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优良条目,点此获取更多信息。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德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註 1]
國旗 國徽
國歌:Das Deutschlandlied[參 1]
《德意志之歌》
(仅限第三节)[註 2]
德国的位置(深綠色)– 在歐洲(綠色及深灰色)– 在歐盟(綠色)  —  [圖例放大]
德国的位置(深綠色

– 在歐洲綠色及深灰色
– 在歐盟綠色)  —  [圖例放大]

首都
及最大城市
柏林[a]
52°31′N 13°23′E / 52.517°N 13.383°E / 52.517; 13.383
官方語言 德語[註 3]
政府 聯邦議會共和立憲制
 •  總統 約阿希姆·高克
 •  總理 安格拉·默克爾
 •  聯邦議院議長英语President of the Bundestag 諾貝特·拉默特
 •  參議院議長英语President of the German Bundesrat 斯坦尼斯瓦夫·蒂利希
 •  憲法法院院長 安德烈亚斯·福斯屈勒英语Andreas Voßkuhle
立法機關
 •  上議院 聯邦參議院
 •  下議院 聯邦議院
形成
 •  神聖羅馬帝國 公元962年2月2日 
 •  德意志邦聯 1815年6月8日 
 •  德意志帝國 1871年1月18日 
 •  威瑪共和國 1919年8月11日 
 •  納粹德國 1933年1月30日 
 •  聯邦共和國 1949年5月23日 
 •  成立歐洲經濟共同體 1958年1月1日 
 •  兩德統一 1990年10月3日 
地理
 •  總體面積 357,168平方公里(第63名
137,903平方英里
 •  水域率(%) 2.416
人口
 •  2015年估計 81,459,000[參 3]第16名
 •  密度 227/平方公里(第58名
583/平方英里
國內生產總值 購買力平價 2016年估計
 •  總計 3.934萬億美元[參 4]第5名
 •  人均 47,535美元[參 4]第20名
國內生產總值 (國際匯率) 2016年估計
 •  總計 3.467萬億美元[參 4]第4名
 •  人均 41,895美元[參 4]第20名
堅尼系數(2013) 28.3[參 5]
人類發展指數 (2014)  0.916[參 6]
極高 · 第6名
貨幣 歐元EUR
時區 歐洲中部時間UTC+1)
 •  夏令時間 歐洲中部夏令時間UTC+2)
道路通行方向 靠右
國際電話區號 +49英语Telephone numbers in Germany
國際頂級域名 .de
歐盟亦使用.eu
a. ^ 柏林为法定唯一首都及法定政府所在地,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前临时首都波恩亦有“联邦城市”(Bundesstadt)一头衔,并为六个政府部门的主要办公处;所有政府部门在两个城市均设有办公处。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德语: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发音)简称德国[參 7],是一个位于欧洲联邦议会共和制国家,国家元首为联邦总统,政府首脑为联邦总理。成立于1949年,在1990年10月3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统一后,由16个联邦州组成,首都最大城市柏林。其国土面积约35.7万平方公里,南北距离为876公里,东西相距640公里,从北部的北海波罗的海延伸至南部的阿尔卑斯山[1]。气候温和,季节分明。德国人口约8,180万,为欧洲联盟中人口最多的国家,还是世界第二移民目的地,仅次于美国[參 8]

古典时代以来各日耳曼部族即定居于今日德国的北部地区。公元100年前即有关于日耳曼尼亚历史记载民族迁徙期日耳曼部族逐渐向南扩张。自公元10世纪起,德意志领土组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的核心部分[參 9]。16世纪时,德意志北部地区成为宗教改革中心。1871年,在普鲁士主导之下,多数德意志邦国统一成为德意志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1919年德国革命后,德意志帝国解体,议会制魏玛共和国取而代之。1933年国家社会主义党获取政权并建立独裁统治,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及系统性种族灭绝的发生。在经历同盟国军事占领后,德国一分为二,而后又重归统一

德国是经济大国,其国内生产总值以国际汇率计居世界第四,以购买力平价计居世界第五。其诸多工业和科技部门位居世界前列,为世界第三大进口国。德国为发达国家,生活水平居世界前列,并具备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和医疗体系,强调环境保护,并提供免费大学教育[參 10]

德国为1993年欧洲联盟建立时的创始国之一,为申根区一部分,并于1999年推动了欧元区的建立。德国亦为联合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八国集团20国集团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其军事开支总额居世界第九。德国文化历史悠久浓厚,培养出了一系列歌德巴赫贝多芬马克思等世界名人。

国名[编辑]

德意志德语Deutsch的音译,日耳曼是英语German的音译,來自拉丁文日耳曼尼亚尤利烏斯·凱撒以日耳曼尼亚稱呼萊茵河东岸的各個部落[書 1][書 2],日耳曼尼亞紀載於西元100年的《日耳曼尼亞志》,后来英语单词的德国(Germany)由此演变而来。而德文中的德國(Deutschland,德意志人的土地,起初為diutisciu land)來自deutsch,由古高地德語diutisc(大眾的,指屬於diotdiota"人"的[書 3])一詞而來,該詞最初用以區別源自拉丁文罗曼语族地方话。diutisc一詞依序來自原始日耳曼語þiudiskaz(大眾的),þiudiskaz又來自於þeudō,þeudō又承繼自原始印歐語的tewtéh(人)。[書 4]

日本臺灣韓國舊時對德國的國名漢字寫法,都是「獨逸」,日文寫作「ドイツ独逸,Doitsu)」,韓國字寫作「독일獨逸,Dokil)」,台灣台語羅馬字寫作「to̍k-i̍k」。在法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中分別稱德國為阿勒芒(Allemagne)、阿拉曼尼亞(Alemania)、Alemanha,是承襲過去稱呼由日耳曼人一支的阿勒曼尼人創建的獨立國家的舊稱。

歷史[编辑]

内布拉星象盘,约前1600年

毛厄原人英语Mauer 1下颌骨化石的发掘表明至少600,000年前在德国即有古人类活动[參 11]。自舍宁根的煤矿中亦出土了三支380,000年前的标枪,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完整狩猎武器[參 12]。在尼安德河谷发现了史上第一枚非现代人类化石,这一物种被称为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1英语Neanderthal 1化石具有近40,000年的历史。乌尔姆附近施瓦本汝拉山洞穴中亦有同一时期的现代人类生存迹象,包括42,000年前的鸟骨和猛犸象牙笛,为至今出土的最早乐器[參 13];40,000年前大冰期的狮子人为世界已知无争议的最古老雕塑品[參 14];距今35,000年前的霍勒费尔斯维纳斯英语Venus of Hohle Fels则为无争议的最古老人类雕塑[參 15]内布拉星象盘萨克森-安哈尔特内布拉附近出土,为一欧洲青铜时代铜制文物,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名录[參 16]

日耳曼部落及法蘭克王國[编辑]

欧洲民族迁徙(100–500年)

日耳曼部落最早可追溯至北歐銅器時代德语Nordische Bronzezeit(西元前17至前5世紀)或者最晚是前羅馬鐵器時代英语Pre-Roman Iron Age(西元前5~4世紀至西元前1世紀)。西元前1世纪,部落开始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和德国北部逐渐向南、向东和向西扩散,与伊朗人波罗的人凯尔特人高卢部落以及东欧斯拉夫人发生接触[書 5]。在奥古斯都的统治时代,羅馬帝國军队开始入侵日耳曼地区,該地區約為莱茵河乌拉尔山脉之間,西元9年時,謝魯斯克德语Cherusker部落主阿尔米尼乌斯擊敗了瓦盧斯領導的三個罗马军团,使奧古斯都放棄將羅馬帝國邊界擴張至易北河的意圖[書 6]塔西佗於西元100年完成日耳曼尼亚志時,日耳曼部落已在萊因河、多瑙河沿岸定居,佔據了現今德國的大部分地區,而奧地利、巴伐利亚南部及莱茵兰西部則為羅馬帝國所管轄[書 7]

3世紀時出現許多較大的西日耳曼部落,包括阿拉曼人法蘭克人夏登人德语Chatten撒克遜人弗里西人英语Frisii斯卡姆布里人英语Sicambri圖靈吉人德语Thüringer等。日耳曼人約於西元260年進入羅馬帝國控制地區[書 8]匈人於375年西移至羅馬帝國統治地區後,羅馬帝國勢力自395年起衰弱,日耳曼部落因而得以進一步向西南方遷移[書 9],同時,今日德國境內出現了較大的部落取代或吸收了先前的小型部落。日耳曼地區大片土地(即墨洛溫王朝時所稱的奥斯特拉西亚纽斯特利亚阿基坦一带)為法蘭克人所佔領,建立起法兰克王国,并向东征服了萨克森巴伐利亚英语Duchy of Bavaria;今德国东部地区则由西斯拉夫民族(包括索布人维莱蒂人英语Veleti奥伯德里特人英语Obotrites)定居[書 7]

东法兰克王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编辑]

查理大帝[註 4]於800年聖誕節於羅馬接受教宗利奧三世加冕,並建立卡洛林帝國,後於843年根據凡尔登条约分裂[書 11],分裂後出現的東法蘭克王國為神聖羅馬帝國的雛型[書 12],领土西至莱茵河,东至易北河,北至北海,南至阿尔卑斯山[書 11]

奥托王朝(919年-1024年[註 5])統治期間,由各公國推舉間推舉共主,王位雖非世襲,但仍多为父死子繼的情形,而形成王室家族[書 13]。德意志國王奥托一世於962年經加冕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參 17]。在薩利安王朝(1024年-1125年[書 13])統治期間,義大利北部及勃艮第併入神聖羅馬帝國,但由於叙任权斗争,皇帝權力遭到削弱[書 14]

马丁·路德(1483–1546)发动了宗教改革

12世纪霍亨斯陶芬王朝(1138年-1254年)统治期间,德意志诸侯的影响力向南方和东方扩张至斯拉夫人定居地区;他们鼓励德意志人向这些区域移居,称东向移民运动(Ostsiedlung)。多数由北部德意志城镇组成的汉萨同盟由于贸易的扩张而繁荣[書 15]。南部的大拉芬斯堡贸易组织(Große Ravensburger Handelsgesellschaft)起到了类似的作用。1356年查理四世颁布金玺诏书英语Golden Bull of 1356,确立了帝国的基础政治结构,规定七个最具势力的公国统治者或大主教为选帝侯[書 16],通过多数制选举皇帝[書 17]

14世纪上半叶德意志地区人口大幅减少。1315年发生大饥荒英语Great Famine of 1315–17黑死病则于1348年至1350年流行[參 18]。即便如此,德意志的艺术家、工程师和科学家仍在这一时期发展了一系列的技术,与同一时期在意大利诸城邦使用的科技类似。德意志诸国的艺术和文化中心培养了老汉斯·霍尔拜因英语Hans Holbein the Elder、其子小汉斯·霍尔拜因以及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约翰内斯·古腾堡活字印刷术引入欧洲,为日后知识的大众化创造了条件[參 19]

1648年的神圣罗马帝国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宣告了三十年战争的结束。

1517年,维滕贝格教士馬丁·路德撰寫了九十五条论纲,挑戰羅馬公教教會並引發了宗教改革[書 18][參 20]。1555年的《奥格斯堡和约》宣告路德宗为可接受的天主教替代信仰,但还规定诸侯的信仰应为其子民的信仰,这一原则称“教随国定”(Cuius regio, eius religio)。和约未涉及其他信仰,由此归正宗仍为异端,而其原则亦未涉及神权领袖改信的状况(如1583年科隆选侯国的情形)。自科隆战争英语Cologne War三十年战争(1618–1648)的一系列宗教战事对德意志地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書 19],其中后者导致诸邦国总人口减少近百分之三十,而在一些地区人口减少高达百分之八十[書 20]。《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终结了德意志诸国的宗教战事[書 21]。1648年后,德意志诸侯可选择罗马天主教、路德宗及归正宗为其国教[參 21]

18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由近1,800个领地所组成[書 22]。由帝国改革英语Imperial Reform(1450–1555年)推动的法律体系建立了帝国政治体,并在其神权、世俗及世袭邦国中确定了一定程度的地方自治权,由帝国议会英语Imperial Diet (Holy Roman Empire)代表。哈布斯堡王朝自1438年起保有帝国皇权。1740年查理六世过世;其生前无子嗣,由此说服各选帝侯接受《国事遗诏英语Pragmatic Sanction of 1713》以确保王朝统治。这一问题通过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最终得到解决:《亚琛和约》规定玛丽亚·特蕾西亚丈夫将继承神圣罗马帝国皇位,而特蕾西亚将以皇后之名统治帝国。自1740年起,奥地利哈布斯堡君主国普鲁士王国的二元之争主导了德意志地区的局势。法国大革命战争帝国议会最终会议之后,多数世俗的帝国自由城市均为各王朝吞并,而神权领土则被世俗化并吞并。1806年帝国终结,多数德意志邦国(尤其是莱茵河畔诸国)为法国所统治。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俄罗斯、普鲁士及哈布斯堡对德意志地区的霸权展开了争夺;战争于1815年终结[書 23]

德意志邦聯及德意志帝國[编辑]

拿破仑一世戰爭失敗後,歐洲各國於1814召開维也纳会议,並建立由39個主權邦[註 6]組成的鬆散聯盟-德意志邦聯。對歐洲協調政治的不滿在一定程度上促成自由主义運動,但隨後遭奧地利政治家克萊門斯·梅特涅所鎮壓。於1834年成立的德意志關稅同盟則促成日耳曼邦國的經濟整合[參 22]。受法国大革命影響,民族主義及自由主義逐漸受德意志人支持,尤其是年輕知識分子,開始思考建立一個具備中央集權政府的民族國家[書 25]。受1848年歐洲革命法國建立共和國影響,德意志知識份子和平民也發動了革命國民議會決議由普魯士王腓特烈·威廉四世担任德意志帝國皇帝,但威廉四世認為其權力將受限而拒絕,使革命運動暫時遭遇挫敗[參 23]

1871年,德意志帝國於凡尔赛宫成立,俾斯麦為中間著白色制服者。

威廉四世的繼任者-威廉一世,與以自由派為主的議會漸生衝突,就軍事預算有相當歧異,於1862年任命奥托·冯·俾斯麦為普魯士首相,主導普魯士改革及建軍政策[書 26]。普魯士於1864年普丹战争及1866年普奥战争獲得勝利後,並成立北德意志邦聯,排除過去曾主導日耳曼地區事務的奧地利勢力[註 7]。俾斯麥欲將巴伐利亞、巴登、符騰堡及达姆施塔特等地併入北德意志邦聯,與法國衝突漸增[書 28],遂於1870年爆發普法戰爭,法國於普法戰爭失利後,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為德意志皇帝德意志帝國宣布成立,統合奧地利以外的日耳曼國家,即採「小德意志」路線。普魯士約佔帝國三分之二的土地及人口,主導帝國事務,德意志帝國由霍亨索伦王朝統治,首都設於柏林[參 23]

德意志帝国(1871–1918);蓝色部分为普鲁士王国

德意志统一之后,作为威廉一世治下德国总理的俾斯麦在外交上试图巩固德国的大国地位,与外国结盟,孤立法国,避免战争[書 29]。但在威廉二世治下,德国同其他欧洲列强一样逐渐朝帝国主义方向发展,同周边国家时常发生冲突。先前的同盟关系多数终止,由此德国同奥匈帝国结盟,保证了一定程度的中立并获得了军事支持。1882年的三国同盟将意大利揽入,这也反映了德、奥、意三国对法国和俄国势力的担忧。同时,英国、法国和俄国亦各自结盟,以防止奥地利对巴尔干半岛(俄罗斯利益)及德国对法国进行干预[書 30]

