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感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採納恥感文化的社會向人民灌輸羞恥心,藉此維持社會秩序。

中國[编辑]

在中國春秋時期,儒家所提倡的思想中對於羞恥心對社會的重要性有所提及,像是: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論語‧為政》

白話譯:孔子說:「以政令來管理,以刑法來約束,百姓雖不敢犯罪,但不以犯罪為恥;以道德來引導,以禮法來約束,百姓不僅遵紀守法,而且引以為榮。」[1]

孟子曰:「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不恥不若人,何若人有?」孟子‧盡心上(七)》

白話譯:孟子說:「羞恥心對於人太重要了!那些玩弄機心,以取巧變詐的巧妙方法來欺人害人的人,羞恥心在他是用不上的。不以修養不如他人為可恥,還有什麼能夠比得上他人呢?」

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孟子‧盡心上》

白話譯:孟子說:「人不可以沒有羞恥心。若能將無恥視為最可恥的事,那麼就能遠離恥辱。」


同樣在春秋時期,法家也同樣對於恥有相關論述,像是:

「...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管子‧牧民篇》[2]

明代顧炎武在其著作《日知錄》中著有廉恥一文,強調廉恥的重要亦也感嘆當時世道衰微。[3]

日本[编辑]

江戶時代,武士山本常朝口述著成《葉隱聞書》,詳細記載武士與平民、朝廷之間的應對態度,當中足見羞恥心、義理對於當時環境的構成與規範。

新渡戶稻造在其著作《武士道》談到日本武士的羞恥心如何影響自己的行為,進而在環境中達到潛移默化的功能。

美國人類學露絲·潘乃德所著的《菊花與劍》對於日本的文化有相關內容分析與論述,並且指出日本社會大抵是由羞恥心所推動。羞恥心的概念可見於其社會中的武士道精神以及義理的概念。

其他文化[编辑]

羅姆人文化中,羞恥心具有相當地位,但罪惡感則不甚重要。[4]

基督教文化[编辑]

一些社會在基督教化後仍然保留着恥感文化,如盎格魯-撒克遜英格蘭[5]墨西哥[6]安達魯西亞[7]及一些地中海地區[8][9]

另見[编辑]

參考[编辑]

  1. ^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http://ctext.org/analects/zh?searchu=%E6%81%A5#n1120
  2. ^ 中華百科全書四維八德條目 http://ap6.pccu.edu.tw/Encyclopedia_media/main-philosophy.asp?id=310
  3. ^ 國文學科中心國文學習網 http://chincenter.fg.tp.edu.tw/~learning/classical-01.php?id=157
  4. ^ Delia Grigore, Rromanipen-ul (rromani dharma) şi mistica familiei "Rromanipen (Rromani Dharma) and the Family Mystics" (2001, Salvaţi copiii, Bucharest)
  5. ^ Robert E. Bjork, John D. Niles (1998) A Beowulf Handbook
  6. ^ De Mente, Boye Lafayette (1996) There's a Word for It in Mexico pp.79-80
  7. ^ Lloyd-Jones, Hugh (1983) The Justice of Zeus
  8. ^ Satlow, Michael L. (1995) Tasting the dish: rabbinic rhetorics of sexuality p.142
  9. ^ Odd Magne Bakke (2001) "Concord and Peace" p.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