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曼·戴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弗里曼·戴森
Freeman Dyson
Freeman Dyson.jpg
2005年10月5日旧金山的Long Now Seminar会议期间的弗里曼·戴森
出生Freeman John Dyson
(1923-12-15)1923年12月15日
英国伯克郡克羅索恩英语Crowthorne
逝世2020年2月28日(2020-02-28)(96歲)
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
国籍 美國
母校剑桥大学康奈尔大学[1]
知名于戴森球
戴森運算器
戴森系列
施溫格-戴森方程式
Circular ensemble
隨機矩陣
美國反核運動
戴森猜測
Dyson's eternal intelligence
戴森數
戴森樹
戴森變換
戴森布朗運動
獵戶座計劃
TRIGA反应堆
奖项丹尼·海涅曼数学物理奖 (1965)
洛侖茲獎章 (1966)
休斯獎章 (1968)
哈維獎 (1977)
沃爾夫物理學獎 (1981)
Andrew Gemant Award (1988)
奥斯特奖章 (1991)
恩里科·費米獎 (1993)
邓普顿奖 (2000)
波梅兰丘克奖 (2003)
庞加莱奖 (2012)
科学生涯
研究领域物理数学
机构英國皇家空軍
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
伯明翰大学
杜克大學
康奈尔大学
学术指导者汉斯·贝特
受影响于理查德·费曼[2][3]
Abram Samoilovitch Besicovitch[4]
备注
He is notably the son of George Dyson, and father of Esther Dyson, Dorothy Dyson, Mia Dyson, Rebecca Dyson, Emily Dyson, and George Dyson.

弗里曼·约翰·戴森(英語:Freeman John Dyson,1923年12月15日-2020年2月28日),美籍英裔數學物理學家,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教授。戴森提出了戴森變換。

生平[编辑]

1923年12月15日,戴森在英國伯克郡出生。他的父親是傑出的作曲家,後被封為爵士。他的母親擁有法律學位,在戴森出生後擔任社會工作者。戴森四歲時試圖計算太陽中的原子數。后来在劍橋大學三一學院追隨數學家戈弗雷·哈羅德·哈代研究數學。19歲時,他被分配到英國皇家空軍的轟炸機司令部,他在那裡開發了用於計算轟炸機編隊理想密度的分析方法。

戴森在1947年發表了兩篇關於數論的論文。朋友和同事將他形容為害羞和自欺欺人的人,常使朋友感到耳目一新,但让竞争對手感到惱火。

美国生涯[编辑]

在GI Taylor的建議下,戴森於1947年来到美國康乃爾大學,跟隨漢斯·貝特教授,他在那裡認識了費曼。這位嶄露頭角的英國物理學家認識到了美國人的才華,並與他合作。 1949年,戴森證明了量子電動力學兩種公式的等價性:他證明了朱利安·施溫格朝永振一郎發展的變分法方法和費曼路徑積分表述。他是繼費曼圖的創造者之後的第一個欣賞費曼圖的人。戴森說服奧本海默,說費曼的新理論與史溫格和托莫納加的理論一樣有效。

1957年到1961年,戴森參與了獵戶座計劃

戴森為量子電動力學的建立做出了決定性的貢獻。1964年,戴森獲得諾貝爾物理獎提名。戴森獲得了許多科學獎項,但從未獲得諾貝爾獎。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史蒂文·溫伯格說,諾貝爾委員會讓戴森感到震驚,但戴森在2009年說:“如果你想獲得諾貝爾獎,我認為這幾乎是正確的。你應該長期集中注意力,掌握一些深刻而重要的問題,並堅持十年,這不是我的風格。”戴森是《紐約書評》的定期撰稿人,並於2018年出版了回憶錄《自傳:模式製造者》。

1951年他任康乃爾大學教授,1953年後一直任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教授。他可能是從未獲得博士學位但在高等學術機構任教的一個最著名的例子。

戴森於1994年從高等研究院退休。

戴森還以在核武器政策和外星智能方面的工作而聞名。他著有許多普及性讀物。

家庭[编辑]

生物技術和遺傳工程[编辑]

戴森球[编辑]

其最著名構想是人稱戴森球的結構,是把太陽恆星包圍盡可能利用陽光的計劃。美國嚴肅科幻小說《環形世界》和日本的童話式卡通雙子公主》背景都很相似戴森球。而其想像中在彗星內建造的空洞,以一顆巨大的基因改造樹木來挖空並產物氧氣宇宙都市,人稱「戴森樹英语Dyson tree」。卡通《天地無用!》中樹雷星王室的太空船小說《Orion's Arm》的設定都和這個很相似。

戴森樹[编辑]

戴森還提議建造戴森樹,這是一種能在彗星上生長的基因工程植物。

太空殖民地[编辑]

戴森對五月花號的航行費用以及摩門教徒向猶他州的移民進行了歷史研究,認為有可能以較小的規模進入太空。每人的成本約為40,000美元(1978年的美元,2013年的143,254美元);就實際而言,這可以與美國殖民時期相提並論。戴森說,除非將價格降低到這個水平,否則他並不觉得真的有趣,因為这將是只有政府才能負擔得起的奢侈项目。

戴森对廉價太空旅行抱有希望,他认为私人企業家能開發廉價的新事物。

“沒有物理學或生物學定律禁止在太陽系內外廉價旅行和定居。但無法預測這將花費多長時間。對未來日期的預測眾所周知是錯誤的。我的猜測是廉價無人飛行任務的時代將在未來的五十年內,二十一世紀末的某個時候開始。任何負擔得起的載人探索計劃都必須以生物學為中心,其時限應與生物技術的時限聯繫在一起;一百年左右,可能是合理的。”

永恆智力[编辑]

戴森提出,一群不朽的智慧生物可以通過將時間延長到無窮而只消耗有限的能量來逃脫热寂的可能。

主要大众著作[编辑]

  • Disturbing the Universe(中譯本《宇宙波瀾》, ISBN 9576211964
  • Weapons and Hope
  • Origins of Life
  • Infinite in All Directions(中譯本《全方位的無限》, ISBN 9576212006
  • From Eros to Gaia
  • Imagined Worlds(中譯本《想像的未來》, ISBN 9789576215681
  • The Sun, the Genome and the Internet(中譯本《21世紀三事》, ISBN 9570516348

参考资料[编辑]

  1. ^ Dyson, Freeman. Alma Mater. Web of Stories. [永久失效連結]
  2. ^ FREEMAN DYSON | School of Natural Sciences. [2014-1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04). 
  3. ^ Disturbing the Universe. Chapter 5
  4. ^ Dyson, Freeman. Influences. 

延伸閲讀[编辑]

  • Brower, Kenneth, 1978. The Starship and the Canoe,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 Schweber, Silvan S. QED and the Men Who Made It: Dyson, Feynman, Schwinger, and Tomonaga.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978-0-691-03327-3. 
  • Schewe, Phillip F., 2014. Maverick Genius: The Pioneering Odyssey of Freeman Dyson. St. Martin's Griffin: ISBN 978-1250042569.

外部链接[编辑]

戴森相關[编辑]

有關戴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