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澤 (弘治進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彭澤

大明少保太子太保兵部尚書
籍貫 陝西承宣布政使司臨洮府蘭州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濟物,號幸菴
諡號 襄毅
出生 天順三年(1459年)
逝世 嘉靖八年(1529年)
出身
  • 陝西鄉試第九名舉人
  • 弘治三年庚戌科進士出身

彭澤(1459年-1529年),濟物幸菴陝西承宣布政使司臨洮府蘭州(今甘肅省蘭州市)人,明朝政治人物、军事将领。官至兵部尚書。

生平[编辑]

弘治三年(1490年)庚戌科進士,授工部主事,歷刑部郎中。出為直隸徽州府知府,任內賞識禮遇生員唐皋,後來唐皋考中狀元

正德初年,改任真定府知府,為政嚴明。升任浙江副使、河南按察使,均已威猛而著稱。升任右僉都御史遼東巡撫。改右副都御史保定巡撫。當時劉惠、趙鐩在河南叛亂,命彭澤與咸寧伯仇鉞進剿,連續數十次戰役后,平定。后晉升爲右都御史太子少保,廕子錦衣世百戶。替代洪鍾總督諸軍,討伐四川廖麻子、喻思俸叛軍。平定后,不久,內江榮昌賊亂再起,之後他轉移征討,平定后升任左都御史太子太保[1]

其再三請求歸還后,得到批准;但未離開時,恰逢土魯番佔據哈密,逮捕忠順王速檀拜牙郎離去,并索要金幣。總制鄧璋、甘肅巡撫趙鑑等上報,請求派遣大臣經略。大學士楊廷和等一同舉薦彭澤。彭澤因為久居戰場早已生厭,請求歸鄉引病辭職,并推舉鄧璋、咸寧侯仇鉞可繼任。明武宗下詔書慰問勉勵,方才赴任陝甘總督。為抵達后事平,遂歸還處理都察院事。當初,兵部尚書一職位缺,廷臣舉薦彭澤,但王瓊得到,且私下詆毀彭澤。言官多彈劾王瓊,於是兩人有矛盾。彭澤又時常辱駡錢寧,王瓊告訴錢寧,但錢未聽信。王瓊於是邀請彭澤喝酒,并在屏間藏匿錢寧,挑撥彭澤喝醉并辱駡,使得錢寧聽到。當時恰逢蒙古入侵宣府,廷臣商議以許泰率領部隊進攻,彭澤總制東西兩邊軍務。詔書剛下,罷免許泰,又不命彭澤總制,唯獨派遣提督率領兩個遊擊部隊六千人,意以困住彭澤。彭澤於是上奏派遣成國公朱輔,恰逢蒙古撤軍,彭澤歸還梳理都察院[2]

當初寫亦虎仙私下與土魯蕃酋速檀滿速兒勾結,而彭澤最初不知而派遣。滿速兒以城印來歸降,留下速檀拜牙郎等人。寫亦虎仙再次出使并私通滿速兒,準備進占肅州。當時,彭澤已經離開,趙鑑也離去,李昆擔任甘肅巡撫,他顧慮有變,在甘州扣留人質,并驅逐寫亦虎仙出關。滿速兒聽後大怒,再次進占哈密,并分兵進攻沙洲,親自率萬余騎兵進犯嘉峪關遊擊芮寧與參將蔣存禮抵禦,芮寧率領七百部隊在沙子壩遇到敵軍,后兵敗陣亡。滿速兒遂屠城殺掠。明武宗再次詔彭澤提督三邊軍務。恰逢副使陳九疇稱因為逮捕使者而使得內應絕,於是再次請求和議。於是撤銷彭澤出兵,彭澤乞求歸鄉。此後,王瓊追論嘉峪關戰敗,而錢寧從中參與,而大學士梁儲等堅持反對,於是事方止。王瓊仍然堅持追論彭澤事,李昆陳九疇一同被逮捕追論。彭澤被貶為民、李昆被罷免官位,陳九疇除名。明世宗繼任后,錢寧事敗,王瓊亦得罪。御史楊秉中請求召回彭澤,隨即起用為光禄大夫、柱国、太子太保兵部尚書、侍经筵、奉敕提督團營軍務。李昆、陳九疇兩人亦恢復官職[3]

