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性收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慣性收視(Habitual Viewing/Habitual Rating)香港電視廣播行業中一種消費者行為,指觀眾對免費電視頻道的節目或訊號來源,選擇模式固定且不容易改變的現象。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簡稱無綫、TVB)由1967年啟播至今,香港電視觀眾一直有傾向只看無綫翡翠台的習慣,其收視率也長期遠高於另一、也是唯一的前競爭者亞洲電視,以至近年新成立的免費電視台,即使無綫與其他電視台共同直播同一節目亦然。無綫收視難以受威脅,造成無綫「一台獨大」,長年壟斷香港電視圈,已達50多年之久,導致大多電視行業人士,唯有在無綫工作才容易有曝光率及知名度,因此無綫有「大台」稱號。

此現象近年更蔓延至網絡平台,特別與無綫提供重疊的同系列外購節目尤為明顯。

若非特別註明,本條目所指的電視台,均指香港的免費電視台,即麗的/亞視無綫(僅限免費頻道)、佳視港台電視港娛奇妙(排名以啟播次序),不包括收費電視、網絡電視、串流影片平台等。

成因分析[编辑]

免費電視普及,無綫搶得優勢[编辑]

1957年,香港首間電視台麗的映聲(亞洲電視前身)啟播,屬收費高昂的收費有線電視台,故當時電視是小眾奢侈品。1967年末,無綫電視啟播,為香港首間、也是當時唯一的免費地面電視台,迅速吸引大批觀眾,亦使電視娛樂迅速普及。因此大多數港人初次接觸的電視台,並非香港首間電視台麗的,而是無綫。而且無綫啟播後,連麗的觀眾也持續過檔無綫,港人亦因此養成「看電視即是看無綫」的習慣。長達6年後,至1973年末,麗的才轉型為和無綫相同的免費地面電視營運模式,但收視仍然遠不及無綫。普遍分析認為,港人看電視只看無綫的慣性,此時已形成,且已根深蒂固,維持至今。收看指數以總人口為100點﹐1點收視就代表1%的人口收看。19701980年代,香港電視業亦跟隨香港經濟起飛走進輝煌年代[1],無綫高峰時節目收視可達30點至40點,但亞視收視鮮見有10點以上。

經濟學解釋電視[编辑]

套用微觀經濟學的術語,「慣性收視」是指觀眾對電視節目需求的價格彈性(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十分低。衡量需求的價格彈性會受幾個因素影響,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是替代品(substitute)的多寡。

此外,經濟學的馬太效應贏者通吃市場80/20法則亦能解釋香港兩大電視台收視率兩極化的現象。

亞視前執行副總裁葉睿宇,曾批評香港電視文化依舊,自他在回歸無綫工作起,便發現即使在高清廣播時代,電視台的時間表和25年前一樣,黃金時間都是播出劇集,並指無綫和亞視都碰上同一問題,令香港的電視文化一成不變。[2]

香港的免費電視節目,長期選擇貧乏。無綫啟播首6年(1967年11月至1973年11月),香港只有無綫1間免費電視台;1973年12月起,除了佳藝電視曾短暫存在的不足3年(1975年9月至1978年8月)外,香港維持只有兩間免費電視台長達近40年。因佳視短短不足3年便結業,政府可能因此認為香港電視市場不足以容納多於兩間免費電視台,所以一直沒有再發出免費電視台牌照,亦沒有持份者公開討論這爭議性的現象,為無綫「一台獨大」埋下伏線。縱使2009年香港政府計劃增加免費電視牌照而舉辦公聽會,至2013年10月,佳視結業長達逾35年後,政府才再發出兩個新免費電視台牌照,及為公共廣播香港電台開設自家電視台港台電視,惜為時已晚,香港電視行業已面臨衰退的警號。

頻道編號約定俗成及心理學解釋[编辑]

模擬電視年代(2007年末前),香港大部份地區,無綫的訊號頻率較麗的/亞視為低,模擬電視沒有指定頻道編號,電視機依頻率搜尋電視台訊號,通常是由低至高,因而「第一台」便是無綫翡翠台。因此,港人通常約定俗成地把電視機設成「一字無綫、二字麗的/亞視」,同時慣性地先看「第一台」的無綫翡翠台。亞視2012年 55周年台慶MV《Gimme Five》提到:「開電視齊齊撳(按)個二字,明明香港第一間電視,點解唔係ONE(為何不是一),屈(誣衊)我做二 」[3],即表示電視機「二字」為亞視,暗示「一字」為無綫,也可看出亞視也自知被設成「二字亞視」且心有不甘。

以上電視台的行為,只是反映出半世紀以來的電視觀眾的慣性問題。無綫劇集《雷霆掃毒》中,陳家碧教陳家俊用電視遙控看電視時說:「撳一字就有電視睇(按一字就有電視看)」。無綫劇集《讀心神探》中,姚學琛講心理學其中的理論時說:「人一般看到物體時是先看其左上方」,電視機遙控選台按鈕左上方通常為「1」字,加上電視遙控的設定習慣,人們較大機會先按下「一字就是無綫」。而兩大電視台在節目中都有提及本訊息,可見本地電視業的消費模式都出現心理因素。

然而,2007年末,香港開始數碼電視廣播數碼電視各頻道均有指定頻道編號 (邏輯頻道編號,Logical channel number,簡稱LCN),亞視選擇了「1」字為首的編號,其中本港台編號更是「11」,籍此把約定俗成逾30年的「二字亞視」改變成「一字亞視」,希望從而翻身,但仍不得要領。

羊群效應[编辑]

此情況有部份來自觀眾功用,還有追星族羊群心態。消費慣性源自,權威、從眾、經驗、非理性的層次。由明星帶起的宣傳效果[4]、親朋戚友及社會的互相感染[5]、品牌過往的質素(如商品質素、企業責任)[6]、其他非理性行為[7]

取悅觀眾群能力[编辑]

無綫劇集,多年來被戲稱為「膠劇」,意指不論劇集的題材為何物,劇情總是千篇一律、熟口熟面新瓶舊酒,看頭幾集已可猜到結局,中段少看幾集也不會不明白劇情發展:抄橋、植入式廣告、三四角關係、男女主角初期結怨,後來共經患難後解怨且互生情愫,結局時成為情侶或夫妻、標榜以某職業為主題,劇情卻總是該職業的同事之間大攪男女關係,對該職業的特色和專業則著墨不多、以法政部門為主題的劇集,結局總是主角們偵破大案後,一起燒烤慶祝,最後以燒烤途中又有急召要立即出動作結。除了劇情,甚至連台詞也經常重複出現,最著名的,是「你餓不餓?我煮個麵給你吃」。還有長期脫離現實的細節,例如主角居所(相比現實中大多數港人居所)通常大得嚇人、即使從事長工時或/及經常夜間工作的行業,也經常有閒到酒吧把酒散心、交通工具幾乎永遠是小巴的士私家車,現實中大多數港人最常乘搭的港鐵(或其前身地鐵)及專營巴士,卻幾乎從不出現等。無綫劇集每日播一集,像工廠般流水作業式生產﹐只能滿足節目質素沒有要求,只求電視有些映像來解悶的觀眾。

