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徐霞客遊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霞客游记中国著名旅游家地理学徐弘祖旅游日记,去世前託家庭塾师季夢良整理原稿,後由季夢良、王忠紉將遊記手稿編輯成書。由于之际战乱,多有散失,残余篇幅由后人辑编成册,共20卷。根据他的朋友,家人的墓誌铭,后来游记中和其他材料的记载,可以推知遊記散失的部分。[1]最近发现浙遊至粤西遊旧钞本五册,题名《徐霞客西游记》,所记日数、字数均较世传本为多,有原编者季梦良的题识(1642年),应是季编本的残存部分。在四庫全書之中為史部地理遊記類。

徐霞客自22岁(1607年)新婚那年开始旅游,直到去世前一年(1640年),足迹遍布中国16个省。

年表[编辑]

  • 1607年,开始旅游,母亲为他製远遊冠,游历太湖泛舟,登东西洞庭山,游记缺失;
  • 1609年,“历齐、鲁、燕、冀间,上泰岱,拜孔林,谒孟庙三迁故里,峄山吊枯桐”,游记缺失;
  • 1613年,入浙,从曹娥江独走宁波,渡海遊落迦山,游记缺失。从3月30日开始是游记第一卷,遊天台山,遊雁荡山
  • 1614年冬,遊金陵(南京),游记缺失;
  • 1616年,遊白岳、黄山武夷山、九曲溪、杭州西湖;
  • 1617年,第一位妻子病逝,没有旅行;
  • 1618年,再遊黄山,庐山;过波阳湖;年底续娶第二位妻子;
  • 1619年,妻子生子,没有旅行;
  • 1620年,遊浙江仙遊九鲤湖,试钱塘江潮;
  • 1621年- 1622年,母病危,没有旅行;
  • 1623年,遊嵩山华山、太和山(武当山),开始游记第二卷;
  • 1624年,陪母亲遊荆溪、勾曲(在浙江),没有游记;
  • 1625年- 1627年,母亲去世,守孝,没有旅行;
  • 1628年,遊福建
  • 1629年,遊北京天津蓟县盘山,游记缺失;
  • 1630年,再遊福建
  • 1631年,没有旅行;
  • 1632年,遊天台山雁荡山,泛舟太湖
  • 1633年,北上遊五臺山恒山
  • 1634年-1635年,长媳生长孙,次子娶妻,没有旅行;
  • 1636年-1640年,放舟赴浙江,从浙江旅行至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四年没有回家,游记中第三卷到第19卷都是这四年的游记,每日都有记载,其中有部分散失,第20卷是他的诗文,其他人写的序等。[2]
  • 1641年,回到家中病逝,时年56岁。

成書經過[编辑]

明崇禎十三年(1640年),在雲南得病,雙足不能行走,由當地知府用轎子送返江蘇江陰。去世前託家庭塾师季夢良(字會明)整理原稿,崇祯十五年(1642)腊月编成《徐霞客西游记》,为最早抄本。季夢良又轉托友人王忠紉進行整理,不久忠紉赴任福州,將原稿交還徐霞客長子徐屺。崇禎十四年三月宜興曹駿甫到馬鎮弔祭,順便把原稿借去謄錄,成為《遊記》原稿的第一個抄本[3]。原稿逾年奉還,徐屺把原稿仍交季夢良整理。季氏於崇禎十五年十二月錄完一遍,“因地分集,錄成一編”,並作一序。他第二年去世後,清軍進攻江陰時,季夢良幫助守城,徐霞客长子徐屺、侄徐虞卿遇难,《遊記》手稿大部分被焚於兵火,山东刘果督学江南,特访问霞客之孙徐建极,索记游之书。徐建极将残存游记稿本及大理石送给刘果。游记手稿本從此下落不明。

