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人物故事漆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司马金龙墓出土漆屏
禁止出境展览文物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文物局公布
Lacquer painting over wood2, Northern Wei.jpg
时代 北魏
出土 山西省大同市(1965年)
现藏 大同市博物馆
登录 2002年

彩绘人物故事漆屏中国北魏时期的艺术珍品,1965年11月出土于山西省大同市司马金龙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一级文物,2002年被列入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名单。现藏大同市博物馆

来历和出土情况[编辑]

据《魏书》记载,司马金龙晋宣帝司马懿胞弟东武城侯司马馗的九世孙。其父司马楚之泰常四年(419年)归附北魏,封琅琊王,司马金龙乃司马楚之尚诸王女河内公主所生,後袭父爵,为“使持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吏部尚书羽真司空冀州刺史琅琊康王”。[1]司马金龙墓为司马金龙与妻钦文姬辰的合葬墓,位于大同市城东十五里的石家寨村西南。1965-1966年,大同市博物馆对墓葬进行了发掘。根据出土墓志,司马金龙卒于太和八年(484年),钦文姬辰是太尉侍中陇西王直懃贺豆跋之女,贺豆跋即北魏大将源贺。钦文姬辰卒於延兴四年(474年)。

司马金龙墓早年曾经被盗,但仍发现大量文物。漆屏风出土时,较完整的有五块,原本两面皆有画面,出土时向下的一面由于腐蚀严重,已难于分辨,向上的一面则保存较好。同时出土的还有用于插立屏风的石雕屏趺四件,每件边长约32厘米,高6.5厘米,雕刻精美,但为佛教题材,与漆屏彩绘内容并无关联。

形制和内容[编辑]

彩绘人物故事漆屏

漆屏每块长约80厘米,宽约20厘米,厚约2.5厘米。为木板制成,先将双面遍髹朱漆然后作画,人物用黑色作铁线描,脸和手涂铅白,服饰、器具则以黄白、青绿、橙红、灰蓝等颜色渲染,并以黄墨为底,用黑墨书写榜题和题记。

当时的绘画题材,可分为三类,一为经史故事,二为风俗现状,三为神怪祥瑞。王室士族尤其注重经史故事的传写,以行劝诫与教化之功用。[2]因此士人画家的人物画中,尤以此类内容为多。屏风又特别适合表现传统的先贤、列女、孝子之类的系列题材。彩绘人物故事漆屏描绘即是列女故事,故事多出自西汉刘向编撰的《列女传》。[3]

漆屏的图像至今尚未全部刊布。左图示为尚能拼合的第一、第二块向上的一面,画面以栏界分隔为四层:

第一层有五个人物,其中有帝舜父“瞽叟”、娥皇女英和帝舜本人,表現帝舜恪守孝道的故事,見《史记·五帝本纪》[4]和《列女傳·母儀傳·有虞二妃》[5]

第二层有三个人物,为周太王古公亶父之妃太姜周文王之母太任周武王之母太姒的立像,其事见《列女傳·母儀傳·周室三母》[6]

第三层有两个人物,为鲁师春姜及春姜女像,其事见《列女傳·母儀傳·鲁之母师》;

第四层有六个人物,为班婕妤辞与汉成帝同乘御辇故事,画中的汉成帝坐在高篷大辇之上,回首注视,脚夫四名,抬辇行进,班婕妤随后步行,其事见《汉书·外戚传》[7]和《续列女传》[8]

其余漆屏的内容见于《列女传》的还有《仁智传》中的《孙叔敖母》和《卫灵夫人》,《贞顺传》中的《蔡人之妻》和《黎庄夫人》等。

艺术价值[编辑]

司马金龙墓“彩绘人物故事”漆屏,所绘故事的选材承袭了汉代以降用历史人物故事喻世教民的传统,题记或直接节录史传文字,墨书风格也明显浸润着东晋以来士人的书法意趣。[9]画中人物的仪态风神与东晋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列女仁智图》等作品颇有相似。顾恺之生活的年代早于本作数十年,其画风和技法在其后直至南北朝皆传承有绪,司马金龙墓漆屏便显示了这种传承,太和年间南北的通好更为双方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方便。[10]

