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巴林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强巴林寺
藏语名称
IPA读音
汉语名称
繁体中文 強巴林寺
简体中文 强巴林寺
寺庙信息
位置  中国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卡若区城关镇
创建者 向生·西绕松布
创建时间 1444年
类型 藏传佛教
教派 格鲁派
活佛 帕巴拉活佛
谢瓦拉活佛
甲热活佛
贡多活佛
嘉热活佛
昌都强巴林寺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西藏自治区昌都市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编号 7-1401
登录 2013年

强巴林寺(藏语称“强巴林”,意为“慈氏洲”),汉名俱善弥勒寺祝釐寺,又称“昌都寺”,是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卡若区城关镇(又称“昌都镇”)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是康区第一大寺,被誉为“藏东第一禅林”。[1][2][3]

昌都强巴林寺在汉语书籍中有时音译为“察木多江巴林寺”、“昌都向巴林寺”、“昌都绛巴林寺”、“昌都强巴岭寺”等等。这些均为同一地名及寺庙的不同音译。[4]

历史[编辑]

强巴林寺位于昌都县城关镇内的马拉山的四级台地之上。[1][2]强巴林寺建寺前,有一座称作“加朗拉卡贡”的小寺。“加朗”意为“大道”或“通往内地的路”,“拉卡贡”意为“上坡顶上的寺”。这描述了该寺所处位置。强巴林寺建寺后,最初称作“曲科强巴林”,“曲科”意为法轮,“强巴”为藏语“弥勒佛”之名。“林”意为“寺”或“洲”。传说该寺初建时,主供佛为“强巴佛”,故寺名为“曲科强巴林”,汉译为“法轮弥勒寺”或“法轮慈氏洲”。因该寺位于两江汇合处的昌都,故称“昌都曲科强巴林”,简称“昌都强巴林”或“昌都寺”。[4]

根据西藏宗教史上的说法,宗喀巴1373年16岁时由青海拉萨学经途中,经过两水交汇的昌都时,曾在日后强巴林寺的地址处住了一晚,梦见十六罗汉中的巴古拉,于是宗喀巴预言“此两水交汇之地乃福田妙地,若建一大道场定能弘扬佛法”。[4][5]强巴林寺由宗喀巴的弟子、被称为“边远护持圣教六大旗手”之一的向生·西绕松布(又作“喜绕松布”、“麦·西绕松布”等等)创建。[6][4]这是向生·西绕松布康区兴建的第一座格鲁派大寺,他也成为该寺第一任堪布[2]

该寺创建时间有多个版本,一般认为创建时间在1436年至1444年之间。[7]一说创建于1444年(藏历木鼠年),依据为向生·西绕松布的亲传弟子桑吉松布所著的藏文木刻版《向生·西绕松布小传》的记载,即麦·西绕松布50岁时的藏历木鼠年(1444年)创建了强巴林寺。此说最早,撰写人又为亲传弟子,故最为可信。[1][3]一说创建于1437年(火蛇年),源自《向生·西绕松布小传》一度失传之后,第司·桑杰嘉措所著《格鲁派教法史——黄琉璃宝鉴》中的记载:建寺年代有“第七饶迥的木鼠年或火蛇年两种带疑问的建寺说法,但其中后一说法最为公认。”由此,1437年之说开始流传,后来影响很大。[2][4]一说创建于1347年(藏历火猪年),主要见于汉文书籍《藏族简史》中,但该说法同向生·西绕松布(生于1395年)创寺之说矛盾,故不可信。[4]

强巴林寺是康区第一座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该寺的创建,拉开了格鲁派康区传教的序幕。[4]《土观宗派源流》称,由于昌都强巴林寺的创建,方才“使格鲁派遍布于号称六岗、六绒、六雪、三茹的整个康区。”[8]

藏文史书记载,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强巴林寺对清廷派往冈底斯山勘界的人员给予大力配合,为此清朝康熙帝特颁圣旨,敕封第六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济美丹贝甲措为“阐讲黄法额尔德尼那门汗”名号,赐铜印,并为寺庙御赐“俱善弥勒寺”(译成藏文为“甘丹强巴林”)之名,所以一些藏文史料称昌都强巴林寺为“昌都甘丹强巴林”。[4]

