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本徐福公園內的徐福像

徐福,即徐巿「巿」,拼音注音ㄈㄨˊ,分勿,音同「弗」[註 1],字君房秦朝地人,為一方士,曾擔任秦始皇御醫

徐福東渡的記載[编辑]

《史記》[编辑]

徐福的事蹟,最早見於《史記》的“秦始皇本紀”和“淮南衡山列傳”(在秦始皇本紀中稱“徐巿”,在淮南衡山列傳中稱“徐福”)。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始皇希望長生不老。秦始皇二十八年(前219年),徐氏上書說海中有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有神仙居住。於是秦始皇派徐巿率領童男童女數千人、以及已經預備的三年糧食、衣履、藥品和耕具入海求仙,耗資巨大。但徐巿率眾出海數年,並未找到神山。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秦始皇東巡至琅琊,徐巿推託說出海後碰到巨大的鮫魚阻礙,無法遠航,要求增派射手對付鮫魚。秦始皇應允,派遣射手射殺了一頭大魚。後徐福再度率眾出海。

《史記》中記錄徐福東渡之事比較多內容的是“淮南衡山列傳”,其中包括徐福從東南到蓬萊,與海神的對話以及海神索要童男童女作為禮物等事,一般認為這是徐福對秦始皇編造的托辭,還記載了徐福再度出海攜帶了穀種,并有百工隨行。這次出海后,徐福來到“平原廣澤”,他感到當地氣候溫暖、風光明媚、人民友善,便“止王不來”,停下來自立為王,教當地人農耕、捕魚、捕鯨和瀝紙的方法,不回來了。“淮南衡山列傳”與“秦始皇本紀”稍有不同,稱徐福并未開始就帶數千童男童女入海,而是尋訪仙家多年未果的情況下,再度出海時率數千童男女出海。

關于徐福所要尋訪的蓬萊、方丈、瀛洲三座仙山,《史記》“封禪書”只是說在渤海中,即海州湾以北的海,并不能確定具體位置。而平原廣澤在何處,更是不能考證。

《三國志》[编辑]

山东徐福下海处的雕像

三國志》“吳書·吳主權傳”、《後漢書》“東夷列傳”也有提及徐福東渡之事。《三國志》提到了徐福到達亶洲(一作澶洲)并滯留不歸。在《三國志》的記載中,亶洲與夷洲在同在中國外海的東南方向,并相距不遠。有人認為夷洲就是臺灣,亶洲就是日本,與倭國是一個地方的兩個名字。《三國志》“魏志倭人傳”記載倭國“計其道里,當在會稽東冶之東”,說明那時候中國人認為倭國在中國外海的東南方向。《后漢書》也是同樣的記錄但说東鯷人是他后人。

《義楚六帖》[编辑]

到了五代後周時,濟州開元寺僧人義楚在《義楚六帖》(又稱《釋氏六帖》)的卷二十一“國城州市部”的“城廓·日本”中,首次明確提到徐福最終到達的是日本(也叫倭國),今日的日本秦氏(日本古代渡來豪族)為其後代,仍自稱秦人。並說徐福到達後,將富士山稱為蓬萊。此為目前所知最早明確指出徐福滯留不歸之地是日本的中國文獻。不過有觀點認為,義楚的記載很可能和日本的傳說有關。因為義楚有一個日本醍醐天皇時代的僧人好友叫寬輔(法號弘順大師,927年到達中國),義楚沒有到過日本,關于富士山的記載很顯然來自他的日本好友的說法。


《日本刀歌》[编辑]

宋代歐陽修的《日本刀歌》明確指明徐福所滯留的地方就是日本,并且認為徐福東渡時攜帶了大量的典籍,才使得在中國遭秦始皇焚書坑儒的典籍在日本得以保留。但是這種說法的真實性難以考證。1339年日本南朝大臣北畠親房所著《神皇正統記》將此事作為信史記錄,稱“孔子全經唯存日本矣”。

神皇正統記[编辑]

日本最早出現的徐福東渡到日本的記錄是1339年日本南朝大臣北畠親房所著《神皇正統記》。而成書于8世紀時的日本典籍《古事記》和《日本書紀》只提到了秦朝人移民到日本的情況,沒有徐福東渡的記載。有觀點認為這是因為中國8世紀時尚未明確提出徐福東渡所到之地就是日本。最早提到徐福的是源隆國今昔物语

日本人認為徐福在日本的紀州熊野的新宮(今和歌山縣新宮市)登陸,目前當地還有徐福墓和徐福神社,每年11月28日是祭祀徐福的日子。在日本徐福的傳說中,日本人認為徐福帶來了童男童女、百工、榖種、農具、藥物及捕鯨技術和醫術,對日本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因此尊徐福為“司農耕神”和“司藥神”。和歌山有一熊野速玉大社与徐福有关。佐贺也有一座金立神社以他为主神。

徐福的去向[编辑]

關於徐福的去向有以下幾種說法:

日本说[编辑]

