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斯兰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弗里斯兰马
弗里斯兰马
特徵黑色,肌肉强壮,敏捷且动作优雅,鬃毛和尾毛浓密,小腿有腿羽。
別名比利时黑马(英国)
原產國荷兰
品種認定
北美弗里斯兰马协会(Friesian Horse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Breed standards
Equus ferus caballus

弗里斯兰马FriesianFrizian)是一个马种,它起源于荷兰弗里斯兰省。弗里斯兰马的体型英语Equine conformation类似于轻型挽马英语Draft horse,但该品种对于它们的大小来说,既优雅又灵活。人们认为,在中世纪,遍及欧洲大陆的弗里斯兰马的祖先都被视为战马。在中世纪前期中世纪中期,它们的大小使他们能够驮动身穿盔甲骑士。在中世纪后期,需要重型的、挽马型动物。尽管该品种不止一次几近灭绝,但如今弗里斯兰马的数量仍在增长,也越来越受欢迎,既被用于挽具英语Driving (horse),又被用于鞍具。最近,该品种被引入盛装舞步领域。

品种特征[编辑]

弗里斯兰马通常以其黑色皮毛来辨识,但颜色并不是唯一的辨识特征;有些弗里斯兰马是栗色,因为某些血统确实携带“红色”基因。[1]在1930年代,出现过栗色和枣色的。[2]弗里斯兰马很少有任何白色标记;大多数注册管理机构在进行纯种注册时,仅允许在额头上有一个小白星。要被FPS(Friesch Paarden Stamboek,弗里斯兰马血统簿)所接受,种马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

弗里斯兰种马

弗里斯兰马平均身高约15.3手距(63英寸;160厘米),但其马肩隆高度的范围可能从14.2至17手距(58至68英寸;147至173厘米)。而母马或阉马至少要达到15.2手距(62英寸;157厘米),才有资格获得“指定星级”血统簿。[3]荷兰的评委通过检查来判断马匹,并决定马匹是否值得评定星级。该品种整体体型强健,骨骼结构良好,有时称之为“巴洛克”体型。弗里斯兰马的脖子呈长拱形,头的轮廓分明,短耳,是所谓“西班牙式”头。它们的肩膀和屁股强壮而倾斜,身体紧凑,肌肉发达,尾巴低垂,四肢短而结实。弗里斯兰马的鬃毛和尾毛长而浓密,通常呈波浪状,而“腿羽”(小腿上的丝状长毛)则故意不修剪。该品种以轻快、高步态的小跑而著称。弗里斯兰马被认为是踊跃、积极和充满活力的,但也柔和温顺。弗里斯兰马倾向于拥有重要的地位,并带有优雅的气息。[4]如今,有两种不同的体型——“巴洛克”型和现代“运动马”型。巴洛克型像经典弗里斯兰马一样拥有较强壮的体格,而现代型的骨头则较细。两种类型都很常见,但现代型目前在演出圈比巴洛克型的弗里斯兰马更受欢迎。但是,正确的移动比体格类型更重要。[5]

头部特写

登记机构一般不接受栗色种公马登记,但母马和阉马有时则允许登记。[6]栗色弗里斯兰马参与比赛则会有惩罚,但黑色皮毛因旧伤或日晒而褪色的则不会。[1]弗里斯兰马确实存在栗色的等位基因,这是一种隐性遗传特征;1990年代,有两匹母马生下了栗色的小马驹。[2]弗里斯兰马血统簿于1990年开始尝试培育栗色马,如今FPS在注册时,会通过基因测试,如果种公马含有栗色或“红色”基因,即使是杂合的并表现为黑色,都不允许注册。[7]美国弗里斯兰马协会(American Friesian Association)并不隶属于KFPS,它允许注册带有白色标记的马,也允许注册栗色马,前提是可以证明其血统纯正。[8]2014年,已知有八个种公马品系仍携带栗色基因。

业界公认有四种可能影响弗里斯兰马的遗传疾病:侏儒症脑积水主动脉破裂英语Aortic rupture倾向和巨食道癌英语Megaesophagus。前两种可以做基因测试。弗里斯兰马也是几种可能罹患马多糖贮积性肌病英语Equine polysaccharide storage myopathy的品种之一。[9]大约0.25%的弗里斯兰马受侏儒症的影响,这些马的头大小正常,胸部比正常的要宽,后背较长,而四肢很短。这是一种隐性疾病。[10]另外,该品种消化系统疾病的发生率比一般的要高,并且昆虫叮咬过敏的倾向较高。像其它一些挽马品种一样,他们容易得一种皮肤病,被称为疣状脚腕英语Pastern皮肤病,并且可能容易有免疫系统损伤。[11]弗里斯兰马产驹后保留胎盘的比例很高,为54%。一些正常大小的弗里斯兰马也有肌腱和韧带松弛倾向,这可能与侏儒症有关,也可能无关。相对较小的基因库和近亲繁殖被认为是造成大多数此类疾病的因素。[12]