1884年的柏林会议中,德国对东非西南非多哥喀麦隆等殖民地提出了宣称[書 31]。此后德国进一步扩张,将新几内亚密克罗尼西亚萨摩亚纳入其殖民地范围。德国殖民政府在西南非(今纳米比亚)对当地的赫雷罗人和纳马人展开了灭绝行动英语Herero and Namaqua genocide,以对其反抗运动进行报复,日后被称为“二十世纪首次种族灭绝“。近100,000人(80%的赫雷罗人英语Herero people和50%的纳马人英语Nama people)死于集中营内,多数死于疾病、虐待、积劳、脱水和饥荒[參 24][參 25]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王储刺杀,奥地利借此对塞尔维亚开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四年的战事中,德国损失严重,超过200万名军人死亡[參 26]。1918年11月11日停战协定签署,德军士兵返回国内。同年11月德国革命爆发,威廉二世及各邦国统治者被迫逊位。新政府于1919年签署《凡尔赛条约》。作为同盟国成员,德国接受其为协约国所败。德国民众认为条约不公且使德国蒙羞,史学家日后称这一态度最终导致了阿道夫·希特勒的崛起[書 32]

威瑪共和國及納粹德國[编辑]

1918年11月德国革命初期,德国宣布改行共和制。1919年8月11日,总统弗里德里希·艾伯特签署《魏玛宪法[書 33]。在此后的权力斗争中,左翼激进共产主义者在巴伐利亚夺权,而德国其他地区的保守派则试图通过卡普政变推翻共和国。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国家防卫军、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和皇权主义者的支持。此后的德国经历了工业中心的血腥街道战,比利时和法国军队对鲁尔区的占领1922年至23年的恶性通货膨胀英语Hyperinflation in the Weimar Republic债务重组计划及1924年新货币的引入。此后黄金二十年代英语Golden Twenties到来,德国进入了一段文化及艺术生活的自由繁荣期。即便如此,对《凡尔赛条约》的恨意仍旧存在,刀刺在背传说广泛流传,为此后二十年的反犹潮提供了基础[參 27]。经济仍然持续动荡,史学家仅称1924年至1929年间为“局部稳定期”。1929年全球范围的大萧条对德国造成了冲击。1930年联邦选举英语German federal election, 1930后,总统保罗·冯·兴登堡授权海因里希·布吕宁领导的政府不经议会批准采取举措。布吕宁政府采取财政紧缩和通货紧缩政策,导致了大幅度的失业;1932年失业率高达30%。

阿道夫·希特勒,1933至1945年德國元首兼總理。

1932年特别联邦选举英语German federal election, July 1932纳粹党获胜。在一系列失败内阁后,1933年兴登堡任命阿道夫·希特勒为德国总理[書 34]国会纵火案后,一项法令取消了民众的基本权利,在数周之内首个纳粹集中营达豪开始运作[參 28][參 29]。《1933年授权法》授予希特勒无限立法权,由此其政府建立起中央集权的极权主义国家,通过全民投票退出国际联盟英语German referendum, 1933,并开始重新武装化[參 30]

通过赤字财政政策,由政府支持的经济复兴计划开始实施,主要着重于公共工程领域。1934年的公共工程项目中,170万德国民众投入工作,由此获得了收入和社会福利[參 31]。最为著名的工程项目为全国高速公路(Reichsautobahn)[參 32]。其他重要建设项目包括水力发电项目鲁尔大坝英语Rur Dam、供水项目如茨列巴赫大坝英语Zillierbach Dam及交通枢纽如茨维考火车站英语Zwickau Hauptbahnhof[參 33]。此后五年内,失业率大幅度下跌,时均和周均薪酬上升[參 34]

1935年,当局宣布不再履行《凡尔赛条约》,并颁布纽伦堡法案,针对犹太人及其他少数族群。德国亦于1935年收回萨尔[書 35],于1938年吞并奥地利,并于1939年初占领捷克斯洛伐克

1939年8月,希特勒政府同斯大林签署《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将东欧划分为德国与苏联势力范围。条约签署后,1939年9月1日德国对波兰展开入侵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此展开[參 35][參 36]。作为回应,英国和法国亦对德国宣战[參 37]。1940年春,德国攻克丹麦及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英语German invasion of Luxembourg法国,并在德军近乎占领法国全境后迫使其签订停战协定。同年,英国抵御了德国的空中攻势。1941年,德国军队入侵南斯拉夫希腊苏联。至1942年,德国及其他轴心国占领了欧洲和北非大部分地区,但1943年苏联于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获胜,盟军夺回北非入侵意大利,德军连续遭遇失败[參 35]。1944年6月,西方盟军在法国登陆,苏联向东欧推进;至是年年末,西方盟军已进入德国境内,德军最后一次于阿登地区展开反攻未果。在希特勒于柏林战役自杀身亡后,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终结[參 38]

在日后称犹太人大屠杀中,德国政府对少数族裔进行迫害,并通过欧洲一系列集中营灭绝营对其所称劣等种族进行种族灭绝。超过1,000万平民被系统性杀害,包括600万犹太人、220,000至1,500,000罗姆人、275,000身心障碍者、数千耶和华见证人、数千同性恋者及成千上万政治和宗教异见者[參 39]。在占领区内的政策导致270万波兰人死亡[參 40]、130万乌克兰人[參 41]、及近280万苏联战俘[參 41][參 42]。德国约有320万至530万士兵阵亡[參 43],近200万平民死亡[參 44]前东部领土的损失导致近1,200万德意志裔人被由东欧驱逐。其战前领土损失近四分之一。战略轰炸及地面战事导致许多城市及文化遗产被摧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前纳粹政权参与者于纽伦堡审判中接受战争罪审判[參 45]

東西德分裂時期[编辑]

1947年,盟軍佔領下的德國奧德河-尼斯河線以東,法律上由波蘭及蘇聯管理,但事實上為併吞,而西部的分離地區為薩爾保護領

於德國投降後,德國領土及柏林由同盟國劃分為四個軍事占領區分區佔領,這些地區接受650萬名來自東部領土的德意志人[參 46]。1949年5月23日,法國、英國及美國占領區合併,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1949年10月7日,蘇聯佔領區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eutsche Demokratische Republik),一般也以西德及東德稱之。東德首都設於柏林,西德將波恩設為臨時首都,以強調兩國分治僅為暫時性的現狀[參 47]

西德為議會民主制共和國,採行“社会市场经济”。自1948年起,西德成为了马歇尔计划的主要受援国之一,通过援助重建其工业基础[參 48]。1949年康拉德·阿登纳当选为首任联邦总理(Bundeskanzler),并任至1963年。在他和路德维希·艾哈德领导之下,西德自1950年代起经历了长期的经济增长,被称为经济奇迹(Wirtschaftswunder)[參 49]。1955年西德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并为1957年欧洲经济共同体创始国。

1989年柏林墙倒塌;背景为勃兰登堡门

东德为一东方集团国家,苏联通过其军力和华沙条约组织在政治和军事上对其进行控制。虽然其名义上为民主国家,政治权力仅由德国统一社会党高官(政治局成员)行使,并由控制了社会诸多领域的秘密机构斯塔西支持[參 50]。民主德国采行苏联式统治经济,后成为经济互助委员会成员国[參 51]。虽然东德官方对其社会政策进行大规模宣传,并鼓吹西德入侵威胁,诸多东德公民仍然向往西德的政治自由及经济繁荣[參 52]。1961年建成的柏林墙旨在阻止东德人逃亡西德,成为了冷战的象征之一[參 23]。在此罗纳德·里根于1987年6月12日发表了《推倒这堵墙!》演说,与约翰·肯尼迪于1963年6月26日的《我是柏林人》演讲相应合。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成为了共产主义垮台两德统一东德转型的象征[參 53]

東、西德間的緊張關係在西德總理维利·勃兰特於1970年代初期通过东方政策稍獲緩解[書 36]。1989年夏,匈牙利放棄铁幕並開放邊界,數千名東德國民經匈牙利進入西德,此舉也對東德造成衝擊,大型抗議活動獲得更多支持。東德當局放松边境限制,使東德居民能自由至西德旅遊,以維持東德的國家地位,而實際上加速了轉向改革的進程。一年后于1990年9月12日,四个占领国签署《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放弃其在投降书中获得的权力,德国重获完整主权。由此1990年10月3日两德统一前东德五个联邦州重新建立并加入德国[參 23]

兩德統一與歐盟[编辑]

两德统一于1990年10月3日实现[參 54]。自1999年起,柏林国会大厦德国联邦议院会址。

统一的德国被认为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扩大延续而非继承国,由此其获得了西德在所有国际组织中的成员资格[參 55]。根据1994年《柏林-波恩法案英语Berlin/Bonn Act》,柏林重新成为统一德国首都,而波恩则获得了“联邦城市”(Bundesstadt)这一独有地位,保有了一些联邦机关[參 56]。政府迁移于1999年全部完成[參 57]1998年选举英语German federal election, 1998德国社会民主党政治家格哈特·施罗德当选首位红绿联盟英语Red–green alliance德国总理,与联盟90/绿党共同组建政府。

东德经济的现代化及集合为一长期过程,计划至少持续至2019年,每年由西部向东部转移金额近800亿欧元[參 58]

德国为欧洲联盟创始国之一(1993年),引入欧元(2002年),并签署了《里斯本条约》(2007年;如图)。

自统一后,德国在欧洲联盟中日渐扮演重要角色。1992年德国与其欧洲伙伴共同签署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1999年建立欧元区,2007年签署《里斯本条约[參 59]。德国派出维和部队以稳定巴尔干地区局势,并在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以北约成员身份派出军队维护阿富汗安全局势[參 60]。由于国内法律规定德国只能部署军队进行国防行动,这些举措产生了一定的争议[2]

2005年选举后,基督教民主联盟领袖安格拉·默克尔成为首位女性德国总理[參 23]。2009年德国政府批准一项总额达5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以保护其产业免受经济危机冲击[參 61]

2009年,默克尔领导下英语Second Merkel cabinet自由-保守联盟当政。2013年,第三届默克尔内阁英语Third Merkel cabinet组建大联合政府。21世纪的德国主要政治目标包括推进欧洲统合、向可持续能源进行转移(Energiewende)、平衡预算、提升生育率及高科技主导的德国经济未来转型(“工业4.0”)[參 62]

2015年德国受到欧洲移民危机的影响,其为多数进入欧盟移民的最终目的地。其接受了超过一百万难民,并通过配额机制将移民根据税收及人口密度分配至各州[參 63]

地理[编辑]

德國地形圖

在地区分类上德国属于西欧中欧,北同丹麦相连,东面与波兰捷克接壤,东南临奥地利,西南偏南为瑞士,西同法国卢森堡比利时相界,西北毗荷兰。其领土大部分位于北纬47至55度,东经5至16度间。德国北濒北海,东北偏北临波罗的海,于奥地利及瑞士边界同中欧第三大湖博登湖相邻[參 64]。德国国土面积为357,021平方公里(137,847平方英里),包括349,223平方公里(134,836平方英里)陆地及7,798平方公里(3,011平方英里)水域,为欧洲面积第7大国家及世界面积第62大国家[參 65]

德国地势总体南高北低,高度由位于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向位于西北的北海海岸及东北的波罗的海[註 8]海岸递减[書 37]。其最高点为最高点为楚格峰(阿尔卑斯山),海拔2,962米(9,718英尺),最低点为威尔士特马斯克英语Wilstermarsch(北德低地),海拔为海平面以下3.54米(11.6英尺)。莱茵河多瑙河易北河等大河穿流而过德国中部的森林高地及北部低地。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冰川正逐渐经历消退。德国重要自然资源包括铁矿、煤矿、草木灰、木材、褐煤、铜、天然气、盐、镍、耕地及水[參 65]

氣候[编辑]

德國大多數地區受潮濕的西風影響,屬温带海洋性气候[書 38]。此地區氣候因墨西哥灣暖流向北延伸的北大西洋漂流而較為溫和,而該暖流較溫暖的海水影響北海周邊區域。

德国年均降水量为789毫米(31英寸),无稳定的干燥期。冬季温和,夏季温暖,气温可超30 °C(86 °F[參 66]

德國東部偏向大陆性气候,冬季寒冷,夏季溫暖,較常出現長時間的乾燥。德國中部及南部地區為海洋性氣候及大陸性氣候的過渡帶,最南部的阿爾卑斯山區氣溫較低,德國中部的高地屬山地氣候,氣溫較低且降雨較多[參 66]

夏季罗蕾莱附近的莱茵河谷;秋季的叙尔特岛海岸;春季吕讷堡石楠草原景象;冬季楚格峰峰顶。

生態[编辑]

金雕為保育類猛禽,為德國國家紋章動物。

德國國土可分為兩個生態區域,分別為歐洲-地中海山地混和林英语European-Mediterranean montane mixed forest東北大西洋大陸棚海洋英语Northeast-Atlantic shelf marine生態系[參 67]。於2008年,德國土地利用以耕地(34%)、林地(30.1%)為主,其次為永久放牧區(13.4%)及居住區、街道(10.8%)[參 68]

動植物為中歐地區常見的物種,山毛櫸橡樹及其他落葉林構成森林的三分之一,松柏則因重新造林而增加,云杉冷杉為高山地區主要林相,落叶松多生長於砂質土壤。另存在多種蕨类真菌苔藓類。主要野生動物包括鹿野豬盤羊英语Mouflon野兔河狸[書 39]

德國國家公園包括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瓦登海國家公園亞斯蒙德國家公園西波美拉尼亞潟湖地區國家公園米利茨國家公園下奧得河河谷國家公園哈爾茨國家公園薩克森小瑞士國家公園、巴伐利亞森林國家公園[參 69]。德國境內共有超過400家動物園及動物公園,數量居世界之冠[參 70]柏林動物園為德國歷史最悠久的動物園,展示物種超過1,500種,為世界上展示物種最多的動物園[參 71]

城市[编辑]

德國有诸多大型城市,共有11个官方认定的都市区。最大组合城市萊茵-魯爾都會區德语Metropolregion Rhein-Ruhr,2008年人口达1,170萬,包括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法伦首府)、科隆波恩多特蒙德埃森杜伊斯堡波鸿[參 72]

政治[编辑]

Woche der Umwelt 2012 (7344500700).jpg Angela Merkel (August 2012) cropped.jpg
约阿希姆·高克
现任联邦总统(2012年就任)
安格拉·默克尔
联邦总理(2005年就任)

德國為採行議會制代議民主制聯邦共和國,其政治體制於1949年的《基本法》(Grundgesetz)架構下運行[書 40],修改基本法通常須聯邦議院及聯邦參議院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基本法的核心原則包括人性尊嚴、權力分立、聯邦組織架構及依循法治[參 73]

聯邦總統约阿希姆·高克,2012年3月18日就任)為國家元首,僅具象徵性權利及責任,由联邦大会(Bundesversammlung)選舉產生;联邦大会由聯邦議院全體議員及各邦議會選出與聯邦議院同等數量的代表組成,其中各邦代表數量依人口比例分配[書 41]聯邦議院議長德语Präsident des Deutschen Bundestages(Bundestagspräsident)地位僅次於聯邦總統,由聯邦議院選舉產生,負責議院日常事務。總理為政府首脑及位階第三高者,由聯邦議院選任後經聯邦總統任命[參 23]

德国政治体系

联邦总理(安格拉·默克爾,2005年11月22日就任)為政府首腦並行使行政权,其职责類似於其他採行議會民主制國家的首相。联邦立法权則由联邦议院(Bundestag)及联邦参议院(Bundesrat)行使,两院共同组成国家立法机关。联邦议院代表由比例代表制联立制直接选举產生[參 65];联邦参议院代表則由各邦政府成員代表出任,代表各邦利益[參 23]

