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市原子弹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广岛市原子彈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Atomic cloud over Hiroshima.jpg
小男孩”落地爆炸后在广岛腾起的蘑菇雲
日期: 1945年8月6日
地点: 日本广岛市
結果: 美國獲勝
參戰方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美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保尔·提贝兹
兵力
总共6架飞机
投弹飞机为“艾諾拉·蓋号”B-29轰炸机
伤亡与损失
十几万居民死亡

广岛市原子弹爆炸事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國陸軍航空軍日本广岛市於1945年8月6日上午8時15分(日本時間)投下原子弹的历史事件。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場核武器空袭行動。原子弹爆炸造成广岛市十几万居民死亡,都市遭到毁灭性打击。

美国在三天后的1945年8月9日,再次对日本進行原子彈轟炸,摧毀了位於九州北部的海港城市長崎。日本于广岛市原子弹爆炸的9天后,在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在日语中,如果将广岛县广岛市的“广岛”用片假名写作“ヒロシマ”(Hiroshima),则通常是在描述广岛市原子弹爆炸的事件。

原子爆彈投下时[编辑]

广岛和长崎是目前全世界仅有的两个被核爆城市

关岛[编辑]

8月2日、关岛的美军第20航空军司令部发出极密指令,命令天宁岛第509混合飛行大隊英语509th Composite Group(509th Composite Group)执行这项任务。

作战命令书第13号,1945年8月2日
  1. 攻击日:8月6日
  2. 攻击目标:广岛市中心部及工业地域
  3. 备选第2目标:小仓市
  4. 备选第3目标:长崎市中心部
  5. 特别指令:必须用肉眼监测状况

天宁岛[编辑]

8月4日、B-29轰炸机艾诺拉·盖伊号进行完了最后的投弹训练,回到了马里亚纳群岛天宁岛

8月5日,一架B-29飞机飞临广岛市上空。7分钟后,广岛市发出空袭警报。这是第509混成部队的一架天气侦察机。返回天宁岛后,飞行员向上级报告了第二天广岛市将会天气良好的状况。得知这一消息后,保尔·提贝兹空军上校向艾诺拉·盖伊号飞行员下达了出击命令。他说:“今晚我们要做一件具有极其深刻历史意义的事。”

8月6日凌晨0时37分,3架气象观测机从天宁岛起飞,一架飞往广岛市,一架飞往小仓市,另一架飞往长崎市。凌晨0时51分,预备机TOP SECRET号也向硫磺岛飞去。

1时27分,搭载小男孩原子弹的艾诺拉·盖伊号开始准备起飞。1时45分,飞机缓缓滑出跑道。2分钟后,1时47分,记录原子弹威力的科学观测机起飞。又过了2分钟后的1时49分,拍摄原子弹爆炸瞬间的摄影观测机也起飞了。就是说,包括艾诺拉·盖伊号在内,一共有6架飞机参加了这次作战。从天宁岛飞往目标广岛市,大约需要7个小时。

四国上空[编辑]

上午6时30分,作战指挥官威廉姆海军上校,助手莫里斯陆军中尉,投弹手托马斯陆军少校,进入飞机弹艙,拔出了“小男孩”的绿色安全插销,插上了红色的点火插销。作业完成后,威廉姆向保尔·提贝兹报告“作业完成”的消息。

随后,艾诺拉·盖伊号的雷达发现周围有飞机出现,但无法辨别敌我身份。为了安全起见,飞机从2000米高度升高到了7800米。日本的雷达此时也发现了艾诺拉·盖伊号,并派出飞机侦察。但是艾诺拉·盖伊号躲过了袭击,继续向目的地飞行。

广岛市[编辑]

遭受原子弹袭击之前的广岛市中心部
同心圆的中心是爆心中心
目标是左上角的相生桥
画面右上的矩形是广岛城

上午7时,先行出发的天气观测机已经到达广岛上空。它立即与艾诺拉·盖号进行联系,报告:“广岛上空天气良好,视野10英里,高度15000英尺,云量12分之1。”于是,袭击目标就被决定是广岛市了。但是,这架观测机引发了广岛市的空袭警报。上午7时31分,观测机飞离广岛市,空袭警报随之解除。

