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讓 (東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讓(135年-189年),潁川人,東漢時的宦官,十常侍之首。繼子為張奉[1],兒媳為何皇后之妹。

生平[编辑]

張讓七歲進宮,十三歲時漢桓帝即位,兩人年紀相若,加上桓帝並非宮中長大,生性放蕩,兩人因此有斷袖之交,後來被梁太后發現,梁太后及梁冀則利用張讓監視桓帝。159年,桓帝與宦官合謀誅殺外戚梁冀,張讓發覺並打算報告梁太后,後來卻被其他宦官勸服,出賣梁太后,因此被封為都鄉侯。桓帝奪回權力後,封鄧猛女為皇后,鄧皇后不滿張讓與桓帝的關係,貶張讓為關中侯,至桓帝死時才回宮。桓帝死漢靈帝即位,竇武等外戚專權,宦官迫靈帝殺竇武,竇武死後宦官獨大。及後黃巾之亂爆發,郎中令張鈞十常侍作惡所致,張讓卻以花言巧語瞞騙靈帝。靈帝死後,中軍校袁紹及大將軍何進合謀誅殺宦官,事件敗露後,張讓與趙忠殺何進,袁紹則率入宮,張讓與段珪脅持少帝到小平津,尚書盧植追到,張讓自殺。

评价[编辑]

  • 张钧:「窃惟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亲、宾客典据州郡,辜榷财利,侵掠百姓,百姓之冤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宜斩十常侍,县头南郊,以谢百姓,又遣使者布告天下,可不须师旅,而大寇自消。」
  • 董卓:「中常侍张让等,窃幸承宠,浊乱海内。」
  • 张津:「黄门常侍权重日久。」
  • 袁绍:「常侍张让等滔乱天常,侵夺朝威,贼害忠德,扇动奸党。」
  • 范晔:「是时,让、忠及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十二人,皆为中常侍,封侯贵宠,父兄子弟布列州郡,所在贪贱,为人蠹害。」「自古丧大业绝宗禋者,其所渐有由矣。三代以嬖色取祸,嬴氏以奢虐致灾,西京自外戚失祚,东都缘阉尹倾国。成败之来,先史商之久矣。至于衅起宦夫,其略犹或可言。何者?刑余之丑,理谢全生,声荣无辉于门阀,肌肤莫传于来体,推情未鉴其敝,即事易以取信,加渐染朝事,颇识典物,故少主凭谨旧之庸,女君资出内之命,顾访无猜惮之心,恩狎有可悦之色。亦有忠厚平端,怀术纠邪;或敏才给对,饰巧乱实;或借誉贞良,先时荐誉。非直苟恣凶德,止于暴横而已。然莫邪并行,情貌相越,故能回惑昏幼,迷瞀视听,盖亦有其理焉。诈利既滋,朋徒日广,直臣抗议,必漏先言之间,至戚发愤,方启专夺之隙,斯忠贤所以智屈,社稷故其为墟。《易》曰:『履霜坚冰至。』云所从来久矣。今迹其所以,亦岂一朝一夕哉!」「任失无小,过用则违。况乃巷职,远参天机。舞文巧态,作惠作威。凶家害国,夫岂异归!」
  • 于志宁:「昔易牙被任,变起齐邦;张让执钧,乱生汉室。」
  • 李晔:「宦官之兴,肇于秦、汉。赵高、阎乐,竟灭嬴宗;张让、段珪,遂倾刘祚。」
  • 刘克庄:「举国排阉尹,还乡少吊宾。太丘刍一束,全活几多人。」

艺术形象[编辑]

登場作品[编辑]

影视形象[编辑]

注釋[编辑]

  1. ^ 《典论》曰:孝灵末,百司湎酒,酒千文一斗。常侍张让子奉为太医令,与人饮,辄去衣露形,为戏乐也。

參考文獻[编辑]

  • 陳華新(1993):《中國歷代宦官大觀》,深圳:海天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