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吊劳改犯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广州吊劳改犯事件,又称广州打劳改犯事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时期,发生在广州市的一系列屠杀事件[1][2][3][4][5]。该事件发生于1967年8月,持续约1周时间,起因是谣传粤北等地的公安系统把监狱的犯人放出来、这些劳改犯集结要洗劫广州城,导致广州民众为自保而产生了极端暴力行为[1][2][3][4][5]。据学者调查,吊劳改犯事件共造成了至少187-197人的非正常死亡(一说是300余人),死者多是广州等地的普通居民,而被打死的人多被吊尸于广州许多街道两侧的树上、马路边的电线杆上等[1][2][3][4][5]

事件经过[编辑]

历史背景[编辑]

1966年5月,毛泽东等人发动了文化大革命。1966年8-9月, 北京“红八月”屠杀成为文革期间中国大陆红色恐怖的源头,影响了其它各地的极端暴力行为[1][6]

1967年8月初,广州公检法机关陷入混乱。依据《广州市志》等资料记载,仅在8月6日,机关受到41次冲击,而8月8日,广州郊区茶头的亚岗农场中,五百多名“劳改犯”走掉四百多名,其中四类分子占17%;8月10日,市收容遣送站放走84个收容人员和拒收樟木头收容所送来的两车共83名偷渡人员[1][2][4][5]。“释放劳改犯”、劳改犯暴动并要洗劫广州城的谣言四起[1][2][4][5]

广州民众随即展开自保行动,据记载,许多街道之间都设置有栅栏,多由砖瓦砌成或木料制成,夜幕降临时,栅栏就会加锁、禁止出入[1][2][5]。有些街道展开联防,基于互相帮助的精神,约定每逢遇劫或遇红卫兵抄家,就以敲铜锣或敲面盆为号通知街坊,各街坊听到讯号,采取同样措施、呐喊鼓噪,甚至见陌生人经过就打锣、追杀;还有人自愿担任巡更的[1][2][5][7]

屠杀事件[编辑]

1967年8月11日-12日,广州市区街头出现大量不明来源的尸体,许多被吊尸于广州许多街道两侧的树上、马路边的电线杆上[5]。尸体遍布广州中山路、海珠广场、沿江路,解放路、起义路,东风路,文德路、白鹤洞等地[1][2][7]。文化大革命期间,“劳改犯”属于“阶级敌人”,而此时广州民众中更是形成了“不管什么人,打了再算”、“打死都无声出”、“劳改犯打死活该”、“劳改犯就该人人喊打”的氛围,许多广州普通民众、郊区或外县民众成为受害者[1][5][6]

经学者调查走访,依据时任“红警司”政委的黄意坚,事发后公安刑警和中学生的力量曾有组织地分两拨点数各地的尸体,最终估计有187-197人死亡[1][2][4][7]。另有民间说法,300余人在屠杀中死亡[3]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张志慎. 揭秘:“文革”期间广州的“打劳改犯”事件. 《羊城晚報》. 人民网. 2014-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谭加洛. 文革中广州街头“吊劳改犯事件”调查. 香港中文大学.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中文). 
  3. ^ 3.0 3.1 3.2 3.3 梁文道. 殺無赦. 《蘋果日報》. 201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中文). 
  4. ^ 4.0 4.1 4.2 4.3 4.4 4.5 神秘的“打劳改犯”之谜. 搜狐. 2016-1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7) (中文).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谭加洛(笔名:阿陀). 【广州文革悬案追踪系列】之二:真相. 华夏知青. 2007-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1) (中文). 
  6. ^ 6.0 6.1 万绮芬. 广州“文革”中打杀“劳改犯”. 《炎黄春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中文). 
  7. ^ 7.0 7.1 7.2 谭加洛(笔名:阿陀). 孤魂无处话凄凉“吊劳改犯事件”——广州文革一大悬案. 《华夏文摘》. 2007-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中文).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