自1949年起,基督教民主联盟德国社会民主党為主導政黨,至今總理皆由這兩黨黨員出任,但规模较小的自由民主党(1949年至2013年在议会中拥有席位)及联盟90/绿党(自1983年在议会中拥有席位)亦為議院中重要力量[參 74]

德国债务-GDP比英语debt-to-GDP ratio在2010年达到最高(80.3%),在此后逐渐下降[參 75]。根据欧洲统计局数据,2015年德国政府净债规模达到2.152万亿欧元,占其GDP的71.9%[參 76]。2015年联邦政府预算盈余达121亿欧元(131亿美元)[參 77]标准普尔穆迪惠誉等信用评级机构对德国评级为最高的AAA级,2016年展望为稳定[參 78]

法律[编辑]

1989年联邦宪法法院法官

德国为欧陆法系国家,其法律体系以罗马法为基础,具有一定日耳曼法英语Ancient Germanic law成分[書 42]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ungsgericht)為德國最高法院,负责宪政事宜,拥有司法复核[參 23][參 79]。德国的最高法院系统(Oberste Gerichtshöfe des Bundes)分工明确,其中联邦最高法院(Bundesgerichtshof)为民事与刑事案件终审法院,而联邦最高劳工法院(Bundesarbeitsgericht)、联邦最高社会法院(Bundessozialgericht)、联邦最高财政法院英语Federal Finance Court of Germany(Bundesfinanzhof)和联邦最高行政法院(Bundesverwaltungsgericht)则为其他类型案件的终审法院[書 43]

在国家层面,刑法及私法分别编著为《德国刑法典英语Strafgesetzbuch》(Strafgesetzbuch)及《德国民法典》(Bürgerliches Gesetzbuch)。德国刑罚制度以矫正罪犯及保护公众为目标[參 80]。除轻微犯罪(由单一职业法官审判)及严重政治犯罪外,所有案件均采用混合审判制,由公民陪审团同职业法官一同审案[參 81][參 82]行政法的许多部分由各州自行负责。

行政區劃[编辑]

德國由16個州組成,16個州共同組成國家(德语Länder)整體[參 83]。各州擁有其州憲法[參 84],並對其內部事務有相當大的自治權限。由於各州在領土面積及人口數量上具有差異,尤其是城邦(Stadtstaaten)與具較大領土的州(Flächenländer)間的差異,而於巴登-符腾堡巴伐利亚黑森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萨克森設有22個一級行政區[註 9],管理地方事務。截至2013年,德國共分為402個縣市級行政區,包括295個縣行政區及107個市行政區[參 85]

联邦州 首府 面积(km2 人口 [參 86] 名义GDP(十亿欧元,2014年) 人均名义GDP(欧元,2014年) [參 87]
巴登-符腾堡 斯图加特 35,752 10,569,100 440 41,200
巴伐利亚 慕尼黑 70,549 12,519,600 524 41,400
柏林 柏林 892 3,375,200 118 34,200
勃兰登堡 波茨坦 29,477 2,449,500 62 25,300
不来梅 不来梅 404 654,800 30 46,000
汉堡 汉堡 755 1,734,300 104 59,000
黑森 威斯巴登 21,115 6,016,500 252 41,400
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 什未林 23,174 1,600,300 39 24,200
下萨克森 汉诺威 47,618 7,779,000 255 32,600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 杜塞尔多夫 34,043 17,554,300 627 35,600
莱茵兰-普法尔茨 美茵茨 19,847 3,990,300 128 32,000
萨尔兰 萨尔布吕肯 2,569 994,300 34 34,000
萨克森 德累斯顿 18,416 4,050,200 109 26,900
萨克森-安哈尔特 马格德堡 20,445 2,259,400 56 24,900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基尔 15,763 2,806,500 84 29,900
图林根 埃尔福特 16,172 2,170,500 55 25,300

國際關係[编辑]

德國於全球設有229個駐外代表機構[參 88]並與190多個國家維持邦交關係[參 89]。2011年,德國為歐盟第一大預算出資國(佔20%)[參 90]及聯合國第三大預算出資國(佔8%)[參 91]。德國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八大工業國組織20國集團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國。德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與法國保持緊密結盟,並為歐盟重要成員,德國亦致力於促進歐洲各國政治、防禦及安全機構整合[參 92][參 93]

德國的援助發展政策獨立於外交政策,由德國聯邦經濟合作及發展部規劃,並由執行機構執行,德國政府將援助發展政策視為國際社會的共同責任[參 94],德國的援助總額僅次於美國及法國[參 95][參 96]

冷戰期間,德國被铁幕分割,象徵東、西勢力於緊張關係並成為歐洲的政治戰場。维利·勃兰特东方政策在1970年代的缓和政策中相當重要[參 97]。1999年,由總理格哈特·施羅德領導的政府對德國的國際政策重新定義,並派遣德國軍隊參與北約組織於科索沃的行動,為德國軍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首次進行作戰[參 98]。德國政府與美國緊密政治結盟[參 23],1948年的马歇尔计划及文化聯繫促成德、美兩國緊密關係,但施羅德口頭反對伊拉克战争暗示著大西洋主義的結束,德美關係也較為低盪[參 99];而德國與美國間互為重要經濟夥伴,德國出口品中8.8%輸往美國,進口品中來自美國者佔6.6%[參 100]梅克爾就任總理後提出強調自由民主人權等理念的「價值觀外交」。[參 101][參 102][參 103][參 104][參 105]

軍事[编辑]

德國的武裝部隊為「聯邦國防軍」(Bundeswehr),由陸軍(Heer;包括特种部队)、海军(Marine)、空军(Luftwaffe)三大軍種及中央醫療勤務隊德语Zentraler Sanitätsdienst der Bundeswehr(Zentraler Sanitätsdienst)、聯合支援部隊(Streitkräftebasis)兩大跨軍種部隊組成。德国军费总支出为世界第9高[參 106],2015年这一数额为329亿欧元,约占其GDP的1.2%,远低于北约要求的2.0%[參 107]

截至2015年12月,联邦国防军现役人数约为178,000人,其中包括9,500名志愿者[參 108]。预备役军人可参加国防演习和海外部署[參 109]。自2001年起,女性可参与国防军,不限部门[參 110]。近19,000名女性正在服役。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数据,2014年德国为世界第四大主要军备出口国[參 111]

和平时期,联邦国防军由国防部长指挥;战争时期,联邦总理则成为其最高指挥官[參 112]

根据德国宪法,联邦国防军仅具国防职责,但1994年联邦宪法法院裁定“国防”一词不仅包括保卫德国国境,还包括危机应对及冲突预防,广至保卫世界范围内德国的安全。截至2015年1月,德国军队约有2,370人在海外进行国际维和任务,包括北约主导的驻阿富汗国际维和部队,850人部署于阿富汗和乌兹别克斯坦,670人部署于科索沃,120人同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英语United Nations Interim Force in Lebanon部署于黎巴嫩[參 113]

2011年以前,年滿18歲男性須服6個月義務役,基於宗教或道德因素不願服兵役者得參加與役期等長的公共服務,或志願參與志愿消防局紅十字會等急救機構6年。2011年后,义务兵役停止,改为志愿兵役制[參 114][參 115]

經濟[编辑]

德国拥有规模巨大的汽车工业,并为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參 116]

德國採行社会市场经济[書 45][書 46],工業基礎堅固,擁有高技術的勞工、龐大股本,较低的腐败程度[參 117],及高創新能力[參 118]。德国为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參 116]及欧洲第一大经济体;按國際匯率計算,為世界第4大經濟體[參 119],以购买力平价計算則為世界第5大經濟體[參 120]

服务业(包括通訊产业)对德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到71%,工业和农业则分别贡献28%和1%[參 65]。根据欧洲统计局2015年1月数据,德国失业率为4.7%,为28个欧盟成员国中最低[參 121];其青年失业率为7.1%,亦为欧盟最低[參 121]。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报告,德国为世界上劳动生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參 122]

法兰克福为欧洲金融中心,亦为欧洲中央银行总部所在地。

德国为欧洲单一市场(消费者数量超过5.08亿)的组成部分。多项国内商业政策通过欧盟成员国协定及欧盟立法协调制订。2002年德国推行欧洲共同货币欧元[參 123][參 124]。作为欧元区成员国(总人口近3.38亿),德国的货币政策由总部设于欧洲大陆金融中心法兰克福欧洲中央银行制订。

德国是现代汽车的发源国,拥有全球最具竞争力和创新力的汽车产业之一[參 125],汽车产量位居全球第四[參 126]。出口量最大的十种货品为汽车、机械、化学品、电子产品、机电设备、医药品、运输设备、基础金属、食品、橡胶及塑膠[參 127]

企业[编辑]

2014年,以上市公司营业额排名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有28家企业的总部设在德国。德国DAX指数则由30家市值最大的德国公司组成。著名国际品牌包括梅赛德斯-奔驰BMWSAP大众汽车奥迪西门子安联阿迪达斯保时捷DHL[參 128]

德国亦有大量具备专业技术的中小型企业(其模式称Mittelstand)。约有1,000家此类企业在各领域居世界领先地位,被称为隐形冠军企业[參 129]。柏林为创业公司的重要枢纽,亦为欧盟诸多风险投资支持公司的所在地[參 130]

如下为2014年最大的德国企业[參 131]

德国为欧元区(深蓝)成员国及欧洲单一市场组成部分。
排名 企业 总部 营业额
(百万欧元)
盈利
(百万欧元)
雇员数
(全球)
01. 大众汽车 沃尔夫斯堡 268,566 14,571 592,586
02. 戴姆勒 斯图加特 172,279 9,235 279,972
03. E.ON 杜塞尔多夫 151,460 −4,191 58,503
04. 安联 慕尼黑 136,846 8,252 147,425
05. BMW 慕尼黑 106,654 7,691 116,324
06. 西门子 柏林慕尼黑 74,000 6,300 360,000
07. 巴斯夫 路德维希港 98,595 6,838 113,292
08. 麦德龙 杜塞尔多夫 85,505 172 227,868
09. 德国电信 波恩 83,117 3,878 228,000
010. 慕尼黑再保险 慕尼黑 81,685 4,182 43,316

交通[编辑]

科隆火车站的ICE-3列车

德国位于欧洲中心位置,为欧洲大陆重要的交通枢纽[參 132],拥有稠密的道路交通网[參 133]。德国是世界上最早擁有高速公路的國家,已有80多年的歷史,总里程約1.3万公里,居世界第六,而且有部分路段无速度限制[參 134]。德國的普通公路分為聯邦級、州級和鄉鎮級三等,一般規定的最高車速為100公里/小時,市區內為50公里/小時,住宅區內一般只允許30公里/小時。德國獲准行駛的機動車約4000多萬輛,人均0.63辆(2008年)[3]。近年来,德国政府大力推行一系列優惠措施,公交車正越來越為人們所喜愛和接受。此後自行車也悄悄進入了城市交通,许多城市有自行车路线,并修建了自行車高速公路[4]

德國的鐵路總長度近5万公里,居世界前十位。德国亦建立起了多中心的高速铁路网,联通德国主要城市及周边国家,其营运速度最高达300公里每小时[參 135]。1994年,德國聯邦鐵路德國國營鐵路合并,實現了私有化,成為德國鐵路股份公司(DB)。2014年,德国政府对德国铁路公司补贴170亿欧元[參 136]

漢莎航空是德國最大的航空企業。法兰克福机场慕尼黑机场为德国最大机场,二者均为汉莎航空的枢纽机场,其中法蘭克福國際機場是歐洲第三、世界第八大機場,也是歐洲貨運量和起降量第二大機場;柏林-泰格尔机场杜塞尔多夫机场则为柏林航空枢纽机场。其他主要机场包括柏林-舍讷费尔德机场汉堡机场科隆/波恩机场莱比锡/哈雷机场[參 137]

目前德國的內河年貨運量在2億噸以上,約占全國貨運總量的1/4。其中萊茵河承擔了約2/3的水路运量,被称为「歐洲黃金水道」。基爾運河它是世界上運量最大的人工水道之一,方便了波羅的海北海間的航運。德国的主要港口有汉堡不来梅哈芬威廉港吕贝克罗斯托克。其中汉堡港,是欧洲第三大、世界第九大港口,有“德国通向世界的门户”之称[參 138]。2012年落成的威廉港集装箱港区是德国唯一的天然深水良港,水深达18米,与汉堡港作为传统的通商口岸形成了良好的互补[5]

能源[编辑]

於2008年,德國能源消耗居世界第6位[參 139],其中六成的主要能源依賴進口[參 140]。2014年,德国的能源来源为石油(35.0%)、煤及褐煤(24.6%)、天然气(20.5%)、核能(8.1%)、水力及可再生能源(11.1%)[參 141]。德国政府及德国核能产业同意在2021年前逐步除役全部核电站[參 142]。政府亦推动能源节约绿色能源和减排活动[參 143],并计划在2020年前使全国发电使用可再生能源比例达到40%。德国履行《京都议定书》及其他条约以促进生物多样性、减少排放、管理水资源可再生能源商业化[參 144]。德国的家庭回收率为近65%,为世界最高之一[參 145]。即便如此,2010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仍旧为欧盟最高[參 146]。德国能源转型(Energiewende)计划通过提升能源效率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推动德国经济向可持续化发展[參 147]

科技[编辑]

20世纪初至今德国共有10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參 148],在科学领域(物理化學生理學或醫學)优势明显[參 149][參 150]。 德国拥有一整套结构完善、分工明确、协调一致的科研体系。高等院校、独立研究机构、企业科研机构是德国科研体系的三大支柱。德国共有300余所大学及专科学院和众多独立科研机构,如马普学会拥有79个研究所、弗劳恩霍夫协会拥有48个研究所,此外还有亥姆霍兹联合会、16个国家研究中心以及84个“蓝名单”科研机构。德國研究開發的资金来源除了政府之外还有企业、非盈利机构、高校、国外投资等,2013年共计797亿欧元,占德国國內生產毛額的2.84%[6]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奖每年頒予10名科學家或學術研究者,獎金最高為250萬歐元,為世界上資助研究獎金最高者之一[參 151]。德国目前重点科技领域包括基础研究、应用研究、信息及通信技术、生物技术、卫生、环保、新材料、能源、交通、航空航天、海洋、地球科学、国防等。不过,经济咨询公司BDO及汉堡世界经济研究所联合进行的一项调研显示,德国在高科技研究领域开始落伍,2012年至2014年,德国每百万人口申请专利数量为916个,在百万人口专利数量方面世界排名第五[7]

爱因斯坦普朗克為近代物理学的重要奠基者,维尔纳·海森堡马克斯·玻恩並進一步發展[參 152]威廉·伦琴發現X射线,並於1901年獲得首屆諾貝爾物理學獎[參 153]奥托·哈恩放射放射化学領域的先驅,並發現核裂变[參 154]費迪南德·科恩德语Ferdinand Julius Cohn罗伯特·科赫建立了微生物学。德國还有高斯莱布尼茨数学家。德國也有許多著名發明家及工程师,如漢斯·蓋革發明了盖革计数器康拉德·楚澤建造了首部全自動數位電腦[參 155]斐迪南·冯·齐柏林奧托·李林塔爾戈特利布·戴姆勒鲁道夫·狄塞尔雨果·容克斯卡尔·本茨等人形塑了現代汽車及航空運輸科技[參 156]航空航天工程沃纳·冯·布劳恩開發了第一枚太空火箭,而後於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開發土星5号运载火箭,使阿波罗计划得以實現。海因里希·赫兹證實电磁波存在,對現代電信發展相當重要[參 157]。位于格赖夫斯瓦尔德文德尔施泰因7-X具有一研究聚变能的设施[參 158]