徐霞客妾周氏所生之子李寄(徐李寄)輾轉得知曹骏甫所抄抄本已辗转到宜兴史夏隆处。徒步到宜兴,拜访史夏隆,得游记最早抄本[4],依此补得《游太华山日记》、《游颜洞记》、《盘江考》三文。李寄(徐李寄)收集殘存的抄本以及「宜興曹駿甫稿本」再編輯成《徐霞客遊記》,称为「李介立本」,被誉为“诸祖之本”。清初吳江人潘耒為《徐霞客遊記》作序。康熙四十八年(1709)杨名时刘开南处得《徐霞客游记》,康熙四十九年(1710),杨名时从朋友处又得《游记》另外抄本,进行互校,并重新抄录一遍。《四库全书》所收即“杨名时所重加编订者也”[5]。乾隆年间,江阴人陈泓又对《徐霞客游记》李寄、杨名时等諸多版本進行校雠。陈泓還撰有《诸本异同考略》,对《徐霞客游记》的版本流传作了详细的梳理。乾隆四十一年(1776),徐镇根据「李介立本」将《徐霞客游记》刊刻成书,正式出版。嘉庆十一年(1806),徐镇以自己刊行的《徐霞客游记》送给江阴人叶廷甲,叶氏见“朽蠹颇多”,嘉庆十三年(1808)叶廷甲重新刊行徐镇所贈之《徐霞客游记》,“讹者削改,朽者重镌”。1928年丁文江主持编辑《徐霞客游记》,用新式标点,附《旅游路线图》。1980年褚紹唐、吳應壽以季会明抄本和乾隆本为底本,参校新發現的“季夢良抄本”和“徐建極抄本”整理、校点,1991年再由褚绍唐重新编制的《徐霞客旅行路线图集》。是目前研究徐霞客及其《遊記》最完善的本子。

影響[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徐霞客游记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比较详细记录所经地理环境的游记,也是世界上最早记述岩溶地貌并详细考证其成因的书籍。徐霞客一生除了家中发生重大事件外,几乎没有停止旅行,并详细记录途中所见,是地理学家和考古学家不可多得的研究材料。钱谦益肯定《徐霞客游记》“皆订补桑《经》郦《注》及汉、宋诸儒疏解《禹贡》所未及”,推其为“古今游记之最”[6]。《徐霞客遊記》自明崇禎十五年(1642年)初版到1985年朱惠榮校註本[7]。已出版38次,相關的研究論文有139篇[8]

2011年3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将《徐霞客游记》开篇日5月19日定为“中国旅游日”。[9]

注釋[编辑]

  1. ^ 丁文江曾统计出:“先生游记,残缺者共一百四十日,较之现存之一千〇七十余日,不过百分之十四。叶氏之言,得之传闻,殆不足信也。”
  2. ^ 丁文江据《季梦良跋》、《陈木叔墓志》及陈泓《诸本异同考略》,确定了《日记》的残缺篇目:“滇游一册,原稿毁于火,曹氏抄本亦不全,今更不可复得。其余则崇祯十年缺八月二十五日至九月二十日,十一年缺十一月十二日至是月底,十二年缺三月三十日,十二年缺三月三十日至四月九日。盖原稿均有记,因乱散失,季氏再为收拾时,遂无从补缀耳。”丁氏又考定“原稿十九年九月十五日以下,本无日记”;又“其他如万历三十五年之游太湖、三十七年之游泰山、孔陵、四十一年之游落迦山、四十二年之游南京、天启四年之游荆溪、勾曲、崇祯元年之游罗浮、二年之游京师、盘山、八年之游闵嶂,殆当时原无记录,与残缺无异。”(丁文江《徐霞客先生年谱》)
  3. ^ 季夢良在第二次整理《遊記》時稱:“駿甫亦好遊,慕霞客之高,聞變,詣弔。已葬,拜墓而去。後又來,欲求遺書校錄。為刊刻計,子依以原稿付去。逾一年而返趙,云已謄錄。今其集必全”。
  4. ^ 奚又溥撰《徐霞客游记序》云“惜先生(徐霞客)归未几,即捐馆舍,是书未经誊写,时有会明季翁者,设教先生家,见而奇之,恐原稿久而失传,为之分其卷次,订其前后,手录成帙,遂郁然大观。不意鼎革时,原稿遭兵燹,誊本又缺,几有玉毁珠沉之慨。而先生妊妾李氏出嫁所生介立李翁,痛遗文缺残,访得于义兴之故家,涂抹删改,非复庐山面目。翁从日影中照出原本,一一录之,虽其间不无少缺,然不啻已毁之玉,复出昆山,既沉之珠,又还合浦,得以一显奇者,因亦不幸中之大幸矣。”
  5.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6. ^ 钱谦益:《徐霞客传》
  7. ^ 朱惠榮:《徐霞客遊記校註》,雲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
  8. ^ 唐錫仁、楊衡文:《徐霞客及其遊記研究》第234—241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7年。
  9. ^ "中国旅游日"定为5月19日 为《徐霞客游记》开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