在香港,電視以家庭為單位,一般家庭只有一部電視機,電視觀眾一般為家庭主婦,俗稱「師奶」。家庭主婦礙於本身條件,太嚴肅的節目不合她們口味,她們喜愛追看劇集,愛看故事。簡單的三四角戀,正正捉拿到家庭主婦們的八卦心理。添上一件華麗的律師醫生消防員等的外衣,讓外間以為是不同的劇集,其實劇情還是千篇一律新瓶舊酒。經過時日的洗禮,這種掛羊頭賣狗肉式的創作令師奶們還是樂此不疲,因為她們愛的是狗肉,不是羊頭。這形成了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的局面。

此外,無綫旗下藝員們亦得到廣大觀眾尤其家庭主婦認識,俗稱「入屋」。例如從粵語片轉戰電視,在無綫開台至逝世前大部份時間都在無綫演出的藝員沈殿霞女士普遍稱為「肥姐」或者「肥肥」,當2008年年初肥姐入院,香港各大報章雜誌瘋狂報告,此舉加強電視藝員的親和力和家庭主婦們的八卦心理。這種親和力就成了慣性收視的關鍵:即使一個電視台劇集質素差劣,無綫有熟悉的面孔,亞視卻沒有,故此家庭主婦為主的觀眾群傾向無綫,與無綫的製作質素和水平沒有關係。儘管亞視多次把無綫旗下台前幕後人材挖角,例如在1988年易手時,以重金大量挖走無綫台前幕後,甚至連無綫台聲蕭亮、《歡樂今宵》的班底等挖走,雖然有一時的效果,但慢慢財力不濟、收視未見起色等打回原形。

無綫曾在其官方網站中寫道:「而本台之所以能保持慣性收視,其中一個原因,便是「龐大的資深演員陣容」,老戲骨在片廠隨處可見。這些綠葉可能從未做過主角,但觀眾看了他們多年,每次在劇中看到他們時,都如看到街坊一樣受落。」[8],亦承認該台擁有慣性收視的原因為「龐大的資深演員陣容」。

假如無綫與其他電視台或網絡平台,先後購入重疊或同系列的外購節目,無論哪一方先推出,無綫通常都會取得口碑與收視優勢,其他平台即使傾力宣傳,都無法使續作承接無綫播出時的高人氣。亞視配音組解散後,只有無綫有固定配音組及維持穩定配音質素,使其取悦觀眾羣的能力大增。

認同論點[编辑]

質素與收視的關係[编辑]

慣性收視的認同者表示,無綫收視長期壓倒亞視,亞視長期積弱,並不代表無綫的節目質素絕對比亞視佳,而是因絕大部份香港人長期習慣只收看無綫,亞視「不享有慣性收視」,影響收視比例。

電視節目之收視不是全都由質素主宰,因為還有很多未知因素。免費電視台的服務性質與質素相近,電視台人材不時轉投其他陣營。2009年無綫劇集《絕代商驕》與2000年亞視劇集《世紀之戰》第5集賣傘一幕的商業理論及其表達手法,有很多「雷同之處」。1992年無綫台慶劇《大時代》的監製韋家輝,為亞視製作「似乎是《大時代》續集的劇集」的《世紀之戰》,主角和《大時代》相同,都是劉青雲鄭少秋張家輝在《最佳男主角》中表示:「在隔籬台(亞視)演得再好也沒人看。」

節目質素無法量化,「質素」之定義亦無法確定,質素與收視的關係更難以說清。例如無綫電視的三個新聞節目,在香港電台主辦的「2005電視欣賞指數調查」中,「欣賞指數」分別是全港三甲,但該三個節目收視率並非收視率排名的前列。故所謂「有質素」的節目亦不一定是觀眾所喜歡收看的節目[9]

值得注意的是,部份節目並非兩台自製,或有時兩台均會播出同一節目,這明顯與兩台節目質素無關,但收視仍然懸殊。

節目相同,收視懸殊[编辑]

收看模式不一定以每個節目來選擇,可以整個頻道來選擇,史文鴻引述John Corner稱為「垂直收看」[10]

另一普遍現象,是無綫及亞視共用相同訊號畫面作現場直播,例如煙花匯演FIFA世界盃足球賽奧運等體育賽事、港督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及答問大會、政府財政預算案沈殿霞追悼會、突發事件直播等,即使兩台播出相同節目甚至相同畫面,無綫的收視仍壓倒亞視。有說是因兩台畫質及頻道編號差別所致,但進入數碼電視年代後,亞視畫質比無綫為佳,且頻道編號如前述轉為「一字亞視」,但無綫收視反而更遠地拋離亞視。

外購節目、港台節目,明顯與兩台自家節目製作質素無關,也有嚴重慣性收視問題。

「雙包事件」[编辑]

1993年下半年,無綫播出台灣劇集包青天》,大受歡迎,掀起全城熱話和取得極高收視。由於《包》海外版權合約上出現錯漏,無綫購買的是香港區播映權,而非香港區獨家播映權,觸發播映權風波。1994年初,亞視也同樣購得《包》播出,兩台同一時段播出《包》同一集,造成迴響極大之「雙包事件」,無綫收視均比亞視高[11]

英語頻道,外購節目,同樣懸殊[编辑]

兩台旗下英語頻道,無綫明珠台及亞視國際台,同樣有嚴重慣性收視問題。兩英語頻道也不多自製節目,大部份節目均是外購英語國家的電視節目及電影,然而收視依然懸殊。每年全港100大高收視英語節目,國際台總是一個不入[12],收視經常徘徊0至1點,即使享譽國際的外購劇集和節目如《甜心俏佳人》、《超人前傳》、《異世奇人》、《大衛牙擦騷》、《六十分鐘時事雜誌》、《戇豆先生》、《阿森一族》等亦如是。亞視曾豪花銀彈大手買入大批頂級荷里活製作電影,並開拓每晚之「雙語930」時段,推出多個系列,例如二戰系列、浪漫系列等,但收視仍無起色,最終被逼放棄。

港台節目,厄運難逃[编辑]

昔日香港電台(簡稱港台RTHK)沒有自家電視頻道,港台電視節目「寄居」在兩台,輪流在兩台相類時段播出,仍難逃慣性收視的厄運。例如《頭條新聞》、《議事論事》、《警訊》等,也是在無綫播出時,收視率逾九成;在亞視播出時,收視率卻不足一成。港台亦傾向將其王牌、重點節目固定在無綫,例如《鏗鏘集》(中文版)、《Y2K》系列《火速救兵》系列、《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等,均一直固定在無綫[註 1][註 2],《頭條新聞》亦曾固定在無綫。箇中原因,是無綫要求留著不放(而港台又因某些原因而不得不順從)、還是港台刻意安排、還是兩者皆是,外人無從得知。但不論原因為何,是否與慣性收視的威力有關,不言而喻。《2012年立法會選舉論壇》,選民眾多的地區直選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論壇,在無綫播出;選民稀少的功能界別論壇,在亞視播出。原因也不言而喻。

  1. ^ 部份或會在亞視重播。
  2. ^ 2011年1月的第33屆《十》除外,因HKRIA版權風波,一反傳統改在亞視播出,但翌屆恢復在無綫播出。
亞視播出,是為「懲罰」[编辑]