旅游[编辑]

国王湖位于阿尔卑斯地区的贝希特斯加登巴伐利亚为来访人数最多的德国州;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则为国内访客最多的州。

德国是世界入境游客数量第7多的国家[參 159][參 160],2012年到访过夜游客数量达到4.07亿人次[參 161],其中包括6,883万外国游客。2012年,超过3,040万国际游客到访德国。柏林为欧洲访客数量第三高的城市[參 162]。此外,超过30%的德国国民在本国度假,国内访客最多的州为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德国11,116个乡镇中在旅游局登记的约有4000个,其中310个获得了疗养地或海水浴場的认证。德国国内及国际旅游对GDP的直接贡献数额达到432亿欧元;将间接因素包括在内后,旅游业贡献了4.5%的GDP,并提供了两百万个就业岗位(占总就业的4.8%)[參 163]

德国以其多元的旅游线路闻名,包括南部從維爾茨堡菲森浪漫之路(Romantische Straße);西部穿越普法爾茨葡萄酒產區葡萄酒之路(Weinstraße);從曼海姆海爾布隆紐倫堡一直延伸到捷克首都布拉格城堡之路(Burgenstraße);从波罗的海博登湖纵贯德国南北长达2900公里的大道之路英语German Avenue Road(Alleenstraße);还有从德国北部的易北河瑞士边境博登湖德国木构架之路英语German Timber-Frame Road(Deutsche Fachwerkstraße),将桁架这一建筑形式的重要代表串联起来[參 164][參 165]。另外德国还有6.135个博物馆、366剧院、34主题公园、4万5千个网球场、648个高尔夫球场、122个自然公园,徒步旅行的线路达19万公里,自行车线路4万公里。

德国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的世界遗产数量达41个,包括雷根斯堡班贝格吕贝克奎德林堡魏玛施特拉尔松德维斯马的历史城区等38项文化遗产和麦塞尔化石坑瓦登海古山毛櫸森林等3项自然遗产。德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包括新天鹅堡科隆主教座堂德国国会大厦宫廷酿酒屋海德堡城堡茨温格宫柏林电视塔亚琛主教座堂。位于弗莱堡欧洲公园英语Europa-Park是欧洲第二受欢迎的主题公园[參 166]

社会[编辑]

人口[编辑]

德国人口发展趋势图(1800年至2010年)[參 167]

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德国人口约为8,020万[參 168],而至2015年6月30日这一数字上升至8,150万[參 169],到2015年12月31日至少达到8,190万[參 170]。德国为欧盟人口最多的国家,在欧洲则为第2位(居俄罗斯之后),世界第16位[參 171]。其人口密度为227人/平方千米(588人/平方英里)。总预期寿命为80.19岁(男性77.93岁;女性82.58岁)[參 65]总和生育率为每名妇女生育1.41名子女(2011年估计),即年增长率约千分之8.33,为世界最低之一[參 65]。自1970年代起,德国的死亡率持续高于其生育率[參 172],但自2010年代以来其生育率和移民率有一定提升[參 173],受优良教育的移民数量尤有提升[參 174][參 175]

四个颇具规模的族群因其祖先在相应区域长期定居,被称为“国家少数民族”[參 176]。在北端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有近50,000名丹麦裔[參 176];在萨克森勃兰登堡卢萨蒂亚地区有近60,000名斯拉夫裔索布人罗姆人辛提人英语Sinti生活于联邦全境;弗里斯兰人则生活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西岸及下萨克森西北部[參 176]

德国的国际移民数量居世界第二[參 177]

近500万德国人生活在海外[參 178]

2014年,德国8,100万居民中有近700万无德国国籍,其中96%生活在德国西部,大多数居于城市区域内[參 179] [參 180]

1960年代和1970年代,德国政府邀请“客籍工人英语Gastarbeiter”(Gastarbeiter)移居德国。许多企业在这些工人完成培训后将其留在德国国内继续工作,由此德国的移民人口稳固提升。截至2011年,近600万外国公民(占总人口7.7%)在德国注册登记[參 168]

德国联邦统计局将其公民根据移民背景分类。2009年,全国20%居民(超过1,600万人)具有移民或部分移民背景(包括被遣返的德意志裔[參 181]。2010年,在拥有18岁以下子女的家庭中,29%至少父母有一方具有移民背景[參 182]

2015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英语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人口分部统计德国共有1,200万国际移民,约占全球2.44亿移民的5%,居世界第二位[參 183]。在移民占总人口数量百分比方面,德国位居欧盟第7位,世界第37位。截至2014年,最大的移民族群来自土耳其(2,859,000),其次为波兰(1,617,000)、俄罗斯(1,188,000)和意大利(764,000)[參 184]。自1987年来,近300万德意志人(多数来自前东方集团国家领土)行使其回归权移居德国[參 185]

宗教[编辑]

自1871年建国以来,德国即有近三分之二的新教徒和三分之一的罗马天主教徒,并有为数显著的少数犹太裔。其他宗教信仰者亦存在,但数量非常有限。在1945年后,德国宗教局势逐渐变化,西德由于移民逐渐多元化,而东德则由于官方政策而整体趋于无信仰。在两德统一后,多元化趋势得到了延续[參 186]

根据2011年德国人口普查基督教为德国第一大宗教,信徒占总人口66.8%[參 187]。总人口中31.7%宣称其信仰新教,包括德国福音会英语Evangelical Church in Germany(30.8%)及自由教会(0.9%),而31.2%则信仰罗马天主教[參 188]正教信徒占1.3%,犹太教信徒占0.1%,其他宗教信徒占2.7%。2014年,天主教会成员人数达2,390万(总人口的29.5%)[參 189],福音会人数为2,260万(总人口的27.9%)[參 190]。两大教会近年信徒流失数量均颇为显著。

地理上,新教主要集中于德国北部、中部和东部,信徒多属福音会,囊括了路德宗、改革宗及二者的联合(可追溯至1817年的普鲁士联合教会英语Prussian Union of churches)。罗马天主教主要集中于南部和西部。

2011年,33%的德国民众不属于任何官方认可的特别宗教组织[參 188][註 10]无宗教状况在前东德地区及大都市区域相对普遍[參 192][參 193][參 194]

伊斯兰教为德国第二大宗教。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1.9%的德国人称其为穆斯林[參 188]。近年估计有210万至400万穆斯林生活于德国[參 195]。多数穆斯林为来自土耳其的逊尼派阿列维派,但亦有一定数量的什叶派阿赫迈底亚派及其他宗派[參 196]

其他宗教信仰者占德国总人口比率低于1.0%[參 188],信仰佛教(250,000人,0.3%)和印度教(约100,000人,0.1%)。其他宗教社群人数均少于50,000人[參 197]

語言[编辑]

欧盟成员国对德语的理解程度(2010年)[註 11]

德语為德國的官方語言及主要通行語言[參 198],為24個歐盟官方語言之一[參 199],並為3個欧洲联盟委员会工作語言之一。德语是欧洲联盟中第一语言使用者最多的语言,母语者数量约达1亿[參 200]

德國所承認的少數語言包括丹麦语低地德语索布语罗姆语弗里西语,並受歐洲區域或少數民族語言憲章保護。最受广泛使用的移民语言为土耳其语庫爾德語波兰语、巴爾幹地區語言及俄语。調查顯示67%的德國公民能以1種外語溝通,而27%能運用2種或以上外語[參 198]

標準德語英语低地德语荷蘭語弗里西语較為相近,同屬西日耳曼語支,該語支與东日耳曼语支(绝灭)與北日耳曼语支同屬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該語族也是多數德語詞彙的來源[參 201];部分詞彙來自拉丁語及希臘語,另有一小部分來自法語,近來多來自英語。德文以拉丁字母書寫。德語方言差異可追溯至日耳曼部落時期[註 12],並能從與標準德語在詞彙、音韻语法語言變體而分辨[參 202]

教育[编辑]

海德堡大学于1386年建立,为德国大学卓越计划成员之一。

德国教育的监管主要由各州政府负责。非强制性的幼儿园教育向所有三至六岁的儿童开放,而此后的义务教育必须持续至少九年。基础教育一般持续四至六年[參 203]。中等教育根据不同教育级别分为三类传统学校:文理中学(Gymnasium),为具有天赋的儿童提供教育并为其准备大学教育;实科中学英语Realschule(Realschule)为中等程度学生就读,为期六年;主干学校英语Hauptschule[註 13](Hauptschule)则提供职业教育[參 204]。综合中学(Gesamtschule)整合中等教育。

双轨教育(Duale Ausbildung)系统之下的技术资格证明与学术学历几乎相当。在此机制下,参加职业教育的学生可在公司或国营的学校中学习[參 203]。这一模式受到好评,并在世界其他地方得到使用[參 205]

德国大学多为公共机构,传统上学生可免学费学习[參 206]。进入大学一般需要经过中学会考(Abitur),但根据州、学校及学生亦有其他方式。免费教育亦对国际学生开放,这一状况日渐普遍[參 207]。根据2014年OECD报告,德国为国际学习的第三大目的国[參 208]

德国具有相当长的高等教育历史,反映了其作为现代经济体的全球地位。一些德国大学历史十分悠久,最古老的为海德堡大学(1386年建立)[參 209],其后为莱比锡大学(1409年)、罗斯托克大学(1419年)和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1456年)[參 210]。1810年自由教育改革家威廉·冯·洪堡创建柏林大学,其办学模式为诸多欧洲及西方大学借鉴。当代德国产生了十一所卓越大学,包括柏林洪堡大学、不来梅大学科隆大学德累斯顿工业大学蒂宾根大学亚琛工业大学柏林自由大学、海德堡大学、康斯坦茨大学慕尼黑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參 211]

醫療衛生[编辑]

吕贝克圣灵护理所,1286年建立,为现代医院的雏形[參 212]

德国的护理所系统可追溯至中世纪。现今的德国拥有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全民医疗保健英语universal health care体系,其始于1880年代奥托·冯·俾斯麦的社会立法[參 213]。自1880年代起,改革与立法保证了医保体系的平衡。现今德国人口的健康保险由法定的医保方案覆盖,而其特别条款使一些群体可选择使用私人医保方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截至2013年,德国的医保系统77%由政府负担,23%由个人出资[參 214]。2015年,医疗支出占德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1%。德国男性与女性的预期寿命分别为77岁及82岁,居世界第20位;其婴儿死亡率较低,约为千分之四[參 214]

2010年,德国人的主要死亡原因为心血管疾病,占41%,其次为恶性肿瘤,占26%[參 215]。2008年,约有82,000感染艾滋病,自1982年起共有26,000人因此死亡[參 216]。2005年调查表明德国成年人吸烟率为27%[參 216]。肥胖问题在德国逐渐严重。2007年研究表明德国肥胖率为欧洲最高[參 217][參 218]

文化[编辑]

德国文化在宗教和世俗层面均受欧洲主要思潮及群众运动的塑造。由于其文学家及哲学家对西方文化思想贡献巨大[參 219],德国在历史上也被称作“诗人与思想家之国”(Das Land der Dichter und Denker)[參 220]

德国民间节日传统颇具名望,如慕尼黑啤酒节圣诞传统英语Weihnachten,包括将临花圈、圣诞剧、圣诞树圣诞蛋糕及其他习俗[參 221][參 222]。截至201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将德国40项遗产列入其世界遗产名录[參 223]。每个州自行指定其公共节日,而自1990年以来,10月3日即为德国国庆日,称德国统一日(Tag der Deutschen Einheit)[參 224]

21世纪的柏林发展成为世界主要文化中心之一[參 225]。根据安霍尔特-捷孚凯国家品牌指数,2014年德国列50个全球最受尊重国家之首(位于美国、英国及法国之前)[參 226][參 227][參 228]英国广播公司于2013年及2014年的全球民意调查均显示德国为正面影响力最高的国家[參 229][參 230]

音乐[编辑]

路德维希·范·贝多芬(1770–1827),作曲家

诸多世界著名古典音乐作曲家来自德国。迪特里克·布克斯特胡德创作管风琴清唱剧,影响了日后包括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在内的巴洛克时期重要作曲家。生于奥格斯堡的利奥波德·莫扎特在其于萨尔茨堡担任小提琴手和教师期间培养了世界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路德维希·范·贝多芬是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音乐过渡期间的重要人物。卡尔·马利亚·冯·韦伯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在浪漫主义早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罗伯特·舒曼约翰内斯·勃拉姆斯则将浪漫主义音乐发扬光大。理查德·瓦格纳的歌剧颇具名望。理查德·施特劳斯是浪漫主义晚期和现代早期的领衔人物之一。卡尔海因茨·施托克豪森汉斯·季默则为20世纪和21世纪的重要作曲家[參 231]

德国是全欧洲第二大及世界第四大音乐市场[參 232]。20世纪及21世纪德国流行音乐形式与运动包括新德国浪潮英语Neue Deutsche Welle流行、东方摇滚、重金属/摇滚、朋克、流行摇滚、独立及施拉格流行英语Schlager music等。德国电子音乐发电厂乐团橘梦乐团引领之下产生了国际范围内的影响力[參 233]。德国铁克诺浩室领域的DJ和音乐家亦获得广泛的声望(如罗宾·舒尔茨保罗·范迪克保罗·卡尔布雷纳英语Paul KalkbrennerScooter英语Scooter (band)等)[參 234]

美术[编辑]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作《吕根岛上的白垩岩》(1818)
弗兰茨·马尔克作《林中小鹿》(1914)

德国画家对西方美术史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阿尔布雷希特·丢勒小汉斯·霍尔拜因马蒂亚斯·格吕内瓦尔德英语Matthias Grünewald老卢卡斯·克拉纳赫文艺复兴期间重要的德国艺术家。彼得·保罗·鲁本斯约翰·巴普蒂斯特·齐默尔曼巴洛克)、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卡尔·施皮茨韦格浪漫主义)、马克斯·利伯曼英语Max Liebermann印象派)及马克斯·恩斯特超现实主义)亦在其各自时期具有重要地位[參 235]奥托·施密特-霍费尔英语Otto Schmidt-Hofer弗朗茨·伊夫兰英语Franz Iffland尤里乌斯·施密特-费林英语Julius Schmidt-Felling等雕塑家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对德国艺术史做出了重要贡献[參 236][參 237]

20世纪多个艺术集团在德国建立起来,包括十一月集团英语November Group (German)(Novembergruppe)、桥社(Die Brücke)及瓦西里·康定斯基领衔的蓝骑士(Der Blaue Reiter)。这些团体影响了慕尼黑和柏林表现主义的发展。作为对应艺术形式,新即物主义魏玛共和国时期发展起来。战后的德国艺术趋势可大致分为新表现主义行为艺术观念艺术。知名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包括格奥尔格·巴泽利茨安塞姆·基弗英语Anselm Kiefer约尔格·伊门多夫英语Jörg ImmendorffA·R·彭克英语A. R. Penck马库斯·吕佩尔茨英语Markus Lüpertz彼得·罗伯特·基尔英语Peter Robert Keil赖纳·费汀英语Rainer Fetting。其他传统媒体或人像领域的艺术家还包括马丁·基彭贝尔格英语Martin Kippenberger格哈德·里希特英语Gerhard Richter西格玛尔·波尔克英语Sigmar Polke尼奥·劳赫英语Neo Rauch。德国著名概念艺术家有贝恩德和希拉·贝歇尔英语Bernd and Hilla Becher汉娜· 达波文英语Hanne Darboven汉斯-彼得·费尔德曼英语Hans-Peter Feldmann汉斯·哈克英语Hans Haacke约瑟夫·博伊斯H·A·舒尔特英语HA Schult阿里斯·卡莱泽、尼奥·劳赫和安德烈斯·古尔斯基英语Andreas Gursky卡塞尔文献展柏林双年展英语Berlin Biennale跨媒体艺术节英语transmediale科隆艺术节英语Art Cologne为德国的主要艺术展和艺术节[參 235]

