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广州黑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广州黑人广州非洲裔人士是對在中国廣州居住的非洲裔人群的統稱,是在华非洲人中的一类,人數眾多。

概况[编辑]

20世纪90年代,第一批非裔黑人开始向广州聚集,最初他们来广州的目的只是经商的,将中国的服饰、原材料带回非洲销售。后来情况慢慢发生变化,据中国官方统计,2008年以前常住广州的非裔人口已有2万多,流动的非裔人口则有6万多。有传言说,广州有20多万的非裔黑人,但是对于此说法,广州公安部门却一直拒绝回应。而根据广东边防总队的数据,仅2014年1月至5月,搭乘非洲地区航班入境广州的人数就接近10万人。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非籍迁入广州的规模有所减小,不过2010年之后,规模又开始大幅度增加。[1]

廣州的小北路是最大的黑人社區,這是由於小北路原為廣州的回族穆斯林社區。信仰伊斯蘭教的黑人首先在廣州的小北路落腳,然後信仰基督教非洲傳統信仰的黑人隨之而來(廣州的黑人多來自尼日利亞馬里幾內亞喀麥隆利比里亞剛果民主共和國等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2])。其他的黑人聚集區還有礦泉街道三元裡街道一帶,而且有向周圍地區及其他珠三角城市擴散之趨勢。廣州的黑人很少會講漢語普通話和當地漢語方言,多以英語法語交流,有時也夾雜有斯瓦西里語以及其他非洲傳統語言。最早一批是在20世紀90年代末來到廣州,目前合法居留的黑人多從事外貿服裝批發生意,其餘眾多非法居留的黑人從事各種各樣的行業,包括一些非法交易。由於黑人具有獨特容易辨認的外貌特點,因此比較容易引起關注。廣州的民間普遍存在對黑人的特徵性的不良印象,黑人在一定程度上也遭到其他廣州人的質疑和排斥,關於黑人犯罪率高和擾亂社會治安的傳言也廣為傳播[3]。即使是不犯法,雖然也有認為言語上過度騷擾女性者,但在當地確實純屬正常追求,非洲男子將熱情開放的情感觀念帶到中國,這種中非之間兩性交往的文化差異,使黑人與中国女人之間的某些互動也引起廣州一帶民間的許多不滿。在2011年廣州的一項匿名調查中,廣州市民對黑人的容忍度普遍較低,黑人也聲稱在許多場合受到了種族歧視[4]。但自2010年後黑人數量出現回升且其中精英型專才的比例逐漸提高,但數量還是非常少[5]
2017年,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於3月3日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提交一份名為《建議國家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的提案,認為非洲裔外國人「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對國內造成嚴重的社會治安問題、公共衛生問題與民族種族問題等重大隱患[6]

相关事件[编辑]

  • 2009年7月15日,一名黑人在试图躲避广州警方查证护照的过程中,不慎从约18米的高楼坠楼身亡。这一事件引发数百名黑人次日聚集在派出所门口,与警方对峙[7]。事后一些黑人称,当地警察与黑人的关系比较紧张,因此跳楼逃脱的事件时有发生[8]
  • 2012年6月18日,尼日利亚人艾利贝奇因与人打斗被警察戴上手铐带回越秀区矿泉街派出所留置室后一直不予理会直至其不适死亡再次引发非洲裔人聚集于广园西路堵塞交通事件[9]。事后尼日利亚驻华大使馆指责中国警察在事件过程中“暴力执法”,并要求派本国刑侦专家到穗参与尸检而引发外交风波[10][11]
  • 2013年8月13日,广州警方动用过千警力,包围广园西路附近的利华酒店,展开清查行动,过程中缴获大批疑似冰毒、海洛因等各类毒品、吸食毒品工具、大量毒资以及仿真手枪、钢珠手枪,抓捕涉嫌贩卖毒品的违法犯罪人员168人,其中大部分为非洲裔,多是西非籍人士(尼日利亚马里等几个国家较多)[12]

相關罪行[编辑]