與《鏗鏘集》同為港台王牌節目的《頭條新聞》,面世初年(1989年1990年代初)曾短暫在亞視播出,在獲得一定好評,成為王牌節目後,便固定在無綫(換言之,又一港台王牌節目長掛無綫)。《頭》主持人常在節目揶揄香港政府的施政,因此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常被親中共人士批評2001年10月,《頭》以塔利班暗諷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剛發表的《施政報告》為「施捨報告」,董稱這是「低級趣味」,立即引起社會迴響。後來《頭》不再固定在無綫,有時會在亞視播出。箇中原因,外人無從得知,只能不言而喻。

2009年4月10日,《頭》播出20週年特輯「七百萬零一夜」。其中一環節,以惡搞百萬富翁》的問答遊戲節目方式,由當時主持人向參與節目的前主持人,發問有關《頭》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頭條新聞播出二十年來受過最大的懲罰是甚麼?』,有4個候選答案,首3個與前述批評有關,最後1個,幽默地是『節目在亞視播出』[13]。前任主持林旭華亦毫無猶疑地回答「當然是D(節目在亞視播出),還用說?」,因為他認為《頭》「在亞視播放沒人收看、少人收看」。這個環節被網民截圖,用作諷刺亞視收視低。

港台電視,相差更驚人[编辑]

後來港台開設自家電視頻道港台電視,情況更懸殊,20182019年,港台電視平均收視為8,000人,但同期在無綫播出的港台節目收視為22.7萬人,相差逾28倍[14]

東京奧運[编辑]

2021年的2020年東京奧運,縱使亞視已經停播、3間新電視台先後啟播5年,但在各台同時直播同一訊號畫面的開幕禮、奧運賽事及閉幕禮時,無綫收視仍以倍數拋離他台

無綫無訊號,收視仍逾半[编辑]

麗的前製作人蕭若元,經常對外聲稱,多年前無綫曾因發射站故障,令無綫畫面只有雪花(無訊號畫面)約10分鐘,但期間無綫仍有55%收視率。即逾半觀眾,即使無綫畫面只有雪花,也堅持不轉看其他電視台,所反映的現象值得深思[15]

生活環境,盡是無綫[编辑]

模擬電視年代,香港食肆及商戶供顧客收看的電視機、電器店的陳列品電視機,都幾乎全是播放無綫翡翠台;雖然進入數碼電視年代後已有轉變,但仍鮮有播放無綫以外的電視台,食肆及商戶通常播放無綫新聞台(唯自2019年反修例運動起,因無綫新聞多次被質疑「染紅」偏頗誤導,播放無綫新聞台的食肆及商戶,有減少趨勢,尤其「黃店」更幾乎不可能播放無綫任何頻道),電器店則較少播放電視台,通常播放動物紀錄片、城市或自然風景、演唱會、自家廣告等示範(Demo)影片。報紙雜誌的娛樂版,報導無綫動向及消息,遠多於報導亞視。生活環境及常見例子下,港人是完全沒有「慣性的消費模式」的可能性不大[16]

反對論點[编辑]

任何市場均出現之現象[编辑]

心理學市場學角度,消費者行為普遍都出現習慣性行為現象,尤其一些需長久建立客戶品牌忠誠度的產品和服務,而且在每個行業、服務、國家、市場都會出現,並非所謂某地區、某服務、某市場獨有的現象,難以定性為個別現象。不同的電視頻道普遍會存有「慣性收視」,關鍵只是實際上的比例之差。

收視戰勝無綫的反駁例子[编辑]

有人反駁「無綫坐享「慣性收視」的說法對無綫並不公平」,因無綫並非一直獨佔收視,亞洲電視過往有「收視戰勝」無綫的節目的例子。例如1981年麗的劇集《I.Q.成熟時》,收視高於無綫同時段同屬青春劇的劇集《荳芽夢》,乃麗的首次收視高於無綫同時段節目;《大地恩情》逼使無綫腰斬計劃製作80集的重頭劇《輪流傳》;1981年,剛過檔麗的的黃元申以一劇《少年黃飛鴻》擊敗《龍虎雙霸天》;1990年代的《還珠格格》、《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等節目之收視亦高於無綫,而2001年亞洲電視的《百萬富翁》則近30點,收視曾一度遠超無綫同時段節目,無綫同時段劇集《機靈小子》,結局僅8點收視,足以證明觀眾在選擇頻道的取向上,並非一如支持者所提出的慣性收視現象。

歷史[编辑]

電視業草創,慣性緣起[编辑]

(1967年 至 1970年代)

1957年5月29日,香港首間電視台麗的映聲(簡稱麗的麗視RTV亞洲電視前身)啟播,屬收費有線電視,觀眾須在其有線網絡範圍,且繳付非一般市民能負擔的高昂收費才可收看,故當時電視是小眾奢侈品。

1967年11月19日,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簡稱無綫TVB)啟播,為香港首間、也是當時唯一的免費大氣電波地面電視台,觀眾只要有一部電視機及接收天線,便可免費收看無綫,且畫質較麗的為佳(無綫為625掃描線,麗的為400掃描線),迅速吸引大批觀眾,亦使電視娛樂迅速普及,甚至出現購買電視機的潮流。換言之,大多數港人初次接觸、兼帶頭使香港電視娛樂普及化的電視台,並非香港首間電視台麗的,而是無綫。

無綫啟播後,麗的雖然明顯相形見絀,但仍低估無綫這新興競爭對手,麗的高層甚至公然不將對手放在眼內,仍維持400掃描線及高昂收費,結果其觀眾持續過檔無綫,港人亦因此養成「看電視即是看無綫」的習慣。

長達6年後,1973年12月1日,麗的才轉型為和無綫相同的免費大氣電波地面電視營運模式。轉型期間,還因當時技術所限,須停播1個月以作過渡,此空白期更進一步把觀眾推向無綫。但麗的轉型後,收視仍然遠不及無綫。普遍分析認為,港人看電視只看無綫的慣性,無綫的慣性收視優勢,此時已形成,且已根深蒂固,維持至今。

簡單而言,無綫是大多數港人初次接觸的電視台,啟播首6年還要是獨市。有一說因以上種種無綫先天優勢,使港人養成看電視只看無綫的慣性,無綫因此取得收視優勢,慣性收視、無綫「一台獨大」由此形成,維持至今。亦有說是基於前述訊號頻率原因,港人通常約定俗成地把電視機設成「一字無綫、二字麗的/亞視」,同時慣性地先看「第一台」的無綫翡翠台。另有說是因為當時無綫的訊號接收及畫質,較麗的/亞視佳所致。

佳視「快閃」,短暫三台[编辑]

(1975年9月 至 1978年8月)

甚至在1975年9月7日,香港第3間電視台佳藝電視(簡稱佳視CTV)啟播,收視也常高於麗的,麗的常居3台之末。但由於佳視競投電視台牌照時,自動提出多項條件,其中一項是:星期一至五晚上9:30至11:30這兩小時,必須播出成人教育節目,期間不設廣告時段,結果這成為佳視死穴之一。因為電視台最矚目最重點、最能盡量爭取最高廣告收入的黃金時段,為晚上7:00至11:00這4小時。佳視在此規定下,變相被削減星期一至五的黃金時段,至僅有晚上7:00至9:30這2.5小時;無綫及麗的則沒有此規定,都能盡用晚上7:00至11:00這4小時黃金時段。可見佳視先天不足,不能與對手公平競爭,導致佳視收入不如對手並陷入財困,結果營運僅短短不足3年,1978年8月21日,便結業停播,香港回復只有兩間電視台。政府可能因此認為香港電視市場不足以容納多於兩間免費電視台,所以長期沒有再發出免費電視台牌照,直到長達35年後的2013年