建筑[编辑]

德国在建筑方面做出的贡献包括卡洛林英语Carolingian architecture奥托英语Ottonian architecture风格,这二者为罗曼式建筑的先导。中世纪砖砌哥特式英语Brick Gothic风格亦发源于德国。在文艺复兴巴洛克时期,德国亦发展出了相应的地方性风格(如威悉文艺复兴英语Weser Renaissance和德累斯顿巴洛克)。巴洛克时期的著名建筑师包括马特乌斯•丹尼尔•珀佩尔曼英语Matthäus Daniel Pöppelmann巴塔萨·纽曼格奥尔格·温策斯劳斯·冯·克诺伯斯多夫英语Georg Wenzeslaus von Knobelsdorff阿萨姆兄弟英语Asam brothers韦索布伦派英语Wessobrunner School主导了18世纪南德的灰泥建筑风格。上施瓦本巴洛克之路英语Upper Swabian Baroque Route途中,雕塑家约翰·米夏埃尔·费希特梅耶英语Johann Michael Feuchtmayer、灰泥匠兄弟约翰·巴普蒂斯特·齐默尔曼多米尼库斯·齐默尔曼英语Dominikus Zimmermann的贡献一览无遗[參 238]。德国民居建筑以其木骨架(Fachwerk)传统闻名,不同地区风格各有不同[參 239][參 240]

欧洲工业化时期,古典主义历史主义风格在德国发展起来,因19世纪的经济繁荣而时被称作“繁荣时期”(Gründerzeit)风格。区域性历史主义风格包括汉诺威派英语Hanover school of architecture纽伦堡风格及德累斯顿森佩尔英语Gottfried Semper-尼柯莱英语Georg Hermann Nicolai派。新天鹅堡为最著名的德国建筑之一和罗曼复兴式建筑英语Romanesque Revival architecture的代表。18世纪一些亚风格在德国的矿泉疗养地及海水浴场中发展起来。德国艺术家、作家和画廊家如西格弗莱德·宾英语Siegfried Bing格奥尔格·希尔特英语Georg Hirth布鲁诺·穆赫林英语Bruno Möhring亦为20世纪初新艺术运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參 241]

吕根岛的度假建筑;贝尔恩卡斯特尔-库埃斯的木骨架建筑;新天鹅堡汉堡易北爱乐厅

表现主义建筑英语Expressionist architecture在1910年代的德国发展起来,并影响了装饰风艺术等其他现代风格,弗里茨·赫格尔英语Johann Friedrich Höger埃瑞许·孟德尔松多米尼库斯·波姆英语Dominikus Böhm弗里茨·舒马赫英语Fritz Schumacher (architect)为其代表人物。德国在现代主义运动早期地位十分重要,赫尔曼·穆特修斯英语Hermann Muthesius在此创立了德意志工艺联盟(新即物主义),而沃尔特·格罗佩斯则创立了包豪斯运动。由此德国也时常被认为是现代艺术和设计的摇篮。20世纪下半叶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成为世界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提出了玻璃摩天大楼这一概念[參 242]。其他知名当代德国建筑师和建筑商还包括汉斯·科尔霍夫英语Hans Kollhoff谢尔盖·卓班英语Sergei TchobanKK建筑所英语Christoph Kohl (architect)赫尔穆特·扬英语Helmut Jahn拜尼施英语Behnisch ArchitektenGMP奥雷·舍人J·迈尔·HOM翁格斯英语Oswald Mathias Ungers哥特佛伊德·波姆弗莱·奧托(后两人为普利兹克奖得主)[參 243]

文學及哲學[编辑]

格林兄弟收集并出版了德国流行的民间故事

德国文学历史可追溯至中世纪,是时作家包括瓦尔特·冯·德·福格尔魏德英语Walther von der Vogelweide沃尔夫拉姆·冯·埃申巴赫。知名德国作家有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弗里德里希·席勒戈特霍尔德·埃夫莱姆·莱辛台奥多尔·冯塔纳格林兄弟收集并出版各路民间故事,也将德国民间传说推向世界[參 244]。两人同时还以历史为基础收集和编纂了各地不同形式的德语,其《德语词典》(Deutsches Wörterbuch;亦称《格林词典》)始于1833年,第一版于1854年出版[參 245]

20世纪具影响力的德国作家包括格哈特·霍普特曼托马斯·曼赫尔曼·黑塞海因里希·伯尔君特·格拉斯[參 246]。德语出版商年均出版量约达7亿册,书目近80,000种,其中新出版书目近60,000种。在书籍出版总数上,德语书目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英语和汉语[參 247]法兰克福书展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图书贸易展之一,具有长达500年的历史[參 248]

德国哲学在历史上相当重要: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主张理性主义伊曼努尔·康德宣扬启蒙哲学;约翰·戈特利布·费希特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弗里德里希·谢林创立古典德国唯心主义阿图尔·叔本华开创形而上悲观主义;卡尔·马克思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创立共产主义理论;弗里德里希·尼采提出观点主义戈特洛布·弗雷格推动了分析哲学的发展;马丁·海德格尔研究存在主义;麦克斯·霍克海默狄奥多·阿多诺赫伯特·马尔库塞尤尔根·哈贝马斯发展的法兰克福学派亦颇具影响力;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则推行历史哲学[參 249]

媒體[编辑]

位于波恩德国之声总部。

德国最大的国际媒体企业为贝塔斯曼阿克塞尔·斯普林格集团英语Axel Springer AG普罗西本萨特爱因斯传媒英语ProSiebenSat.1 Media德新社亦为重要的媒体机构。德国的电视市场为欧洲最大约3,800万家庭拥有电视[參 250],近90%的德国家庭拥有有线电视或卫星电视,可接收公共免费电视商业电视频道[參 251]。德国有超过500个公共和私人广播电台,德国之声为最主要的德国外语电视和广播商[參 252]。德国国家广播为德国广播英语Deutschlandradio德国公共广播联盟则负责地方服务。

诸多欧洲销量最高的报纸和杂志在德国出版。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或网络媒体)为《图片报》(小报)、《时代周报英语Die Zeit》、《南德意志报》、《法兰克福汇报》和《世界报》,杂志则为《明镜》、《亮点》和《焦点[參 253]

德国的游戏市场亦为世界最大之一[參 254]。于科隆举行的Gamescom为世界规模最大的游戏展之一[參 255]。来自德国的流行游戏包括《Turrican》、《纪元》系列、《工人物语》系列、《哥特王朝英语Gothic (series)》系列、《咒语力量英语SpellForce (series)》系列、《孤岛惊魂》系列及《孤岛危机》系列。重要游戏制作商和发行商包括Blue ByteCrytekDeep SilverKalypso Media英语Piranha Bytes英语Yager Development英语社交网络游戏商则包括Bigpoint Games英语Gameforge英语Goodgame Studios英语Wooga英语[參 256]

电影[编辑]

柏林附近的巴贝尔堡摄影棚为世界首个大型电影制作室

德国电影对其领域在技术和艺术上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斯科拉达诺夫斯基兄弟英语Max Skladanowsky的作品在1895年首映。位于柏林市郊波茨坦著名的巴贝尔堡摄影棚于1912年建立,为世界首个大型电影制作室,现今为欧洲最大制作室[參 257]。早年德国电影受到德国表现主义的显著影响,其代表包括罗伯特·威恩弗里德里希·威廉·穆尔瑙弗里茨·朗的《大都会》(1927年)被认为是第一部重要科幻电影[參 258]。1930年约瑟夫·冯·斯坦伯格英语Josef von Sternberg执导了首部德语有声电影蓝天使》,由玛琳·黛德丽出任主演[參 259]莱尼·里芬斯塔尔的电影开创了电影美学的新层面,其代表作为《意志的胜利[參 260]

1945年后,许多战后时期的电影被称作“废墟电影”(Trümmerfilm),如沃尔福冈·施多德英语Wolfgang Staudte的《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英语Murderers Among Us》(1946年)。知名东德电影包括施多德的《臣仆英语Der Untertan (film)》(1951年)、康拉德·沃尔夫英语Konrad Wolf的《分裂的天空英语Divided Heaven (film)》(1964年)及弗朗克·贝尔英语Frank Beyer的《撒谎者雅各布英语Jacob the Liar (1975 film)》(1975年)。1950年代西德电影的主导类型为“乡土电影”(Heimatfilm),描绘了美丽的河山以及其正直的居民[參 261]

1970年代和1980年代,德国新浪潮导演如沃克·施隆多夫维尔纳·赫尔佐格维姆·文德斯宁那·华纳·法斯宾德提高了西德作者电影的国际地位。包括《从海底出击》(1981年)、《大魔域英语The NeverEnding Story (film)》(1984年)、《再见列宁!》(2003年)、《爱无止尽》(2004年)、《白丝带》(2009年)、《动物总动员》(2010年)和《云图》(2012年)等德国电影亦在国际上获得成功。1979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授予德国电影《铁皮鼓英语The Tin Drum (film)》,同一奖项在2002年授予《何处是我家》,2007年授予《窃听风暴[參 262]

年度欧洲电影奖每隔一年在欧洲电影学院英语European Film Academy所在地柏林举行。柏林国际电影节颁发金熊奖,自1951年起每年举行,为世界最重要的电影节之一[參 263]德国电影奖颁发罗拉奖,自1951年起每年于柏林举行[參 264]

飲食[编辑]

發源於德國的黑森林蛋糕(Black Forest Gâteau)

德国饮食根据地区不同而各有差异,但相邻的区域时常有共同之处(如南部的巴伐利亚和施瓦本饮食文化同瑞士和奥地利相近)。国际食品如比萨饼寿司中国菜希腊菜印度菜土耳其烤肉亦因不同民族社群的存在而可以获得,颇受大众欢迎。

面包是德国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德国出产近600种面包和1,200种糕点和面包卷(Brötchen)。德国奶酪的生产数量占到全欧洲的近三分之一[參 265]。2012年,超过99%在德国生产的肉类为猪肉、鸡肉和牛肉。香肠在德国极为普遍,生产种类近1,500种,包括油煎香肠(Bratwurst)、白香肠(Weisswurst)和咖喱香肠(Currywurst)等[參 266]。2012年,有机食品销量占到淑品总销量的3.9%[參 267]

葡萄酒在德国许多地方逐渐开始流行[參 268],但最受欢迎的国家酒精饮品仍旧为啤酒英语Beer in Germany。2012年德国啤酒饮用量为每人110公升(24英制加侖;29美制加侖),在世界位居前列[參 269]。德国对于啤酒纯度的规定可追溯至15世纪[參 270]

2015年《米其林指南》指定11家德国餐厅为最高的三星级,38家餐厅则获得二星评价,233家餐厅获得一星评价[參 271],总数量位居第二,仅次于法国[參 272][參 273]

体育[编辑]

德国国家足球队于2014年第四次获得世界杯足球赛冠军。足球是德国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

近二千七百万德国人为体育俱乐部成员,此外亦有一千二百万人独立参与体育活动[參 274]

足球是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德国足球协会(Deutscher Fußball-Bund)会员人数达630万人,在同类组织中为世界最大。其顶级赛事德国足球甲级联赛(Bundesliga)平均到场观众人数在全球职业体育联赛中位居第二[參 274]德国国家足球队于1954年、1974年、1990年和2014年夺得世界杯足球赛冠军,1972年、1980年和1996年夺得欧洲足球锦标赛冠军。德国于1974年2006年举办世界杯,于1988年举办欧锦赛。

其他热门运动包括冬季体育、拳击、篮球、手球、排球、冰球、网球、马术和高尔夫球。水类运动诸如帆船、赛艇和游泳亦颇受欢迎[參 274]

德国为世界赛车大国。宝马梅赛德斯为重要的赛车制造商。截至2015年,保时捷曾17次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夺魁,奥迪亦13次取胜。迈克尔·舒马赫在其赛车生涯中创造一系列记录,并七次夺得一级方程式世界车手冠军,为史上最多,并同时为史上收入最高的运动员之一[參 275]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亦为史上最为成功的三名一级方程式车手之一[參 276]

德国运动员奥林匹克运动会中有优异表现,总奖牌数居世界第三(包括东西德)。德国是最后一个在同年举办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国家——1936年于柏林举办夏季奥运会,在加尔米施-帕滕基兴举办冬季奥运会[參 277]。此外慕尼黑亦举办了1972年的夏季奥运会[參 278]

时尚和设计[编辑]

德国设计师在现代产品设计领域声名显赫,其中包豪斯设计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博朗设计师迪特·拉姆斯为杰出代表[參 279]

德国亦为时尚产业领先国家之一。2010年德国纺织业共有近1,300家企业,雇佣超过130,000人,营收达280亿欧元。其产品的44%用于出口[參 280]柏林时装周英语Berlin Fashion Week(Berliner Modewoche)和面包与黄油贸易展英语Bread and Butter tradeshow(Bread & Butter)每年举办两次[參 281]

慕尼黑、汉堡和杜塞尔多夫及其他一些城镇亦为德国国内时尚产业的设计、生产和贸易中心[參 282]。来自德国的著名设计师包括卡尔·拉格斐吉尔·桑达英语Jil Sander沃夫冈·乔普英语Wolfgang Joop菲利浦·普莱因英语Philipp Plein迈克尔·米夏尔斯基。主要时尚品牌包括雨果博斯爱思卡达英语Escada阿迪达斯PUMA黛安芬。德国的超级名模诸如克劳蒂亚·雪佛海蒂·克鲁姆塔嘉娜·帕迪斯英语Tatjana Patitz娜嘉·奥尔曼亦获得国际名望[參 283]

注释[编辑]

  1. ^ 在受承认的少数族群语言中的名称:
  2. ^ 自1952年至1990年,《德意志之歌》为国歌,但正式场合只演唱第三节。自1991年以来,第三节成为唯一正式国歌[參 2]</ref>
  3. ^ 根据歐洲區域或少數民族語言憲章丹麥語低地德語索布語羅姆語菲士蘭語为受承认的少数语言。
  4. ^ 按德語Karl der Große,亦可稱卡爾大帝[書 10]
  5. ^ 又稱薩克森王朝[書 13]
  6. ^ 包括1個帝國-奧地利,5個王國-普魯士、巴伐利亞、薩克森、漢諾威和巴登-符騰堡,4個自由市-不來梅、漢堡、呂貝克及法蘭克福,1個選侯國(Electorate)-黑森,7個大公國(Grand Duchy),10個公國(Duchy),10個侯國(Principality)及1個伯爵領(Landgraviate)。[書 24]
  7. ^ 法蘭克福國民議會代表傾向「小德意志」路線,及排除奧地利參與,係基於種族、經濟及宗教上考量,種族上,普魯士以德意志人為主體,而奧匈帝國境內則有不少馬札爾人、斯拉夫人經濟上,普魯士領土於维也纳会议後取得萊茵地區部分土地,與日耳曼諸邦較為接近,普魯士與北德地區邦國成立關稅同盟,奧地利即被排除在外;宗教上,北德地區以新教為主,而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信仰羅馬公教[書 27]
  8. ^ 德國人稱之為東海(德语Ostsee
  9. ^ 性質上為邦政府的派出管理機構[書 44]
  10. ^ 此类组织根据公共法为企业,有权对其成员征税。在巴伐利亚这一税率为所得税(及一些其他税目)的8%,而在其他州则为9%;多数时候此税由州自行征收[參 191]。多数退出教会者意图借此避免交税[參 191]
  11. ^ 包括非欧盟成员国如波黑、瑞士和土耳其。
  12. ^ 於西元前500年在一系列變化下形成的日耳曼語在最初較為統一,但部落間的語言仍有差別,於青銅器時代及鐵器時代時的部落遷移,擴大了語言間的差異,並於分化、重組中出現多種形式的語言[書 47]
  13. ^ 又譯作普通中學[書 48]

