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粵語
廣州話
Guong2 zeo1 wa6
Gwong2 zau1 waa6
Guangzhouhua-vector.svg
发音 [kʷɔːŋ˧˥ t͡sɐu˥˧ waː˨˨]
使用国家和地区 廣東廣州香港澳門海外華人社區
当地使用人数 廣東廣州香港澳門[1](日期不详)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yue

廣州話,香港俗稱為廣東話,四鄕則有廣府話白話廣東省城話之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稱其為廣州方言,實屬粵語廣府片,相傳起源於廣信(即梧州封開一隅),而今多奉作廣府話之圭臬。學界所指廣州話,乃現時香港及往時廣州市城內所操之粵語,主要通行於香港澳門、粵東、粵西(局部地方現今闢為廣西之屬)、南洋與及外洋唐人街英文譯為「Cantonese」。

廣州話讀音之表表者有三,分別為城內音、西關音及番禺音。由於往時省城之經濟蓬勃,四郷諸地每多奉城內音為正朔。內戰結束後粵省歸政共產黨管轄,城內音、西關音、番禺音趨同,並深受國語影響。而舊音嫡傳於香港得以留傳至今。今時今日香港學界奉《粵音韻彙》(1941年)為粵音準繩。而大陸則以《廣州音字典》(1983年)收錄的字音為準。

名稱[编辑]

中華民國廣州市政府支持編撰的《廣州大觀》中的廣州話指南部分,該書在1948年10月出版。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

廣州話被不少廣東人香港人認為是廣州市的口語,而廣州市民則認為廣州話是珠三角的粵語口音,能夠與廣東省大部分地方的粵方言相通。實際上,「廣州」一名於三國時期已經存在,「廣州」區域至唐朝才有所縮減,但是仍然覆蓋廣東珠三角地區,甚至有學者認為廣州話為唐代的通用語言,廣州話的出現可能比較現時的粵語白話等名稱更為早期,所覆蓋的範圍也更大。

爭議[编辑]

由於外國人舊時在廣州通商時誤將省城(今廣州)等於廣東(「Canton,現時的廣州交易會英文為「Canton Fair」),將廣州話譯為「Cantonese」,事實上廣東與廣州不是同一概念,所以應將「Cantonese」對應廣州話方來符合本義。廣東話英文應為「Gwangtung dialect」。

廣州話早已是學術名稱,而廣東話則只是俗稱,香港學術界仍稱之為廣州話。正如馬新地區將閩南語稱為福建話,台灣將閩南語稱為台語一樣,稱廣州話為廣東話是民間口語習慣。

因為廣東地區漢語主要有三大語言:粵語、閩語客語,這三種方言又完全不同,所以將其稱之為廣東話確實牽強。而且省城(今廣州)稱為「Canton」,而且廣交會原本就是廣州交易會,所以大眾還是將「Cantonese」對應廣州話,「Standard Cantonese」對應廣州話或者標準廣州話。

使用範圍[编辑]

廣州市1930年代的地圖,當局在1990年代向四面八方擴張新城前(開始在市郊交界產生大量城中村),說廣州話的市民集中居住在圖中的區域。中共1949年建政後實行封閉政策及大搞政治運動,導致廣州城市基建停滯不前,市民的活動範圍在1980年代仍然與圖中相差不大。
廣州市1953年的地圖,可見現在海珠區中靠近珠江的區域(即圖中所見的「河南區」)才屬於市區。

通常稱自己的口音為廣州話及以之為母語的人,基本上都是廣州舊城區(2005年行政區劃調整前的:東山區越秀區荔灣區海珠區舊河南區域)的長期居民。除此之外,廣州市其餘各區亦有部分人能說一口地道廣州話。不過近年來,由於舊城拆遷、城市規劃以及城市公共交通發展等問題,已經有大量廣州市區居民從舊城區遷出至新城區(主要是白雲區、芳村區、天河區),但基於社會福利(包括就業、學位、養老等)的考慮,有相當一部分廣州人的戶口實際仍處於舊四區當中,並未進行遷移。