嘉靖元年(1522年),彭澤對軍隊官員進行改制,淘汰錦衣衛所等官員,從而招致大量積怨。言官交相彈劾,仍然加少保,賜敕乘傳歸。當時錦衣百戶王邦奇亦詆毀彭澤,稱哈密之事,是因為彭澤賄賂土魯番求和而導致,言語涉及楊廷和陳九疇等。因此張璁桂萼遂逮捕陳九疇戍邊。而彭澤亦被奪職為民,家居鬱鬱而卒[4]隆慶初年,恢復官職,襄毅[5]

家族[编辑]

曾祖彭斌;祖父彭瑄;父彭錠,前母趙氏;唐氏[6]

相关[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彭澤,字濟物,蘭州人。幼學於外祖段堅,有志節。會試二場畢,聞母病,徑歸,母病亦已。登弘治三年進士,授工部主事,歷刑部郎中。勢豪殺人,澤置之辟。中貴為祈免,執不聽。出為徽州知府。澤將遣女,治漆器數十,使吏送其家。澤父大怒,趣焚之,徒步詣徽。澤驚出迓,目吏負其裝。父怒曰:「吾負此數千里,汝不能負數步耶?」入,杖澤堂下。杖已,持裝徑去。澤益痛砥礪。政最,人以方前守孫遇。遇見循吏傳中。父喪歸。正德初,起知真定。閹人數撓禁,澤治一棺於廳事,以死怵之,其人不敢逞。遷浙江副使,歷河南按察使,所至以威猛稱。擢右僉都御史,巡撫遼東。進右副都御史,改保定。未赴,而劉惠、趙鐩等亂河南,命澤與咸寧伯仇鉞提督軍務討之。陳便宜十一事,厚賞峻罰,以激勸將吏。澤體幹修偉,腰帶十二圍,大音聲,與人語若叱。始至,大陳軍容,引見諸將校,責以畏縮當死。諸將校股栗伏罪,良久乃釋。遂下令鼓行薄賊,大小數十戰,連破之。甫四月,賊盡平,語詳鉞傳。錄功,進右都御史、太子少保,廕子錦衣世百戶。尋代洪鍾總督川、陝諸軍,討四川賊。時鄢本恕、藍廷瑞、廖惠、曹甫已平,惟廖麻子、喻思俸猖獗如故。澤偕總兵官時源數敗賊,部將閻勳追擒麻子於劍州。思俸竄通、巴間,勢復振。澤督諸軍圍之,卒就擒。澤遂移漢中,請班師。未報,而內江、榮昌賊復熾。澤又移師討平之,且平成都亂卒之執知州、指揮者。請班師益力,詔暫留保寧鎮撫。進左都御史、太子太保,廕子如初。”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澤復請還者再,乃召還。未行,會土魯番據哈密,執忠順王速檀拜牙郎,以其印去,投謾書甘肅,要索金幣。總制鄧璋、甘肅巡撫趙鑑以聞,請遣大臣經略。大學士楊廷和等共薦澤。澤久在兵間,厭之。以鄉土為辭,且引疾,推璋及咸寧侯鉞可任。帝優詔慰勉,乃行。澤材武知兵,然性疎闊負氣。經略哈密事頗不當,錢寧、王瓊等交齮齕之,遂因此得罪。澤至甘州,土魯番方寇赤斤、苦峪諸衞,遣使索金幣,請還哈密。澤以番人可利啗也,與鑑謀,遣哈密都督寫亦虎仙以幣二千、銀酒鎗一賂之,令還哈密城印。未得報,輒奏事平,乞骸骨。召還理院事。巡按御史馮時雍言城未歸,澤不宜遽召。不納。初,兵部缺尚書,廷臣共推澤,而王瓊得之,且陰阻澤。言官多劾瓊者,由是有隙。澤又使酒常凌瓊,瓊愈欲傾之。澤時時罵錢寧,瓊以語寧,寧未信。瓊乃邀澤飲,匿寧所親屏間,挑澤醉罵使聞之,寧果大怒。會寇大入宣府,廷議以許泰將兵,澤總制東西兩邊軍務。及詔下,罷泰不遣,又不命澤總制,獨令提督兩遊擊兵六千人以行,意以困澤。澤言:「臣文臣,摧鋒陷陣非臣所能獨任。」瓊乃奏遣成國公朱輔。會寇遁,澤還理院事。”