佐賀市的徐福像
  • 來到日本,是為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天皇——神武天皇,在考古研究中,結合「欠史八代」的疑點,在證明這九代天皇存在之前,這種說法不失為一種看來合理的說法。日本現有徐福墓,但成立年代頗晚,當是後世徐福來日傳說傳入日本[註 2]附會所建。又,徐福墓數量過多,如楊貴妃墓,前前後後有數十座,徒增疑點。历史上率先提出日本开国神武天皇为中国人的是中国清代同治年间(公元1862—1875年)驻日公使馆一等书记官黄遵宪。他在所著《日本国志》一书中指出:“至徐福之事……今纪伊国有徐福祠,熊野山有徐福墓,其明证也。日本传国重器三,曰剑、曰镜、曰玺,皆秦制也。君曰尊,臣曰命,曰大夫、曰将军,又周秦语也。自称神国,立教首重敬神;国之大事,莫先于祭;有罪则诵禊词以自洗濯,又方士之术也。崇神立国,始有规模,计徐福东渡已及百年矣,当时主政者,非其子孙殆其党徒欤?至日本称神武开国基,盖当周末,然考神武至崇神,中更九代,无事足记,或者神武亦追王之辞乎?”,这说法三笠宮崇仁亲王也同意[1]。台灣學者衛挺生所著《神武天皇開國考》和《徐福與日本》指出神武天皇就是徐福,因為他發現徐福登岸地點恰巧就是日本傳說中的人物神武天皇登岸地點。書中還提到生活在天照大神時代的重要日本皇族墓穴中發現了一枚秦銅鏡和巨大的秦人用的戰刀,縱使對此現象日本史學界有不同看法,但衛挺生堅持認為徐福就是神武天皇,因為若非徐福的到來,尚處在石器時代的日本是無法製造出這種鐵器時代的精良器械的[2](p8)
  • 成為日本人的祖先。據『日本國史略』提到:「孝靈天皇七十二年,秦人徐福來。(或云,徐福率童男女三千人,齎三墳五典來聘。福求藥不得,遂留而不歸。或云,止富士山。或云,熊野山,有徐福祠。)」說徐福帶童男童女來日本修好,貢上三墳五典而尋求仙藥,然而不得仙藥,只等定居下來。在『富士文書』中則提道徐福來到日本,協助當地農民耕種,帶來一些新的技術。然而『富士文書』一般被學界認為是偽書。早稻田大學鈑野教授研究結論認為徐福和他留在日本的隨員繁衍了成千上萬後世子孫,他們有不同姓氏而當中許多人姓,1300年前山口郡曾存在「秦王國」,中國隋朝皇帝派遣的使節從日本回中國後告訴皇帝,山口郡的人與他們長有相同面孔、有着同樣風俗和生活方式,認為他們很可能都是徐福使節的後裔[2](p9)

徐福東渡後,開始在當地定居下來,並向日本的土著民族傳播農耕知識、捕魚方法、鍛冶和制盐等技術,還傳授日本人醫療技術等秦朝先進文化,促進了日本社會發展也深受日本人民敬重。日本尊徐福為“司農耕神”和“醫藥神”。在日本關西地區、和歌山縣佐賀縣廣島縣等存在徐福活動的遺跡[2](p9)

日本官方為紀念徐福之偉績,曾在很長一段時間舉行相關祭祀活動,從宇多天皇龜山天皇由天皇主祭徐福達80多次,直到明治維新才停止。和歌山新宮市每年11月28日也慶祝徐福東渡,1980年他們慶祝徐福來日2200年。金立每五十年有一次徐福大祭。[3][4]

美洲说[编辑]

琉球群岛说[编辑]

徐福渡海帆船的浮世繪

渤海湾说[编辑]

失踪说[编辑]

  • 於大海上遇到風暴失蹤。

台灣說[编辑]

  • 到了蓬萊仙島,就是現在的台灣。

注释[编辑]

  1. ^ 注意,是「巿」而非「」。
  2. ^ 『楚義六帖』為中國首次認為徐福到日本之書籍,卻沒有稱王的說法。史記本文中並無確實記載。就《三國志》魏書倭人傳察知,至少到東漢為止尚無徐福來到日本的傳說形成。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三笠宫崇仁親王 (日语). 
  2. ^ 2.0 2.1 2.2 元坤. 王佳, 编. 第三只眼看日本. 北京: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2010年12月. ISBN 978-7-5043-6298-8. 
  3. ^ 吳偉明. 徐福東渡傳說在德川思想史的意義 (PDF). 《中國文化研究所學報》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No. 58 - January 2014 (中文(台灣)‎). 1629 年,明正天皇( 1629–1643 在位)在徐福祠 求雨。 1692 年,東山天皇( 1687–1709 在位)參拜徐福祠。首代紀伊藩(今和歌山縣) 藩主德川賴宣( 1602–1671 )在新宮建徐福墓,由朝鮮儒者李梅溪( 1617–1682 )用隸書 題字「秦徐福之墓」。此外, 1635 年賴宣還向同地的速玉大社呈上〈徐福來遊圖〉三 幅。紀伊藩在 1834 年在那智大社建徐福顯彰碑,歌頌熊野為避難勝地。 
  4. ^ 李谷城. 日本: 東方太陽島的神話. 香港城市大學. 2010 (中文(台灣)‎). (p.14)日本皇室從第59代宇多天皇(公元887年-897年在位)到第90代的龜山天皇(1259年-1274年在位)由歷代天皇主祭徐福達88次之多 
  5. ^ 秦朝海外的探索:徐福东渡究竟去了何方?. 凤凰网. [2008年] (中文(中国大陆)‎).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

  •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徐福的多媒體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