畫廊[编辑]

注释[编辑]

  1. ^ 北齐魏收魏书·列传第二十五》:楚之后尚诸王女河内公主,生子金龙,字荣则。少有父风。初为中书学生,入为中散。显祖在东宫,擢为太子侍讲。后袭爵。拜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云中镇大将、朔州刺史。徵为吏部尚书。太和八年薨。赠大将军、司空公、冀州刺史、谥康王。赠绢一千匹。
  2. ^ 郑午昌. 中国画学全史. 上海书画出版社. 1985年:31页.
  3. ^ 《列女传》是屏风画的传统题材,《列女传》本来即为图画屏风而作。《太平御览》卷七〇一引刘向《七略别传》:“臣与黄门侍郎歆以《列女传》种类相从为七篇,以著祸福荣辱之效,是非得失之分,画之于屏风四堵。”
  4. ^ 西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愛後妻子,常欲殺舜,舜避逃;及有小過,則受罪。順事父及後母與弟,日以篤謹,匪有解。……舜父瞽叟頑,母嚚,弟象傲,皆欲殺舜。舜順適不失子道,兄弟孝慈。欲殺,不可得;即求,嘗在側。……舜年二十以孝聞。
  5. ^ 西汉刘向《列女傳·母儀傳》:有虞二妃者,帝堯之二女也。長娥皇,次女英。舜父頑母嚚。父號瞽叟,弟曰象,敖游於嫚,舜能諧柔之,承事瞽叟以孝。母憎舜而愛象,舜猶內治,靡有姦意。四嶽薦之於堯,堯乃妻以二女以觀厥內。二女承事舜於畎畝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驕盈怠嫚,猶謙謙恭儉,思盡婦道。瞽叟與象謀殺舜。使塗廩,舜歸告二女曰:「父母使我塗廩,我其往。」二女曰:「往哉!」舜既治廩,乃捐階,瞽叟焚廩,舜往飛出。象復與父母謀,使舜浚井。舜乃告二女,二女曰:「俞,往哉!」舜往浚井,格其出入,從掩,舜潛出。時既不能殺舜,瞽叟又速舜飲酒,醉將殺之,舜告二女,二女乃與舜藥浴汪,遂往,舜終日飲酒不醉。舜之女弟繫憐之,與二嫂諧。父母欲殺舜,舜猶不怨,怒之不已。舜往於田號泣,日呼旻天,呼父母。惟害若茲,思慕不已。不怨其弟,篤厚不怠。既納於百揆,賓於四門,選於林木,入於大麓,堯試之百方,每事常謀於二女。
  6. ^ 《列女傳·母儀傳》:三母者,大姜、大任、大姒。……頌曰:周室三母,大姜任姒,文武之興,蓋由斯起。大姒最賢,號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
  7. ^ 东汉班固漢書·外戚傳下》:成帝遊於後庭,嘗欲與婕妤同輦載,婕妤辭曰:“觀古圖畫,賢聖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之乎?”
  8. ^ 《续列女传》:成帝遊於後庭﹐嘗欲與婕妤同輦。辭曰:“觀古圖畫﹐賢聖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之末主乃有女嬖。今欲同輦﹐得無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聞而喜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9. ^ 杨泓.《北朝文化源流探讨之一——司马金龙墓出土遗物的再研究》指出,屏风上的漆画虽不一定自江南输入,但描绘所据之底本必来自江南无疑. 见《北朝研究》l989年笫1期(创刊号).
  10. ^ 当其时,南北通使尤为密切,天安元年至太和十八年,史书几乎年年有双方交聘通好记载。见前田正名《平城历史地理研究》. 书目文献出版社. 1994年. 296-303页.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