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溥注音:ㄓㄤ ㄆㄨˇ,拼音:Zhāng pǔ)(1602年-1641年),天如太倉(屬今江蘇)人。明代文學家,復社領導人。

勤奮好學,讀書必手抄,抄後讀過即焚去,如此反覆七遍,《明史》記有張溥“七錄七焚”的佳話,抄書焚書反覆七遍,冬天手冻裂,以热水浸暖继续再练。崇禎四年(1631年)成進士,授庶吉士。與同邑張采齊名,時稱“婁東二張”。天启四年(1624年),与郡中名士结为文社,稱為復社,成員有張采、楊廷樞楊彝顧夢麟朱隗吳昌時等十一人,後來遍及全國,超過三千人,平時以文會友,兼又评议时政,“一城出观,无不知有复社者”。崇禎三年(1630年)張溥和吳偉業楊廷樞吳昌時陳子龍等同時中舉,隔年又與吳偉業中進士。崇禎十年禮部員外郎吳昌時與張溥一起推舉周延儒復出。[1]

陸文聲要求入社被拒,因向朝廷告发张溥等结党,吳昌時對張溥下毒,張当夜就腹部剧痛而死,年四十。[2]黄道周为之作墓志铭。一生著作宏丰,编述三千余卷,著作有《七錄齋集》。辑有《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天启六年(1626年),写《五人墓碑记》收入《古文观止》。另著有《萬寶全書》,記述了當時博奕娛樂(如象棋棋譜、中式骨牌)的概況。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史·周延儒传》:“至是归,失势,心内惭。而体仁益横,越五年始去。去而张至发、薛国观相继当国,与杨嗣昌等并以娼嫉称。一时正人郑三俊、刘宗周、黄道周等皆得罪。溥等忧之,说延儒曰:‘公若再相,易前辙,可重得贤声。’延儒以为然。”杜登春《社事始末》说张溥:“窃窃自疑,非起复宜兴,终是孤立之局。与钱牧斋、项水心、徐勿斋、马素修诸先生谋于虎丘之石佛寺。”杜登春《社事始末》记张溥“遣干仆王成贻七札,入选君吴来之先生昌时邸中。吴先生者,一时手操朝柄,呼吸通帝座之人也。辇毂番子,密布内外,线索难通。王成以七札熟读,一字一割,杂败絮中。至吴帐,为蓑衣裱法,得达群要。时是辛巳二月。”《明季北略》卷十九:“宜兴再召,通内而贽币帛者,冯涿州也;奔走而为线索者,太仓张溥、嘉兴吴昌时也。擘画两年,纶綍始下。时为崇祯十四年之二月六日。陛见,相得甚欢。”
  2. ^ 《复社纪事》:“先生十日属疾,卒于家。千里内外皆会哭,私谥曰‘仁学’先生。崇祯十四年辛巳五月也。”周同谷的《霜猿集》寫张溥之死,有“故人昨夜魂游岱,相国方言好做官”的诗句,诗后有注:“张西铭(张溥)讣音至,廷儒惊起曰:‘天如奈何遽死!’既而曰:‘天如死,吾方好做官’。客曰:‘庶常(张溥)吾道干城,公何出此言?’廷儒乃出一册示客曰:‘此者天如所欲杀之人也,我如何能杀尽?’” 《明季北略》卷十九:“昌时与张溥同为画策建功人。淮安道上张溥破腹,昌时以一剂送入九泉。忌延儒密室有两人也,其忍心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