历史[编辑]

弗里斯兰马起源于荷兰北部的弗里斯兰省,有证据表明,马在那里已经生存了数千年。

纪念现代弗里斯兰血统簿诞生100周年的雕像

早在四世纪的历史中,就已经提到了弗里斯兰军队骑着自己的马匹。其中最知名的来源之一是一位名叫安东尼·登特(Anthony Dent)[13]的英国作家,他写了关于在卡莱尔的弗里斯兰骑兵的文章。登特等人写道,弗里斯兰马是英国夏尔马英语Shire horse费尔矮马英语Fell pony的祖先。但这仅仅是猜测。

直到11世纪,才出现了弗里斯兰马的插图。许多被发现的插图都描绘了骑士骑着类似该品种的马,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征服者威廉[14][15]

现代弗里斯兰马的这些祖先在中世纪被用来驮着骑士参加战斗。在12世纪和13世纪,一些十字军的东方马与弗里斯兰马交配。在16世纪和17世纪,荷兰与西班牙建立了短暂的联系,随着武器的更新换代和减轻,对重型战马的需求减少。安达卢西亚马与弗里斯兰马杂交,生出一种更轻便的马,它们摄入的食物较少,排出的粪便也较少,因此更适合用于城市马车。

历史学家安·海兰德英语Ann Hyland写道:

查理皇帝(1516-56年在位)继续将西班牙扩张到荷兰。维盖提乌斯(Vegetius)注意到荷兰有弗里斯兰战马,并在罗马时代用于欧洲大陆和英国。像安达卢西亚马一样,弗里斯兰马被培育为真正的马种。即使在16世纪注入了西班牙血统,它仍保留了其本土特色,并从两个品种中汲取了精华。在16和17世纪提到,弗里斯兰马是一种非常适合战争的勇敢的马,不像某些品种缺乏耐久性,也不像重型马那样多痰。弗里斯兰马一般呈黑色,高度大约15手距,体型短而壮,但更具优雅和品质。引人注目的步态来自于强壮四肢的平稳小跑。如今,尽管品种的定义被保留下来,但由于饲养和饮食方法的改良,其大小已显著增加,就像大多数品种一样。[16]

该品种在18和19世纪特别流行,当时不仅拉车和农用有需求,而且当时流行的小跑比赛也有需求。弗里斯兰马可能已被用作德勒赫斯特马英语Dølehest诺福克快步马英语Norfolk Trotter哈克尼马的祖先)和摩根马这些品种的基础种群。[17]在1800年代,为了小跑将弗里斯兰马培育得更轻更快,但这导致了一些马主和育种者将其视为劣种,因此在19世纪末产生了恢复纯种的运动。

弗里斯兰马有时也被称为“比利时黑马”

1879年,弗里斯兰农场主和地主们聚集在一起,创建了一个血统簿协会,即弗里斯兰马血统簿(Fries Rundvee Stamboek,简称FRS)。[18]1880年,《马匹血统簿》(Paardenstamboek)出版,最初注册的是弗里斯兰马和一些重型温血马英语Heavy warmblood品种,包括东弗里斯兰马和老奥尔登堡马英语Ostfriesen and Alt-Oldenburger,统称为“上兰德马”(Bovenlanders)。[19]当时,弗里斯兰马的数量正在下降,并且正在被更时髦的上兰德马所取代,既有直接取代,也有用上兰德种公马和弗里斯兰母马杂交的情况。实际上在1879年,该省大部分地区的纯正弗里斯兰马已经消失了,因此只好将上兰德马包括在内。通过该协会的工作,该品种在19世纪后期恢复了生机,但也导致了繁殖区许多最好的种马消失或被出售,弗里斯兰马的数量也减少了。到20世纪初,可用的种马仅剩三匹。[20]因此在1906年,登记处的两个部分合并在一起,并在1907年将该血统簿重命名为弗里斯兰马血统簿(Friesch Paarden Stamboek,简称FPS)。

1913年弗里斯兰马(Het Friesch Paard)协会成立,以保护和推广该品种。到1915年,它已经说服FPS将注册分为两组。到1943年,非弗里斯兰马的育种者完全离开了FPS,并组成了一个独立的协会,后来成为荷兰皇家温血马英语Dutch Warmblood血统簿(Koninklijk Warmbloed Paardenstamboek Nederland,简称KWPN)。[19]

农场上的石油驱动设备代替了牲口,这也威胁到了弗里斯兰马的生存。弗里斯兰马最后一次大规模用作挽马,是在农场上放牧奶牛。二战减缓了替换的过程,使该品种的数量和受欢迎程度得以反弹。在恢复该品种的初期,一个重要因素是拥有斯特拉斯堡马戏团荷兰语Circus Strassburger的家族。他们逃离纳粹德国前往低地国家,发现了该品种的表演才能,并在纳粹占领期间及之后证明了其在原始繁殖区域之外的能力。[21]

用途[编辑]

