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邦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張邦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邦昌(1081年-1127年11月1日),北宋末大臣。字子能,永静军东光张家湾人(今河北东光县大龙湾)。“靖康之变”期间由金国扶持为大楚皇帝,建都金陵。歸宋后,被封为同安郡王。后在丞相李纲坚持下,被貶往谭州,最终被赐死。

生平[编辑]

进士出身,徽宗钦宗朝时,历任尚书右丞、左丞、中书侍郎少宰太宰门下侍郎等职务。

金兵围汴梁时,他力主议和,与康王赵构作为人质前往金国,请求割地赔款以议和。归宋后,任河北路割地使。

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掳走徽欽二帝及皇族470多人、文武百官等15000多人北归,立邦昌为大楚皇帝,二月向邦昌宣讀册文:“太宰張邦昌,天毓疏通,神姿睿哲,处位着忠良之誉,居家闻孝友之名,实天命之有归,乃人情之所傒,择其贤者,非子而誰?是用册命尔为皇帝,國號大楚,都于金陵(今南京市)。自黄河以外,除西夏封圻,疆场仍旧。世辅王室,永作藩臣。”三月初一邦昌前往尚书省,金人警告他,到了初七,再不登基就杀大臣,縱兵血洗汴梁城。于是邦昌做了32天的皇帝。史称“靖康之变”。

金国退兵之後,邦昌脫下帝袍,去除帝號,他不在正殿办公,不自称朕[1],可謂行規步矩,小心謹慎之至,最後迎废元祐皇后孟氏入居延福宫,封郡王。後來南下应天府(今河南商丘)見康王,“伏地恸哭请死”,谓“所以勉循金人推戴者,欲权宜一时以紓國難也,敢有他乎?”[2]

宋高宗趙構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改年號建炎,封邦昌為太保、奉国军节度使、同安郡王,又擢為太傅。有人告發邦昌在皇宫玷污宫人,宰相李纲力主严惩。建炎元年六月(1127年7月),被貶至潭州“安置”,“令監司守臣常切覺察”,飲食起居都要向尚书省报告。不久金兵又以邦昌被废来犯。同年九月下詔将邦昌赐死,并誅王时雍,殿中侍御史马伸前來長沙执行。

據稱邦昌讀罷詔書,“徘徊退避,不忍自盡”[3],执行官逼他就死,最后登上潭州城内天宁寺的平楚楼,仰天長歎数声,自縊身亡。不久,书写張邦昌三字以示大臣的宋齐愈被腰斬,王时雍被斬首。

評價[编辑]

蒙古人編《宋史》將张邦昌歸入叛臣傳。 他雖然做了傀儡皇帝,但實是被金人以屠城要脅,為了不讓金人有屠杀百姓的藉口,才不得已繼位,即使他不當這個傀儡皇帝,金人仍會令他人來當。至於說他玷污宮人,按宋史卷四七五張邦昌傳所載的真實情況為:「初,邦昌僭居內庭,華國靖恭夫人李氏數以果實奉邦昌,邦昌亦厚答之。一夕,邦昌被酒,李氏擁之曰:『大家,事已至此,尚何言?』因以赩色半臂加邦昌身,掖入福寧殿,夜飾養女陳氏以進。」當了偽朝皇帝,宋高宗都沒有處罰了,這實是無關緊要的小罪,由此可知,這是時空環境改變後高宗欲罪之的藉口之一罷了。

張邦昌雖然受金人之命當了傀儡皇帝,但屢屢「請不毀趙氏陵廟,罷括金銀,存留樓櫓。」(《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三》),更不時與金人交涉必須善待宋代宗室,撫慰百姓,提出很多安定局面的措施,更在金人北撤後不久隨即馬上退位,南歸宋室,這部分應給予公允正面的歷史評價。[原創研究?]

文化[编辑]

注释[编辑]

  1. ^ 大金國志》:“然邦昌不御正殿,不受常朝,不山呼及稱聖旨。……禁中諸門悉緘鎖,题以‘臣邦昌謹封’。”
  2. ^ 宋史》卷四百七十五
  3. ^ 續資治通鑑·卷第一百》

參考書目[编辑]

  • 《东光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