来源[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Germany. CIA World Factbook.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4-08-30]. 
  2. ^ Bundespräsidialamt. Repräsentation und Integration. [2016-03-08] (德文). Nach Herstellung der staatlichen Einheit Deutschlands bestimmte Bundespräsident von Weizsäcker in einem Briefwechsel mit Bundeskanzler Helmut Kohl im Jahr 1991 die dritte Strophe zur Nationalhymne für das deutsche Volk. [1991年,在德国统一之后,联邦总统冯·魏茨泽克在同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的通信中宣布《德意志之歌》第三节为德国人民的国歌。] 
  3. ^ Population based on the 2011 Census - 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 (Destatis). destatis.de. 2016-01-26. 
  4. ^ 4.0 4.1 4.2 4.3 Germany.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April 2016 [2016-04-20]. 
  5. ^ Gini coefficient of equivalised disposable income (source: SILC). Eurostat Data Explorer. [2013-08-13]. 
  6. ^ 2015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PDF).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15 [2015-12-14]. 
  7. ^ Mangold, Max (编). Duden, Aussprachewörterbuch 6th. Dudenverlag. 1995: 271, 53f. ISBN 978-3-411-20916-3 (德文). 
  8. ^ Germany Top Migration Land After U.S. in New OECD Ranking. Bloomberg. 2014-05-20 [2014-08-29]. 
  9. ^ 拉丁文名称Sacrum Imperium(仁圣帝国)见于1157年的文献,而Sacrum Romanum Imperium(神圣罗马帝国)最初记载于1254年,全称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Heiliges Rö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可追溯到15世纪。
    Zippelius, Reinhold. Kleine deutsche Verfassungsgeschichte: vom frühen Mittelalter bis zur Gegenwart [Brief German Constitutional History: from the Early Middle Ages to the Present] 7th. Munich: Beck. 2006: 25 [1994]. ISBN 978-3-406-47638-9 (德文). 
  10. ^ How US students get a university degree for free in Germany. BBC. 2015-06-03 [2015-11-13]. 
  11. ^ Radiometric dating of the type-site for Homo heidelbergensis at Mauer, Germany. PNAS. 2010-08-27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1). 
  12. ^ World's Oldest Spears. archive.archaeology.org. 1997-05-03 [2010-08-27]. 
  13. ^ Earliest music instruments found. BBC. 2012-05-25 [2012-05-25]. 
  14. ^ Ice Age Lion Man is world's earliest figurative sculpture. The Art Newspaper. 2013-01-31 [2013-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5). 
  15. ^ The Venus of Hohle Fels. donsmaps.com. 2009-05-14 [2009-05-14]. 
  16. ^ Nebra Sky Disc. Unesco memory of the World. 2013. 
  17. ^ 陸世澄,《神聖羅馬帝國》,中國大百科全書智慧藏資料庫-外國歷史
  18. ^ Nelson, Lynn Harry. The Great Famine (1315–1317) and the Black Death (1346–1351). University of Kansas. [2011-03-19]. 
  19. ^ Eisenstein, Elizabeth. (1980). The printing press as an agent of chan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p. 3–43.
  20. ^ 孔祥民,《宗教改革》,中國大百科全書智慧藏資料庫-外國歷史
  21. ^ For a general discussion of the impact of the Reformation on the Holy Roman Empire, see Hajo Holborn, A History of Modern Germany, The Reformation,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9, chapters 6–9 (pp. 123–248)
  22. ^ Henderson, W. O. The Zollverein. History. January 1934, 19 (73): 1–19. doi:10.1111/j.1468-229X.1934.tb01791.x.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23.6 23.7 23.8 Germany.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0-11-10 [2011-03-26]. 
  24. ^ Olusoga, David and Erichsen, Casper W (2010). The Kaiser's Holocaust. Germany's Forgotten Genocide and the Colonial Roots of Nazism. Faber and Faber. ISBN 978-0-571-23141-6
  25. ^ Olusoga, David. Dear Pope Francis, Namibia was the 20th century's first genocide. The Guardian. The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Limited. 2015-04-18 [2016-06-11]. 
  26. ^ Crossland, David. Last German World War I Veteran Believed to Have Died. Spiegel Online. 2008-01-22 [2011-03-25]. 
  27. ^ Shirer, William L.,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Third Reich, Simon and Schuster (1960) p.31.
  28. ^ Richard Evans, The Coming of the Third Reich. New York: Penguin, 2003, ISBN 978-0-14-303469-8 p. 344
  29. ^ Ein Konzentrationslager für politische Gefangene In der Nähe von Dachau. Münchner Neueste Nachrichten ("The Munich Latest News") (The Holocaust History Project). 1933-03-21 (德文). 
  30. ^ Industrie und Wirtschaft. 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 [2011-03-25] (德文). 
  31. ^ McNab, p. 54
  32. ^ Evans, Richard J. (2005). The Third Reich in Power. New York: Penguin. ISBN 978-0-14-303790-3 pp. 322–326, 329
  33. ^ Hugo Ehrt, Neuer Harzbote. Heft 13, Fremdenverkehrsverein Bodfeld/Harz, Elbingerode (Harz),2003, p.565. Schütz and Gruber, Mythos Reichsautobahn: Bau und Inszenierung der "Straßen des Führers" 1933–1941, Berlin: Links, 1996, ISBN 9783861531173, pp. 16–17.
  34. ^ McNab, p. 56
  35. ^ 35.0 35.1 Fulbrook 1991,第190-195页
  36. ^ Axelrod, Alan (2007) Encyclopedia of World War II, Volume 1. Infobase Publishing. pp. 659.
  37. ^ Hiden, John; Lane, Thomas (2003). The Baltic and the Outbreak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521-53120-7, pp. 143–144.
  38. ^ Steinberg, Heinz Günter. Die Bevölkerungsentwicklung in Deutschland im Zweiten Weltkrieg: mit einem Überblick über die Entwicklung von 1945 bis 1990. Kulturstiftung der dt. Vertriebenen. 1991. ISBN 978-3-88557-089-9 (德文). 
  39. ^ Niewyk, Donald L.; Nicosia, Francis R. The Columbia Guide to the Holocaust.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0: 45–52. ISBN 978-0-231-11200-0. 
  40. ^ Institute of National Remembrance (Poland), Polska 1939–1945 Straty osobowe i ofiary represji pod dwiema okupacjami. Materski and Szarota. page 9 "Total Polish population losses under German occupation are currently calculated at about 2 770 000"
  41. ^ 41.0 41.1 Maksudov, S. (1994). "Soviet Deaths in the Great Patriotic War: A Note". Europe-Asia Studies 46 (4): 671–680.
  42. ^ Ian Kershaw.Stalinism and Nazism: dictatorships in comparis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p.150 ISBN 0-521-56521-9
  43. ^ Overmans, Rüdiger. Deutsche militärische Verluste im Zweiten Weltkrieg. Oldenbourg. 2000. ISBN 3-486-56531-1. 
  44. ^ Winter, JM. Demography of the war. (编) Dear, I; Foot, M.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World War II eboo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9780191727603. 
  45. ^ Overy, Richard. Nuremberg: Nazis on Trial. BBC History. 2011-02-17 [2011-03-25]. 
  46. ^ Richard J. Evans. The Other Horror, Review of Orderly and Humane: The Expulsion of the Germans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by R.M. Douglas. The New Republic. 2012-06-25 [2012-07-01]. 
  47. ^ Wise, Michael Z. Capital dilemma: Germany's search for a new architecture of democracy.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1998: 23. ISBN 978-1-56898-134-5. 
  48. ^ Carlin, Wendy. West German growth and institutions (1945–90). (编) Crafts, Nicholas; Toniolo, Gianni. Economic Growth in Europe Since 194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464. ISBN 0-521-49964-X. 
  49. ^ Werner Bührer. Deutschland in den 50er Jahren: Wirtschaft in beiden deutschen Staaten [Economy in both German states]. Informationen zur Politischen Bildung. Bu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 24 December 2002. 
  50. ^ maw/dpa. New Study Finds More Stasi Spooks. Spiegel Online – english site (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 Der Spiegel. 2008-03-11 [2011-10-30]. 189,000 people were informers for the Stasi – the former Communist secret police – when East Germany collapsed in 1989 – 15,000 more than previous studies had suggested. [...] about one in 20 members of the former East German Communist party, the SED, was a secret police informant. 
  51. ^ "Germany (East)", Library of Congress Country Study, Appendix B: The Council for Mutual Economic Assistance
  52. ^ Protzman, Ferdinand. Westward Tide of East Germans Is a Popular No-Confidence Vote. The New York Times. 1989-08-22 [2011-10-30]. 
  53. ^ What the Berlin Wall still stands for. CNN Interactive. 1999-11-08 [2008-02-18]. 
  54. ^ Vertrag zwische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und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über die Herstellung der Einheit Deutschlands (Einigungsvertrag) Unification Treaty signed by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and the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 in Berlin on 31 August 1990 (official text, in German).
  55. ^ Vertrag zwische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und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über die Herstellung der Einheit Deutschlands (Einigungsvertrag) Art 11 Verträg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undesministerium für Justiz und Verbraucherschutz. [2015-05-15] (德文). 
  56. ^ Gesetz zur Umsetzung des Beschlusses des Deutschen Bundestages vom 20. Juni 1991 zur Vollendung der Einheit Deutschlands [Law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Beschlusses des Deutschen Bundestages vom 20. Juni 1991 zur Vollendung der Einheit Deutschlands] (PDF). Bundesministerium der Justiz. 1994-04-26 [2016-06-22] (德文). 
  57. ^ Brennpunkt: Hauptstadt-Umzug. Focus (Munich). 1999-04-12 [2011-03-19] (德文). 
  58. ^ Kulish, Nicholas. In East Germany, a Decline as Stark as a Wall. The New York Times. 2009-06-19 [2011-03-27]. 
  59. ^ Lisbon Treaty : The making of.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 [2011-06-14].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5-20). After signature by all 27 Heads of State and governments, the Treaty will travel back to Brussels, where it will be officially sealed with the seals of the 27 Member States, on the 18th of December. Then, it will be sent to Rome, the Italian government being the depository of the Treaties. 
  60. ^ Dempsey, Judy. Germany is planning a Bosnia withdrawal.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Paris). 2006-10-31 [2011-05-07]. 
  61. ^ Germany agrees on 50-billion-euro stimulus plan. France 24. 2009-01-06 [2011-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3). 
  62. ^ Government declaration by Angela Merkel. ARD Tagesschau. 2014-01-29 [2014-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1) (德文). 
  63. ^ Migrant crisis: Migration to Europe explained in seven charts. 2016-01-28 [2016-01-31]. 
  64. ^ Image #432, Flying Camera Satellite Images 1999, Lloyd Reeds Map Collection, McMaster University Library.
  65. ^ 65.0 65.1 65.2 65.3 65.4 65.5 World Factbook. CIA. [2011-03-26]. 
  66. ^ 66.0 66.1 Climate in Germany. GermanCulture. [2011-03-26]. 
  67. ^ Terrestrial Ecoregions. WWF. [2011-03-19]. 
  68. ^ Strohm, Kathrin. Arable farming in Germany (PDF). Agri benchmark. May 2010 [2011-04-14]. [失效連結]
  69. ^ 自然公園及國家公園:休閒和享受生活. 德國國家旅遊局. [2013-01-24]. [失效連結]
  70. ^ Zoo Facts. Zoos and Aquariums of America. [2011-04-16]. 
  71. ^ Der Zoologische Garten Berlin. Zoo Berlin. [2011-03-19] (德文). 
  72. ^ Regionales Monitoring 2010 - Daten und Karten zu den Europäischen Metropolregionen in Deutschland (PDF). Bundesamt für Bauwesen und Raumordnung: 10. 2010 [2012-04-11] (德文). 
  73. ^ Basic Law for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PDF). Deutscher Bundestag. Btg-bestellservice. October 2010 [2011-04-14]. 
  74. ^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Christian Social Union. U.S. Library of Congress. [2011-03-26]. 
  75. ^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April 2015, General government gross debt (National currency, Percent of GDP).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15-04 [2016-01-26]. 
  76. ^ Third quarter of 2015 compared with second quarter of 2015 - Government debt fell to 91.6 % of GDP in euro area (PDF). Eurostat. 2016-01-22 [2016-01-26]. 
  77. ^ German Government Achieves 'Historic' Budget Surplus. The World Street Journal. 2016-01-13 [2016-0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March 2016). 
  78. ^ Reuters: Fitch Affirms Germany at 'AAA'; Outlook Stable. Reuters. 2016-01-08 [2016-01-26]. 
  79. ^ Federal Constitutional Court.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2011-03-26]. [失效連結]
  80. ^ § 2 Strafvollzugsgesetz. Bundesministerium der Justiz. [2011-03-26] (德文). 
  81. ^ Jehle, Jörg-Martin; German Federal Ministry of Justice. Criminal Justice in Germany. Forum-Verlag. 2009: 23. ISBN 978-3-936999-51-8. 
  82. ^ Casper, Gerhard; Zeisel, Hans. Lay Judges in the German Criminal Courts. Journal of Legal Studies. January 1972, 1 (1): 141. JSTOR 724014. 
  83. ^ The individual denomination is either Land [state], Freistaat [free state] or Freie (und) Hansestadt [free (and) Hanseatic city].
    The Federal States. www.bundesrat.de. 德国联邦参议院. [2011-07-17]. 
    Amtliche Bezeichnung der Bundesländer [Official denomination of federated states] (PDF; download file "Englisch"). www.auswaertiges-amt.de. Federal Foreign Office. [2011-10-22] (德文). 
  84. ^ Example for state constitution: "Constitution of the Land of North Rhine-Westphalia". Landtag (state assembly) of North Rhine-Westphalia. [2011-07-17]. [失效連結]
  85. ^ Kreisfreie Städte und Landkreise nach Fläche und Bevölkerung auf Grundlage des ZENSUS 2011 und Bevölkerungsdichte - Gebietsstand 31.12.2013 (XLS). Statistisches Bundesamt Deutschland. 2014-10 [2015-02-02] (德文). 
  86. ^ Bevölkerungszahlen 2011 und 2012 nach Bundesländern. Statistisches Bundesamt Deutschland. 2013-08 [2013-12-16] (德文). 
  87. ^ 2014 GDP per capita in 276 EU regions (PDF). Eurostat. 2016-02 [2016-04-19] (英文). 
  88. ^ German Missions Abroad. German Federal Foreign Office. [2011-03-26]. 
  89. ^ The Embassies. German Federal Foreign Office. [2012-07-18]. 
  90. ^ The EU budget 2011 in figures. European Commission. [2011-05-06]. 
  91. ^ United Nations regular budget for the year 2011. UN Committee on Contributions. [2011-05-06]. [失效連結]
  92. ^ Declaration by the Franco-German Defence and Security Council. French Embassy UK. 2004-05-13 [2011-03-19]. [失效連結]
  93. ^ Freed, John C. The leader of Europe? Answers an ocean apart. The New York Times. 2008-04-04 [2011-03-28]. 
  94. ^ Aims of German development policy. Federal Ministry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08-04-10 [2011-03-26]. 
  95. ^ Net 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2009 (PDF). OECD. [2011-03-26]. 
  96. ^ Speech by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to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Die Bundesregierung. 2010-09-21 [2011-03-18]. [失效連結]
  97. ^ Harrison, Hope. American détente and German ostpolitik, 1969–1972 (PDF). Bulletin Supplement (German Historical Institute). 2004, 1 [2011-03-26]. [失效連結]
  98. ^ Germany's New Face Abroad. Deutsche Welle. 2005-10-14 [2011-03-26]. 
  99. ^ Ready for a Bush hug?. The Economist. 2006-07-06 [2011-03-19]. 
  100. ^ U.S.-German Economic Relations Factsheet (PDF). U.S. Embassy in Berlin. May 2006 [2011-03-26]. [失效連結]
  101. ^ 梅克爾接見達賴 展現德國價值外交, 中央通訊社, 11/28/2007
  102. ^ 德執政黨提亞洲政策視中國為競爭對手,中央通訊社, 10/28/2007
  103. ^ Merkel defends her policy on Russia and China, 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 November 21, 2007
  104. ^ The West Is Mainly Interested in Scoring Points against China, SPIEGEL(明鏡周刊), April 14, 2008
  105. ^ 從默克爾對華外交中吸取“教訓”, 朝鮮日報, 2007.12.17
  106. ^ The 15 countries with the highest military expenditure in 2011.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2011-09 [2012-04-07]. [失效連結]
  107. ^ Germany to increase defence spending. IHS Jane's 360. [2016-01-20]. [失效連結]
  108. ^ Die Stärke der Streitkräfte. Bundeswehr. 2015-12-10 [2016-01-02] (德文). 
  109. ^ Ausblick: Die Bundeswehr der Zukunft. Bundeswehr. [2011-06-05] (德文). 
  110. ^ Frauen in der Bundeswehr. Bundeswehr. [2011-04-14] (德文). 
  111. ^ Trends in International Arms Transfer, 2014. www.sipri.org.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2015-03-18]. 
  112. ^ 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Artikel 65a,87,115b (PDF). Bundesministerium der Justiz. [2011-03-19] (德文). 
  113. ^ Einsatzzahlen – Die Stärke der deutschen Einsatzkontingente. Bundeswehr. [2015-01-11] (德文). 
  114. ^ Connolly, Kate. Germany to abolish compulsory military service. The Guardian (UK). 2010-11-22 [2011-04-07]. 
  115. ^ Pidd, Helen. Marching orders for conscription in Germany, but what will take its place?. The Guardian (UK). 2011-03-16 [2011-04-07]. 
  116. ^ 116.0 116.1 Country Comparison: Exports. The World Factbook.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2012-11-10]. 
  117. ^ CPI 2009 table.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2012-05-15]. 
  118. ^ The Innovation Imperative in Manufacturing: How the United States Can Restore Its Edge (PDF). Boston Consulting Group. March 2009 [2011-03-19]. 
  119. ^ Gross domestic product (2009) (PDF). The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database. World Bank. 2010-09-27 [2011-01-01]. 
    Field listing – GDP (official exchange rate)
  120. ^ Gross domestic product (2009) (PDF). The World Bank: 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s database. World Bank. 2010-09-27 [2010-10-05]. 
    Field listing – GDP (PPP exchange rate)
  121. ^ 121.0 121.1 Eurostat: Euro area unemployment rate at 11.2%, Press release of 2 March 2015
  122. ^ Labour productivity levels in the total economy. OECD. [2014-12-12]. 
  123. ^ Andrews, Edmund L. Germans Say Goodbye to the Mark, a Symbol of Strength and Unity. The New York Times. 2002-01-01 [2011-03-18]. 
  124. ^ Taylor Martin, Susan. On Jan. 1, out of many arises one Euro. St. Petersburg Times. 1998-12-28: National, 1.A. 
  125. ^ Germany – The World's Automotive Hub of Innovation, Germany Trade & Invest, Ernst & Young European Automotive Survey 2013, 2015-04-25
  126. ^ Production Statistics - OICA. oica.net. 
  127. ^ CIA Factbook. [2015-04-23]. 
  128. ^ Best Global Brands - 2014 Rankings. Interbrand. [2015-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5). 
  129. ^ Gavin, Mike. Germany Has 1,000 Market-Leading Companies, Manager-Magazin Says. Businessweek. 23 September 2010 [2011-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30). 
  130. ^ Frost, Simon. Berlin outranks London in start-up investment. euractiv.com. [2015-10-28]. 
  131. ^ Global 500 – Fortune. Fortune. [2016-07-03]. 
  132. ^ Assessment of strategic plans and policy measures on Investment and Maintenance in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PDF).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Forum. 2012 [15 March 2014-03-15].  [失效連結]