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寫亦虎仙者,素桀黠。雖居肅州,陰通土魯蕃酋速檀滿速兒,為之耳目,據城奪印皆其謀。澤初不知而遣之。滿速兒以城印來歸,留速檀拜牙郎如故。虎仙復啗使入寇,曰:「肅州可得也。」滿速兒悅,使其壻馬黑木隨入貢,以覘虛實,且徵賄。澤已還,鑑亦遷去,李昆代巡撫,慮他變,質其使於甘州,而驅虎仙出關。虎仙懼弗去。滿速兒聞之怒,復取哈密,分兵據沙州,自率萬騎寇嘉峪關。遊擊芮寧與參將蔣存禮禦之。寧以七百人先遇寇沙子壩。寇圍寧,而分兵綴存禮軍。寧軍盡沒,遂墮城堡,縱殺掠。詔澤提督三邊軍務往禦。會副使陳九疇繫其使失拜煙答及虎仙等,內應絕,乃復求和。澤兵遂罷。尋乞骸骨歸,馳驛給夫廩如制。澤既去,瓊追論嘉峪之敗,請窮詰增幣者主名。錢寧從中下其事,大學士梁儲等持之,乃已。會失拜煙答子訟父冤,下法司議,釋寫亦虎仙等。瓊因請遣給事御史勘失事狀,還報無所引。瓊遂劾澤妄增金幣,遺書議和,失信啟釁,辱國喪師,昆、九疇俱宜罪。詔斥澤為民,昆、九疇逮訊。昆謫官,九疇除名。世宗入繼,錢寧敗,瓊亦得罪。御史楊秉中請召澤,遂即家起兵部尚書、太子太保。昆、九疇亦復官。部事積壞久,澤覈功罪,杜干請,兵政一新。初,正德時,廷臣建白戎務奉俞旨者,多廢格。澤請臚列成書,次第修舉。又請敕九邊守臣,策防禦方略,毋畫境自保。鎮、巡居中調度,毋相牽制。諸邊各以農隙築牆濬濠,修墩臺,飭屯堡,為經久計。內地盜甫息,敕守臣練卒伍,立保甲,懲匿盜不舉者。且撫西南諸苗蠻,申海禁,汰京軍老弱。帝咸嘉納。詔遣中官楊金、鄭斌、安川更代鎮守,復令張弼、劉瑤守涼州、居庸。澤持不可,罷弗遣。四川巡撫胡世寧劾分守中官趙欽,澤因請盡罷諸鎮守。時雖不從,其後鎮守竟罷。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嘉靖元年,澤言天下軍官,部皆有帖黃籍,用以黜陟,錦衣獨無,於是置籍如諸衞。錦衣千戶劉瓚等,詔書黜汰,復求還官,司禮中官蕭敬請補監局工匠千五百人,澤皆持不可,帝並從之。帝將授外戚蔣泰等五人為錦衣,澤爭,不納。在部多所執持。會御史史道以訐楊廷和下獄,澤復劾道。帝因諭言官,惟大奸及機密事專疏奏,餘只具公疏,毋挾私中傷善類。詔下,給事御史交章劾澤阻言路,壞祖宗法。帝乃從吏部言,停前諭。澤不自安,累疏乞休。言者復交劾之,乃加少保,賜敕乘傳歸。錦衣百戶王邦奇憾澤嘗抑己,上書言哈密失國,由澤賂番求和所致,語侵楊廷和、陳九疇等。張璁、桂萼方疾廷和,遂逮九疇廷訊,戍邊。澤復奪官為民,家居鬱鬱以卒。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8):總制尚書唐龍言:「澤孝友廉直,先後討平羣盜,功在盟府。陛下起之田間,俾掌邦政。澤孜孜奉國,復為讒言搆罷。今歿已五年,所遺二妾,衣食不給。請覈澤往勞,復官加卹,以作忠臣之氣。」不從。隆慶初,復官,諡襄毅。
  6.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弘治三年庚戌科進士登科錄》 
官衔
前任:
王憲
明朝兵部尚書
1521年-1523年
繼任:
金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