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承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廖承志
Liao Chengzhi.jpg
任期
1959年-1975年
前任 何香凝
繼任 本人(改为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
个人资料
出生 1915年11月20日(1915-11-20)
 日本东京都大久保
逝世 1983年6月10日(74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
國籍  中国
政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配偶 经普椿
宗教信仰 共产主义

廖承志(1908年9月25日-1983年6月10日),中國廣東惠陽人。中國共產黨党员,外交家[1]

1949年前多數时间在国统区工作,曾任中華全國總工會宣傳部長、全国海员总工会中国共产党党团书记、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八路军香港办事处主任、新华社社长、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职,参与长征,曾七次被捕,七次獲釋;1949年後長期是中国共产党海外統戰工作負責人。廖承志中国战后中日關係[2]人民外交[3]及对臺工作[4]的主要參與人員之一。

生平[编辑]

早年經歷[编辑]

廖承志於日本東京大久保(现位于東京都新宿區)出生,父親廖仲愷中國國民黨元老,與廖承志母親何香凝同為中國國民黨左派重要人物。廖承志7歲在東京天主教教會學校讀書。1916年,隨父母回到中國。[5]於1924年8月,16歲時加入中國國民黨,並參加學生運動、工人運動。次年,其父廖仲愷被懷疑為中國國民黨右派指使殺手行刺身亡。1927年廖承志退出中國國民黨,赴日本留學,進入早稻田大學第一高等学府学习,同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东京特支组织的社会科学研究会活动。後來被開除學籍。1928年,因聲討日本在濟南製造五三慘案,被逮捕後驅逐出境後回中國上海

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之後廖承志加入中國共產黨,然後赴德國漢堡留學。同時受中國共產黨指示轉為德共黨員,之後數年組織歐洲中國海員工人運動。1930年廖承志到莫斯科,並曾進入莫斯科中山大學,認識當時在莫斯科的蔣經國。1932年先後被荷蘭德國警察逮捕後驅逐出境,再回到中國上海,為中華全國總工會宣傳部長、全国海员总工会中国共产党党团书记。1933年由于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之一的王云程的出卖被中國國民黨逮捕,因何香凝宋慶齡等出面營救獲釋。之後轉往川陝蘇區,於1934年在张国焘下任工會秘書長、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秘書長[5]。同年12月,因不滿張國燾左傾方針,遭到逮捕。[6]

1935年12月,廖承志被張國燾定為“反革命”,開除其黨籍並準備將其槍決,但因廖承志精於印刷方才保其性命。後來紅四方面軍向西北轉移,廖承志在押解下走完全程。至1936年,紅四方面軍與紅一方面軍會師後,因周恩來出面,才獲恢復黨籍。1937年起負責陝北新華社工作,並任《解放》周刊等中國共產黨刊物總編輯。

中日战争与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1937年七七事變後,廖承志先於10月到南京。南京被日軍攻陷前經武漢前往香港,負責組建八路軍辦事處。在香港曾經被港英拘捕,經周恩來及國民政府交涉後獲釋。

1938年與居香港的宋慶齡等組成「保衞中國同盟」,任秘書長。在香港為中國共產黨籌款,購買西藥等物資。1941年创办《华商报》,同年12月,日軍進攻香港。廖承志代表中國共產黨組織香港地下黨,救出數百名滯留香港之左派知名民主人士。1942年5月30日[7]郭潜广东北部樂昌縣坪石逮捕了廖承志,交中統看管,後被關押在江西泰和縣馬家洲監獄貴州息烽等地,至抗戰結束。囚禁期间也就在1945年6月时,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們一致推选廖承志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46年1月,國共在美國斡旋下談判取得短暫和平,雙方交換高級俘虜,廖承志獲釋出獄。博古意外身亡后,廖承志接替其职位全面负责和领导新华社和中共机关刊物《解放日报》。同年7月,任新華社社長[8]。之後曾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南方局委員、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等職。1949年選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委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编辑]