  133. ^ Road density (km of road per 100 sq. km of land area). World Bank. 2014 [2014-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1). 
  134. ^ Autobahn-Temporegelung (新闻稿). ADAC. 2010-06 [2011-03-19] (德文). 
  135. ^ Geschäftsbericht 2006. Deutsche Bahn. [2011-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09) (德文). 
  136. ^ German Railway Financing (PDF): 2. 
  137. ^ Airports in Germany. Air Broker Center International. [2011-04-16]. 
  138. ^ Top World Container Ports. Port of Hamburg. [2015-05-06]. 
  139. ^ Overview/Data: Germany. 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10-06-30 [2011-04-19]. 
  140. ^ Energy imports, net (% of energy use). The World Bank Group. [2011-04-18]. 
  141. ^ Ziesing, Hans-Joachim. Energieverbrauch in Deutschland im Jahr 2014 (PDF). AG Energiebilanzen: 4. [2015-03-10] (德文). 
  142. ^ Germany split over green energy. BBC News. 2005-02-25 [2011-03-27]. 
  143. ^ Germany green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The Times of India. 2008-06-21 [2011-03-26]. 
  144. ^ Deutschland erfüllte 2008 seine Klimaschutzverpflichtung nach dem Kyoto-Protokoll (新闻稿). Umweltbundesamt. 2010-02-01 [2015-05-08] (德文). 
  145. ^ Brown, Eliot. Germans Have a Burning Need for More Garbage. Wall Street Journal. [9 November 2015]. ISSN 0099-9660. 
  146. ^ Record High 2010 Global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from Fossil-Fuel Combustion and Cement Manufacture Posted on CDIAC Site. Carbon Dioxide Information Analysis Center. [2012-05-15]. 
  147. ^ Federal Ministry for the Environment. Langfristszenarien und Strategien für den Ausbau der erneuerbaren Energien in Deutschland bei Berücksichtigung der Entwicklung in Europa und global [Long-term Scenarios and Strategie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in Germany Considering Development in Europe and Globally] (PDF). Berlin, Germany: Federal Ministry for the Environment (BMU). 2012-03-29. 
  148. ^ Nobel Prize. Nobelprize.org. [2011-03-27]. 
  149. ^ Swedish academy awards. ScienceNews. [2010-10-01]. 
  150. ^ National Science Nobel Prize shares 1901–2009 by citizenship at the time of the award and by country of birth. From Jürgen Schmidhuber. Evolution of National Nobel Prize Shares in the 20th century. 2010 [2011-03-27]. 
  151. ^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Prize. DFG. [2011-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1). 
  152. ^ Roberts, J. M. The New Penguin History of the World. Allen Lane. 2002: 1014. ISBN 978-0-7139-9611-1. 
  153. ^ The First Nobel Prize. Deutsche Welle. 2010-09-08 [2011-03-27]. 
  154. ^ Otto Hahn. FamousScientists.org. [2011-12-15]. 
  155. ^ Bianchi, Luigi. The Great Electromechanical Computers. York University. [2011-04-17]. 
  156. ^ The Zeppelin. U.S. Centennial of Flight Commission. [2011-03-27]. [失效連結]
  157. ^ Historical figures in telecommunications.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2004-01-14 [2011-03-27]. 
  158. ^ Preparations for operation of Wendelstein 7-X starting. PhysOrg. 2014-05-13 [2014-12-12].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Plasma Physics (IPP) in Greifswald in May started the preparations for operation of this the world's largest fusion device of the stellarator type. 
  159. ^ Interim Update (PDF). UNWTO World Tourism Barometer (UNWTO). 2011-04 [2011-06-26]. [失效連結]
  160. ^ UNWTO Annual Report (PDF). UNWTO. 2010 [2011-4]. 
  161. ^ Zahlen Daten Fakten 2012 (in German), German National Tourist Board
  162. ^ Tourism Highlights 2014 edition (PDF). UNWTO. [2015-03-26]. 
  163. ^ 2013 Travel & Tourism Economic Impact Report Germany (PDF). WTTC. [2013-11-26]. [失效連結]
  164. ^ (德文) Nortrud G. Schrammel-Schäl, Karl Kessler, Paul-Georg Custodis, Kreisverwaltung des Westerwaldkreises in Montabaur. Fachwerk im Westerwald: Landschaftsmuseum Westerwald, Hachenburg, Ausstellung vom 11. September 1987 bis 30. April 1988. Landschaftsmuseum Westerwald: 1987. ISBN 978-3-921548-37-0.
  165. ^ Heinrich Edel: 1928. Die Fachwerkhäuser der Stadt Braunschweig: ein kunst und kulturhistorisches Bild. Druckerei Appelhaus, 1928
  166. ^ Top Tourist Attractions of Germany. Germany.Travel, official site. [2014-12-12]. 
  167. ^ The World Factbook. cia.gov. 
  168. ^ 168.0 168.1 Zensus 2011: Bevölkerung am 9. Mai 2011. 2013-06-01
  169. ^ Population based on the 2011 Census - German Statistical Office ("Destatis"). destatis.de. 
  170. ^ Significant population growth to at least 81.9 million in 2015 - German Statistical Office ("Destatis"). destatis.de. [2016-03-21]. 
  171. ^ Country Comparison :: Population. CIA. [2011-06-26]. 
  172. ^ Demographic Transition Model. Barcelona Field Studies Centre. 2009-09-27 [2011-03-28]. 
  173. ^ Birth rate on the rise in Germany. The Local. [2014-09-28]. 
  174. ^ The New Guest Workers: A German Dream for Crisis Refugees. Spiegel Online. 2013-02-28 [2014-09-28]. 
  175. ^ More skilled immigrants find work in Germany. Deutsche Welle. [2014-09-28]. 
  176. ^ 176.0 176.1 176.2 National Minorities in Germany (PDF). Federal Ministry of the Interior (Germany). May 2010 [2014-06-23]. Article number: BMI10010. [失效連結]
  177. ^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Report 2015 - Highlights (PDF). UN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2016-06-09]. 
  178. ^ Auswärtiges Amt Berlin, Konsular Info[失效連結]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失效連結]. Auswärtiges Amt, Berlin. 2015-06-17
  179. ^ German population rises thanks to immigration. Deutsche Welle. [2014-09-28]. 
  180. ^ Population and employment: Population with migrant background – Results of the 2010 microcensus (PDF). 2012-03-13 [2014-09-28]. 
  181. ^ 20% of Germans have immigrant roots. Burlington Free Press. 2010-07-15: 4A. 
  182. ^ Publikation — STATmagazin — Population — Families with a migrant background: traditional values count — 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 (Destatis). Destatis.de. 2012-03-13 [2012-11-04]. 
  183. ^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Report 2015 - Highlights (PDF).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2015 [2016-06-09]. 
  184. ^ Bevölkerung nach Migrationshintergrund. destatis. 2014 [2016-06-09]. 
  185. ^ Fewer Ethnic Germans Immigrating to Ancestral Homeland. Migration Information Source. February 2004 [2014-08-19]. 
  186. ^ Solsten, Eric. Germany: A Country Study. Diane Publishing. 1999: 173–175. ISBN 9780788181795. 
  187. ^ Pressekonferenz „Zensus 2011 – Fakten zur Bevölkerung in Deutschland" am 31. Mai 2013 in Berlin
  188. ^ 188.0 188.1 188.2 188.3 Bevölkerung im regionalen Vergleich nach Religion (ausführlich) -in %-. destatis.de (Zensusdatenbank des Zensus 2011). Federal Statistical Office of Germany: Zensus 2011 – Page 6. 2011-05-09 [2011-05-09] (德文). 
  189. ^ Official membership statistics of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in Germany 2014/15, 2016-06-20
  190. ^ Official membership statistics of the Evangelical Church in Germany 2014, 2016-06-05
  191. ^ 191.0 191.1 Petersen, Jens. Kirchensteuer kompakt: Strukturierte Darstellung mit Berechnungsbeispielen [Church Tax Compact: Structured Description with Calculation Examples]. Springer Fachmedien Wiesbaden. 2015: 11–12, 31. ISBN 9783658059576. 
  192. ^ 根据每个区域统计结果制作的宗教信仰地图
  193. ^ Eastern Germany: the most godless place on Earth | Peter Thompson | Comment is free | guardian.co.uk. London: Guardian. 2012-09-22 [2012-09-22]. 
  194. ^ Germany. Berkley Center for Religion, Peace, and World Affairs. [2015-03-27]. 
  195. ^ REMID Data of "Religionswissenschaftlicher Medien- und Informationsdienst" 2015-01-16
  196. ^ Chapter 2: Wie viele Muslime leben in Deutschland?. Muslimisches Leben in Deutschland (PDF). Bundesamt für Migration und Flüchtlinge. 2009-06: 80, 97 [2011-03-28]. ISBN 978-3-9812115-1-1 (德文). 
  197. ^ Religionen in Deutschland: Mitgliederzahlen. Religionswissenschaftlicher Medien- und Informationsdienst. 2009-10-31 [2011-03-28] (德文). 
  198. ^ 198.0 198.1 European Commission. Special Eurobarometer 243: Europeans and their Languages (Survey) (PDF). Europa (web portal). 2006 [2011-03-28]. 
    European Commission. Special Eurobarometer 243: Europeans and their Languages (Executive Summary) (PDF). Europa (web portal). 2006 [2011-03-28]. 
  199. ^ European Commission. Official Languages. [2014-07-29]. 
  200. ^ Marten, Thomas; Sauer, Fritz Joachim (编). Länderkunde – Deutschland, Österreich, Schweiz und Liechtenstein im Querschnitt [Regional Geography – An Overview of Germany, Austria, Switzerland and Liechtenstein]. Inform-Verlag. 2005: 7. ISBN 3-9805843-1-3 (德文). 
  201. ^ European Commission. Many tongues, one family. Languages in the European Union (PDF). Europa (web portal). 2004 [2011-03-2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4-30). 
  202. ^ Sprechen Sie Deutsch?. The Economist. 2010-03-18 [2011-04-16]. 
  203. ^ 203.0 203.1 Country profile: Germany (PDF). Library of Congress. 2008-04 [2011-03-28]. 
  204. ^ The Educational System in Germany. Cuesta College. 2002-08-31 [2011-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4). 
  205. ^ A German model goes global. Financial Times. [2014-09-28]. (需要註冊 (說明)). 
  206. ^ Tim Pitman; Hannah Forsyth. Should we follow the German way of free higher education?. The Conversation. 2014-03-18 [2014-03-17]. 
  207. ^ Sean Coughlan. Germany top for foreign students. BBC. 2011-03-09 [2016-04-02]. 
  208. ^ Laura Bridgestock. The Growing Popularity of International Study in Germany. QS Topuniversities. 2014-11-13 [2016-04-02]. 
  209. ^ Björn Bertram. Rankings: Universität Heidelberg i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2014-09-28]. 
  210. ^ Top 100 World Universities.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2011-03-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22). 
  211. ^ A German Ivy League Takes Shape. SCIENCE / AAAS. [2008-05-16]. 
  212. ^ Hospital of the Holy Spirit Lübeck. Lübeck + Travemünde. [2014-12-12]. 
  213. ^ Health Care Systems in Transition: Germany (PDF). European Observatory on Health Care Systems. 2000: 8 [2011-04-15]. AMS 5012667 (DEU). 
  214. ^ 214.0 214.1 Germany statistics summary (2002 - present).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6-06-04]. 
  215. ^ 2010: Herz-/Kreislauferkrankungen verursachen 41 % aller Todesfälle. Destatis.de. [2015-05-08] (德文). 
  216. ^ 216.0 216.1 Country Profile Germany (PDF). Library of Congress Federal Research Division. April 2008 [2011-05-07]. 
    This article may incorporate text from this source, which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217. ^ Topping the EU Fat Stats, Germany Plans Anti-Obesity Drive. Deutsche Welle. 2007-04-20 [2010-06-25]. 
  218. ^ Germany launches obesity campaign. BBC. 2007-05-09 [2010-06-25]. 
  219. ^ Germany country profile. BBC. 2015-02-25 [2015-05-17]. 
  220. ^ Wasser, Jeremy. Spätzle Westerns. Spiegel Online International. 2006-04-06 [2011-03-28]. 
  221. ^ MacGregor, Neil. The country with one people and 1,200 sausages. BBC. 2014-09-28 [2014-12-11]. 
  222. ^ Christmas Traditions in Austria, Germany, Switzerland. German Ways. [2014-12-12]. 
  223. ^ World Heritage Sites in Germany. UNESCO. [2016-03-22]. 
  224. ^ Artikel 2 EV - Vertrag zwische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und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über die Herstellung der Einheit Deutschlands (Einigungsvertrag - EV k.a.Abk.). buzer.de. [15 May 2015-05015] (德文). 
  225. ^ Sifton, Sam. Berlin, the big canvas. The New York Times. 1969-12-31 [2008-08-18].  See also: Sites and situations of leading cities in cultural globalisations/Media. GaWC Research Bulletin 146. [2008-08-18]. 
  226. ^ Germany Knocks USA off Best Nation Top Spot After 5 Years (新闻稿). GfK. 2014-11-12 [16 June 2015-06-16]. 
  227. ^ Germany has the best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German Foreign Office. 2014-11-13 [2015-06-16]. 
  228. ^ Achtung! Germany named world's favorite country. USA Today. 2014-11-18 [2015-06-16]. 
  229. ^ BBC poll: Germany most popular country in the world. BBC. 2013-05-23 [2011-03-28]. 
  230. ^ World Service Global Poll: Negative views of Russia on the rise. BBC.co.uk. 2014-06-04 [2014-07-15]. 
  231. ^ Top 100 living geniuse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2007-10-30 [2015-05-15]. 
  232. ^ The Recorded Music Industry In Japan (PDF). 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Japan: 24. 2013 [2014-02-08]. 
  233. ^ Kraftwerk maintain their legacy as electro-pioneers. Deutsche Welle. 2011-04-08 [2013-05-14]. 
  234. ^ Nye, Sean. Minimal Understandings: The Berlin Decade, The Minimal Continuum, and Debates on the Legacy of German Techno. Journal of Popular Music Studies, Volume 25, Issue 2. [2014-12-12]. 
  235. ^ 235.0 235.1 Marzona, Daniel. (2005) Conceptual Art. Cologne: Taschen. Various pages
  236. ^ Berman, Harold. Bronzes, Sculptors & Founders - Signatures Vol. 2. Chicago, Illinois: Abage Publishers. 1974: 477. 
  237. ^ Payne, Christopher. Animals in Bronze: Reference and Price Guide. Woodbridge, Suffolk, England: Antique Collectors' Club Ltd. 1986: 401. ISBN 0-90746-245-6. 
  238. ^ Jan Koppmann, "Das Zeitalter des Barock", in M. Thierer (ed.), Lust auf Barock: Himmel trifft Erde in Oberschwaben, Lindenberg: Kunstverlag Fink, 2002, p. 11f.
  239. ^ Wilhelm Süvern: 1971. Torbögen und Inschriften lippischer Fachwerkhäuser in Volume 7 of Heimatland Lippe. Lippe Heimatbund: 1971. 48 pages
  240. ^ Heinrich Stiewe: 2007. Fachwerkhäuser in Deutschland: Konstruktion, Gestalt und Nutzung vom Mittelalter bis heute. Primus Verlag: 2007. ISBN 978-3-89678-589-3. 160 pages
  241. ^ Art Nouveau — Art Nouveau Art. Huntfor.com. [2013-03-25]. 
  242. ^ A Dictionary of Architecture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880. ISBN 0-19-860678-8. 
  243. ^ Jodidio, Philip. 100 Contemporary Architects 1. Taschen. 21 January 2008. ISBN 3836500914. 
  244. ^ Dégh, Linda (1979). "Grimm's Household Tales and its Place in the Household". Western Folklore 38 (2): 85–103, pp. 99–101. (需訂閱)
  245. ^ History of the Deutsches Wörterbuch from the DWB 150th Anniversary Exhibition and Symposium, Berlin: Humboldt-Universität, 2004. (德文), retrieved 2012-06-27
  246. ^ Espmark, Kjell.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Nobelprize.org. 1999-12-03 [2011-03-28]. 
  247. ^ Land of ideas. Land-der-ideen.matrix.de. [2011-03-19]. [失效連結]Template:Cbignore
  248. ^ Chase, Jefferson. Leipzig Book Fair: Cultural sideshow with a serious side. Deutsche Welle. 2015-03-13 [2015-04-25]. 
  249. ^ Searle, John. Introduction. The Blackwell Companion to Philosophy. Wiley-Blackwell. 1987. 
  250. ^ Distribution of TV in Germany (German). Astra Sat. 2013-02-19 [2014-12-10]. 
  251. ^ Country profile: Germany. BBC News. [2011-03-28]. 
  252. ^ Organization 1950-1954. Deutsche Welle. [2015-05-15]. 
  253. ^ ZDB OPAC - start/text. d-nb.de. [2015-04-01]. 
  254. ^ Purchese, Robert. Germany's video game market. Eurogamer.net. 2009-08-17 [2012-03-04]. 
  255. ^ Press releases. gamescom Press Center. 2014 [26 March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0). 
  256. ^ Made in Germany: The most important games from Germany (German). PC Games Hardware. 2011-11-27 [2014-12-09]. 
  257. ^ Studio BabelsbergMit der Erschließung des direkt in der Nachbarschaft befindlichen Filmgeländes mit den Studios Neue Film 1 und Neue Film 2 konnte Studio Babelsberg seine Studiokapazitäten verdoppeln und verfügt so über Europas größten zusammenhängenden Studiokomplex., retrieved 2013-12-03 (German)
  258. ^ SciFi Film History – Metropolis (1927). [2014-09-28]. 
  259. ^ Bordwell, David; Thompson, Kristin. The Introduction of Sound. Film History: An Introduction 2nd. McGraw-Hill. 2003: 204 [1994]. ISBN 978-0-07-115141-2. 
  260. ^ Rother, Rainer. Leni Riefenstahl: The Seduction of Genius. Bloomsbury Publishing. 2003-07-01. ISBN 1441159010. 
  261. ^ Stephen Brockmann, A Critical History of German Film, Camden House, 2010, p. 286. ISBN 1571134689
  262. ^ Awards:Das Leben der Anderen. IMDb. [2011-03-28]. 
  263. ^ 2006 FIAPF accredited Festivals Directory (PDF).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Film Producers Associations. [2011-03-28]. 
  264. ^ Die Beauftragte der BUndesregierung fuer Kultur und Medien, Deutscher-flimpreis. 2015-05-21
  265. ^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Cheeses of the World - Steve Ehlers, Jeanette Hurt. pp. 113-115.
  266. ^ Guide to German Hams and Sausages. German Foods North America. [2015-03-26]. 
  267. ^ Numbers, data, facts about the organic food sector. Foodwatch. [2015-06-04] (德文). Bio-Produkte machen lediglich 3,9 Prozent des gesamten Lebensmittelumsatzes in Deutschland aus (2012). 
  268. ^ German Wine Statistics. Wines of Germany, Deutsches Weininstitut. [2014-12-14]. [失效連結]
  269. ^ Samantha Payne. Top 10 Heaviest Beer-drinking Countries: Czech Republic and Germany Sink Most Pints. 2014-11-20 [2015-05-06]. 
  270. ^ 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
  271. ^ Michelin Guide restaurants for Germany. [2015-01-26]. 
  272. ^ German cuisine beats Italy, Spain in gourmet stars. Reuters. 2011-03-28 [2011-03-19]. 
  273. ^ Schnitzel Outcooks Spaghetti in Michelin Guide. Deutsche Welle. 2007-11-15 [2012-04-06]. 
  274. ^ 274.0 274.1 274.2 Germany Info: Culture & Life: Sports. Germany Embassy in Washington, D.C. [2011-03-28]. 
  275. ^ Ornstein, David. What we will miss about Michael Schumacher. The Guardian. 2006-10-23 [2011-03-19]. 
  276. ^ Vettel makes Formula One history with eighth successive victory. Irish Independent. 2013-11-17. 
  277. ^ Large, David Clay, Nazi Games: The Olympics of 1936. W. W. Norton & Company, 2007, ISBN 9780393058840 p. 136.
  278. ^ Large, p. 337.
  279. ^ Bauhaus: The Single Most Influential School of Design. gizmodo. 2012-06-13 [2014-12-09]. 
  280. ^ BMWI Branchenfokus Textil und Bekleidung. [2014-09-28]. 
  281. ^ Berlin as a fashion capital: the improbable rise. Fashion United UK. 2012-01-12 [2015-05-15]. 
  282. ^ Die deutsche Mode kommt aus der Provinz. BRIGITTE. [2014-09-28]. 
  283. ^ German Cultures Today: Fashion Stars - One Germany in Europe. German History Docs GHDI. [2015-04-26]. 

