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敷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敷華(1439年-1508年),字公實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吉安府安福縣(今江西省安福縣)人,明朝左都御史

生平[编辑]

其父張洪官至监察御史,死于土木之变。景泰初年,进入国学。天顺八年(1464年),登进士,改庶吉士。成化元年,与劉大夏从部事,授兵部主事,升任郎中。成化十一年,出任浙江参议,居浙江十余年,历任浙江布政使。弘治初年,迁湖广布政使。后升右副都御史,巡抚山西,中途奔丧,除服后恢复原职。在任期间处理粮运管理等。后改为陕西巡抚,制定婚丧礼仪等。之后升南京兵部右侍郎。弘治十二年,改右都御史,总督漕运,兼巡抚淮、扬等府。之后掌管南京都察院,与南京吏部尚书林瀚、佥都御史林俊国子监祭酒章懋共称「南都四君子」,就遷南京刑部尚書[1]

正德元年,召为左都御史。同年冬,大臣与言官请求除去刘瑾等宦官,明朝内阁力主此事。明武宗犹豫不决,之后朝廷大变,宦官势力大增。張敷華只能与楊守隨辞职,至徐州时乘坐小艇遇到洪水,觸石几乎溺死。刘瑾仍然忌恨,欲借湖廣倉儲浥爛事,连坐張敷華。翰林院修撰康海对刘瑾说:「吾秦人愛張公如父母,公忍相薄耶?」刘瑾于是稍微解意,仍然连坐其与楊守隨罪。次年六月病卒。刘瑾被诛后,贈太子少保,謚簡肅[2]

有孫張鰲山,官監察御史。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186):“張敷華,字公實,安福人。父洪,御史,死土木難。敷華少負氣節。年七歲,裏社樹為祟,麾群兒盡伐之。景泰初,錄死事後,入國學。舉天順八年進士,選庶吉士。成化元年,與劉大夏願就部曹。除兵部主事,歷郎中。廉重不撓,名等於大夏。十一年,出為浙江參議。景寧礦盜起,至數千人。敷華諭散之,執其魁十二人。居浙十餘年,歷布政使。弘治初,遷湖廣。歲饑,令府縣大修學宮,以傭直資餓者。擢右副都御史,巡撫山西。中道奔喪,服闋還故官。部內賦輸大同,困於折價。敷華請太原以北可通車者仍輸米,民便之。改撫陝西,制婚娶、喪葬之式,納民於禮。妖僧據終南山為逆,廷議用兵,尚書馬文升曰:「張都御史能辦此。」敷華果以計縛僧歸。遷南京兵部右侍郎。十二年改右都御史,總督漕運兼巡撫淮、揚諸府。高郵湖堤圮,浚深溝以殺水勢。又築寶應堤。民利賴焉。改掌南京都察院。與吏部尚書林瀚、僉都御史林俊、祭酒章懋,稱「南都四君子」,就遷刑部尚書。”
  2. ^ 明史》(卷186):“正德元年召為左都御史。其冬,大臣與言官請去劉瑾等,內閣力主之。帝猶豫,敷華乃上言:「陛下宴樂逸遊,日狎憸壬,政令與詔旨相背,行事與成憲交乖,致天變上幹,人心下拂。今給事中劉蒨,御史朱廷聲、徐鈺等連章論列,但付所司。英國公懋與臣等列名上請,但雲『朕自處置」。臣竊嘆惑,請略言時政之弊。如四十萬庫藏已竭,而取用不已。六七歲童子何知,而招為勇士。織造已停,傳奉已革,尋復如故。鹽法、莊田方遣官清核,而奏乞之疏隨聞。中官監督京營、鎮守四方者,一時屢有更易。政令紛,弊端滋蔓。夫國家大事,百人爭之不足,數人壞之有余。願陛下審察。」疏入,不報。既而朝事大變,宦官勢益張。至除夕朝罷,忽傳旨與楊守隨俱致仕。敷華即日就道。至徐州洪,坐小艇,觸石幾溺死。瑾恨未已,欲借湖廣倉儲浥爛,坐以贓罪。修撰康海過瑾曰:「吾秦人愛張公如父母,公忍相薄耶?」瑾意稍解,猶坐敷華奸黨,與守隨等榜名朝堂。明年六月病且革,衣冠揖家廟,就榻而卒。瑾誅後二年,贈太子少保,謚簡肅。敷華性剛介。弘治時,劉大夏常薦之,帝曰:「敷華誠佳,但為人太峻耳。」為部郎奉使,盜探其囊,得七金而已。孫鰲山,官御史。”
官衔
前任:
翟瑄
明朝山西巡抚
1490年
繼任:
楊澄
前任:
楊澄
明朝山西巡抚
1492年-1494年
繼任:
顧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