1953年,全国第二次青年团代表大会,前排为胡耀邦朱德廖承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任中央人民政府華僑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負責海外統戰。1952年,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长。1958年,任国务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1950年代,曾兩度出訪日本,以其與日本的獨特關係,建立民間中日交流渠道。並在1982年接受未畢業的早稻田大學頒授榮譽學位。

文化大革命期間,廖承志被紅衛兵打倒。先被抄家,在中南海被「保護」約半年。1969年被隔離審查,女兒廖茗被以“可教育好的子女”名義而派往青海“鍛鍊”。[5]後來被關押,接受批鬥及強迫交待過去被捕的「叛徒」罪行。至1972年,毛澤東才同意重新啟用他,交給周恩來,作為外交顧問協助其處理外交事務。1973年,以中日友好協會會長身份訪問日本。1978年,再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

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與美國建交後,暫緩武力統一台灣的訴求;改為希望國共能夠展開和談。

1982年7月16日,宋美齡函電蔣經國

「廖承志在孫夫人逝世前,已再次對我家人作一種統戰方案,均未理會。日來甚活躍,與姬鵬飛香港1997年歸還問題負責襄理,又擬來台訪問。日前匪方報導謂彭真將負責修改匪方憲法,並將列台灣香港澳門為特別行政區,此種口號又是抄襲1927年代武漢收回英租界之伎倆,以圖再一次憒弄懵懂騙局。汝予高氏保證乃愊臆,既適且當,唯望美國左派及昏庸之輩,乃患我不懾服而非患我懾服也。母七月十六日」[9]

7月24日,作為中國國民黨元勳廖仲愷之子,廖承志致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先生信,用電報發往台北。[10]希望兩岸能捐弃前嫌,展開通話,再圖合作,「相逢一笑泯恩仇」。信全文如下:

經國吾弟:

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遙。南京匆匆一晤,瞬逾三十六載。幼時同袍,蘇京把晤,往事歷歷在目。惟長年未通音問,此誠憾事。近聞政躬違和,深為懸念。人過七旬,多有病痛。至盼善自珍攝。

三年以來,我黨一再倡議貴我兩黨舉行談判,同捐前嫌,共竟祖國統一大業。惟弟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余期期以為不可。世交深情,于公于私,理當進言,敬希詮察。

祖國和平統一,乃千秋功業,台灣終必回歸祖國,早日解決對各方有利。台灣同胞可安居樂業,兩岸各族人民可解骨肉分離之痛,在台諸前輩及大陸去台人員亦可各得其所,且有利于亞太地區局勢穩定和世界和平。吾弟嘗以「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自勉,倘能于吾弟手中成此偉業,必為舉國尊敬,世人推崇,功在國家,名留青史。所謂「罪人」之說,實相悖謬。局促東隅,終非久計。明若吾弟,自當了然。如遷延不決,或委之異日,不僅徒生困擾,吾弟亦將難辭其咎。再者,和平統一純屬內政。外人巧言令色,意在圖我台灣,此世人所共知者。當斷不斷,必受其亂。願弟慎思。

孫先生手創之中國國民黨,歷盡艱辛,無數先烈前仆後繼,終于推翻帝制,建立民國。光輝業績,已成定論。國共兩度合作,均對國家民族,作出巨大貢獻。首次合作,孫先生領導,吾輩雖幼,亦知一二。再次合作,老先生主其事,吾輩身在其中,應知梗概。事雖經緯萬端,但縱觀全局,合則對國家有利,分則必傷民族元氣。今日吾弟在台主政,三次合作,大責難卸。雙方領導,同窗摯友,彼此相知,談之更易。所謂「投降」、「屈事」、「吃虧」、「上當」之說,實難苟同。評價歷史,展望未來,應天下為公,以國家民族利益為最高準則,何發黨私之論!至于「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云云,識者皆以為太不現實,未免自欺欺人。三民主義之真諦,吾輩深知,毋須爭辯。所謂台灣「經濟繁榮,社會民主,民生樂利」等等,在台諸公,心中有數,亦毋庸贅言。誠為貴黨計,如能依時順勢,負起歷史責任,毅然和談,達成國家統一,則兩黨長期共存,互相監督,共圖振興中華之大業。否則偏安之局,焉能自保。有識之士,慮已及此。事關國民黨興亡絶續,望弟再思。