参考资料[编辑]

  1. ^ 德国概况:简短而详实. 德国国家旅游局官方网站. [2016-09-02]. 
  2. ^ Sebastian Merz. Still on the way to Afghanistan? Germany and its forces in the Hindu Kush (PDF). Commonwealth Institute. 2007-11 [2016-09-02]. 
  3. ^ Energy, transport and environment indicators - eurostat Pocketbooks (PDF). Eurostat. 2010 [2011-08-27].  See table 2.1.1 (pp. 92) and table 2.1.4 (pp.98). The rates were obtained adding the light vehicle motorization rates to the heavy vehicle rates.
  4. ^ 荆玉珍. 中国修高铁,德国却在建自行车高速公路!. 网易订阅. IT时代网. [2016-09-02]. 
  5. ^ 德国深水港威廉港今年8月启用 或将改变中德贸易通道
  6. ^ Bruttoinlandsausgaben für Forschung und Entwicklung (BAF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nach durchführenden Sektoren (PDF). 德國聯邦教育及研究部. [2016-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02). 
  7. ^ 达扬/石涛(德新社). 调研:德国在高科技研究领域开始落伍. 德国之声. 2016-05-16 [2016-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02). 

參考書目[编辑]

  1. ^ Schulze 1998,第4页
  2. ^ 周惠民 2009,第5页
  3. ^ Lloyd 1998,第685–686页
  4. ^ Lloyd 1998,第699-704页
  5. ^ Claster 1982,第35页
  6. ^ 周惠民 2009,第8-9页
  7. ^ 7.0 7.1 Fulbrook 1991,第9-13页
  8. ^ Bowman 2005,第442页
  9. ^ 丁建弘 2007,第14-16页
  10. ^ 周惠民 2009,第15页
  11. ^ 11.0 11.1 Fulbrook 1991,第11页
  12. ^ 周惠民 2009,第19页
  13. ^ 13.0 13.1 13.2 周惠民 2009,第20页
  14. ^ 周惠民 2009,第22页
  15. ^ Fulbrook 1991,第13-24页
  16. ^ Fulbrook 1991,第27页
  17. ^ 周惠民 2009,第30页
  18. ^ 周惠民 2009,第57页
  19. ^ Philpott 2000,第206-245页
  20. ^ Macfarlane 1997,第51页
  21. ^ Philpott 2000,第206-245页
  22. ^ Gagliardo 1980
  23. ^ Fulbrook 1991,第97页
  24. ^ 丁建弘 2007,第167页
  25. ^ 周惠民 2009,第133页
  26. ^ 周惠民 2009,第137页
  27. ^ 周惠民 2009,第124-125页
  28. ^ 丁建弘 2007,第219页
  29. ^ 周惠民 2009,第146页
  30. ^ Fulbrook 1991,第135、149页
  31. ^ John 2005,第202页
  32. ^ Lee 2003,第131页
  33. ^ Fulbrook 1991,第156-160页
  34. ^ Fulbrook 1991,第155–158、172–177页
  35. ^ Fulbrook 1991,第188–189页
  36. ^ 周惠民 2009,第205-206页
  37. ^ 賴麗琇 1994,第1页
  38. ^ 賴麗琇 1994,第7页
  39. ^ Bekker 2005,第14页
  40. ^ 顧俊禮 2001,第93-94页
  41. ^ 顧俊禮 2001,第195页
  42. ^ 顧俊禮 2001,第205-207页
  43. ^ 顧俊禮 2001,第214-215页
  44. ^ 顧俊禮 2001,第240页
  45. ^ 賴麗琇 1994,第181页
  46. ^ 肖捷 1992,第1页
  47. ^ 陳杭柱 2000,第28页
  48. ^ 賴麗琇 1994,第333-338页
  • 賴麗琇, 新德國, 臺北: 中央圖書出版社, 1994, ISBN 9576372585 
  • 周惠民, 德國史-中歐強權的起伏, 臺北: 三民書局, 2009, ISBN 978-957-14-5197-8 
  • 丁建弘, 大國通史-德國通史, 上海: 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 2007, ISBN 978-7-80745-126-6 
  • 顧俊禮, 德國政府與政治, 臺北: 揚智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2001, ISBN 957-818-327-5 
  • 肖捷, 德國經濟體制和經濟政策, 北京: 中國計劃出版社, 1992, ISBN 7-80058-212-4 
  • 陳杭柱, 德語簡史, 北京: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000, ISBN 978-7-5600-1736-5 
  • Lloyd, Albert L.; Lühr, Rosemarie; Springer, Otto, Etymologisches Wörterbuch des Althochdeutschen, Band II, Göttingen: Vandenhoeck & Ruprecht, 1998, ISBN 3-525-20768-9 (德文) 
  • Claster, Jill N., Medieval Experience: 300–1400,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1982, ISBN 0-8147-1381-5 
  • Bowman, Alan K.; Garnsey, Peter; Cameron, Averil, The crisis of empire, A.D. 193–337,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12,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0-521-30199-8 
  • Fulbrook, Mary, A Concise History of German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ISBN 978-0-521-36836-0 
  • Philpott, Daniel, The Religious Roots of Moder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World Politics, 2000, 52 (2) 
  • Gagliardo, G., Reich and Nation, The Holy Roman Empire as Idea and Reality, 1763–1806,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0 
  • Macfarlane, Alan, The savage wars of peace: England, Japan and the Malthusian trap, Blackwell, 1997, ISBN 978-0-631-18117-0 
  • John, O.E. Clark, Black, John, 编, 100 maps, Sterling Publishing, 2005, ISBN 978-1-4027-2885-3 
  • Lee, Stephen J., Europe, 1890–1945, Routledge, 2003, ISBN 978-0-415-25455-7 
  • Stackelberg, Roderick, Hitler's Germany: Origins, interpretations, legacies, Routledge: 103, 1999, ISBN 978-0-415-20115-5 
  • Bekker, Henk, Adventure Guide Germany, Hunter, 2005, ISBN 978-1-58843-503-3 
  • Schulze, Hagen, Germany: A New Histor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674-80688-3 

外部連結[编辑]

政府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