宗實日语平宗実
 
 
高清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註解[编辑]

  1. ^ 有些說法認為清盛步步高陞的原因為他是白河天皇之子[15]
  2. ^ 另一種說法是平教經在壇之浦之戰中死去[34]
  3. ^ 吾妻鏡》的說法是按察使局日语按察使局伊勢抱著安德天皇跳海[39]
  4. ^ 另一種說法是經盛在這之前與平貞能一同在豐後國被活捉後逃脫[39]

參考[编辑]

  1. ^ 高橋 2013,第4-5頁
  2. ^ 武光 2011,第30-31頁
  3. ^ 久保 1986,第157頁
  4. ^ 4.0 4.1 守田 2014,第80頁
  5. ^ 5.0 5.1 田中 1994,第18頁
  6. ^ 田中 1994,第30頁
  7. ^ 磯貝 2013,第38-39頁
  8. ^ 田中 1994,第44-48頁
  9. ^ 田中 1994,第49-51頁
  10. ^ 10.0 10.1 10.2 10.3 川合 2014,第277-279頁
  11. ^ 田中 1994,第48頁
  12. ^ 田中 1994,第21頁
  13. ^ 13.0 13.1 13.2 13.3 竹內 1999,第229-233頁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14.11 石井 2003,第131-135頁
  15. ^ 15.0 15.1 本鄉 2008,第92-94頁
  16. ^ 樋口 2014,第195-196頁
  17. ^ 高橋 2013,第71頁
  18. ^ 石井 2003,第146-147頁
  19. ^ 19.0 19.1 19.2 19.3 19.4 19.5 19.6 石井 2003,第148-152頁
  20. ^ 北爪 1998,第110-111頁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石井 2003,第387-390頁
  22. ^ 上杉 2007,第61-68頁
  23. ^ 元木 2001,第261頁
  24. ^ 上杉 2007,第98-106、110頁
  25. ^ 上杉 2007,第112-113頁
  26. ^ 上杉 2007,第118-121頁
  27. ^ 上杉 2007,第125-127頁
  28. ^ 上杉 2007,第130頁
  29. ^ 上杉 2007,第138-143頁
  30. ^ 上杉 2007,第161-163頁
  31. ^ 上杉 2007,第171頁
  32. ^ 上杉 2007,第183頁
  33. ^ 上杉 2007,第186頁
  34. ^ 34.0 34.1 上杉 2007,第194頁
  35. ^ 上杉 2007,第207頁
  36. ^ 上杉 2007,第211-212頁
  37. ^ 上杉 2007,第217頁
  38. ^ 上杉 2007,第222-225頁
  39. ^ 39.0 39.1 39.2 上杉 2007,第226-227頁
  40. ^ 高橋 2009,第183頁
  41. ^ 高橋 2009,第189-192頁
  42. ^ 高橋 2009,第194頁
  43. ^ 角田 1981,第24-25頁
  44. ^ 角田 1981,第213-214頁
  45. ^ 角田 1981,第72頁
  46. ^ 角田 1981,第86-87頁
  47. ^ 角田 1981,第125-126頁
  48. ^ 角田 1981,第119頁
  49. ^ 角田 1981,第138頁
  50. ^ 角田 1981,第130頁
  51. ^ #梶原 1998|梶原 1998,第55頁
  52. ^ 千葉 1986,第4-6頁
  53. ^ 全国平家会公式ホームページ-ご挨拶. 全國平家會. [2016-01-21]. 
  54. ^ 丹羽 2001,第165-166頁
  55. ^ 丹羽 1993,第88-89頁
  56. ^ 安田 2001,第207頁
  57. ^ 竹內 1999,第265頁
  58. ^ 五味 1999,第315頁
  59. ^ 高橋 2013,第90-91頁
  60. ^ 高橋 2013,第114-116頁
  61. ^ 元木 2001,第6頁
  62. ^ 元木 2001,第278-279頁
  63. ^ 入間田 1991,第130-131頁
  64. ^ 井上 2012,第225頁
  65. ^ 井上 2012,第238-239頁
  66. ^ 本鄉 2011,第210頁
  67. ^ 武光 2011,第222-223頁
  68. ^ 上橫手 2001,第44-45頁
  69. ^ 角田 1981,第317頁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