第七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邓巴贡布为表示对乾隆帝八旬大寿的庆典,在寺内专门修建了一座庙宇,并请乾隆帝赏赐庙名。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乾隆帝为此题写了“祝釐寺”匾额。自此,在一些汉文史料中,称强巴林寺为祝釐寺。[1][3]

历史上,强巴林寺同中国内地王朝的关系密切。自清朝康熙帝开始,强巴林寺主要活佛受到清朝历代皇帝的册封。寺内至今仍存有康熙五十八年五月颁给帕巴拉活佛的铜印。[1]

17世纪,强巴林寺的主要建筑曾被白日土司毁坏。1912年5月12日,强巴林寺被彭日升烧毁。但主殿(当时被作为监狱)及两座其他建筑幸存。1917年,在藏军占领昌都之后,该寺获得重建。[9][10][3]

文化大革命时期,强巴林寺遭到极大破坏。改革开放之后,1980年中央召开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来,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相继落实。1982年起,由政府拨巨款,外加群众自愿出工出力,强巴林寺很快获得恢复。[3]

强巴林寺有十二座扎仓,僧众最多时达到5000多人,并且辖有周围70座小寺。[1]据传统说法,当向生·西绕松布建寺时,有3000位僧人跟随;而到19世纪初,该寺有超过2000名僧人。[9][10]如今,该寺常住喇嘛逾千人。[3]

1962年12月,强巴林寺被列为第一批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4]

管理[编辑]

自强巴林寺建寺起,便设有“赤巴”体系。“赤巴”本来是活佛体系尚未出现前,师徒传承的一种方式,后来活佛转世制度出现,赤巴就变为象征寺院内宗教权威的法主,赤巴一职只能由堪布活佛担任。第一任堪布向生·西绕松布圆寂后,到第十三任堪布以前,该寺均聘请寺内外高僧出任,这就是通过聘请法嗣堪布来主持寺院。1594年,第三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通娃顿垫宗喀巴的弟子沃贝吉多的门徒),以学识及组织才能出众,成为该寺第十四任法嗣堪布。这是帕巴拉活佛世系住持该寺的开始,该世系也成为强巴林寺第一大活佛系统。[11][3]由此形成了历代帕巴拉活佛担任法嗣堪布,住持该寺的惯例。只有在帕巴拉活佛圆寂或年幼时,由谢瓦拉活佛、甲热活佛、贡多活佛三位中,推荐一位住持该寺政教事务。[3]

西藏和平解放前,昌都宗是帕巴拉活佛掌权的封地,实行政教合一的统治。帕巴拉既是强巴林寺最高宗教领袖,又是昌都宗最高行政首领。帕巴拉政教合一的机构分为“孜勒空”、“雪勒空”。

  • “孜勒空”:为帕巴拉的僧官机构,在帕巴拉的领导下,负责强巴林寺所属寺庙的宗教事务及活动。其官员有负责宗教行政事务的管家“则聂”3人;负责接待客人的“则卓”2人;负责文书的“则仲”2人,则仲手下设有助理文书“仲曹”2人;佛灯执事者“朗嘎多当”1人;经商官“充勒巴”5人。强巴林寺的最高会议机构为“都热拉西”,参加者有该寺5大扎仓的导师“洛本”5人;8所禅院的头领“西所”8人;总管香火的“果念本”1人;总领经师“吴泽青木”1人,吴泽青木之下有助理领经师“吴穷”16人。
  • “雪勒空”:为帕巴拉管辖范围内的最高行政机构,其最高官员称“谢左”(意为“总管”)。谢左起初由帕巴拉直接任命,任期3年到5年。自1918年西藏噶厦在昌都设立“朵麦基巧”(意为“昌都总管”)后,谢左一职改由帕巴拉提名,经达赖和摄政王任命。谢左总管帕巴拉辖区内的察堆、察麦、达色、琼布麦日、白日等5个小宗以及18个甲本区的全部行政事务。在谢左之下设有大管家“聂青”3人。聂青之下,有小管家“聂穷”2人;与聂穷平行设有总管差役刑法的“协本”2人;负责监督管理的“达吉”2人;负责文书的“仲译”2人,仲译之下有助理文书“仲曹”2人;负责基础设施建设和维修房屋的“康聂”1人。[3]