兩視爭雄,麗的/亞視,多次輝煌,曇花一現[编辑]

(1973年 至 2001年)

此後數十年來,麗的/亞視用盡多種方法,試圖吸引觀眾扭轉慣性。例如1975年麗的首位華人總經理黃錫照大膽破格起用新人,發掘出「麗的三雄」麥當雄李兆熊、屠用雄,製作一連串劇集,例如《大丈夫》、《鱷魚淚》、《十大刺客》、《十大奇案》等衝擊對手;1978年佳視結業停播,麗的吸納佳視一眾台前幕後人材轉投,為麗的發展提供大量新力軍;1980年由節目策劃經理蕭若元發起「千帆並舉」計劃加強製作。1979年1982年間,麗的先後推出劇集《天蠶變》、《大地恩情》、《大俠霍元甲》、《陳真》、《驟雨中的陽光》、《青春三重奏》、《I.Q.成熟時》等,均大受歡迎,一度突破弱勢收視,部份甚至逼使無綫腰斬同時段節目變陣迎擊。其中《I.Q.成熟時》收視高於無綫同時段同屬青春劇的劇集《荳芽夢》,乃麗的首次收視高於無綫同時段節目;《大地恩情》逼使無綫腰斬輪流傳》等同時段劇集,至今仍被視為香港電視史之經典。

1982年,商人邱德根收購麗的,改稱亞洲電視(簡稱亞視ATV)。邱德根主政時,推出過一系列經典歷史劇集,如《秦始皇》、《武則天》、《成吉思汗》、《滿清十三皇朝》等。同時使亞視轉蝕為盈,是亞視少見的盈餘時期。

1988年1990年代初,亞視由商人林百欣及資深電視人周梁淑怡主政,從無綫高薪挖角一眾台前幕後人材,例如沈殿霞曾志偉盧海鵬等。此後至2001年,若干亞視自製或外購的劇集及節目,例如:

1989年整人節目《吳耀漢攪攪震》。

1990年原創劇集《還看今朝》、攪笑節目《開心主流派》。

1992年原創劇集《點解阿sir係隻鬼》。

1993年原創劇集《銀狐》、時事清談節目龍門陣》、日本動畫亂馬½》。

1994年原創劇集《戲王之王》、雜誌式資訊節目《今日睇真D》。

1995年原創劇集《精武門》、大陸劇集《三國演義》、日本動畫《蠟筆小新》及《男兒當入樽》、創辦《十大電視廣告頒獎典禮》、首次以參加者年齡不限作號召的《亞洲小姐競選》。

1996年原創劇集《再見艷陽天》、大陸劇集《扭計宰相刘罗锅》。

1997年原創劇集《肥貓正傳》、日本綜藝節目《一級奸巴爹》。

1998年原創劇集《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英國肥皂劇戇豆先生》、日本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同年至2004年間先後共6輯紀錄節目《尋找他鄉的故事》。

1999年原創劇集《縱橫四海》、大陸及台灣合拍劇集《還珠格格》、台灣劇集《少年英雄方世玉》。

2000年原創劇集《我和殭屍有個約會II》、大陸劇集《雍正王朝》。

2001年英國問答遊戲節目《百萬富翁》(香港版)等,

均一度掀起坊間熱議,部份更大受歡迎,取得不俗收視,甚至一度掀起全城熱話,收視壓倒無綫同時段節目,逼使無綫變陣迎擊。當中最厲害的,要數1999年外購劇集《還珠格格》、2001年問答遊戲節目《百萬富翁》(香港版)。

《還珠格格》熱潮[编辑]

(1999年)

1999年,亞視時任高級副總裁徐小明,主張買入大陸台灣合拍劇集《還珠格格第1部[17][18],亞視時任總顧問沈野與《還》小說原作者瓊瑤份屬好友,因此亞視取得《還》播映權[19],《還》由趙薇林心如領銜主演。於同年8月逢星期一至五晚上8:30至9:30播出《還》,初期收視節節上升,首星期平均收視已達12點雙位數,當時亞視黃金時段劇集平均收視僅約7點,可見《還》收視不俗。數星期後,《還》平均收視已超過20點,於中期的平均收視,更高於無綫的自家製劇集,並把無綫劇集的平均收視,拉低到不足20點,如《非常保镳》、《雙面伊人》、《反黑先鋒》、《布袋和尚》、《騙中傳奇》及《人龍傳說》,令無綫接二連三打輸仗,對當時無綫黃金時段劇集平均收視最少30點來說,可說是受到前所未見的打擊。亞視有見及此,乘勢將《還》加碼至逢星期一至五每天播出2小時,繼續重鋤無綫。

播畢《還》第1部後,緊接播出第2部,因此對無綫造成至少兩個月而非短時間的打擊,逼使無綫曾經每星期均變陣,但仍未能收復失地。最終無綫緊急召回「獎門人」曾志偉,把自家製王牌遊戲節目《獎門人》系列,由原本每星期播出1次,加碼至5次,逢星期一至五每天播出,以《驚天動地獎門人》迎戰《還》,更以巨額獎金獎品吸引家庭觀眾參與遊戲,才能收復失地,收視終險勝《還》。即使如此,《還》已令無綫平日黃金時段平均收視流失約10點(約60萬觀眾),為時長達至少兩個月,為觀眾津津樂道。

總括而言,《還》的收視佳績,有帶動亞視其他節目收視上揚,例如台灣劇集《少年英雄方世玉》等。因此,《還》可說是亞視為無綫帶來的最大收視威脅。

無綫後來以高價搶購《還》第3部,但由於第3部主角大部分易人,而且風格一反之前兩部以歡樂為主的氣氛,因此乏人問津收視低迷,最終於2003年9月8日起,改為非黃金時段的逢星期一至五下午6:00繼續播出,結果該時段的平均收視點只有單位數,原作者瓊瑤為之非常氣憤,斷言不會再賣電視劇給無綫 [20]。因此有指《還》是無綫的魔咒:第1、2部由亞視購入播出,大受歡迎,掀起全城熱話,收視罕有地力壓無綫;第3部由無綫高價搶購播出,卻乏人問津收視低迷,被調往非黃金時段草草播畢了事。不過後來的《新還珠格格》也是無綫購入播出。

《百萬富翁》熱潮[编辑]

(2001年)

2001年,《百萬富翁》(香港版)殺傷力不容忽視。2001年初夏,亞視推出新綜藝節目,逢星期一、三、五晚上8:30至9:30播出《百萬富翁》,由陳啓泰主持;逢星期二、四晚上8:30至9:30播出《女優選拔賽》。《女》即使有賣弄色情及有食蟲等較激進大膽內容,卻只有平均收視2點;相反《百》首星期平均收視8點,之後節節上升,迅速掀起全城熱話。但由於《百》每星期一至五僅播出3天,未能大幅威脅無綫逢星期一至五播出5天的節目收視,因此亞視把《女》結束,把《百》加碼至逢星期一至五晚上8:30至9:30播出5天,才正式對無綫造成威脅,收視力壓無綫同時段資訊節目《全線大搜查》,迫使《全》調至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0:30至11:30播出。

