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度尚(117年-166年),博平东汉末期政治人物,兖州山阳郡湖陆(今在山东微山县张楼乡程子庙村东昭阳湖中)人。与张邈王考刘儒胡毋班秦周蕃向王章,八人合称“八厨[1]永嘉元年(145年)任上虞长(今浙江余姚县西)时,为孝女曹娥立曹娥碑,碑文有“上虞县令度尚字博平、弟子邯郸淳字子礼撰”题名,蔡邕在碑阴题:“黄绢幼妇、外孙齑臼”八字,意为“绝妙好辞”。

生平[编辑]

度尚少年丧父,事母至孝,精通《京氏易》、《古文尚书》。因家中贫困,名声不显,乡里没有推举他做官。无奈之下,只好为同郡的宦官侯览管理田地,才得以获得郡上計的小职,此后被拜为郎中,除为上虞长。任内为政严峻,善于发掘铲除治下的奸猾非法,被部下称为神明。迁任文安令(今河北文安县东北),县内爆发瘟疫,导致粮食涨价百姓发生饥荒,他开仓赈济,营救病者,百姓得以安度危机。冀州刺史朱穆巡察文安时,对他的才能感到很奇异。

延熹五年(162年),长沙郡、零陵郡贼人聚集七八千人,自称“将军”,攻入桂阳、苍梧、南海、交趾等地,交趾刺史和苍梧太守望风逃奔,朝廷派御史中丞盛修募兵讨伐,不能克敌,而且募兵中的六百多豫章郡艾县人,因得不到兵饷赏赐,发生兵变,焚烧了长沙郡县,攻占益阳(今湖南益阳县东),杀死县令。朝廷再次派遣谒者马睦,监督荆州刺史刘度征讨,官军再度失利,马睦、刘度兵败逃回。汉桓帝下诏让公卿推举官员以代替刘度,尚书朱穆推举了右校令度尚。

度尚担任荆州刺史后,与部下同甘共苦,广募南方的蛮夷兵,讲明当兵的粮饷和战功的赏赐,然后进击叛军,大破之,降者数万人。桂阳宿贼渠帅卜阳、潘鸿等畏惧度尚威烈,逃入山谷。度尚穷追数百里,一直打到南海县,破其三屯,多获珍宝。度尚欲继续剿灭卜阳、潘鸿等人,但士兵在战争中得到的缴获很多,已经没有兴趣继续战斗。度尚思量暂缓之则士兵不战,逼之士兵又必定逃亡,于是宣称卜阳、潘鸿等人作贼十年,习于攻守,今官军势弱,须等待诸郡所发的援军一起到达后,你们再并力攻打。允许军中官兵出去射鸟打猎。兵士喜悦,纷纷外出。度尚秘密派亲密手下焚烧军营,将士兵们缴获的财物全部烧毁,打猎回来的兵士们不禁泪留满面。度尚一个个安慰,假装很是内疚,自责不已。又激励士兵说:“卜阳等人的财宝足够你们几代富裕,诸卿再接再励,烧掉的只是少少,何足介意!”士兵们被他激起战意,度尚马上下令整军备战,次日一大早直接奔赴贼营,乘着士气旺盛,卜阳、潘鸿等人又没有防备,遂大破平之。

度尚担任荆州刺史三年,将境内叛乱全部平定,延熹七年(164年),被封为右乡侯,转任辽东太守。

度尚走后,荆州兵朱盖等人,不满朝廷兵役时间太久,又不发粮饷,再次发动兵乱,与桂阳贼胡兰等三千余人复攻桂阳,焚烧郡县,桂阳太守任胤弃城而走,乱军发展到数万人,转攻零陵郡,太守陈球固守抵抗。汉朝廷再次拜度尚为中郎将,率幽州冀州黎阳乌桓步骑二万六千人前往救援陈球,长沙太守抗徐等发诸郡兵,共同讨击,大破之,斩胡兰等首级三千五百颗,余贼退走苍梧。桓帝诏赐度尚钱百万,再次任命他为荆州刺史。

度尚见胡兰馀党南走苍梧,害怕他们又返回作乱,破坏自己平定荆州的功劳,于是上书宣称他们是苍梧郡的贼人,入侵荆州境内。将责任推给交趾刺史张磐,汉朝廷于是将张磐征下廷尉审理,刚好大赦可以出狱。张磐受此冤枉,不肯出狱,坚持要和度尚对质理论,度尚理屈辞穷,最后认罪,以先前的功勋抵罪。延熹九年(166年)去世,年五十。

赵明诚《金石录》有《汉故荆州刺史度侯之碑》收录,碑云度氏其先出自颛顼,与楚国同姓,熊〇之后。按《元和姓纂》度姓,但云古掌度之官,因以命氏。不言其与楚同姓。赵明诚认为度尚盖未尝为桂阳太守,而曰卒于辽东者,皆史之误也。

参考[编辑]

  • 《后汉书》
東漢八廚 張邈 · 度尚 · 王考 · 劉儒 · 秦周 · 蕃向 · 王章 · 胡毋班

注釋[编辑]

  1. ^ 陳壽三国志·吕布张邈臧洪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