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门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建国门事件
位置  中国北京市朝阳区
日期 1994年9月20日 (1994-09-20)
上午(UTC+8
目標 士兵、武警、公安警察
類型 屠杀
武器 81式自动步枪
死亡 最少24人(包括犯人本人)
受害 30人 - 80人
主謀 田明建
參與人數 田明建
防守者 中国政府派出的武装力量
動機 社会性报复

建国门事件,又称“9·20事件”、“田明建事件”(Tian Mingjian incident),是1994年9月20日上午发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市建国门外的一场枪击命案[1]。该案造成4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军人、17名平民及数目不详的武警公安民警死亡,凶手田明建最后被击毙。

起因[编辑]

田明建(1964年出生)是北京郊区通县某军事基地的一名中尉。他在军队服役十多年,最初是一名神枪手,在军事技术领域非常熟练。

他曾被提升为团级军事参谋,但由于脾气暴躁,最终被降职为代理连长。枪击事件发生时,他在北京警备区第三卫戍师第12团担任这一职务,据中国英语学习网报道称,他殴打其他士兵违反了纪律,并且对他的上级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了斥责,并对此感到不满。

田明建已婚,但是由于他的降职,他的妻子不被允许和他一起住在部队基地。他送礼给团级政委,政委答应在这件事上帮助他,但在开枪前两天政委把礼物退回来,并暗示要惩罚田。据中国英语学习网报道,田和他的上级发生了争吵,因为官方按照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强迫他的妻子在怀上第二个孩子时堕胎。当时,田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但他来自河南省的农村地区,那里保守的传统价值观强调生男孩。于是田偷偷计划要一个儿子,直到有人在军队里透露了他的计划,节育官员强迫他的妻子流产。到那时,他的妻子已经怀孕七个月,在手术中死亡,同时死亡的还有未出生的胎儿(后来发现是个男孩)。

过程[编辑]

驻守在通县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卫戍区三师十二团中尉副连长田明建在出操时开枪打死团政委在内的首长和战友4人后,携枪劫持一辆吉普车冲向天安门广场。在建国门遇红灯时,司机把车撞向大树后试图逃逸,被田明建一枪击毙。田明建遂在大使馆区(加拿大驻华大使馆楼下)向平民射击,导致17位平民死亡,其中包括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优素福·穆罕默德·皮什科纳里(Yousef Mohammadi Pishknari)与其子。

当时,北京的几个区均被封锁,军警赶到现场,被田明建的短点射压制,与之发生激烈的枪战。双方在城市道路两侧激烈交火,据称有多达7名武警公安民警在交火中死亡。在交火过程中,一辆44路公交车驶进了交火区域,司机在惊慌中将车辆停在了交火区域中,结果造成了车上乘客的重大伤亡。另外,有多名路过的平民在交火过程中被打死打伤,包括驾车经过的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优素福·穆罕默德·皮什科纳里和他九岁的儿子,另有两子受伤。这名军官在弹药快要耗尽的情况下,企图逃跑,经考证被随后赶到的持枪军警部队以交替掩护冲锋从正面击毙。北京市法医检验鉴定中心统计总死伤75人[2]

新闻报道[编辑]

最先加拿大电视台报道,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中国政府在得知事件发生后,立即关闭了电视卫星传播,禁止各国记者进驻现场采访。由于枪战就发生在加拿大的外交公寓下面,因此他们得以抢在禁令之前转播了现场实况。因伊朗驻华大使馆政务秘书及其子死亡,伊朗政府向中国提出抗议。[3]

事件发生当天,新华社即发出了一条百余字的新闻,该新闻当晚刊登于《北京晚报》上[來源請求]

当时外电有报道称,此事件肇因於中國政府推行的“计划生育”,該軍官的妻子因避免生育罚款、进行人工流产,而造成了母子雙亡的悲劇。[4]

调查[编辑]

事件发生后,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张震乘车赶到了建国门出事现场,此时田明建已被击毙。随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也赶到了出事现场。此后,张震、于永波等人一同到医院看望了伤员,并亲自到部队调查情况,理清了真相。[1]

据调查,田明建是“驻京郊某部的一名连长”,他平时对战士随意打骂,还曾为了升职而向团部领导送礼。他在安排战士回家探亲时因办事不公,与手下的一名战士发生了矛盾,田明建不但打了该战士,又召开了连队军人大会,讨论并表决开除该战士党籍。上级机关得知后,决定派工作组到该连整顿。与此同时,收受过田明建所送礼品的团领导托人退回了该礼品。田明建遂认为升遷无望,便决意报复,先在营区内行凶,后劫持车辆前往市区,在建国门行凶。[1]

张震还了解到,该连长所在部队的领导曾认为他敢于管理,还把他所在连队评为“队列管理模范连”,事发前不久还在该连队召开了现场会。张震认为,建国门事件反映了该部队在“党的建设、干部任用、思想教育、训练管理、基层建设等方面”,均存在严重问题。同时,该事件也说明该部队在“工作指导思想、领导方法、工作作风等方面”,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张震说:“发生这个案件绝非偶然,是长期积累的多方面矛盾的综合性暴露。”张震对事件善后提出了要求,并初步总结了若干条教训。[1]

该事件也惊动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江泽民。张震事后同江泽民谈及该事件时“还深深感到内疚、自责”。“他说发生这样严重的问题,作为军委领导成员之一,他的工作没有做好。这个事件给他敲响了警钟。军委对此作了认真分析研究,采取了一系列改进工作的措施,并对有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处理。”[1]

影响[编辑]

该事件对此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队建设具有一定影响。“在此后的工作中,张震按照江泽民的要求,针对部队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大力加强思想政治建设,把它摆在一切工作的首位。着重抓好爱国奉献教育、革命人生观教育、尊干爱兵教育和艰苦奋斗教育,并进一步把党和红军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永葆人民军队本色。”[1]

在军事技术方面,该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有:

  • 双方均趴在路边草丛中,侦察兵、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防暴队和北京市公安局刑侦、特警挤成一团,各喊各的,均用口头明语联络,没有手语,场面较为混乱。[5]
  •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民警曹付昆头戴钢盔伸出头察看时,钢盔被7.62mm口径步枪子弹击穿,脑颅遭受重创而死亡。[6]
  • 当时没有一个建制有子弹,特务连的子弹还要去特定地点取。在此事件后全军建制团都设立一个战斗班,24小时待机处理突发事件,配发子弹[7]

其他[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凌辉,在军委副主席岗位上的张震上将,湘潮2005年第1期
  2. ^ 人民网. 发展法医事业有新路 ———访北京市法医检验鉴定中心主任任嘉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1-26). 
  3. ^ Victoria Advocate - Google News Archive - Sep 22, 1994[1]
  4. ^ 原文 because his wife was forced to have an abortion and died, BBC转Informatio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2]
  5. ^ 兵器2001年第1-12期,第30页
  6. ^ 前哨 2009年第215-220期,第129页
  7. ^ 李明,中共祕密檔案,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2008年,第46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