强巴林寺有五大活佛世系,依次为帕巴拉活佛谢瓦拉活佛甲热活佛贡多活佛嘉热活佛。这五大活佛世系的关系,在《土观宗派源流》中有记载:“后来帕巴拉(圣天)投生为宗喀巴大师亲教弟子古交朵丹巴或名瑜伽师畏巴多吉(无量光金刚)之子,由他和其他以后的各代转世继承了法位。帕巴拉弟子中又有希瓦桑布甲热朱古嘉热朱古及其历代的转世。”实际上,帕巴拉、谢瓦拉、甲热等活佛世系,是以嫡亲关系相传而形成。最初,他们大部分在贡布地区传教并建寺,后来才逐渐转移到以昌都为中心的康区[3]该寺的五大活佛世系均在清朝理藩院入册,并先后被清朝册封和赏赐印信。据藏文、汉文史料记载,康熙五十八年(1791年),册封第六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济美丹贝甲措“阐讲黄法额尔德尼那门汗”名号,并赐铜印。乾隆五十六年(1719年),又将铜印换成了银印。同治五年(1866年),将原“那门汗”名号晋升为“呼图克图”。光绪十五年(1889年),册封第九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阿旺罗桑济美丹贝坚参为“敉远禅师”。同治三年(1864年),贡多活佛呼图克图列名册档。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册封第六世谢瓦拉活佛谢瓦拉·丹增赤来为“通诚禅师”,册封第八世甲热活佛甲热·曲吉坚参为“博善禅师”。[11]如今,该寺的第一大活佛系统仍然是帕巴拉活佛,第十一世帕巴拉活佛帕巴拉·格列朗杰出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1]除了五大活佛系统之外,该寺还逐渐发展出中等活佛七位,小活佛十八位。[3]

该寺五大活佛系统的现状为:

  1. 帕巴拉活佛(第十一世):帕巴拉·格列朗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3]
  2. 谢瓦拉活佛(第七世):谢瓦拉·阿旺青饶,参与1959年藏区骚乱,1959年圆寂。[3]
  3. 甲热活佛(第十一世):甲热·洛桑丹增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3]
  4. 贡多活佛(第六世):贡多·洛桑丹增·巴丹龙珠,1959年流落国外,现在瑞士定居。[3]
  5. 嘉热活佛(第八世):嘉热·洛桑丹增·曲吉旺秀,1973年圆寂。[3]

昌都寺有9大扎仓,其中4个扎仓为晚期设立,故一般史料仅记载最初的5大扎仓,即林堆扎仓、林麦扎仓、奴林扎仓、耶当扎仓(又称库优扎仓)、江热扎仓。其中,林堆扎仓、江热扎仓为最早创建。后来,晚期又陆续创建了古学扎仓、格龙扎仓、阿确扎仓、策尼扎仓。5大扎仓下设8个禅相院,禅相院下设若干康村[3]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强巴林寺设立了强巴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2011年10月改设强巴林寺管理委员会。宗洛·向巴克珠活佛长期担任强巴林寺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2011年10月改任强巴林寺管理委员会第一主任。[12]2013年2月11日(藏历水蛇年元月初一),昌都地委委员、统战部部长江拥洛追看望慰问了无党派人士、昌都地区政协副主席图嘎,并赴强巴林寺看望慰问了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昌都地区政协副主席宗洛·向巴克珠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副会长、昌都地区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加纳·加央克珠等宗教界爱国人士。[13]

宗教活动[编辑]

强巴林寺的“古庆”跳神,面具狰狞,动作典雅,场面宏大。该寺的铖斧舞,服饰华丽,舞姿古朴,配器清越。以强巴林寺独有的宗教舞蹈为形式的“昌都藏戏”在西藏自成一格。强巴林寺喇嘛跳的“卓” 舞也很独到。[1]

该寺过去每年都举办众多佛事活动。[2]如今,该寺的传统宗教活动大都已经恢复。其中最热闹的活动包括每年藏历正月十五日的酥油花灯会(酥油花展供品),藏历二月十五日的迎请弥勒佛法会,藏历十月十五日的燃灯节,藏历十二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的跳神送鬼仪式等等。[3]

