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愛德華·卡達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愛德華·卡達爾
Edvard Kardelj 1951.jpg
愛德華·卡達爾
出生 1910年1月27日
Flag of Austria-Hungary (1869-1918).svg 奧匈帝國卢布尔雅那
逝世 1979年2月10日
Flag of SFR Yugoslavia.svg 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
职业 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政治人物、游擊隊領袖、共產主義思想家、經濟學者

愛德華·卡達爾塞爾維亞語Едвард Кардељ,1910年1月27日-1979年2月10日),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政治人物、游擊隊領袖、共產主義思想家、經濟學者,有兩個化名「斯佩朗斯」(Sperans)和「克里斯多夫」(Krištof)。一般認為,卡達爾是為南斯拉夫導入工人自治管理經濟模式的先行者。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卡達爾出生於卢布尔雅那,在他16歲時就加入了南斯拉夫共產黨,在那裡,他受到了斯洛維尼亞裔宣傳家福拉多·科薩卡的啟發與影響。卡達爾接著用功唸書,期望做一名教師,但他從未去工作過。1930年,卡達爾因被認定參與非法的共產黨活動,於貝爾格勒被捕。1932年,他被釋放,就在這時蘇聯約瑟夫·史達林正進行對南共的血腥整肅,大部分前任領導人不是被捕就是處死,之後卡達爾被任命為洛維尼亞區的領導人,他隨即動身返回了卢布尔雅那。

1935年,卡達爾前往莫斯科,為共產國際工作。在史達林任命约瑟普·布罗兹·铁托為新一任南共領導人後,卡達爾也晉升為該黨領導層的一員。新的領導班子即以狄托為首,還有亞歷山大·蘭科維奇與卡達爾作為副手。1937年,卡達爾返回南斯拉夫,展開新的政治活動,號召所有反法西斯的南斯拉夫左翼團體即結起來,促成南斯拉夫走向聯邦主義。同年,具自主性的斯洛維尼亞共產黨成立,卡達爾為該黨的領導人之一,與弗兰茨·莱斯科舍克(Franc Leskošek)和鲍里斯·基德里奇(Boris Kidrič)一同合作。

1939年8月15日,卡達爾與培普卡·卡達里(Pepca Kardelj)結婚,後者是後來成為「南斯拉夫人民英雄」的共產主義官員伊萬·馬喜克(Ivan Maček)的妹妹[1]

1941年4月,軸心國入侵南斯拉夫,卡達爾成為了「斯洛維尼亞人民解放戰線」的領導人之一。1941年夏秋,他幫助建立游擊隊武裝反抗勢力、打擊軸心佔領軍直至1945年5月,與狄托的「游擊隊」在南斯拉夫人民解放戰爭中合作。

戰後[编辑]

1945年後,卡達爾躍升至南斯拉夫政治的最高領導層之中,搬到了盧布爾雅那附近的塔辛(Tacen)高級住宅,該建築是自企業家伊萬·塞尼格(Ivan Seunig)沒收而來的,由波加恩·史圖比卡(Bojan Stupica)建造於1940年,最初由共產主義政客波里斯·克拉赫(Boris Kraigher)佔有[2][3]

1945至1947年期間,卡達爾領導南斯拉夫代表團與義大利針對威尼斯-朱利亞地區(Venezia Giulia)的領土爭議進行和平談判。1948年蘇南決裂後,卡達爾與密洛凡·德熱拉斯弗拉迪米尔·巴卡里奇(Vladimir Bakarić)為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策劃出新的經濟政策,即知名的「工人自治」經濟。1950年代,尤其是德熱拉斯被踢出領導層後,卡達爾已成為狄托主義和自主管理理論的主要理論家。