2014年,长期盘踞在广东的非洲裔贩毒团伙与巴基斯坦籍等贩毒集团不断纠集多国籍贩毒人员、以人体藏毒等多种贩毒方式向中国境内输入“金新月海洛因[14][15]
2015年,以非洲裔为代表的国际贩毒团伙向中国贩运“金新月”海洛因的问题突出[16][17]
2016年,外国籍人员在华贩毒活动呈增多趋势,非洲裔、南亚裔等国际贩毒集团向中国贩运“金新月”海洛因突出[18][19]
2016年,經一名快递小哥举报毒品案件的线索,白云警方成立专案组针对此案展开侦查,白云警方於6月7日兵分两路,出动30多名警力,分别在广州、东莞两地抓获了非洲籍嫌疑男子5名,破获了一宗特大跨境运毒案。根据《广州市公安局举报毒品违法犯罪奖励办法》,該名快递小哥在7月5日獲得警方的19万元奖励金[20]
2017年4月20日,广州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起跨国走私毒品案,4名非洲籍人员落网,其中2名在广州被刑拘。抓捕过程中,两名疑犯为了躲避警方,其中一名躲在阳台窗帘后面,被电击枪直接电倒在地面;另一名借助肤色,躲在灯坏了的厨房里[2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广州常住非裔人口或达30万 被称第三世界首都. 凤凰网. 2014-09-18 [2015-05-01] (中文(简体)‎). 
  2. ^ 非洲黑人在廣州
  3. ^ 廣州市民談黑人:別對他們笑 笑了他們會求愛 搜狐新聞
  4. ^ 黑人談廣州 快評:如果包容,請別叫他們黑鬼
  5. ^ 10萬非洲人逐夢廣州 精英階層隱現大公報 2013-03-27
  6. ^ 潘慶林: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文匯報
  7. ^ 广州黑人事件:非洲裔人员在广州聚集堵路(图)
  8. ^ 近20万黑人居留广州 拷问在华外国人管理体制 南方报网 2009-07-20
  9. ^ 广州聚集堵路:广州外籍男与人打斗后死于派出所 外国人围聚堵路
  10. ^ 尼日利亚要求调查公民在华死亡事件 称警方使用高压手段
  11. ^ 尼日利亚男子在广州死亡 中方称将严格依法调查
  12. ^ 千余警力广园西擒168贩毒嫌犯. 广州日报. 2013-08-14 [2014-03-17]. 
  13. ^ 毛莉. 探访广州非裔人口聚居区.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4-12-19 [2015-05-01] (中文(简体)‎). 
  14. ^ 《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第三章毒品贩运.毒品走私》在“金三角”、“金新月”、南美等毒源地毒品经陆海空邮等多种渠道向中国走私的同时,中国国内生产的冰毒晶体、氯胺酮及新精神活性物质也走私出境。2014年,中国执法部门破获外国籍人员毒品犯罪案件1479起,抓获外国籍犯罪嫌疑人员1832名,涉及西非、南美、东南亚等44个国家和地区。长期盘踞在广东的非洲裔贩毒团伙与巴基斯坦籍等贩毒集团不断纠集多国籍贩毒人员、以人体藏毒等多种贩毒方式向中国境内输入“金新月”海洛因。2014年,中国收到34个国家或地区204条涉毒线索核查函,涉及25个省份,表明毒品从中国境内流出或经中国过境现象不断增多。
  15. ^ 《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16. ^ 《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二、毒品来源.一、境外来源》“金新月”海洛因现实危害进一步加大。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阿富汗禁毒部联合发布的《2015年阿富汗鸦片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为274.5万亩,同比减少19%,鸦片总产量3300吨,可制海洛因330吨,仍是全球最大的鸦片和海洛因产地。以非洲裔为代表的国际贩毒团伙向中国贩运“金新月”海洛因的问题突出。2015年,全国破获“金新月”海洛因走私入境案件38起,缴获“金新月”海洛因146.3公斤。
  17. ^ 《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18. ^ 《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三、毒品贩运》:外国籍人员在华贩毒活动呈增多趋势,非洲裔、南亚裔等国际贩毒集团向中国贩运“金新月”海洛因突出。2016年,中国破获外国籍人员毒品犯罪案件1481起,抓获外国籍犯罪嫌疑人员1876名,缴获各类毒品6.6吨。
  19. ^ 《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三、毒品贩运》
  20. ^ 五名非洲籍人员跨境运毒 广州快递小哥举报获奖19万
  21. ^ 广东黑人贩毒躲在暗处让警察一顿找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