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忆江南词牌名,初名《謝秋娘》[1],又名《江南好》、《望江南》、《春去也》、《梦江南》等。

單調,二十七字,五句、三平韻。北宋起开始有双调,实际不过是将单片重复而已。

異名[编辑]

此詞最早乃李德裕為謝秋娘作,故名《謝秋娘》。因白居易詞有「能不憶江南」句而改今名,又因該詞「江南好」句,名《江南好》;因劉禹錫詞有「春去也,多謝洛城人」句,故又名《春去也》;因溫庭筠詞有「梳洗罷,獨倚望江樓」句,故又名《望江南》;因皇甫松詞有「閑夢江南梅熟日」句,故又名《夢江南》、《夢江口》;因溫庭筠詞,又名《望江樓》;因王安中詞有「安陽好,曲水似山陰」句,故又名《安陽好》;因張滋詞有「飛夢去,閑到玉京遊」句,故又名《夢仙遊》;因蔡真人詞有「鏗鐵板,閑引步虛聲」句,故又名《步虛聲》。此外還有《壺山好》、《望蓬萊》、《歸塞北》等異名。

词牌格式[编辑]

註:平表示平聲,仄表示仄聲,[仄]表示本仄可平,[平]表示本平可仄,粗體表示韻腳。

正體[编辑]

單調,二十七字,五句、三平韻。唐代該詞皆為此單調格式。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例词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遊?
江南憶,其次憶吳宮,吳酒一杯春竹葉,吳娃雙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千萬恨,恨極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裡事 ,水風空落眼前花 ,搖曳碧雲斜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蘭燼落,屏上暗紅蕉。閒夢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蕭蕭,人語驛邊橋。

樓上寢,殘月下簾旌。夢見秣陵惆悵事,桃花柳絮滿江城,雙髻坐吹笙。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遊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多少淚,沾袖復橫頤。心事莫將和淚滴, 鳳笙休向月明吹。腸斷更無疑。

閑夢遠,南國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綠, 滿城飛絮混輕塵。愁殺看花人。

閑夢遠,南國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遠, 蘆花深處泊孤舟。笛在月明樓。

變體一[编辑]

雙調,五十四字,前後闕各五句、三平韻,一韻到底。這一格式至宋代才出現,即單調詞加一疊。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例词

江南蝶,斜日一雙雙。身似何郎曾傅粉,心如韓壽愛偷香。天賦與輕狂。
微雨過,薄翅膩煙光。才伴遊蜂來小苑,又隨飛絮過東牆。長是為花忙。

變體二[编辑]

雙調,五十九字,前後闕各五句、兩仄韻、兩平韻,且四換韻,見於馮延巳《陽春集》,實際與唐宋《憶江南》本調不同,僅調名相同。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

例词

去歲迎春樓上月。正是西窗,夜涼時節。玉人貪睡墜釵雲。粉銷妝薄見天真。
人非風月長依舊。破鏡塵箏,一夢經年瘦。今宵簾幕颺花陰。空餘枕淚獨傷心。

軼事[编辑]

《名人詞話》記載,方國珍羣雄時,能詩詞,愛好文學。有一個叫做「竺月華」的少年和尚在關帝廟,見到一名叫做「柳含春」的少女美豔,就作了一闋詞,」詞牌江南好》,向關帝禱告:「江南柳,嫩綠未成蔭,攀折尚憐枝葉小,黃鸝飛上力難禁,留取待春深。」因詞中的「枝葉小」、「黃鸝飛上力難禁」充滿了性暗示,所以月華和尚被「柳含春」的父親拘捕到官府。

由於方國珍頗信佛教,一見此案,頗有興味,就親自審問。月華和尚不辯解,承認自己作「淫詞」。方國珍認為他性騷擾女信徒,不守清規,一怒之下,命武士搬出大竹籠與繩索出來,也作了一闋《江南好》:「江南竹(竺),巧匠結成籠,好與吾師藏法體,碧波深處伴蛟龍,方知色是空。」這意思是要把月華和尚丟到水中溺死。

月華和尚跪在庭院,向方國珍叩首,說:「辜負如來,不由得狡辯,男兒死則死耳,請容再進一詞。」國珍指天上的明月,許之曰:「《楞嚴》有指月一說,且汝名「月華」,權以此為題,如詞玅,釋爾,並有以賚汝也。」月華和尚應聲而答,又作了一闋《江南好》,曰:「江南月,如鏡亦如鉤,明鏡不臨紅粉面,曲鉤不上畫簾頭,空自照東流。」方國珍笑了笑,命月華還俗,並取出許多銀子給柳含春之父,當作月華的聘金,曰:「亦一美少年,為汝子婿亦足矣。」其父亦允。於是方國珍把美豔的柳含春許配給月華,當時傳為佳話。

參考資料[编辑]

  1. ^ 唐·段安節,《樂府雜錄》。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