建筑[编辑]

强巴林寺的殿堂为藏式建筑风格。成书于1792年的《西藏志》载:强巴林寺“其寺向东,内有金顶一座,楼台院宇,宏阔壮丽,亦康区之胜区”。强巴林寺内藏有数以万计的佛像、文物,还有大批藏文经典。第六世、第七世帕巴拉活佛时期,是该寺鼎盛时期,下辖分寺达130多座,管辖地域东到江达的达色,南到桑昂曲,西到波密的倾多,北到琼布丁青[11][3]

强巴林寺的建筑规模在康区居首,建筑面积约500亩。[3][11]强巴林寺以大经堂为正殿,围绕大经堂建有护法殿、度母殿(两座)、辩经院、格朵拉章、噶丹颇章、根日扎仓、桑德扎仓、堆廊扎仓、杰吉扎仓、南卓扎仓、德却扎仓、阔钦扎仓、次保扎仓、次尼扎仓、印经院、扎仓修行院、八大吉祥塔等建筑。[11]寺内除以上谈到的五大活佛系统的5处活佛官邸,9大扎仓,8个禅相院之外,还设有20多座经堂,1座印经院、辩经场,及许多僧舍。[3]

现在,强巴林寺不仅维修了大经堂、法相院经堂、帕巴拉、谢瓦拉、甲热三大活佛的官邸,还依原样重建了护法神殿、八个禅相院的主要经堂、几米高的八大如意塔、度母神殿等等。在大经堂顶上,建起了金色的歇山式大金顶及法轮卧鹿像。在以上各殿堂内,新塑了几米高的释迦牟尼佛弥勒佛宗喀巴师徒三人像,以及曾在强巴林寺执掌过的高僧,如向生·西绕松布格西向巴他那帕绷喀等的塑像或雕像。一尊释迦牟尼合金镀金像,由帕巴拉·格列朗杰活佛的经师、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雍增·土登唐巴生前主持供奉于大经堂内。在各级人民政府的关怀下,数千尊佛像及唐卡“物归原主”,重新回到强巴林寺,供奉在各殿堂内。大经堂内现存有数百座佛像及高僧塑像,还有许多唐卡。大经堂内还有新绘制的几千平方米的壁画,是由昌都“麦萨”画派的画师加永朗杰主笔。[3][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强巴林寺,新华网,2007年12月14日
  2. ^ 2.0 2.1 2.2 2.3 2.4 藏东第一禅林强巴林寺举行盛大的酥油花灯会,新华网,2013年02月26日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康区格鲁派第一寺——昌都向巴林寺,佛缘网站,2010-9-30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土呷,向生·西绕松布与西藏昌都强巴林寺建寺年代新考,中国藏学2010年第04期
  5. ^ Gruschke 2004, p. 36f.
  6. ^ Gruschke 2004, p. 36f.
  7. ^ Gruschke 2004, p. 36f.
  8. ^ 土观·罗桑却季尼玛著,刘立千译注,土观宗派源流[Z],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70页
  9. ^ 9.0 9.1 Buckley and Straus 1986, p. 216.
  10. ^ 10.0 10.1 Mayhew and Kohn 2005, p. 241.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寺院历史概况,昌都,于2013-03-02查阅
  12. ^ 宗洛·向巴克珠同志简历,中国西藏新闻网,2013年01月28日
  13. ^ 江拥洛追看望慰问无党派人士和宗教界爱国人士,西藏农经网,2013年2月25日

书籍[编辑]

  • Buckley, Michael and Straus, Robert (1986): Tibet: a travel survival kit, Lonely Planet Publications. South Yarra, Victoria, Australia. ISBN 0-908086-88-1.
  • Gruschke, Andreas (2004): Chamdo town in: The Cultural Monuments of Tibet’s Outer Provinces: Kham - vol. 1. The TAR part of Kham, White Lotus Press, Bangkok 2004, pp. 36–45. ISBN 974-480-049-6
  • Mayhew, Bradley and Kohn, Michael. (2005). Tibet. 6th Edition. Lonely Planet. ISBN 1-74059-5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