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母是中古汉语中的一个声母,是三十六字母之一。属轻唇音,次浊音,一般构拟作唇齿鼻音[*ɱ][1]:149[注 1]

来源[编辑]

先秦两汉六朝古音声母中,以及初的切韵音声母中,都没有独立的微母。后世的微母字此时都读“明”母([*m])。

宋代韵镜》的三十六字母中才有了独立的微母。据此可以推测,微母是在唐末宋初前后才从明母合口三等字中分化出来的。

北音中的演变[编辑]

现在大多将微母构拟作[*ɱ]。根据伊恩·麦迪逊(Ian Maddieson)的资料,在317种语言中一共有1057个鼻音,其中[ɱ]只出现了1次[2]:136。朱晓农解释说:“这可以说明为什么‘非敷奉微’的微母无法长期保持这个ɱ音。……其实这应该是可以预料的,因为发鼻音要完全封闭口腔通道,唇齿鼻音是用下唇和上齿来成阻的,如果上齿漏缝那就无法发好唇齿鼻音。所以,除非全民族都是一口不漏风的好牙,否则这个音不能存在于这个民族的语言中;即使有,也会马上变成mvw等相近的音。”[2]:136

在以元代中原音韵》(1324)音系为代表的北音中仍然有独立的微母,其音位地位不变,收字也基本没有变化。但根据对音材料如八思巴文字、《蒙古字韵》等做出的拟音中,微母字已从[*ɱ]变为[*v][*ʋ]

独立的微母在明代前期也还存在。《韵略易通》(1442)的“早梅诗”中,“无”(微母)和“一”(影、喻、疑母)仍然有别。

但在明代晚期徐孝的《重订司马温公等韵图经》(1602)中,微母的“问”、“文”和影母的“温”、“稳”列为同韵同声母;徐孝又说:“吴、无、晚、玩、悟、勿之类,母虽二三,音实为一味,不当分别而分别也,……今并于影母领率。”此时微母已经完全并入了影母 [3]:335,和现代汉语普通话中的情况一样。

在普通话中,绝大部分中古微母字都读为零声母合口呼,如“无巫诬武舞侮鹉务雾微尾未味晚挽万袜文纹蚊闻吻刎问物勿亡网忘妄望”,只有“曼蔓[注 2]”等极少数例外。

方言中的分布[编辑]

中古微母[*ɱ]只在官话中向[v]、[ʋ]、[w]转化,在其他方言中多向[m]、[mb]、[b]转化。

官话[编辑]

考察48个方言点中中古微母字的今读的结果表明,今读[m-]的百分比,官话方言全在10%以下;如果除去“曼”、“蔓”两个特字,则全为零;内部非常一致。而其他方言中,只有溆浦话和宜春话在10%以下,而后者中也有口语用字“网”读[m-]的。杭州话和长沙话在10-20%,其他方言都在20%以上[4]:114-115。以“尾”、“蚊”、“网”为例,列出这48处方言中“尾”、“蚊”、“网”的读音[4]:116[注 3]

方言区 方言 方言区 方言
官话 北京话 i uǝn uaŋ 吴语 杭州话 mi mǝn ʔuᴀŋ
天津话 i uǝn uaŋ 苏州话 ȵi mǝn mɒŋ
石家庄话 i vǝn vaŋ 温州话 ŋ maŋ muɔ
太原话 i vǝŋ vɒ̃ 湘语 长沙话 uei mǝn uan
呼和浩特话 i vǝ̃ŋ vɑ̃ 双峰话 ui miɛn man
沈阳话 i uǝn uaŋ 溆浦话 uǝn [注 4]
长春话 i uǝn uaŋ 赣语 南昌话 mi un uɔŋ
哈尔滨话 i vǝn vaŋ 宜春话 ui mm moŋ
南京话 i un uaŋ 抚州话 mi mun mɔŋ
合肥话 ue uǝn uɑ̃ 客家话 梅县话 mi mun miɔŋ
济南话 i uẽ uaŋ 连城话 muo mãi mioŋ
郑州话 i uən uaŋ 于都话 mi mẽ mɔ̃
武汉话 uei uən uaŋ 粤语 广州话 mei mɐn mɔŋ
重庆话 uei uən uaŋ 南宁话 mi mɐn mɔŋ
成都话 uei uən uaŋ 香港话 mei mɐn mɔŋ
贵阳话 uei uən uaŋ 澳门话 mei mɐn mɔŋ
昆明话 uei uə̃ uᴀ̃ 阳江话 mei mɐn mɔŋ
西安话 vi vẽ vɑ̃ɣ 梧州话 mi mɐn mɔŋ
兰州话 i və̃n vɑ̃ 闽语 福州话 muei muɔŋ mœyŋ
西宁话 vi və̃ vɔ̃ 海口话 vue maŋ
银川话 i vəŋ vɑŋ 臺灣話 bue bun baŋ
乌鲁木齐话 i vɤŋ vaŋ 厦门话 be bun baŋ
扬州话 uəi uən uaŋ 潮州话 bue buŋ maŋ
吴语 上海话 ȵi/mi mǝn mɑ̃ 建瓯话 myɛ mɔŋ mɔŋ

上表中,官话方言中古微母字“尾”、“蚊”、“网”都不读[m-],而非官话方言除溆浦外,都至少有一个字读[m-][b-]

粤语[编辑]

除了受官话方言影响较深的方言,南方方言都存在古微母字读[m-]声母的现象,差别只在于程度上的不同。如果以古微母字今读[m-]比例在80%以上为标准,上述48个方言点中只有全部6个粤方言点和厦门、潮州、台北3个闽方言点达标[4]:196

品牌Montblanc被翻译为宝龙Marlboro被翻译为宝路,在普通话中第一个音节都不能很好的对应。这是因为这些译名最早先在粤语区使用,所以用古微母字“万”来翻译第一个音节,在粤语中就可以较好的对应。Salmon被翻译成“”也是相同的原因。

注释[编辑]

  1. ^ 星号“*”不表音,表示是拟音。下同。
  2. ^ 读màn时是微母字,属例外,如“蔓延”。读wàn时是微母字,按规律变化,如“瓜蔓”。读mán时是明母字,也符合规律,如“蔓菁”。
  3. ^ 此表重点关注声母,故略去声调。
  4. ^ 溆浦话语料不够丰满,但根据同属湘方言吉溆片的辰溪话来看,三字都不读[m-]

参考书目[编辑]

  1. ^ 语言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语言学名词.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ISBN 9787100068710. 
  2. ^ 2.0 2.1 朱晓农. 语音学.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 ISBN 9787100066815. 
  3. ^ 向熹. 简明汉语史. 上.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 ISBN 9787100056427. 
  4. ^ 4.0 4.1 4.2 李小凡 项梦冰. 汉语方言学基础教程.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1158517. 

相关条目[编辑]

三十六字母
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
脣音 重脣音
輕脣音
舌音 舌頭音
舌上音
齒音 齒頭音
正齒音 穿
牙音
喉音
半舌音
半齒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