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仁之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應仁之亂
Shinnyodō engi, vol.3 (part).jpg
日期 1467年(應仁元年)-1477年(文明九年)
地点 日本京都
结果 雙方講和,名義上是東軍勝利
参战方
東軍 西軍
指挥官和领导者
Japanese Crest Marunouti ni Futatu Hiki.svg 細川勝元 五七桐に七葉根笹.png 山名宗全
兵力
16萬(有爭議) 11萬(有爭議)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応仁の乱
假名 おうにんの らん
平文式罗马字 Ōnin no Ran
日語舊字體 應仁の亂

应仁之乱(1467年─1477年,應仁元年—文明9年)發生於日本室町幕府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在任時的一次内乱。主要是幕府三管领中的细川胜元與四職中的山名持丰(山名宗全)等守护大名的争斗。其范围除九州等部分地方以外,戰火遍及其他日本國土,由於此一動亂使日本進入將近一個世紀長的战国时代

经过[编辑]

将军义政和义视[编辑]

在早期的室町幕府统治之下,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四代将军足利义持时不但平定了守护大名的叛乱,还成立了拥护将军统治的宿老政治,但1441年嘉吉之乱中六代将军足利义教被杀,9岁的兒子足利义胜便接替了将军(七代)一位。义胜仅任不到一年便去世,结果义胜的二弟义政被管领的畠山持国推选,仅8岁继承了将军(八代)的职位。

义政在母亲日野重子和爱妾今参局、以及家宰伊势贞亲和季瓊真蘂等周围影响下长大。没有主见的文化人义政缺乏统率守护大名的霸气,被幕府实权者管领家的胜元·四职家的宗全、正室日野富子等所左右。

义政厌倦了持续打仗的國一揆和政治混乱,随后沉溺于茶、作庭、猿乐等生活。但直到29岁富子以及侧室等也没有生男子,以此为理由打算把将军职位让给其弟净土寺门迹义寻而隐居。义寻则以义政29岁尚为年轻、富子以及侧室之间仍有生男子的可能为由,一直拒绝将军职位就任的邀请。

1464年(宽正5年11月26日),义政起文『今后即便生男子也让其入僧门不继承家督』,再三劝说義尋就任将军职位,義尋便下定決心还俗名为足利义视並移居至今出川邸。

文正政变[编辑]

1466年7月,义政接受伊势贞亲、季瓊真蘂等的进言将斯波家的家督由斯波义廉转给斯波义敏。与义廉有亲缘关系的宗全则与一色义直土岐成赖一起支持义廉,同时期大内政弘被赦免后,细川胜元也开始支持义廉。虽然贞亲散布足利义视即将谋反的流言,但义视依靠胜元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贞亲以诬陷罪而失去政權。贞亲流放近江,季瓊真蘂、斯波义敏、赤松政则等人相继失去政權被逐出京都,这便是宗全与胜元所协助的文正政变。

胜元和宗全的对立[编辑]

写着「応仁の乱勃発地」(應仁之亂的爆發地)的石碑(京都市上京区御霊前通烏丸東入、上御霊神社鳥居前)

镇压嘉吉之乱有功的宗全虽对再兴主谋者赤松家表示极力反对,但1458年,女婿胜元为图削减宗全势力而恢复赤松政则播磨国守护职,因此两者间产生了尖锐的对立。1465年发生的武卫骚动中,分别任命以宗全为后盾的斯波义廉和以胜元为后盾的斯波义敏的家督之间产生了对立。甚至在富樫政親富樫幸千代的家督之争中胜元和宗全也完全对立。

1465年(寛正6年)11月23日,义政和富子生了足利义尚之后,富子非常希望拥立亲生儿子義尚为将军,她拉拢宗全,暗中阻止義視成为将军的职位。当然,宗全和義視的監護人勝元产生了对立,为了争夺将军家的家督之位,全国的守护大名完全分化成勝元派和宗全派两派,两者之间的对立也就变得不可避免。

御灵之战[编辑]

这时、勝元派的畠山政長和宗全派的畠山義就之间围绕家督继承权的斗争激化,义政的反复无常更是为两派的对立火上浇油。1455年(康正元年)義就被將軍足利義政放逐,其兄弟政長継承了畠山家総領一職。

其後,義就依賴宗全的力量可以復職家督。1467年(應仁元年)正月2日,在將軍邸的花之御所(室町第)赦免義就。義就便向政長討伐,因此於正月按慣例到管領邸的活動被中止,同年正月5日義就在宗全邸開始酒宴。其正代表將軍足利義政承認義就為畠山家總領,並明確要求政長讓渡春日万里小路屋敷。

政長辭任管領,下一任管領是山名派斯波義廉。勝元企圖要求將軍足利義政發出追討義就的命令,但是被義政夫人日野富子察覺,事先通知宗全而失敗。

宗全利用這次有利的政局,在自邸周圍駐紮了同盟守護大名的士兵,並包圍皇宮和花之御所,要求義政放逐政長和勝元等人。義政拒絕放逐勝元,但以眾大名不得插手為條件,准許義就攻撃政長。