上午8时9分,艾诺拉·盖伊机组人员看到了广岛市。上午8时10分,日本雷达捕捉到了B-29侵入广岛市上空的消息。几分钟后,广岛市军管区司令部打算發出空袭警报。但此段期间,艾诺拉·盖伊号已经飞到了广岛市上空,高度是31600英尺(9632米)。机组人员将3组带有降落伞的观测设备投下飞机。广岛市民都看到了这3个降落伞。

上午8时12分,机组人员进行了最后的准备工作,将飞机设置为自动操纵。上午8时15分17秒,定时装置发挥效用,原子弹被自动投下。目标是广岛中央太田川上的T字型大桥——相生桥。同时飞机立刻改回手动操纵,来了个155度角的大转弯,往回飞去。

實際上,原子弹在进行了43秒的平抛运动后,於相生桥东南方的医院广岛病院上空600米處爆炸。

归岛[编辑]

原子弹爆炸引发的冲击波波及到了艾诺拉·盖号,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机组人员还以为是遭到了高射炮的袭击。后来才发现真相。下午2时58分,飞机顺利回到了天宁岛。机组人员受到热烈欢迎,并均被赐予勋章。

但是,摄影机拍摄的照片的底片因为核爆产生的射线照射最终一张也无法冲洗出来。只有其他一架飞机拍摄的影像成为留存于世的唯一照片。

原子彈的威力[编辑]

廣島原爆受災範圍示意圖

“小男孩”搭载了50千克的铀235核裂变爆发的能量为50万億焦耳,相当于1万5千吨TNT当量。能量通过冲击波热线放射线等方式爆发出来,分别占50%、35%、15%的比例。

这次爆炸的威力,相当将8倍于东京空袭中炸弹(2000吨)的总能量,在相当于东京市十分之一大小的地方爆发出来。

冲击波和气浪[编辑]

爆心250米以内的完全毁坏的建筑——广岛燃气公司本社

爆炸的瞬间,中心气压达到了数十万个大气压,引发了极为强烈的冲击波和气浪。

爆炸中心的风速大约是440米/秒,相当于12级台风的风速的10倍。超音速的风和冲击波一起向外扩散,将一般的建筑破坏殆尽。

爆心的风压达到了350万帕斯卡,相当于在1平方米的地方加压35吨的重物。就算在半径1000米以内,风压也达到了100万帕斯卡。此范围以内除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以外,全部遭到毁灭。2000米以内的风压是30万帕斯卡,此范围以内的木质房屋全部被毁灭。

热线[编辑]

热线烧灼的痕迹

热线的总能量大约是22兆焦耳,即5.3兆卡路里。热线,其实就是红外线,在爆炸后的3秒内大量放出。热线的能量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爆心地每平方厘米大约是100卡路里,500米范围内为56卡路里,1000米内是23卡路里。也就是说,地面受到的能量相当于受普通太阳照射的1,000倍。

爆炸中心的温度,达到了3,000-4,000℃之高。爆心附近的房屋瓦片等纷纷“起泡”,木质房屋达到着火点自动自燃。包括廣島城在內的許多建築無一倖免。

放射线[编辑]

爆炸发射出了大量的α射线β射线γ射线中子。据推算,地表每1平方厘米有高速中子1万2千亿个、慢中子(热中子)9万亿个。

黑色的雨[编辑]

原子弹爆炸产生了巨大的蕈狀雲,蕈狀雲裡含有大量核辐射尘。这些核辐射尘和雲中的水汽混合在一起,形成了黑色的雨落在廣島一帶。这种雨具有高放射性,因此污染了河流,而當時因口渴不慎飲入這些雨水的難民,多數即在數日內死亡。

遭受到原子弹袭击的人[编辑]

原子彈爆炸後的原子彈爆炸圓頂屋

傷亡人數[编辑]

大多數的估計認為在廣島約有7萬人立即因核爆所致的攝氏3,500度高温而溶化掉,包含時任廣島市長粟屋仙吉。到1945年年底,據估計因燒傷,輻射和相關疾病的影響的死亡人數,約從9萬到14萬。[1] 還有估計到1950年止,由於癌症和其他的長期併發症,共有20萬人死亡。[2][3][4]

爆心500米以内的被害者,有90%以上的人当场死亡或当日死亡。500米到1000米以内的被害者,超过60%-70%的人当场死亡或当日死亡。暂时生存下来的人,有50%的人在6天内死亡;过了6天,又有25%的人死亡。

