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藤新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後藤新平
Shimpei Gotō.jpg
个人资料
出生 1857年7月24日
 日本陸奥國胆泽郡盐釜村
逝世 1929年4月13日(71歲)
 日本京都
專業 醫師文官政治家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後藤 新平
假名 ごとう しんぺい
平文式罗马字 Gotō Shinpei

後藤新平(1857年7月24日-1929年4月13日)為大日本帝國時期的政治家醫師陸奥塩釜(今岩手縣奥州市)人,曾任東京市第七屆市長東京放送局(今日本放送協會)第一任總裁、拓殖大學第三屆校長、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南滿鐵道會社首任社長、內務大臣外務大臣帝都復興院總裁,1906年封男爵,1922年升為子爵,1928年晉封伯爵。後藤熱衷於童子軍活動,也是日本童子軍聯盟的首任會長,是童軍運動推廣者。

後藤是極為稱職的技術官僚,在臺灣民政長官(1898年-1906年)任內,因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軍務繁忙,後藤實際掌握臺灣政治,促進當時的臺灣農業工業衛生教育科學交通警政等建設發展,奠定日治臺灣的基礎,也為臺灣的近代化作出了極大貢獻。後出任南滿鐵道會社首任社長,在長春大連等地致力建設,奠定了日本在滿洲的殖民基礎,並在關東大地震後出任帝都復興院總裁,重建了帝都東京。後藤在各地的治績,至今皆為人所稱道。


後藤新平著童軍服裝的照片

生平[编辑]

後藤新平出生於日本陸奥國胆澤郡塩釜村(今岩手縣奥州市水澤區),畢業於福島縣須賀川醫學校,後來進入當時的內務省衛生局服務。之後曾留學德國兩年,並苦讀得到醫學博士學位

歷任:

譜系[编辑]

後藤實仁
 
坂野長安
 
 
安場源右衛門
 
 
 
 
 
 
 
 
 
 
 
 
 
 
後藤實崇
 
坂野利惠
長女
 
 
安場保和
 
 
 
 
 
 
 
 
 
 
 
 
 
 
 
 
 
後藤新平
 
 
 
 
安場和子
次女
 
 
 
 
 
 
 
 
 
 
 
 
 
 
 
 
 
 
 
 
 
 
 
 
 
 
 
 
 
 
 
 
 
 
 
 
 
 
 
 
 
 
 
 
 
 
 
 
 
 
 
 
 
 
 
 
 
 
 
後藤一藏
 
春子 鶴見祐輔
 
後藤愛 佐野彪太
 
後藤靜
 
 
 
 
 
 

[1]

治理臺灣[编辑]

後藤新平在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任內,進行土地調查、戶口普查及風俗習慣調查,推展生物學的殖民政策,促進科學農業工業衛生教育交通與治安警察發展,並招撫抗日份子,攏絡臺灣的門閥士紳,奠定日本在台灣往後的統治基礎。

後藤對臺灣的建設始於醫療衛生的改善。1895年,他受聘擔任臺灣總督府衛生顧問時,著手規劃關於鴉片政策、衛生、自來水下水道等建設。接任民政長官之後,後藤秉持「生物學原則」,開始大規模地進行的調查與建設。後藤曾說:「殖民地行政計畫,在目前科學進步之下,必須根據生物學的原則,也就是要發展農業、工業、衛生、教育、交通、警察。如果以上各項能夠完成,我們就可以在生存競爭中獲得保全及勝利。」

舊慣調查為臺灣的文化、風俗、民情和律法留下重要的紀錄;而土地及戶口調查的全面與精確,不但成為日本殖民統治與建設的重要基礎,其影響甚至延續到戰後國民政府在臺的施政。

東京青山公墓的後藤新平墓
國立臺灣博物館內的後藤新平銅像。

在產業上,後藤新平選定了在臺灣原本就有基礎的業,引進新式製糖技術、經營模式及大量資本,促使臺灣糖業蓬勃發展。並大力推動鐵路海港公路等交通建設,現今的縱貫鐵路絕大部分就是在其任內所完成,在臺灣林業史上曾經扮演重要角色的阿里山森林鐵路亦是由後藤新平主導興建。到了1904年(明治37年),臺灣財政已可完全自主,無須日本中央補貼,一些公共建設甚至比日本內地還要先進,例如當時臺北市下水道覆蓋率已是亞洲第一高。

國立臺灣博物館入口大廳右邊一龕位原置放其銅雕像,目前已移除改放於頂樓展覽廳與兒玉源太郎銅像一起展示[2]

與孫中山之關係[编辑]

1900年,中國革命家孫中山計劃在廣東惠州起事,時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贊同孫中山的計畫,於是兒玉總督命時任民政長官的後藤新平協助孫中山起事。後因日本內閣改組,第4次伊藤內閣反對介入中國革命,導致惠州起義失敗。1900年11月10日,孫中山化名「吳仲」,與後藤新平同行乘「橫濱丸」自基隆啟航返回日本。

著作[编辑]

  • 《海水功用論 附海濱療法》(1882年)
  • 《国家衛生原理》(1889年)
  • 《日本膨脹論》(通俗大學會1916年2月出版)
  • 《日本殖民政策一斑》(拓殖新報社1921年初版)
  • 《帝都復興與建築資料》(東京放送局放送講演集,1923年)[3]
  • 《政治的倫理化》(1926年)