近讀大作,有「切望父靈能回到家園與先人同在」之語,不勝感慨繫之。今老先生仍厝于慈湖,統一之後,即當遷安故土,或奉化,或南京,或廬山,以了吾弟孝心。吾弟近曾有言:「要把孝順的心,擴大為民族感情,去敬愛民族,奉獻於國家。」誠哉斯言,盍不實踐于統一大業!就國家民族而論,蔣氏兩代對歷史有所交代;就吾弟個人而言,可謂忠孝兩全。否則,吾弟身後事何以自了。尚望三思。

吾弟一生坎坷,決非命運安排,一切操之在己。千秋功罪,繫于一念之間。當今國際風雲變幻莫測,台灣上下眾議紛紜。歲月不居,來日苦短,夜長夢多,時不我與。盼弟善為抉擇,未雨綢繆。「寥廓海天,不歸何待!」

人到高年,愈加懷舊,如弟方便,余當束裝就道,前往台北探望,並面聆諸長輩教益。「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遙望南天,不禁神馳,書不盡言,諸希珍重,佇候復音。

老夫人前請代為問安。方良、緯國及諸侄不一。

順祝 近祺! 廖承志 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四日[11][12]

7月25日,蔣經國函電宋美齡:

「此固為『匪』統戰之一貫手法但顯已推向另一更邪惡之層次方向兒將一貫的置之不理並密切注意其後續發展伎倆」[13]

8月17日,中華民國方面決定由蔣經國繼母宋美齡,在決策幕僚協助下,透過中央社發表“給廖承志公開信”:

承志世侄:

七月廿四日致經國函,已在報章閱及。經國主政,負有對我中華民國賡續之職責,故其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乃是表達我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及中國國民黨浩然正氣使之然也。

余閱及世侄電函,本可一笑置之。但念及五十六七年前事,世侄尚屬稚年,此中真情肯綮,殊多隔閡。余與令尊仲愷先生及令堂廖夫人,曩昔在廣州大元帥府,得曾相識,嗣後,我總理在平病況阽危,甫值悍「匪」孫美瑤在臨城綁劫藍鋼車案後,津浦鐵路中斷,大沽口並已封港,乃只得與大姊孔夫人繞道買棹先至青島,由膠濟路北上轉平,時逢祁寒,車廂既無暖氣,又無膳食飲料,車上水喉均已冰凍,車到北平前門車站,周身既抖且僵。離滬時即知途程艱難,甚至何時或可否能如期到達目的地,均難逆料,而所以趕往者,乃與總理之感情,期能有所相助之處,更予二家姐孫夫人精神上之奧援,於此時期中,在鐵獅子胡同,與令堂朝夕相接,其足令余欽佩者,乃令堂對總理之三民主義,救國宏圖,娓娓道來,令余驚訝不已。蓋我國民黨黨人,固知推翻滿清,改革腐陳,大不乏人,但一位從未浸受西方教育之中國女子而能瞭解西方傳來之民主意識,在五十餘年前實所罕見。余認其為一位真正不可多得之三民主義信徒也。

令尊仲愷先生乃我黃埔軍校之黨代表,夫黃埔乃我總理因宅心仁恕,但經多次澆漓經驗,痛感投機分子之不可恃,決心手創此一培養革命精銳武力之軍校,並將此尚待萌芽之革命軍人魂,交付二人,即是將校長之職,委予先總統,以灌輸革命思想,予黨代表委諸令尊,其遴選之審慎,自不待言。

