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乃馨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康乃馨革命
四·二五革命
25 de Abril sempre Henrique Matos.jpg
一面墙上涂有“四·二五万岁”的字句
日期 1974年4月25日
地點 葡萄牙
起因 威权主义葡萄牙殖民地战争
目標 政权更替民主,殖民地独立
方法 政变, 公民抵抗
結果
衝突方
指揮人物
Military flag of Portugal.svg Otelo Saraiva de Carvalho (行动计划的设计者以及行动指挥)
Military flag of Portugal.svg Salgueiro Maia
傷亡
4人死亡

康乃馨革命葡萄牙语Revolução dos Cravos),又称四·二五革命,指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於1974年4月25日发生的一次军事政变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很多歐洲國家紛紛自願或被迫放棄其殖民地。葡萄牙的萨拉查極右派政權卻拒絕放棄其殖民地,因此它仍然維持著龐大的殖民帝國。葡萄牙嘗試抵抗殖民地發起的非殖民地化浪潮,並因此爆發了殖民戰爭(1961年-1974年)。長久的戰爭和龐大的軍費令萨拉查政權失去了很多葡國人民特別是中下級軍官的支持。

這些中下級軍官組成了「武裝部隊運動」(Movimento das Forças Armadas,简称MFA),於1974年4月25日在里斯本發起政變,期間並有很多平民自發參與。在政变期间,军人以手持康乃馨花来代替步槍,康乃馨革命便由此而来。此革命推翻了20世纪西欧为期最长的独裁政权(42年),之后引发了两年混乱的「过渡时期」,政府更替頻繁,10年內更換15個總理。此後政府宣佈實行非殖民化政策,放棄海外殖民地,導致世界各殖民地紛紛脫離葡國統治獨立。然而前殖民地莫三比克安哥拉獨立後即爆發多年内戰,葡萄牙被迫收容多達100萬葡裔難民(在葡萄牙称之为「歸僑」Retornados)。

与普通暴力革命相对比,葡萄牙康乃馨革命者採用和平方式来达成目标,而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暴力冲突获得成功。為紀念此日,葡萄牙把4月25日定为自由日

康乃馨革命對殖民地的影響[编辑]

康乃馨革命前葡萄牙最大的兩片殖民地:安哥拉莫桑比克

澳門[编辑]

1557年葡萄牙進攻廣州失利後,明朝當局曾將澳門租借給葡萄牙商人。而直至1887年,葡萄牙政府與清朝政府簽訂了有效期為40年的《中葡和好通商條約》,1928年期滿失效後,澳門成為葡萄牙「永居管理」之地[1]

1975年葡萄牙政府宣佈放棄所有海外殖民地,以“给予殖民地自由”方式归还澳门[2][3]。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防止澳门及香港因此而拥有独立权利,以“拒绝按照殖民地方式处理香港、澳门回归问题的基本原则”拒绝接收[4][5],而將澳門視為特殊地區。1976年,《澳門組織章程》和《葡萄牙共和國憲法》先後頒佈,承認澳門是“葡萄牙管治下的中國領土”。1979年中葡建交,之後於1988年葡中雙方簽訂《中葡聯合聲明》,為後來解決澳門前途問題打下基礎。為紀念此日,澳門市政廳南灣湖兩處街道,命名為四月二十五日前地(Praceta 25 de Abril)及四月二十五日街(Rua 25 de Abril)。澳門回歸前,自由日為澳門公眾假期,回歸後被取消,以特別行政區紀念日取而代之。

原本葡萄牙在澳門有駐軍,而葡國駐澳軍隊在康乃馨革命爆發後全部撤出,澳門於1976年1月自立軍事化保安部隊。

東帝汶[编辑]

由於康乃馨革命的影響,葡萄牙當局宣布放棄所有殖民地,其中包含東帝汶。而東帝汶的葡國駐軍撤出後,印尼蘇哈托政權派兵侵占東帝汶;由於受到葡萄牙殖民文化影響、信奉天主教的東帝汶人,對印尼以伊斯蘭教徒組成的伊斯蘭文化產生了強烈的反抗意識,爆發了長達24年的獨立戰爭,直至1998年蘇哈托政權倒台;東帝汶於1999年通過獨立公投,並於2002年正式獨立及加入聯合國。

非洲[编辑]

葡萄牙曾據有的殖民地,如非洲的安哥拉莫三比克等地,自從葡萄牙當局在康乃馨革命爆發後宣布非殖民化後,葡國殖民政府與駐軍也連帶撤出,造成非洲前葡屬殖民地一獨立就陷入權力真空,各派系與被捲入的周遭鄰國爆發了內戰;尤其是安哥拉內戰,交戰雙方分別獲得古巴南非的支持,一度加劇了內戰情勢。

民主化分界點[编辑]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杭廷頓將此次革命視為第二次民主化與第三次之間的分界點。

參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中新社:澳門回歸路之五《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是怎麼簽定的?
  2. ^ [1975年“澳门归还风波” http://view.news.qq.com/zt2012/am/index.htm]
  3. ^ 1975年“澳门归还风波”
  4. ^ [1975年“澳门归还风波” http://view.news.qq.com/zt2012/am/index.htm]
  5. ^ 1975年“澳门归还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