7月15日,《百》播出特別版本《名人慈善百萬SHOW》,以邀請黃霑馮寶寶等知名公眾人物參加,並捐出獎金作慈善用途作號召,對撼無綫同時段播映的《2001年度香港小姐競選總決賽》(該屆冠軍得主為楊思琦)。結果該集《百》最高收視達39點,平均30點,創下亞視開台以來的平均和最高收視紀錄,為亞視唯一一次平均收視有三字頭紀錄;相反《港姐總決賽》平均收視僅21點[21]。由於《港姐總決賽》過往每年平均收視均超過30點,因此《百》破《港姐總決賽》29年不敗之身,大幅拉低《港姐總決賽》平均收視的創舉,成為熱話,至今仍被視為香港電視史的經典。

無綫逐變陣,逢星期一至五晚上8:30至9:30改播張衛健主演的大陸劇集《機靈小子》迎戰《百》,希望扭轉劣勢。首星期《機》確曾帶來勝局,《機》以平均收視22點,險勝《百》平均收視20點。但後勁不繼,《機》第二星期平均收視19點,被《百》平均收視22點反超前[22],《機》最終大結局平均收視僅8點,令無綫徹底打輸仗。

8月20日起,無綫再度改變策略,「以一敵百」,緊急推出與《百》同是英國問答遊戲節目的《一筆OUT消》(香港版)迎戰《百》,由鄭裕玲主持,逢星期一至五晚上8:30至9:30與《百》同時段播出。《百》播出特別版本《少林足球百萬富翁慈善夜》對撼《一》首兩集,以邀請當時大熱的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演員參加,並以捐出獎金作慈善用途作號召[23]。結果《一》及《百》分別錄得平均收視27點及24點,《一》以3點險勝《百》[24]。《一》及《百》初期鬥得難分難解,後來《百》因過份着重討好參賽者,將問題難度降低,亦已經播出了很多集數,每星期播出5天已持續約半年,內容也是一問一答過程重重複複,相比《一》的新鮮感,觀眾對《百》已漸感沉悶生厭,因此觀眾逐漸流失。而《一》初期因英國製作方要求保留原版節目風格,主持人鄭裕玲須態度冷酷及言詞刻薄,此種風格並不太為香港觀眾接受,後來因觀眾意見而作出改變,和推出藝人慈善版,使後期無綫收復收視失地。2001年末,《百》終暫告一段落。之後至2006年,亞視陸續推出《百》第2至4輯及《以一敵百》遊戲節目,但卻無以為繼。

總括而言,《百》的收視佳績,沒有帶動亞視其他節目收視上揚,例如星期一至五晚上,緊接《百》播出的劇集《縱横天下》,平均收視僅9點;無綫同時段劇集《陀槍師姐III》卻有平均收視32点。因此,2001年《百》對無綫收視的整體殺傷力,仍遠遠不及1999年的《還珠格格》。

雖然由「麗的三雄」、「千帆並舉」年代,到《今日睇真D》、《還珠格格》至《百萬富翁》,都曾使麗的/亞視多次輝煌一時,但都只是曇花一現,有關節目播出了一段時期或完結後,皆無以為繼,之前的高收視皆隨之而去,麗的/亞視又再回復積弱。有人將此現象歸咎於「慣性收視」,而不是麗的/亞視的失誤。

亞視「染紅」,觀眾流失,每況愈下[编辑]

(2002年 至 2009年)

1998年起,亞視數度易主,先後由多名中資商人或/及親中共人士主政,逐漸「染紅」。

2001年末,觀眾對《百萬富翁》已感生厭,《百》終暫告一段落。一如既往,亞視短暫輝煌又隨之而去,回復積弱。

2002年,親中共人士陳永棋出任亞視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後,亞視「染紅」日見明顯,節目路線漸趨中國大陸化,偏離港人口味,使觀眾逐漸流失; 劇集逐漸減產,後來近乎停製; 新聞及時政節目的政治立場,由中立轉為明顯親中共偏頗;最令觀眾目定口呆的,是連廣告時段,也變得滿是中國大陸商品和中資企業廣告,此等廣告的宣傳手法往往枯燥乏味,或令人啼笑皆非[25][26],所宣傳的商品/服務,亦未必在香港市面有售/有提供。種種偏離港人口味及香港市場的取向,使亞視本來已是長期積弱的口碑及收視,更見每況愈下雪上加霜,從此基本上已持續衰落,再無之前的短暫輝煌,走向不歸末路。

從此時起,亞視已幾乎再沒有節目(不論自製或外購)能稱得上是大受歡迎(更遑論逼使無綫變陣迎擊),即使推出昔日曾壓倒無綫的節目續作,例如2002年2005年推出《百萬富翁》第2至4輯,2004年推出劇集《我和殭屍有個約會III之永恆國度》,聲勢也大不如前,坊間反應及收視也甚為冷淡。即使外購節目,如街知巷聞的大熱日本動畫《頭文字D》、《海賊王》、《遊戲王》、復播《蠟筆小新》等,也同樣反應冷淡。英語頻道情況也相若,2005年起,每年全港100大高收視英語節目,均全數由明珠台囊括,國際台一個不入[12]

這段時期,亞視每星期最高收視的節目,基本上都是每天傍晚6:00至6:30播出的《六點鐘新聞》,偶爾獲得雙位數收視點。無綫於同時段,通常重播舊劇集,或播出非重點、宣傳較少的大陸或台灣劇集,在對手太弱下,亞視才有機會平均收視稍高於無綫。

2000年代中期起,亞視網站的自我介紹,亦由「香港第二大的電視台」,改為「香港第二大的免費電視台」(然而當時香港僅有兩間免費電視台),暗示並承認已有收費電視台超越亞視。

2007年12月31日,香港開始數碼電視廣播,數碼電視各頻道均有指定編號,亞視選擇了「1」字為首的編號,其中本港台編號更是「11」,籍此把約定俗成逾30年的「二字亞視」改變成「一字亞視」,希望從而翻身,但仍不得要領。

亞視持續每況愈下,亦使慣性收視、無綫「一台獨大」現象更為明顯。

《鮮入為煮》效應[编辑]

(2007年)

這段時期,亞視除《六點鐘新聞》偶爾獲得雙位數收視點外,就只有2007年逢星期日晚上8:00至8:30播出,由黃麗梅主持飲食節目《鮮入為煮》,一度令亞視再次獲得雙位數收視點,當中黃麗梅食評金句「雞有雞味」更掀起全城熱話。2007年8月下旬的一集《鮮》,平均收視達13點雙位數,而無綫同時段(晚上8:00至8:30)的《兒歌金曲頒獎典禮》,平均收視只有8點,此為亞視最後一次有節目平均收視高於無綫同時段節目(六點鐘新聞除外),黃麗梅成為最後一位有代表性的亞視幕前人物。有見及此,黃麗梅主持的飲食節目多次添食,但無以為繼。雖然如此,也促使無綫於日後一段時期,慣常於逢星期日晚上8:00,改播半小時飲食節目迎戰。

然而,《鮮入為煮》效應只是迴光返照,這時亞視已積重難返,持續每況愈下,已成無法逆轉的大方向。

無綫黃金期[编辑]

(2005年 至 2009年)

2005年2009年間,無綫多套劇集大受歡迎,掀起全城熱話,收視遠超亞視,亞視完全無力招架,接近名存實亡。最厲害的,要數以下數套,收視最高達(接近)50點,觀眾人數多達(接近)321萬,差不多佔全港人口一半。