正月18日、政長在自邸放火,率兵在上御靈神社(京都市上京区)佈陣。義就把後土御門天皇後花園上皇送到室町亭避難。

上御靈神社被竹林包圍、西方西方有小河流過、南方為相国寺堀的位置。義就得到斯波義廉、山名政豐朝倉孝景的支援,由釋迦堂出兵攻撃政長。戰鬥持續至傍晚,政長於夜半向神社放火,並逃走到勝元邸。御靈之戰表面上是畠山氏的內鬥,其實是宗全排除細川派的政變。

东西军冲突[编辑]

御灵之战之后,細川勝元从領地四国等9個領国集結兵力,赤松政則奪回山名氏控制的播磨國。在京都细川方的士兵烧毁宇治及淀等地的桥梁,固守四门。5月武田信贤细川成之等人进攻若狭的一色氏领地,在都城一色义直宅邸和西军诸将住宅也遭到袭击,战火漫延至京都。

5月勝元嘗試呼籲所有的同盟,控制花之御所,以保護將軍作為名義在室町亭迎接天皇和上皇。勝元在今出川邸自宅佈置本陣,6月從義政手上要到了將軍的牙旗。宗全在5月進行評定會議,於五辻通大宮東佈置本陣。由兩軍在位置的關係,細川方被稱為「東軍」、山名方稱為「西軍」。『応仁記』記載東軍兵力有16万,西軍有11万以上;也有兵力的數字被誇大的說法。

在京都集結眾將領,主要來自北陸、信越、東海、九州北部的筑前、豐後和豊前;關東地方、東北、九州部份勢力正在留意戰況。

战况的变迁以及持久战[编辑]

最初,号称官军的东军将西军从内里和花的御所周边驱逐,皇室為了確保義政在有利的情況下決定進軍,6月山名軍以數萬兵力上洛,於8月由周防大內政弘和四国的河野通春七國的軍勢,以水軍身份入京,西軍的勢力開始回復。在相国寺之戰後,由於兩軍的激戰,出現不少死傷者,最終此戰不分勝負。

應仁元年8月29日,義視突然離開東軍並逃到伊勢国投靠北畠教具。義視離開原因可能為武衛騒動以及因文正政變而被追放的宿敵伊勢貞親試圖恢復義政政權。這可能是當時義政與義視之監護人勝元傾向廢義視而立義向為將軍的主要原因。

沒有履行將將軍職位讓位給義政之承諾,義視為了就任將軍開始催促勝元注視,時仍出家的義尚。義視在義尚誕生的時候已經在將軍府之處。

之後,留在伊勢国一段時間的義視,在勝元和義政遊說下返回東軍,但又再次逃走到比叡山。被義尚擁立的勝元,事實上已經將義視追放。應仁元年11月23日,西軍在比叡山迎接被擁戴為「新將軍」的義視,試圖與東軍對抗。

但是由於兩軍皆無法占優勢,實際交戰的情況只是少數。文明年間屬於東軍的足軽骨皮道賢在後方以遊擊戰攪乱,其實亦包括了強盜集團的部隊。

長期的戰乱以與盗賊橫行使京都市街地荒廢。由於守護大名的介入,使戰線拉長,眾大名不能在京都附近進行戰場。這導致東西軍的厭戰氣氛增大。

1473年(文明5年)有較大的變化,3月18日山名宗全以及在5月11日細川勝元相繼死亡,12月19日義政將將軍讓位給義尚後隠居。1474年(文明6年)4月3日,宗全之子山名政豐以及勝元之子細川政元達成了議和。

之後仍然有殘存勢力繼續進行小規模戰爭,1477年(文明9年)11月11日政弘撤回到周防国撤収以致西軍在事實上已經瓦解。11月20日,幕府為了祝賀「天下靜謐」進行祝宴,使維持了十年的應仁之亂終於完結。

社会变化[编辑]

应仁之乱促使了将军与守护大名的没落,就像斯波氏守護代朝倉孝景(另一守護代為織田氏)得到守護大名的地位足為象徵、真正擁有實力者的身分日漸上昇。這種稱為下剋上的效應不斷在全國擴散,守護大名們轉化為戰國大名,日本的室町時代步入戰亂期,時人稱為戰國時代。殘存下來的莊園制度等舊制度開始迅速崩壞、持新的價值觀的勢力開始登場。

应仁之乱结束后政长与义就的战争依然在山城国继续,受到不斷戰亂之苦的人民以國人為中心團結在一起、得到細川勝元的後繼者細川政元為後盾、發起山城國一揆把兩派趕出山城國。

旧势力的没落以及新兴势力的抬头[编辑]

贯穿室町时代的关键词就是,『旧势力的没落以及新兴势力的抬头』。从镰仓时代后期开始,以名门武家、公家为首的旧势力不断被随生产力上升而壮大的国人、商人农民等取代已有权益。

另外,由守护大名合议制组成的联合政权室町幕府中,除了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以外,刚成立时将军的权力基础都十分脆弱,同時守護大名也自身難保,他們的權力漸漸受到守護代或有力家臣強大的影響。

在那個時候、由長子繼承家督政權的體制因種種原因並未完全確立,這就是將軍家・守護大名家為了爭奪家督而發生的「御家騷動」的原因。

以長子繼承家督、在豐臣秀吉天下統一以後制度化、江戸幕藩体制中確立,在明治時代的舊民法法制化以及在戰後的民法繼續修正。

參考[编辑]

  • 小川信『山名宗全與細川勝元』(新人物往来社、1994年)ISBN 4-404-02106-2

相关[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