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嬪金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廢嬪金氏(1410年-1429年),本貫安東,外祖父鄭摠金五文之女,姑母為太宗後宮明嬪金氏

世宗九年(1427年)四月成為朝鮮文宗王世子嬪,封號徽嬪[1],世宗十一年(1429年)七月,因為行類似「巫蠱」的「媚道壓勝」之術而被廢為庶人[2],並同時收回金五文的職牒[3]

家族[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36卷, 9年(1427 丁未 / 명 선덕(宣德) 2年) 4月 9日(丁卯)
    ○丁卯/封金氏, 爲王世子徽嬪。 上以遠遊冠絳紗袍, 御勤政殿, 率文武群臣, 遣判府事崔閏德、兵曹參判成揜, 授王世子嬪冊印。 判敦寧金九德, 與其子摠制五文, 詣闕謝恩。
  2. ^ 《朝鮮王朝實錄.世宗實錄》45卷, 11年(1429 己酉 / 명 선덕(宣德) 4年) 7月 20日(甲子)
    ○御勤政殿下敎曰: 蓋聞配匹之際, 生民之始, 運祚之脩短、國家之盛衰係焉。 昔周文王之爲世子, 得聖女姒氏, 以爲之配, 以和鳴窈窕之德, 推樛屈逮下之仁, 致麟趾之應, 貽燕翼之謀, 吁美矣哉! 降及後世, 淳風漸薄, 女訓不傳, 后妃嬪御, 間有不念室家之宜, 競希燕私之寵, 甚至挾媚道、行壓勝, 以速廢黜。 稽諸史籍, 雖中冓之言, 率多曖昧, 若乃情迹敗露, 不可掩覆者, 斯皆自取之者, 又誰咎哉? 惟我祖宗, 家法甚正, 動得內助。 予於往歲, 冊封世子, 以金氏乃累葉名家, 擇以爲嬪, 不期金氏媚道壓勝, 事發有端。 寡人聞而震驚, 卽遣宮人審問, 金氏對曰: “侍女胡椒敎我也。” 乃召胡椒, 親問其由, 胡椒言: “去年冬月, 主嬪常問, 婦人見愛於男子之術, 婢對以不知, 主嬪强之, 婢乃敎之曰: ‘割得男子所悅婦人之鞋, 燒爲末, 和酒以飮男子, 則我可以見愛, 而彼因之疎斥矣。 可將孝童、德金二侍女之鞋以試之。’” 二人則金氏所忌者也。 金氏卽取二人之鞋, 親手割之, 以自挾持, 如是者三也, 欲施其術, 而未得其間耳。 胡椒又言: “厥後主嬪復問更有何術, 婢又敎之曰: ‘兩蛇交接所泄精氣, 拭以巾而佩之, 當得男子之昵愛矣。’ 所敎二術, 前所聞者, 傳聞於朴信棄妾重加伊; 後所聞者, 傳聞於鄭孝文妓妾下蓬萊也。 又有世子宮侍女順德, 本金氏家婢。 曾於金氏藥囊, 得所剪鞋皮而怪之, 示諸胡椒曰: ‘誰敎我嬪爲此事者?’ 卽取而藏之。” 寡人備聞斯語, 卽召順德覆問, 更無異辭。 且曰: “婢嘗至主嬪母家, 出鞋皮以示之, 仍告其故, 其皮猶在婢所。” 乃出以進。 於是寡人, 同中宮乃召金氏, 親問情由, 一一自服, 剪皮具在, 詞證明白, 非前世曖昧疑似之比。 噫! 眞有是事矣。 嗚呼! 定國儲而擇配, 固將以承宗祧、作母儀, 衍萬世之洪祚也。 今金氏爲世子嬪, 曾未數年, 而其運謀, 敢爲妖邪, 已至如是, 尙何望其無妬忌之心, 著肅雍之德, 成《鷄鳴》至三之告, 召《螽斯》, 則百之祥乎? 此祖宗所不歆, 宮壼所不容, 理合廢黜, 予豈得已? 已於宣德四年七月二十日, 告于宗廟, 廢金氏爲庶人, 收奪冊印, 黜還私第, 終不使薄行之人, 汚我家法。 其逢迎(從)〔縱〕臾, 使陷罪辜, 侍女胡椒, 付諸有司, 明正典刑。 惟是異常之事, 實有駭於國人之見聞, 尙慮大小臣寮, 未能究知本末, 故玆敎示
  3. ^ 世宗 45卷, 11年(1429 己酉 / 명 선덕(宣德) 4年) 7月 20日(甲子)
    ○命收前摠制金五文、原州牧使李蟠職牒, 罷敦寧府丞金仲淹職。 五文, 廢嬪金氏之父; 仲淹, 其兄也。 胡椒, 李蟠妾女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