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昌(?-304年),西晋义阳郡(治今河南新野)少數民族。他是西晉時張昌之亂的發起者。

生平[编辑]

張昌年輕時當過平氏縣吏,武力過人,不過他常自己占卜,都說自己應該會富貴,又喜歡談論攻戰之事,都遭同僚們取笑。後來益州發生李流叛亂,張昌消失了半年,竟用這時間聚集了數千人,並盜取了儀仗旗幟,冒稱是朝廷派他招募兵員討伐李流。太安二年(303年),朝廷下了《壬午詔書》,命令召集士兵入蜀支援討伐,這些士兵被稱作「壬午兵」。不過,其時仍在八王之亂之紛亂之中,戰事不斷,而有知術數的人又說江左將有帝王興起,張昌就抓住人們不想應詔西征的心態以這些事加以哄騙也們,讓他們都不奉詔。不過,詔書為了加快遣兵,限定若果部隊停留在一個郡中達五日,太守就會遭免官,故此郡縣長官都很盡力驅逐他們,但這更逼了他們自己聚起來成為了盜賊[1]

該年,江夏郡豐收,吸引了數千流人去取食,張昌在郡治安陸縣石巖山屯駐,這些流人和逃避《壬午詔書》的百姓大多都會去投靠他。張昌部眾漸多,改了名字叫「李辰」,擊敗了江夏太守弓欽所派來討伐的軍隊隊後就主動進攻安陸,弓欽出戰但大敗,只好逃到沔口。當時的鎮南大將軍新野王司馬歆派了騎督靳滿討伐張昌,在隨郡西和張昌大戰,卻為張昌所敗。張昌從靳滿敗軍中掠得器仗等軍需品,並佔據了江夏郡,取用其武庫之物。張昌接著對部眾說:「當有聖人出。」其時有個叫丘沈山都縣吏經過江夏,張昌就指他就是聖人,準備好盛大的車駕和服飾去迎接,立了他作天子,置百官。丘沈易名「劉尼」,自稱是漢室後裔,以張昌為相國,張昌兄張味及弟張放分別以車騎將軍及廣武將軍領兵。當時張昌以大本營石巖山作宮殿,故意在岩石上用竹織成雀鳥形狀再以彩綢裝飾,在旁邊於了些肉,將真的雀鳥吸引來,然後向人們聲稱有鳳凰降臨。張昌又聲稱有珠袍、玉璽︱、鐵券、金鼓特物品自行出現,於是建年號「神鳳」,郊祀及衣飾都根據漢朝規格。為了壯大聲勢,張昌不但族誅不應募的人,而且散布流言「江淮已南當圖反逆,官軍大起,悉誅討之。」流言在一些人互相煽動下,讓人心惶恐,最終江沔流域的人短時間就內紛紛起兵,響應張昌,成功讓張昌在短時間內聚眾達三萬。其士眾都「絳頭毛面」[1]

司馬歆鑑於張昌勢力迅速發展,於是上表請求朝廷救助。晉廷於是命豫州刺史劉喬率領軍隊據汝南防禦,另派劉弘為荊州刺史,率領趙驤等增援宛城,助平南將軍羊伊拒守。張昌以黃林為大都督,領兵二萬進攻豫州,又派馬武進攻武昌,石冰攻江、揚二州,自己就率兵攻向襄陽[1]。司馬歆面對張昌來襲,在張昌攻至樊城時就出戰迎擊,但終兵敗戰死[2],朝廷遂改以劉弘為鎮南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劉弘派了陶侃蒯恆皮初等人率先至襄陽,而張昌就進攻劉弘所在的宛,擊敗趙驤,羊伊被張昌所殺,劉弘退守梁[3]

張昌接著再攻向襄陽,卻遭到陶侃等軍所破,晉軍仍據襄陽。不過,黃林圍攻弋陽,武昌被馬武攻下,石冰攻下江揚二州郡縣並派兵進攻長沙湘東零陵等郡,封雲更起兵響應石冰,擾襲徐州[4],張昌影響於是遍及荊江揚徐豫五州。張昌對所佔據郡縣都會派駐官員,然而那些其實都是小人,亦無加以管束,故他們其實都是行著搶劫掠奪的盜賊行為,漸漸令人民對張昌失去信心[1]

及後,晉軍反擊,陶侃等率兵進攻張昌,屢敗張昌,殺了數萬人,最終兩軍於竟陵決戰;而劉喬就派李楊尹奉率兵直搗江夏。陶侃與張昌苦戰多日後終大破張昌,數以萬計的人投降,張昌就逃到下儁山[5][6]

永興元年(304年),陳敏消滅了石冰,平定揚徐二州[7];張昌亦終遭荊州軍所捕,傳首京師,其餘眾都被誅滅三族[1]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晉書·張昌傳》
  2. ^ 《晉書·新野王歆傳》:「昌至樊城,歆出距之,眾潰,為昌所害。」
  3. ^ 《晉書·劉弘傳》:「太安中,張昌作亂,轉使持節、南蠻校尉、荊州刺史,率前將軍趙驤等討昌,自方城至宛、新野,所向皆平。及新野王歆之敗也,以弘代為鎮南將軍、都督荊州諸軍事,餘官如故。弘遣南蠻長史陶侃為大都護,參軍蒯恆為義軍督護,牙門將皮初為都戰帥,進據襄陽。張昌并軍圍宛,敗趙驤軍,弘退屯梁。」
  4. ^ 《晉書·惠帝紀》:「張昌陷江南諸郡,武陵太守賈隆、零陵太守孔紘、豫章太守閰濟、武昌太守劉根皆遇害。昌別帥石冰寇揚州,刺史陳徽與戰,大敗,諸郡盡沒。臨淮人封雲舉兵應之,自阜陵寇徐州。」
  5. ^ 《晉書·劉弘傳》:「侃、初等累戰破昌,前後斬首數萬級。及到官,昌懼而,逃其眾悉降, 荊土平。」
  6. ^ 《晉書·陶侃傳》:「會劉弘為荊州刺史,將之官,辟侃為南蠻長史,遣先向襄陽討賊張昌,破之。」
  7. ^ 《晉書·惠帝紀》:「永興元年三月,陳敏攻石冰,斬之,揚徐二州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