近年來,當局喜歡把公租房、廉租房、限價房(即香港的公屋居屋)興建在城鄉結合部,為了賣地賺錢而幾乎不會選擇市區地段,其目的是「抽疏老城區」,例如白雲區的金沙洲新社區同德圍、芳村地區的芳和花園、海珠區的聚德花園(非舊城所在的河南區域)、天河區廣氮花園等地,使廣州市民被迫搬離舊區。而在西關恩寧路的「危房改造工程」中,當局只為有產權的居民提供回遷方案,而且是回遷到距離這地塊約一公里外的待興建小區,其餘公私房(樓)租客部分要遷到靠近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黃岐的金沙洲新社區,部份遷到天河區的珠江新城,部分自謀出路。而持普通話、各地方言或「唔鹹唔淡」粵語的外地租客開始湧入,他們大部分在西關附近的批發市場打工,例如黃沙水產批發市場、十三行附近的服裝批發市場,因這類人士受教育水平較低,其不良的生活習慣使舊區環境更加惡劣。隨著舊城的空心化,傳統民俗文化也加速消亡。有恩寧路舊街坊認為,舊城改造不僅是興建新樓宇,還需要讓土生土長的西關人安住於西關,「如果西關街坊都搬到很遠的地方,誰來講述西關歷史?重塑西關歷史文化又從何而談?讓本土居住的人留在本地才是最重要的,根的傳承還得依靠原住民」。 [2]

此外,廣府地區(粵語廣府片)、韶關清遠粵西等部分年輕人除了當地方言外,一般也能說廣州話。廣東電視台自啟播起,就使用廣州話作為廣播語言,對廣東省各地居民的語言影響深遠。而在廣州的學校讀書的其他粵語方言學生及非粵語的外地學生,因社交需要,普遍能使用部分廣州話作交流。而香港粵語基本是從廣州話分化而來,因此與廣州音非常接近,區別在於香港粵語在詞彙方面有更多外來語,如來自英語的外來語。

聲韻調[编辑]

以下列出的發音以廣州老派城裏話為準。

聲母[编辑]

廣州話有15个聲母(不包括零聲母[3]

双唇音 唇齒音 齿齦音 软腭音 聲門音
鼻音 /m/ /n/ /ŋ/
塞音 清音 送氣 /pʰ/ /tʰ/ /kʷʰ/
不送氣 /p/ /t/ /kʷ/ /ʔ/
塞擦音 清音 送氣 /ʦʰ/
不送氣 /ʦ/
擦音 清音 /f/ /s/ /h/
边音 /l/

韻母[编辑]

廣州話有94個韻母(包括自成音節的[m̩ ŋ̍])[3]

開尾韻 元音
開口呼 /aː/ /ɛː/ /œː/ /ɔː/ /aːi/ /ɐi/ /ei/ /ɔːi/ /uːi/ /aːu/ /ɐu/ /ou/ /iːu/ /ɵy/
齊齒呼 /iː/ /iaː/ /iɛː/ /iaːi/ /iɐi/ /iaːu/ /iɐu/ /iɵy/
合口呼 /uː/ /uaː/ /uɛː/ /uɔː/ /uaːi/ /uɐi/
撮口呼 /yː/
開口呼 /aːm/ /ɐm/ /aːn/ /ɐn/ /ɵn/ /ɔːn/ /aːŋ/ /ɐŋ/ /ɛːŋ/ /eŋ/ /œːŋ/ /ɔːŋ/ /ʊŋ/
齊齒呼 /iːm/ /iaːm/ /iɐm/ /iːn/ /iɐn/ /iɵn/ /iaːŋ/ /iɛːŋ/ /ieŋ/ /iœːŋ/ /iʊŋ/
合口呼 /uːn/ /uaːn/ /uɐn/ /uaːŋ/ /uɐŋ/ /ueŋ/ /uɔːŋ/
撮口呼 /yːn/
塞音
開口呼 /aːp̚/ /ɐp̚/ /aːt̚/ /ɐt̚/ /ɵt̚/ /ɔːt̚/ /aːk̚/ /ɐk̚/ /ɛːk̚/ /ek̚/ /œːk̚/ /ɔːk̚/ /ʊk̚/
齊齒呼 /iːp̚/ /iaːp̚/ /iɐp̚/ /iːt̚/ /iɐt̚/ /iɵt̚/ /iaːk̚/ /iɛːk̚/ /iek̚/ /iœːk̚/ /iʊk̚/
合口呼 /uːt̚/ /uaːt̚/ /uɐt̚/ /uaːk̚/ /uek̚/ /uɔːk̚/
撮口呼 /yːt̚/
其他 /m̩/ /ŋ̍/

聲調[编辑]

廣州話有9個聲調(不包括變音)[3]

調類 聲調記號 調值
陰平 ˥˧,˥˥ 53,55
陽平 ˨˩ 21
陰上 ˧˥ 35
陽上 ˨˧ 23
陰去 ˧˧ 33
陽去 ˨˨ 22
上入 ˥˥ 55
中入 ˧˧ 33
陽入 ˨˨ 22