2005年1月,南韓劇集大長今》,以朝鮮王朝醫女大長今生平及宮庭鬥爭為主題,全劇平均收視36點,大結局平均收視47點,最高收視50點,為無綫自1991年設立個人收視紀錄儀以來最高收視節目,同時也躋身於香港25年電視劇收視紀錄之首。

2007年4月,原創劇集《溏心風暴》,由關菊英李司棋夏雨領銜主演,以豪門家庭爭家產鬥爭為主題,收視最高達48點。

2008年7月,原創劇集《溏心風暴》續集:《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收視最高達達50點。

2009年10月,原創劇集《宮心計》,以唐朝晚期宮庭鬥爭為主題,收視也一度高達50點,與《大長今》、《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並列香港電視史上最高收視,後無一節目能超越,是無綫黃金期。

然而,當時無綫超過300萬觀眾收看的高收視劇集,均以爭家產鬥爭或權位鬥爭為主題,因此無綫及後製作大量倒模式的鬥爭劇集,導致日後無綫劇集的質素每況愈下,觀眾未及收看,已大概預知劇情發展,而對無綫劇集生厭,間接令無綫劇集於2010年代起的平均收視有所下滑。

亞視末路,徹底崩壞,名存實亡[编辑]

(2010年 至 2016年4月)

2010年初,亞視發生股權風波,中資商人王征成為亞視「主要投資者」,王征任命堂弟盛品儒出任亞視執行董事。這時,亞視已是氣若游絲的風中殘燭,經多次易主,仍持續每況愈下已達8年多。王、盛兩人接手主政後,更急劇極端惡化至極點,因此他倆可謂是推亞視向滅亡的靈魂人物。

同年11月28日晚上,無綫播出劇集《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大結局,平均收視44點,最高47點,即約300萬觀眾[27],亞視同時段宗教節目《恩雨之聲》罕有地收視0點(少於半點不作計算)。

之後的2010年代,亞視醜聞風暴、荒誕事件頻傳[28][29][30][31][32][33][34][35]。最著名的,是2011年誤報江澤民死訊2012年ATV焦點批評學民思潮爭議、及同年全程直播王、盛兩人及一眾亞視藝職員組成的「亞洲會」,在政府總部前舉行示威集會,以極其自大的謬論歪理,配以滑稽非常的「騎馬舞」,反對增發免費電視台牌照[36][37]。「染紅」更嚴重,新聞及時政節目政治立場的親中共態度,更變本加厲,甚至比傳統親中共報章更偏激(例如對泛民主派的稱呼,傳統親中共報章稱之為「反對派」,尚算溫和;亞視則稱之為「破壞派」,火藥味甚濃[38])。節目路線進一步偏離港人口味,又長期停製劇集,僅餘的旗下台前幕後藝職員紛紛鳥獸散,過檔至電訊商人王維基籌辦中的香港電視電訊盈科之收費電視Now TV、或無綫等,亦因此陷入節目不足的惡性循環,唯有不斷重播舊劇集及舊節目填塞時間,連黃金時段亦然,有時甚至是滾筒式節目編排,本身已是重播的舊節目,還要在一天內再重播數次,卻辯稱是「重溫」而非「重播」[39][40][41]

種種惡劣情況下,亞視收視0點已不再罕有[42],但卻經常自稱佔4成收視,與無綫「收視四六開」[43][44][45]。此時情況甚至已惡劣至,完全沒有商戶願意在亞視投放廣告,連之前的中國大陸商品和中資企業廣告亦煙消雲散,使亞視的廣告時段,全為亞視自家節目宣傳及政府宣傳片,出現商營電視台沒有商業廣告的奇怪現象。2014年起,更多次出現欠薪、財困問題。

至此,亞視已徹底崩壞名存實亡,甚至有輿論指亞視是香港之恥辱,應盡速結業停播。同時使慣性收視、無綫「一台獨大」問題惡化至極點,香港變相只有無綫1間電視台。

2015年4月1日,香港政府通訊事務管理局宣佈,亞視牌照不予續期,雖然當時亞視的牌照於2015年11月30日屆滿,但因按照廣播條例給予12個月的通知期,故亞視可維持電視廣播至2016年4月1日,成為香港電視史上,首次有電視台因政府不予續牌而停播。

亞視退出,新台加入,慣性依然[编辑]

(2016年4月 至 今)

2016年4月2日,亞視結束電視廣播(2018年1月經股權重組後,轉型為OTT網絡電視亞洲電視數碼媒體,提供舊節目重溫),3間新電視台先後啟播,分別是(後述試播及啟播日期,如無註明模擬訊號,均指數碼訊號):

  1. ^ 港台電視啟播日期,有兩種說法。其一是2014年1月7日,港台電視三條頻道撤下「訊號測試」字樣。其二是2019年3月下旬,港台電視所有頻道24小時播出,方才是結束長達6年9個月的「試播」階段。

使香港電視台數目,由接近40年來的兩間,增至4間,粵語頻道更多達8個,比1970年代無綫、麗的、佳視3台鼎立年代更多。但慣性收視問題依然,無綫翡翠台的收視,依然一面倒地壓倒其他電視頻道。而且3間新電視台的資源及規模,與無綫相比,均望塵莫及。

3間新電視台,僅ViuTV略有成績,曾有部份節目掀起坊間討論,但收視仍遠不及無綫。港台電視及香港開電視,矚目程度遠不及ViuTV,坊間及傳媒亦甚少提及,收視經常徘徊0至1點,與亞視晚期幾乎沒有分別。而且此兩台的訊號覆蓋範圍仍有待完善,部份地區能收看無綫及ViuTV,但未能收看港台電視及香港開電視。另須注意的是,港台電視屬公共廣播,香港開電視則使用同集團有線電視網絡廣播,而非使用大氣電波,因此廣播條例對此兩台的規管,和對無綫及ViuTV略有不同。

2021年7月23日星期五晚上6:59至10:54,有3間中文電視台(無綫、ViuTV、香港開電視)同時直播《2020年東京奧運開幕典禮》,根據CSM媒介研究的數據,有72%觀眾仍然選擇收看無綫,無綫翡翠台平均收視14.2點、ViuTV平均收視僅5.3點、開電視平均收視僅1.3點;而2021年7月26日星期一晚上8:15,直播男子個人花劍香港選手張家朗擊敗意大利選手加路素,奪得香港第二個奧運金牌的直播賽事,無綫翡翠台平均收視20.2點、最高21.1點(觀眾高達140萬),ViuTV 平均收視僅8.9點,香港開電視平均收視僅2.9點。2021年8月8日星期日晚上7:02至9:17直播《2020年東京奧運閉幕典禮》,無綫翡翠台平均收視16.2點、ViuTV平均收視僅5.6點、香港開電視平均收視僅4點。足以證明眾多電視台播出同一節目的情況下,無綫收視仍以倍數拋離他台,反映慣性收視仍然存在。

無綫電視翡翠台[编辑]

惠英紅領銜主演自家劇集《刑偵日記》,結局周平均收視僅10.2點,創無綫史上平均收視最低紀錄[编辑]