一匹系着肚带英语Surcingle的弗里斯兰马,在表演小跑英语Trot

在农业用途减少的同时,弗里斯兰马在休闲用途上却广受欢迎。[22]今天,荷兰的马大约有7%是弗里斯兰马。[11]

今天的弗里斯兰马既可用于挽具,也可用于鞍具,特别是在盛裝舞步方面。用于挽具时,它们可单独或成组用于竞技和休闲驾驶。在某些赛事中,为弗里斯兰马设计的传统马车是一种高轮马车,称为sjees。[23][24]弗里斯兰马还被用于各种活动中,例如在各种庆典活动中拉老式马车。[25]

由于它们的颜色和醒目的外表,弗里斯兰马在电影和电视中是一个很受欢迎的品种,特别是在历史片和奇幻片中。在面对与制片相关的活动时,他们被认为较镇定,同时在镜头前也很优雅。[25]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Friesian Breed Standard [弗里斯兰马品种标准]. 美国马匹联合会英语United States Equestrian Federation. 2014-03-20 [2014-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8) (英语). 
  2. ^ 2.0 2.1 Lesté-Lasserre, Christa. What's Behind a Horse of a Different Color? [不同颜色马匹的背后是什么?]. TheHorse.com. 2016-12-29 [2017-01-16] (英语). 
  3. ^ KFPS > Home [KFPS > 首页]. Fps-studbook.com. 2014-03-19 [2014-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28) (英语). 
  4. ^ The Australian & New Zealand Friesian Horse Society Inc.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弗里斯兰马协会]. anzfhs.org.au. [2017-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09) (英语). 
  5. ^ The History of Friesians [弗里斯兰马的历史]. Friesians Scotland. [2017-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7) (英语). 
  6. ^ Friesian Encyclopedia [弗里斯兰马百科全书]. Friesiancrazy.com. [2014-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23) (英语). 
  7. ^ CHESTNUT FRIESIANS or "FOX" FRIESIANS [栗色弗里斯兰马或“狐狸色”弗里斯兰马]. U.S. Friesian Referral Service. [2014-12-18] (英语). 
  8. ^ Registration Rules & Regulations [注册规则与规定]. American Friesian Association. [2014-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9-17) (英语). 
  9. ^ Horse Health [马匹健康]. Friesian Horse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2014-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8) (英语). 
  10. ^ Back, Willem; Clayton, Hilary M. Equine Locomotion [马的运动]. 爱思唯尔. 2013: 718 [2016-07-15]. ISBN 9780702052934 (英语). 
  11. ^ 11.0 11.1 Marcella, Kenneth. The trouble with Friesians [弗里斯兰马的麻烦]. DVM 360 Magazine. 2013-06-01 [2015-08-29] (英语). 
  12. ^ Boerma, S.; Back, W.; Sloet van Oldruitenborgh-Oosterbaan, M. M. The Friesian horse breed: A clinical challenge to the equine veterinarian? [弗里斯兰马种:对马匹兽医的临床挑战?] (pdf). Equine Veterinary Education: 66–71. 2012-02 [2014-12-18]. doi:10.1111/j.2042-3292.2011.00302.x (英语). 
  13. ^ G.J.A. Bouma; E. Dijkstra; dr.ir. A. Osinga. Het Friese paard [弗里斯兰马] (荷兰语). 
  14. ^ E. Dijkstra. Friese stamhengsten deel I [弗里斯兰种马第一部分] (西弗里西亚语). (由Dr. Geurts引用)
  15. ^ The Friesian Horse, a time-honoured utility breed [弗里斯兰马,一个古老的实用品种]. KFPS - Royal Friesian. [2017-11-28] (英语). 
  16. ^ 安·海兰德英语Ann Hyland. The Warhorse 1250–1600 [战马1250–1600]. 英国: 萨顿出版社英语The History Press. 1998: 2–3 (英语). 
  17. ^ Historic Notes [历史笔记]. Friesian Crazy. [2014-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英语). 
  18. ^ Bouma. Het Friese Paard [弗里斯兰马]. 1988: 25 (荷兰语). 
  19. ^ 19.0 19.1 History of the Friesian Horse [弗里斯兰马的历史]. The Friesian Horse Society (US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07) (英语). 
  20. ^ P. de Boer; S. Minkema; A.M. Teekens. Judging of the Friesian Horse [弗里斯兰马的评判] (英语). 
  21. ^ Friesian History [弗里斯兰马的历史]. Fhana、KFPS. [2017-11-28] (英语). 
  22. ^ Friesian History [弗里斯兰马历史]. Friesian Horse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2015-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19) (英语). 
  23. ^ sjees (rijtuigje). Etymologiebank.nl. [2017-04-06] (荷兰语). 
  24. ^ Overview [总览]. Friesian Horse Association of North America. [2015-08-29] (英语). 
  25. ^ 25.0 25.1 Klimek, Kim Abbott. Friesians in Film [电影中的弗里斯兰马]. Horsechannel.com. [2015-08-29]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