詞彙[编辑]

廣州話中除了粵語中所含的詞語之外,還吸收不少潮州話客家話的詞語,例如「口渴」讀成「口涸」、「喉乾」或「口乾」。另外廣州也是外國人的集中地,有不少外來語,如士多士多啤梨、摩登等等,與香港相同。廣州本地也有一些原創的詞語,如黃犬(蚯蚓)、塘尾(蜻蜓)。廣州話經常在形容某事情誇張時,喜好用「好」字,如:「好大」、「好開心」、「好中意」等。

古漢語詞[编辑]

粵語使用了不少現代標準漢語不再常用的單字或者詞彙,例如:

  • 渠:他之意,今作「佢」,「渠所謂小令,蓋市井所唱小曲也。」王驥德曲律
  • 尋日:昨天之意,「尋日尋花花不語。」(程垓,宋詞)
  • 求祈:隨便之意,指對神佛有所要求,及祈福的意思。
  • 擸雜:可以隨手取得的物品,被隨處放置的物品等,例句「收埋你啲擸雜嘢。」現時多簡寫為垃圾,演變成為廢物之意。

粵語保留了不少可能與古漢語相關的詞彙,例如:

  • 崖:危險之意,原為「懸崖上的小屋」,引申為很危險之意,今常用近音字「牙煙」表示。[4]

英語等外來詞彙[编辑]

廣州由於歷史原因,很多詞彙受到英語影響,如稱:

廣州話 書面語 英文
Ball
士多 小商店 Store
的士 出租車 Taxi
巴士 公共汽車 Bus
迷你 Mini
摩登 現代 Modern
士多啤梨 草莓 Strawberry
啤梨 Pear
肥佬 不合格 Fail

但這些詞語在內地卻很少見到,故它們成為珠三角地區特有的詞彙,但「的士」一词,已几乎蔓延全国,由过去说「截出租车」到现在流行说「打的」。

標準口音[编辑]

1890年廣東省城地圖,由紅色城牆包圍的為廣州城內,城牆以西為西關一帶,即地圖的左邊區域,北至長庚里(後成為長庚路,現人民北路與東風西路交界)、南至太平路(打銅街)珠江海皮。

廣州正音[编辑]

粵語學者以廣州城內音作為正宗廣州音,但廣州話其實包含城內音、西關音、番禺音,廣州音字典佛山中山口音也有少量收錄,視為「俗音」。粵語代表音的制定都取自粵語廣州音,粵語及粵音字典多從廣州音,廣州音被認定為粵語的代表口音。

廣州子音[编辑]

廣州除西關與東山音外,尚有多個子口音,為舊時仍是農村郊區的語音,現已大部分失落。

書面語[编辑]

廣州話相當的詞語來自古漢語,因此習慣用詞精簡,例如「房子」稱為「屋」,亦有些老式詞語「過往」、「舊時」,現在叫「以前」。

隨著在兩廣(廣東、廣西)大力推廣普通話普通話成為強制性的教學語言及生活語言,學生很難在學校裡學習到傳統的粵語發音、詞彙,而大量改用普通話詞彙。例如「淘貨」(掃貨)、「老廣州」(街坊、街里)、「倒是」(反而係)、「老鄉」(鄉里)等,這類明顯的普通話詞彙時常混入廣州話中,個別已經成為廣州話詞語,如「落班」(放工)、落課(落堂)。

香港粵語[编辑]

香港粵語是香港地區使用的廣州話。長久以來,香港對當地的廣州話口語並沒有正式的名稱,民眾最常稱之廣東話,而香港官方則稱之為粵語。1970年代之前,香港地區的廣州話混合了多種地區的粵語口音,如媽姐按順德音叫成馬姐,但傾向以廣州話為準。1980年代開始,香港廣州話口語的標準稱謂,廣東話比廣州話及白話等名稱較普及。以前習慣稱廣州話做廣東話的人主要是外省移民(包括臺灣),他們將粵人的廣州話稱為廣東話[5]

香港粵語口音標準主要源自廣州話,加入了香港本地文化,慢慢地形成為具有香港特色、以口語為主的語言。由於香港為英國統治150多年,英國將英語詞彙帶入香港,香港人亦早已習慣中英混合使用。粵語是香港的法定語言之一,政府內部溝通以及發佈消息也以廣州話與英語進行,廣播媒體大部份設有廣州話頻道。雖然港式廣州話使用者眾多及覆蓋面很廣,不過港式廣州話只當作一種廣州話口語變體,即使香港有所謂粵語正音運動,但仍未作為口音標準。另外,香港人的廣州話常出現懶音情況,所以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曾多次製作語言正音類節目如《妙趣廣州話》和《最緊要正字》等,提醒市民注意用字和讀音。