2021年6月28日起,無綫逢星期一至五晚上9:30至10:30推出劇集《刑偵日記》(中港合拍,共25集),由惠英紅領銜主演。《刑》的每星期平均收視持續下跌,由首星期17.5點[46],跌至第2星期的15.5點[47]及第3星期的14.2點(約93萬觀眾)[48],第4星期《刑》因2020年東京奧運關係而改為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0:15至11:15播出,平均收視繼續下滑至11.4點(約74.7萬觀眾),ViuTV同時段節目《阿女又戀嚟》平均收視3.9點及《生存演技派》平均收視2.6點[49]。第5星期《刑》結局周更跌至10.2點,收看人數跌破70萬,創下無綫開台53年以來自家劇集每周平均收視最低紀錄,ViuTV同時段節目《阿》平均收視3.8點及《now深宵新聞》平均收視2.6點[50]。第6星期於星期一晚上10:15至11:15播出《刑》第25集大結局,平均收視11.7點。

《刑偵日記》共25集平均收視13.77點[51],創下無綫啟播53年以來,自家劇集平均收視最低紀錄,打破《雜警奇兵》(黃智雯領銜主演)共20集平均收視17點、《蘭花劫》(蘇玉華田蕊妮領銜主演)共20集平均收視18點、《三個女人一個「因」》(黃智雯袁偉豪領銜主演)共18集平均收視19點、《大步走》(陳山聰姚子羚領銜主演)共25集平均收視19點這些低收視紀錄。可見翡翠台慣性收視開始動搖,不過其他電視台平均收視未有因此而受惠。《刑》創新低收視成為了導火線,促使無綫董事局主席許濤下令,要將無綫所有準備開拍的新劇劇本,交給審批團隊檢視後,才決定是否開拍。

ViuTV[编辑]

2016年4月,ViuTV啟播初期,時曾公布過綜合收視,未料,收視之後成為秘密,到再公開收視,已是兩年後的2018年世界盃足球賽。ViuTV啟播至今,曾製作多個節目,如真人實境節目同2047特首上學去》、《跟住矛盾去旅行》、《G1格鬥會》等,原創劇集暖男爸爸》、《男排女將》等,一度掀起坊間討論,但收視卻遠不及無綫。無綫管理層曾志偉曾嘲笑ViuTV收視僅4點、題材偏門,只能與無綫J2比較。2020年12月,無綫曾在廣告時段列出《2020年1至10月CSM收視調查 數碼頻道 星期一至日黃金時段晚上7:00-11:00》所有電視台「直播電視收視點」,當中無綫翡翠台平均收視20.6點一支獨秀,J2平均收視1.9點,ViuTV平均收視2.1點,較曾志偉所形容的4點更低,可見正如曾志偉所言,ViuTV確實較適合與J2比較。

2018年世界盃效應[编辑]

ViuTV獨家取得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的香港區免費電視播映權,並直播其中19場賽事,為無綫首次沒有播出任何世界盃足球賽。2018年7月15日晚上11:00直播法國對克羅地亞的決賽,ViuTV更取得自啟播以來的最高收視,平均24.4點,最高26.6點,相反,同時段無綫晚上11:30《晚間新聞》平均收視4點;11:50至凌晨2:00重播劇集《刑事偵緝檔案IV》僅2點。然而,2018年世界盃效應,只是曇花一現的短暫輝煌,當ViuTV沒有直播世界盃賽事時,收視優勢皆隨之逝去,足以反映慣性收視。

《全民造星》系列未能威脅無綫慣性收視[编辑]

2018年7月,ViuTV推出演藝選拔日语Audition節目《Good Night Show 全民造星》,類似無綫的《超級巨聲》及《新秀歌唱大賽》、亞視的《亞洲星光大道》及《未來偶像爭霸戰》,提攜新一代偶像派歌手男團組合MIRROR,打破無綫數十年來長期壟斷所有香港偶像歌手的局面。不過《全》未有提攜新一代女藝員,只是集中提攜新一代男藝員,而且《Good Night Show 全民造星》收視未有公開。

《全》於接下兩年的2019年2020年均添食,推出第2季及第3季。不過,2019年播出的《全民造星II》決賽收視僅3點;而2020年12月26日晚上8:30至11:15播出《全民造星III》決賽,無綫急忙推出以航空業出身參賽者為主題的演藝選拔節目《衝上雲霄大選》於同時段迎戰。然而,短短數星期準備就推出的《衝》,卻輕易取得平均收視19點,反觀《全III》決賽雖然已是2020年ViuTV的收視冠軍,但平均收視僅6點,不及《衝》的三分之一。

隨著《全》提攜的MIRROR於2018年11月正式出道,2019年10月27日起,ViuTV推出流行音樂節目《Chill Club》,類似無綫的《勁歌金曲》。2021年2月,曾志偉重返無綫並加入管理層,首要任務是整頓音樂綜藝節目,正式解決長達12年的HKRIA版權風波,多間唱片公司歌手可重新亮相無綫節目。2021年4月11日起,逢星期日晚上9:30至10:30,全新改革的無綫《勁歌金曲》與ViuTV《Chill Club》同時段對撼,由於兩節目均非現場直播,因此有機會出現同一時段於兩間電視台出現同一位歌手演唱同一首歌曲的情況。然而,《勁》卻輕易取得平均收視約10至12點,《C》平均收視僅約2至3點,僅及《勁》的兩成。

2021年6月,ViuTV逢星期一至五晚上9:30至10:30播出劇集《大叔的愛》(改編自同名日本劇集,共15集),由黃德斌及MIRROR部份成員主演,以男同性愛情為主題,平均收視節節上升,由首星期6.4點,升至第3星期結局周的7.9點,創下ViuTV自家劇集平均收視最高紀錄;無綫同時段劇集《刑偵日記》(中港合拍,共25集)收視遠勝《大》,反映慣性收視情況仍然存在。但即使如此,《大》仍拉低了《刑》的收視,《刑》《大》對撼的3星期中,《刑》的每星期平均收視持續下跌,由首星期17.5點,跌至第3星期的14.2點(約93萬觀眾),收看人數跌破100萬大關,創下無綫自家劇集平均收視新低紀錄,也令該時段ViuTV與無綫的收視差距大幅收窄。ViuTV緊接下星期一至四晚上8:30至10:30重播日本原版劇集《大叔的愛》,平均收視隨即打回原形僅4.1點,未能持續穩步上揚。

2021年4月,相隔5年多後,無綫推出另一個演藝選拔節目《聲夢傳奇》,類似《超級巨聲》,參賽者不限性別,不讓ViuTV《全民造星》專美。2021年7月19日晚上8:30至10:15播出《聲夢傳奇》決賽,輕易取得平均收視24點,反觀ViuTV同類型節目《全民造星III》總決賽平均收視僅6點,僅及《聲》決賽的四分之一。

總括而言,無綫整體收視仍遠勝《全》以及其衍生的所有節目收視,反映慣性收視情況仍然存在。

港台電視[编辑]