評論[编辑]

1927年2月20日,臺灣社會運動者黃旺成(菊仙)在《臺灣民報》上宣稱後藤新平提出了「治台三策」:第一,臺灣人貪財愛錢,可用利益誘惑」;其次,臺灣人貪生怕死,得用高壓手段威脅;第三,臺灣人非常愛面子,可用虛名攏絡。[4]後來這種說法衍生為評斷台灣人民性的知名論點,即:貪財、怕死、愛作官。此論點認為,後藤新平採用了「糖飴與鞭」的兩手策略,一方面以嚴刑峻法對待異議人士,另一方面積極致力於建設臺灣經濟。

1983年7月2日,臺灣歷史學家戴國煇美國中西部夏令營的演講,舉了一個例子來直言臺灣獨立運動歌頌日本殖民統治政績的危險:

家叔唸了後藤新平所創立的臺北醫學校(後昇為臺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成為開業醫生並賺了大錢。在個人的情面上,家叔一家人或許該感謝後藤新平也說不定;但站在社會科學的立場、民族的尊嚴來言,絕沒有感謝後藤的道理。因為後藤在臺灣開辦醫學校的目的,不是在搞慈善事業,更不是為了臺灣島民的真正健康、福利來辦的;它的真正目的在於,為日本資本家準備健康的投資地,為資本家提供既健康又高效率的勞動力等,卻非靠臺灣人醫生不可。所以日本人治臺不久就開辦醫學校培養臺灣人的醫學人才,模仿諸國在它的殖民地所行一樣。諸位若不相信我的話,請你們想像一下:「瘴癘之地」有何資本家肯前來投資?若殖民地的基層勞動力統統是病弱不堪者,要從何種人的勞動來榨取剩餘價值呢?我們有良知的臺灣人,不至於感謝日本人的統治,更不會再度邀請日本人來當統治民族重新光臨臺灣的。……
我盡力排除後藤新平治臺的神話。我說,難道後藤新平是「孫悟空」嗎?好!就讓你一萬步,我也來個肯定吧!那麼,為何日本政府不學後藤新平的一套在朝鮮半島來試一試?明治政府對外一直是相當團結、相當有其高效能的政府,為何日本人在朝鮮半島得不到你們所肯定的「成果」?我主張:殖民地是由殖民者與被殖民者合為一個整體的。每一個殖民地不但有其前史,另外還都具有其當為被殖民的「客體」的條件。我們臺灣島民雖被逼當了「客體」、飽嚐了不少的苦頭,但我們的父祖輩早在日本侵臺之前已在臺灣樹立了資本主義萌芽的基礎;不然,如何做合情合理的解釋,為何腐朽不堪的清朝會在「邊陲之地」的臺灣敷設鐵路、搞了劉銘傳的新政?我向學界,我向我自己的同胞、尤其被日本人的價值觀念體系迷了心靈的臺灣知識界,提出了問題、投了一個小小的「炸彈」。[5][6]

相關項目[编辑]

備註[编辑]

  1. ^ 後藤新平記念館-後藤家 家系図
  2. ^ 建築瑰寶. 國立臺灣博物館. [2011-09-27] (中文(台灣)‎). 
  3. ^ 《帝都復興與建築資料》
  4. ^ 菊仙(黃旺成),〈後藤新平氏的「治台三策」〉,《台灣民報》第145號(1927年2月20日)第14版。菊仙在該文中說:「後藤新平氏在臺灣做民政長官的時候,從臺灣人的性質上發見了三條的弱點,因為要利用這弱點,所以定了治臺的三策:一、臺灣人怕死--要用高壓的手段威嚇的。二、臺灣人愛錢--可以用小利誘惑的。三、臺灣人重面子--可以用虛名籠絡的。」但實際上未有記錄顯示後藤新平曾提出過這三點。
  5. ^ 戴國煇,〈研究台灣史的經驗談(2)〉夏潮聯合會
  6. ^ 戴國煇,〈研究台灣史的經驗談(3)〉,夏潮聯合會。

相關資料[编辑]

  • 楊碧川著,《後藤新平傳:臺灣現代化奠基者》。台北市:一橋出版社,1996年初版,ISBN 957-99325-7-3
  • 信夫清三郎著,《後藤新平—科學的政治家的生涯》(後藤新平—科學的政治家の生涯)。東京都:博文館,1941年。
  • 程大學、許錫專編譯,《日據初期之鴉片政策》。臺中:臺灣省文獻委員會,1978年。
  • 北岡伸一著,魏建雄譯,《後藤新平傳:外交與卓見》(後藤新平――外交とヴィジョン)。台北市:台灣商務印書館,2005年4月初版,ISBN 957-05-1940-1
  • 鶴見祐輔著,《後藤新平》(後藤新平)。全4卷,東京都:勁草書房,1965至1967年。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曾根靜夫
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
1898年3月2日—1906年11月13日
繼任:
祝辰巳
前任:
堀田正養
遞信省大臣
1908年—1911年
繼任:
林董
前任:
一木喜德郎
內務省大臣(首次)
1916年—1918年
繼任:
水野鍊太郎
前任:
本野一郎
外務大臣
1918年
繼任:
內田康哉
前任:
田尻稻次郎
東京市長
1920年—1923年
繼任:
永田秀次郎
前任:
水野鍊太郎
內務省大臣(再次)
1923年—1924年
繼任:
水野鍊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