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璆 (?年-?年),活躍於東漢末年,字孟玉廣陵海西人。[1][2]度遼將軍徐淑之子。

生平[编辑]

打擊貪腐[编辑]

徐璆年少博學,被朝廷征聘,舉薦高第,後官拜荊州刺史。當時董太后姊之子張忠南陽太守,貪腐非常嚴重,太后遣中常侍說情,徐璆對曰:「微臣身心為國,不敢接受命令。」,太后大怒,提拔張忠為司隸校尉,以此威嚇,徐璆到了荊州,立刻調查張忠案,使冠軍縣令上書大司農,將其事公諸於眾,又奏五郡太守及屬縣有臧汙者,一併定罪,威風大行。[3]

黃巾之亂[编辑]

中平元年(184年)二月,張角相約信眾在三月五日以「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為口號興兵反漢,黃巾起義爆發。

六月,徐璆與秦頡聯合出擊,擊敗黃巾軍,斬殺張曼成。黃巾軍便改以趙弘為帥,以十餘萬人佔據宛城。朱儁與徐璆及秦頡合兵一萬八千兵圍攻趙弘,無法攻克,[4]京師有奏議徵朱儁回師,張溫上表說情,靈帝才未行。但消息傳開,朱儁急迫,進攻趙弘,趙弘被殺,由韓忠代替。朱儁又因兵力不足,便擴大防圍、建築陣壘,堆砌土山觀望城內。朱儁軍鳴鼓攻打西南,黃巾軍注意力被引開,朱儁則親率五千精兵掩殺東北,偷襲敵人後方,攻入城池,韓忠唯有退保內城。

黃巾軍受挫,士氣低迷,向官軍乞降。張超、徐璆和秦頡都認為可以接受,但朱儁認為如果接受的話,會讓百姓有利則為賊,無利則乞降的觀念,便不接受並急攻,可是數戰不克,朱儁登上土山觀望城內情勢,明白黃巾軍乞降不成且毫無退路,因而拚死一戰,所以未能攻克。朱儁便解開圍軍,韓忠果然出戰,被朱儁大破,朱儁向北追擊韓忠數十里,斬殺萬多人,韓忠投降,而秦頡對韓忠積怨已久,便將他殺死。這舉令黃巾餘黨不安,推孫夏為帥,據守宛城。[5]

張忠怨恨徐璆,聯合宦官誣陷徐璆,結果徐璆被傳回洛陽,因為徐璆破黃巾有功,免官歸鄉,後遷汝南太守,轉東海相,政績良好。[6]

偷取玉璽[编辑]

漢獻帝曹操安置到許都,命徐璆為廷尉。徐璆在前往的路上被袁術劫持,袁術欲任命徐璆上公之位。徐璆以龔勝鮑宣為例不願接受,袁術不敢逼迫,袁術兵敗後,徐璆偷走袁術手中的傳國玉璽,到達許都後,徐璆將傳國玉璽和汝南、東海印綬全部上交漢獻帝。司徒趙溫對徐璆說:“君遭大難,猶存此邪?”徐璆則以蘇武的例子為榜樣。[7]後為太常,曹操佩服徐璆,曾以丞相位讓賢,為徐璆所拒。[8]卒於任上。[9]

參考資料[编辑]

  1. ^ 《先賢行狀》曰:璆字(孟平)〔孟玉〕,廣陵人。
  2. ^ 《後漢書·卷四十八·楊李翟應霍爰徐列傳第三十八》:徐璆字孟玉,廣陵海西人也。
  3. ^ 《後漢書·卷四十八·楊李翟應霍爰徐列傳第三十八》:璆少博學,辟公府,舉高第。稍遷荊州刺史。時董太后姊子張忠為南陽太守,因埶放濫,臧罪數億。璆臨當之部,太后遣中常侍以忠屬璆。璆對曰:「臣身為國,不敢聞命。」太后怒,遽徵忠為司隸校尉,以相威臨。璆到州,舉奏忠臧餘一億,使冠軍縣上簿詣大司農,以彰暴其事。又奏五郡太守及屬縣有臧汙者,悉徵案罪,威風大行。
  4. ^ 《後漢書·卷七十一·皇甫嵩朱儁列傳第六十一》 :(朱)儁與荊州刺史徐璆及秦頡合兵萬八千人圍(趙)弘,自六月至八月不拔。
  5. ^ 《後漢書·卷七十一·皇甫嵩朱儁列傳第六十一》:俊登土山望之,顧謂張超曰:「吾知之矣。賊今週邊周固,內營逼急,乞降不受,欲出不得,所以死戰也。萬人一心,猶不可當,況十萬乎!其害甚矣。不如徹圍,並兵入城。忠見圍解,勢必自出,出則意散,易破之道也。」既而解圍,忠果出戰,俊因擊,大破之,乘勝逐北數十裏,斬首萬餘級。忠等遂降。而秦頡積忿忠,遂殺之。余眾懼不自安,複以孫夏為帥,還屯宛中。
  6. ^ 《後漢書·卷四十八·楊李翟應霍爰徐列傳第三十八》:張忠怨璆,與諸閹官構造無端,璆遂以罪征。有破賊功,得免官歸家。後再征,遷汝南太守,轉東海相,所在化行。
  7. ^ 《後漢書·卷四十八·楊李翟應霍爰徐列傳第三十八》:獻帝遷許,以廷尉徵,當詣京師,道為袁術所劫,授璆以上公之位。璆乃歎曰:「龔勝、鮑宣,獨何人哉?守之必死!」術不敢逼。術死軍破,璆得其盜國璽,及還許,上之,并送前所假汝南、東海二郡印綬。司徒趙溫謂璆曰:「君遭大難,猶存此邪?」璆曰:「昔蘇武困於匈奴,不隊七尺之節,況此方寸印乎?」
  8. ^ 《三國志卷一·魏書一》裴松之註:術僭號,欲授以上公之位,璆終不為屈。術死後,璆得術璽,致之漢朝,拜衛尉太常;公為丞相,以位讓璆焉。
  9. ^ 《後漢書·卷四十八·楊李翟應霍爰徐列傳第三十八》:後拜太常,使持節拜曹操為丞相。操以相讓璆,璆不敢當。卒於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