馬來西亞粵語[编辑]

怡保市吉隆坡內念英文學校的華人雖然不會說北京話,但是依然能說廣州話。部分念華語學校的華人說的北京話也帶有廣州話音。由於部分當地華人長期受香港電影香港電視的影響,因此怡保廣州話與港式廣州話十分接近。

在馬來西亞,馬來語是必修的語言,當地人的廣州話也受到馬來文的影響。如咖啡,當地人會唸成「過B」(「KOPI」是馬來文); 奶茶會唸成「茶」(「TEH」是闽南話的发音); 鴛鴦會唸成「参」(「CAM」是闽南話的发音)。雖然如此,當地人都能聽懂香港廣州話,不過現在的家長們都重視北京話多於廣州話,導致年輕人的北京話比廣州話更好。

廣州話與港式粵語[编辑]

兩地口音的區別最主要在於對部分特定事物的稱謂,例如「摩托車」與「电单车」、「冰箱」與「雪櫃」、「膠擦」 與 「擦膠」、「麵包車」與「VAN仔」等等。在1990年代之前,有些事物在廣州的慣稱與今天香港一樣,如「雪櫃」和「冷氣」等(參見Wikipedia:唔同粵語地區用字習慣),這些變化與當局的政策及外省廠商有直接關係。

儘管香港教育界向來承認香港使用的是廣州語音,但近年香港推行的「粵語正音運動」卻使得兩地某些字音有分裂的趨勢,但這基本不會影響雙方交流。另外,廣州人說話平穩,近年口語常受到普通話發音及詞語影響;香港人說話急促,容易造成懶音,常直接混用英語單詞。廣州電視節目上常出現普通話與廣州話直接對話,在現實中不太真實,廣州大多外地人根本聽不懂廣州話[6]

隨著兩地人員交流越趨頻密,以及廣播傳媒的影響下,除「廣州話」與「廣東話」的爭議外,兩地對上述的差異已逐漸縮小。在外界看來,這種大同小異的差別顯得微不足道,因此一般不會為了口音或常用詞而作出正式的分辨。

影響力[编辑]

廣東官方一向以廣州話作為省內的官方語言,因此廣東民間習慣以廣州話在省內溝通,亦有大部分人以廣州話為母語。直至中央政府在廣東推普後,廣東省各級政府改用北京話作為官方語言,廣州話在廣東省內的影響力迅速萎縮。在廣西也遭受同樣的困境,公共媒體大幅減少廣州話節目,相反地大量增加普通話節目,使廣州話在廣西的影響力也正逐漸減弱。

香港、澳門官方、媒體以廣州話為通用語言,部分書面媒體也常用廣州話白話文,廣州話成為香港和澳門民眾主要的溝通語言。因廣州話流行曲在東亞及東南亞地區受歡迎,因此廣州話在這些地區也較有影響力。因廣東籍的海外移民數量龐大,使廣州話成為大多數海外廣東籍移民的通用語言。

有些廣州話詞彙被北京話吸收,可是大多數的外省人,因為不甚明白原本的出處,本來的語意,說話時的環境(語境),令到後來使用上語義和用字很多都有改變。

例子:

  • 買單:源自「埋單」,來自「埋尾結單」(結帳),還有去到最後的意思。現代標準漢語用諧音「買單」,只取結帳之意。
  • 打的:相信來自「搭的士」,即「坐出租車」的意思。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各統計數據有出入,詳細請參閱以人口排列的語言列表
  2. ^ 改造牽涉西關文化命脈,慎重啊!. 羊城晚報. 2011-03-01 [2013-12-24]. 
  3. ^ 3.0 3.1 3.2 白宛如. 廣州方言詞典. 南京: 江蘇教育出版社. 1998年12月: 引論 叁. ISBN 7-5343-3434-9 (繁體中文). 
  4. ^ 出自唐朝诗人韩愈的《陪杜侍御游湘西两寺献杨常侍》:「剖竹走泉源,开廊架崖」。
  5. ^ 香港人對粵語、廣東話、廣州話的概念混淆不清,所以前兩者一般特指廣州話
  6. ^ 廣州招考公務員要求會講廣州話引發激烈爭論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