觀諸黃埔以後成效,如首先敉平陳炯明驍將林虎洪兆麟後,得統一廣東。接著以北伐進度之神速,令國民革命軍軍譽鵲起,威震全國,猶憶在北伐軍總司令出發前夕,余與孫夫人,大兄子文先生等參加黃埔閱兵典禮,先總統向學生訓話時,再次稱廖黨代表對本黨之勳猷(此時廖先生已不幸遭凶物故,世侄雖未及冠,已能體會失怙之痛矣。)再次言及仲愷先生對黃埔之貢獻時,先總統熱淚盈眶,其真摯慟心,形於詞色,聞之者莫不動容,諒今時尚存之當時黃埔學生,必尚能追憶及之。余認為仲愷先生始終是總理之忠實信徒,真如世侄所言,為人應“忠孝兩全”,倘謂仲愷先生乃喬裝為三民主義及總理之信徒,而實際上乃為潛伏國民黨內者,則豈非有虧忠貞?若仲愷先生矢心忠貞,則豈非世侄有虧孝道耶?若忠孝皆肭,則廖氏父子二代對歷史豈非茫然自失,將如何作交代耶?

此意尚望三思。

再者在所謂“文化大革命”鬥臭、鬥垮時期,聞世侄亦被列入鬥爭對象,虎口餘生,亦云不幸之大幸,世侄或正以此認為聊可自慰。

……

或謂我總理聯俄容共鑄成大錯,中國共產黨曲解國父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民族之要旨,斷章取義,以國父容共一詞為護身符,因此諱言國父批牘墨蹟中曾親批“以時局誠如來書所言,日人眼光遠之人士,皆主結民黨,共維東亞大局,其眼光短少之野心家,則另有肺腑也;現在民黨,系聯日為態度。”此一批示顯見:(一)總理睿知,已洞察日本某些野心家將來之企圖;(二)批示所書“現在”民黨當以聯日為態度,所言亦即謂一切依國家之需要而定。聯日聯俄均以當時平等待我為準繩。當時日本有助我之同情心,故總理乃以革命成功為先著,再者毋忘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有對中山先生肝膽相照之日本信徒為我革命而犧牲者。世侄在萬籟俱寂時,諒亦曾自忖一生,波劫重重,在抗戰前後,若非先總統懷仁念舊,則世侄何能脫囹圄之厄,生命之憂,致尚冀三次合作,豈非夢囈?又豈不明黃台之瓜不堪三摘之至理耶?

此時大陸山頭主義更為猖獗,貪污普遍,賄賂公行,特權階級包庇徇私,萋萋迭聞:“走後門”之為也牲牲皆是,禍在蕭牆,是不待言。

敏若世侄,抑有思及終生為蟒螫所利用,隨時領導一更,政策亦變,旦夕為危,終將不免否?過去毛「酋」秉權,一日數驚,鬥爭侮辱,酷刑處死,任其擺佈,人權尊嚴,悉數蕩盡,然若能敝帚自珍,幡然來歸,以承父志,澹泊改觀,養頤天年,或能予以參加建國工作之機會。倘執迷不醒,他日光復大陸,則諸君仍可冉冉超生,若願欣賞雪竇風光,亦決不必削髮,以淨餘劫,回頭是岸,願捫心自問。[14]款款之誠,書不盡意。

順祝 安謐

蔣宋美齡謹啟

民國71年(1982年)8月17日

廖承志書信以文言文寫成,以「經國吾弟」開首;頗有家書之感,又隱見兄長勸教之意。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對大陸實行「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之「三不政策」。蔣經國未回覆廖承志的公開信;反而由旅居美國之宋美齡,以同樣文言體裁、家書語調寫公開信回覆。信中開首即稱「承志世侄」;對廖承志在文革中的遭遇加以「問候」,再問記否「先總統」當年兩次釋放之恩;結尾以長輩口吻,教導何謂孫中山遺訓真義;反勸其早日「幡然来歸」。第二年廖因心臟病突發逝世,此事不了了之。後來蔣經國以推動政治民主化方式,確立反共與「革新保台」路線,反過來對抗中共統戰攻勢。[15][16][17]