1959年,卡達爾受到朱凡·凡塞諾夫(Jovan Veselinov)的槍擊而受了傷。雖然警察官方報告指出此事件是凡塞諾夫射擊一頭野豬,流彈因觸及岩石導致跳彈而傷到卡達爾的意外,但外界有臆測此為卡達爾的政治對手—亞歷山大·蘭科維奇或是其盟友—斯洛普丹·培涅西克(Slobodan Penezić)的一次失敗的政治暗殺[4][5]

因為不明的原因,卡達爾的政治地位於1960年代逐漸低落的下來。一直到1973年時再度提昇,當時狄托大力整肅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斯洛維尼亞的改革派共產主義領導者,以恢復傳統的黨路線。1974年,卡達爾成為南斯拉夫新的1974年制憲法的主要創始人之一,該憲法旨在將中央政府權力下放給共和國。

死亡與影響[编辑]

1979年2月10日,卡達爾在卢布尔雅那死於大腸癌,享年70歲。

卡達爾在世時曾擁有許多榮譽,他被指名為斯洛維尼亞科學藝術學院的會員,官方也頒給他「南斯拉夫人民英雄」的頭銜。許多街道和克羅埃西亞沿岸城市普洛切也在1950至1954年和1980至1990年間被命名為「卡達爾城」(Kardeljevo)。在卡達爾死後不久,盧比安納大學也變更校名,成為「盧比安納愛德華·卡達爾大學」(斯洛文尼亚语Univerza Edvarda Kardelja v Ljubljani).

南斯拉夫解體後,大部分的街道、城市名也被改回了先前的名字,但斯洛維尼亞有些仍然以卡達爾之名保留著,尤其著名的是新戈里察的大部分廣場。

卡達爾有個兒子—波魯特·卡達爾(Borut Kardelj),是一位詩人,他於1971年自殺身亡。卡達爾之妻亦於1990年自殺[6]

相關條目[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Strle, Franci. 1980. Tomšičeva brigada: Uvodni del. Ljubljana: Partizanska knjiga, p. 146.
  2. ^ Pahor, Peter. 2011. "Kardeljevo vilo v Tacnu vrnili dedičem." Dnevnik (15 October). (斯洛文尼亚文)
  3. ^ Delić, Anuška. 2007. "Od Kraigherja in Kardelja do kaznovanih sodnih izvedencev". Delo (16 July). (斯洛文尼亚文)
  4. ^ "She Came in through the Bathroom Window" Tribuna (14 August 1989), pp. 3–7. Ljubljana: UK ZSMS, page 3. (斯洛文尼亚文)
  5. ^ Ramet, Sabrina P. "Yugoslavia." In Eastern Europe: Politics, Culture, and Society Since 1939, pp. 159–189. Bloomington, I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p. 166.
  6. ^ See also: Edvard Kardelj, Vermeidbarkeit oder Unvermeidbarkeit des Krieges: Die jugoslawische und die chinesische These, Rowohlts Deutsche Enzyklopadie, (Reinbek bei Hamburg: Rowohlt Taschenbuch GmbH, 1961)

參考書目[编辑]

  • Jože Pirjevec, Jugoslavija: nastanek, razvoj ter razpad Karadjordjevićeve in Titove Jugoslavije (Koper: Lipa, 1995).
  • Janko Prunk, "Idejnopolitični nazor Edvarda Kardelja v okviru evropskega socializma" in Ferenčev zbornik, ed. Zdenko Čepič&Damijan Guštin (Ljubljana: Inštitut za novejšo zgodovino, 1997), 105-116.
  • Alenka Puhar, "Avtorstvo Razvoja slovenskega narodnostnega vprašanja: Ali bi k Speransu sodil še Anin, Alfa, mogoče Bor?", Delo (August 29, 2001), 16.
  • Alenka Puhar, "Skrivnostna knjiga o Slovencih, ki že sedemdeset let čaka na objavo", Delo (October 3, 2001), 26.
  • Božo Repe, Rdeča Slovenija: tokovi in obrazi iz obdobja socializma (Ljubljana: Sophia,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