直到1945年11月,爆心500米以内的人98%-99%已经死亡;500米到1000米范围内,90%的人已经死亡。从1945年8月到12月,总共有9-12万人死亡。有一些倖存者距離原爆點非常近,野村英三是最近的一位,當時他正在170公尺外的地下室[5][6]。高蔵信子則是位於300公尺外的廣島銀行中,因為該建築相當堅固,所以她倖存下來[7]

短期的影响[编辑]

烧灼伤[编辑]

灼伤的女性。身上衣服颜色较深的部位,灼伤的更为严重。

原子弹引发的大量热线和放射线,爆心1千米以内的人,均受到了5度的重度烧伤,表皮全部碳化。热线的影响范围是3.5千米以内。此范围内的木质房屋大都自燃,更是造成了二次烧伤。爆心1千米以内而又在屋外的人,90%在7天内死亡。

外伤[编辑]

冲击波本身会对被害者造成损伤;冲击波毁坏的建筑物的碎片以高速衝向被害者,也会造成二次外伤。有人的眼球和内脏甚至直接从體內飞了出去。

放射能症[编辑]

原子弹爆炸发射出的大量放射线,使大量被害者得了急性放射能症。症状是恶心呕吐食欲不振腹泻发热、脱毛症、皮下出血等等。也有人因此得了白血病。被害者大部分在一个月内死亡。

二次放射能症[编辑]

隨後趕來救援的人,因為防護措施不足,也有人得了放射能症,不過數量較少。受黑雨影響的人,也得了二次放射能症。

评价问题[编辑]

位於原爆點正下方的島外科内科(當時為島醫院),今立有紀念碑以作追念。

战后美国史界一直存在声音,认为原子弹是暴行,应当谴责。也有对此进行反驳,认为原子弹结束了战争而救了更多生命的学者。中国在90年代以前一直对原子弹持批判态度,如人民日报1961年的《在“英雄”和“疯子”之间》[8]1965年的《控诉美帝罪行 不许广岛事件重演 广岛举行“原子弹受害者救济大会” 阿报指出核讹诈吓不倒各国人民》及二战四十周年1985年的《长崎和平行》[9]等文,1979年兵器知识创刊号上的《中子弹》一文也直接称广岛长崎原爆为“罪孽”。

苏联元帅华西列夫斯基认为使日本投降的是苏军而不是原子弹,并认为“大量杀伤日本城市居民绝不是出于任何军事上的必要……不如说是对苏联实行冷战的第一步。”[10]

纪念[编辑]

1990年,德國柏林的格拉夫施佩街(Graf-Spee-Straße)被更名為廣島街Hiroshimastraße)以聲援這座受到原爆之害的城市[11]

2003年菲德尔卡斯特罗访问了广岛原爆中心并献了花圈和默哀。[12]

2010年,美国驻日大使约翰·鲁斯成为首名参加广岛原子弹爆炸纪念活动的美国政府代表。

2011年,美国驻日副大使詹姆斯·朱姆沃尔特先后出席广岛和长崎的纪念活动,成为首名同一年两次参加日本原子弹爆炸纪念活动的美国政府代表。

参考文献[编辑]

  1. ^ Chapter II: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Originally by U.S. G.P.O.; stored on ibiblio.org. 1946 [2007-09-18]. 
  2. ^ Rezelman, David; F.G. Gosling and Terrence R. Fehner. The atomic bombing of hiroshima. The Manhattan Project: An Interactive History.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2000 [2007-09-18]. 
  3. ^ The Spirit of Hiroshima: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tomic Bomb Tragedy. 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Museum. 1999. 
  4. ^ Another review and analysis of the various death toll estimates is in: Richard B. Frank. Downfall: The End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Empire. Penguin Publishing. 2001. ISBN 0-679-41424-X. 
  5. ^ Special Exhibit 3. Hiroshima Peace Memorial Museum. [30 August 2010]. 
  6. ^ Kato, Toru. A Short-Sighted Parrot. Geocities.jp. June 4, 1999 [25 March 2009](原始内容存档于9 March 2009). 
  7. ^ Testimony of Akiko Takakura. [30 April 2007](原始内容存档于16 April 2007). 
  8. ^ 人民日报1961.02.12-袁先禄
  9. ^ 人民日报1985.08.06
  10. ^ 毕生的事业 P664
  11. ^ (日本駐德大使館)Grußwort des Japanischen Botschafters anlässlich der „Konferenz für den Frieden“ am 5. August 2009, abgerufen am 4. Januar 2012.
  12. ^ Castro visits Hiroshima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