為拉近蒋经国,廖承志獨排眾議亲自安排修缮蒋家祖坟。[18]

鄧仲元夫人李順春女士之墓碑,廖承志敬立

1978年3月,廖承志當選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1982年秋,因重病住院。9月,在中共十二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11月,廖承志發表「香港在一九九七年歸還後,中央政府不派兵進駐香港」[19]:205。1983年6月,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期間,李先念、廖承志分別獲大會主席團提名為國家主席國家副主席候選人。然而在舉行選舉前八天,即6月10日,廖承志因心臟病病逝於北京醫院[20]:94結果烏蘭夫當選為國家副主席。而廖承志之子廖暉後來亦掌管中共僑務工作。另外,廖承志亦为福建省华侨大学首任校长。

家庭[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引用[编辑]

  1. ^ Kurt Werner Radtke; Chengzhi Liao. China's Relations With Japan 1945-83: The Role of Liao Chengzhi.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90: 23– [4 January 2013]. ISBN 978-0-7190-2795-6. 
  2. ^ 周恩来“解放”廖承志的“三步妙棋”
  3. ^ 理解“廖承志时代”:战后中日关系的传播政治学
  4. ^ 启开海峡两岸和平接触联系之门——廖承志给蒋经国公开信的幕后故事
  5. ^ 5.0 5.1 5.2 竇應泰〈廖承志結合事業的畫筆〉,《明報月刊》,香港,2006年5月,第91頁
  6. ^ 竇應泰〈廖承志結合事業的畫筆〉,《明報月刊》,香港,2006年5月,第92頁
  7. ^ 金志宇 :〈郭潜——从叛徒到中统高层〉, 《党史纵横》,2012年第11期
  8. ^ 曾任新華社社長的廖承志. 新华网. [2012-02-26]. 
  9. ^ 周美華蕭李居編:《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下,台北國史館」出版,2009年,第274頁
  10. ^ 新華社北京電,刊北京《人民日報》,1982年7月25日
  11. ^ 王銘義報導,《中國時報》,台北,2003年10月25日,A15版
  12. ^ 新華社北京電,刊北京《人民日報》,1982年7月25日
  13. ^ 周美華、蕭李居編:《蔣經國書信集——與宋美齡往來函電》下,台北「國史館」出版,2009年,第278-284頁
  14. ^ 王銘義報導,《中國時報》,台北,2003年10月25日,A15版
  15. ^ [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nclcdr&s=id=%22095NCU05493023%22.&searchmode=basic 葉集凱:〈蔣經國晚年政治改革的背景(1975-1988)〉,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年
  16. ^ 阮銘:〈兩個蔣經國 兩個國民黨〉,財團法人彭明敏文教基金會,2003年1月17日
  17. ^ 王景弘:〈蔣經國香腸策略餵養本土化〉,新台灣新聞周刊,2003年1月13日
  18. ^ 为争取蒋经国,廖承志力排众议修缮蒋家祖坟 2011年10月13日08:41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19. ^ 寒山碧原著,伊藤潔縮譯,唐建宇、李明翻譯:《鄧小平傳》,香港:東西文化事業公司,1993年1月
  20. ^ 竇應泰:〈廖承志結合事業的畫筆〉,《明報月刊》,香港:明報報業有限公司,2006年5月

书籍[编辑]

其他[编辑]

  • 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公开信 [1]
  • 宋美龄致廖承志公开信 [2]

參見[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职务
前任:
何香凝
(廖承志之母)
中華人民共和國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
1959年-1975年
繼任:
廖承志 本人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
前任:
廖承志 本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
華僑事務委員會
主任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
1978年-1983年
繼任:
廖暉
(廖承志长子)
教育職務
新頭銜 华侨大学校长 繼任:
韦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