如前述,港台電視及香港開電視,矚目程度遠不及ViuTV,坊間近乎零討論。港台電視節目長期不足,即使黃金時段,也有不少重播節目,收視長期接近0點,與亞視晚期幾乎沒有分別。至2019年,港台電視才較受矚目,因反修例運動新冠肺炎疫情的接連社會動盪不安,港台電視間中有時政節目(主要是《頭條新聞》、《鏗鏘集》、《視點31》等)報導和討論相關事件,及直播反修例運動示威衝突現場 ,從而掀起坊間熱議,部份更好評如潮,偶爾然獲得收視多於1點至數點(但網上觀看次數,卻可達過百萬)[52][53],但同時因此經常被建制派親中共人士及「藍絲投訴批評2020年5月,通訊局因此向港台發警告[54],港台開始被整肅,先於同年6月無限期「暫停」《頭條新聞》; 2021年2月,時任廣播處長梁家榮政府提早解約離任;同年3月,完全缺乏傳媒廣播及新聞行業專業訓練及知識的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李百全,空降接任廣播處長,從此港台被全面整肅「染紅」,好評已不復再。

香港開電視[编辑]

香港開電視(前稱奇妙電視中文台)自啟播至今,僅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2020年東京奧運相關節目較受矚目,其賽事評述及運動員訪問,廣獲好評[55]。直播羽毛球女子單打決賽時,更取得自啟播以來的最高收視6.9點[56]

2020年東京奧運以外,香港開電視從未有節目掀起坊間熱議,已知最高收視節目為《空間改造王》(外購日本房屋設計節目,加上本地剪輯重新包裝),最高收視4.4點[57];亦曾播出一系列港視劇集[註 1],如《警界線》、《來生不做香港人》、《導火新聞線》等,這些劇集數年前在互聯網首播時,曾掀起坊間討論。但香港開電視播出《空》及港視劇集系列時,坊間也是近乎零討論(更遑論其他節目)。

  1. ^ 2009年12月31日,電訊商人王維基向政府申請免費電視台牌照,籌辦名為香港電視(簡稱港視HKTV)的新免費電視台,並在政府仍審批中、未知申請結果時,已從他台挖角台前幕後人材,製作及外購了若干節目,計劃當政府發出牌照,便立即啟播港視播出相關節目。2013年10月15日,政府宣佈不接納港視的免費電視台牌照申請,港視逐轉型為無須向政府申請牌照的OTT網絡電視,在互聯網播出其節目,及開辦網絡購物服務HKTV Mall,以維持網絡電視營運,同時持續向政府爭取免費電視台牌照。幾經輾轉拉鋸,2018年3月27日,王維基終放棄開辦電視台,港視撤回免費電視台牌照申請及結束網絡電視營運,改為專注HKTV Mall網購業務,全面轉型網購公司。同年4月起,奇妙電視中文台(同年10月16日改稱香港開電視)播出部份港視節目。2021年7月13日,港視改稱香港科技探索。

無綫「染紅」,仍然慣性收視[编辑]

(2000年代末 至 今)

2000年代末,無綫亦逐漸「染紅」,政治立場漸轉親中共偏頗,網民開始用「CCTVB」來稱之,揶揄無綫(TVB)是中共最大喉舌CCTV(中央電視台)的B台(分枝),又把無綫新聞口號「無綫新聞,事事關心」揶揄為「無綫新聞,是是旦旦」(馬馬虎虎)。2014年雨傘革命2016年旺角騷亂,無綫的新聞報導已被多番質疑「染紅」偏頗。2016年,黎瑞剛中資股東入股無綫。至2019年反修例運動,無綫政治立場「染紅」偏頗情況更甚,導致無綫盈利廣告減少[58][59],加上時任高層繼續裁減員工及縮減製作,在後述疫情期間即使收視上升,廣告收益仍大幅下滑,致陷入惡性循環。後因新冠肺炎疫情,大量市民不外出,令無綫收視大升35%,其他電視台也有增幅,ViuTV升43%,香港開電視升28%,港台電視31升24%[60][61][62]。2020年3月,無綫停止播出港台電視節目[63]。有部分「黃絲」質疑無綫官方公布收視數據的真實性。直至2021年5月底,無綫重新公佈直播收視,亦將其餘兩間商營電視台的直播收視一併公佈,才證明其收視真實性,無綫整體收視仍遠勝ViuTV。

動畫節目及兒童青少年觀眾群[编辑]

動畫節目及兒童青少年觀眾群,慣性收視更為極端,無綫仍有壓倒性影響力。

無綫兒童節目,陪伴港人童年[编辑]

1970年代起,無綫的兒童節目,由1976年跳飛機》、1982年430穿梭機》、1989年閃電傳真機》、2000年至NET小人類》、2005年放學ICU》、2015年Think Big天地》、2021年Hands Up》,還有其每年暑假的一系列特備節目及活動,由1980年代共享陽光」、1992年2010年TVB兒童節」、2012年2020年TVB Amazing Summer」,基本上所有70後起的香港土生土長華人,童年也是由這些節目陪伴成長,是港人童年集體回憶,無他台可比擬。當中擔任無綫兒童節目主持人長達32年(1982年2014年)的譚玉瑛,更被視為跨越多個世代的童年集體回憶,是香港兒童節目主持人的經典代表人物。相反其他電視台的兒童節目,卻大多寂寂無聞。

同樣外購日動,又是無綫天下[编辑]

香港中文粵語電視頻道的動畫節目,一直絕大部份為外購日本動畫,雖然與無綫及亞視的自家節目製作質素無關,然而無綫的影響力仍壓倒亞視。除慣性收視外,亞視的處理質素,亦是原因:

  • 配音:外購動畫雖非兩台自家製作,但兩台仍須作粵語配音才可播出。坊間長期認為亞視的配音質素,遠不及無綫(事實上當時亞視配音組由電影配音員及電台播音員組成,再加上部分配音新人,亞視未「染紅」及解散配音組之前,實力能與當時約有40人的無綫電視粵語配音組匹敵)。
  • 畫質:亞視的畫質,真實影像沒有問題,但動畫,即使是首播,就離奇地常予人很殘舊的感覺,尤其1990年代中前最明顯,原因不明,無綫則沒有此問題。約1990年代中開始有改善,但仍不及無綫。
  • 編排:亞視的動畫時段,通常比無綫少,相反重播動畫舊作的比例就較多。

因此,由1980年代的本地日本動漫雜誌《A-CLUB》,至2000年代的網上討論區,也可見部份動畫觀眾,已認定亞視必定會把動畫糟蹋。甚至當心儀動畫由亞視購入,即使未播出,已大表失望和不滿。所以,同樣為外購動畫,無綫仍往往遠較亞視能引起坊間討論及關注。

一些長壽日本動畫 ,面世多年仍燴炙人口,持續推出續作或/及衍生作品,成為深入民心、跨越多個世代的童年集體回憶,也多是無綫購入播出,例如《叮噹》(《多啦A夢》)、《龍珠》、《聖鬥士星矢》、《櫻桃小丸子》、《寵物小精靈》(《精靈寶可夢》)、《數碼暴龍》等。

夜間動畫,無綫帶起[编辑]

(1990年1月 至 今)

早年動畫節目在香港一直予人「卡通片」、「兒童節目」的印象,幾乎只會在兒童時段(約下午3:45至6:00)播出。尺度較大、取材較成熟的非兒童向動畫,間中會在星期六、日上午播出,例如《高立的未來世界》、《相聚一刻》等;不過此類動畫通常都會歸類為兒童節目,作大幅度的刪剪及修改對白,在兒童時段播出;或被視為超越香港電視尺度範圍,沒有香港的電視台購入播出。

1990年1月,無綫開創夜間動畫時段,逢週末夜間深夜(不太固定,通常為星期六深夜,即星期日凌晨約12:05至1:00(30小時制:星期六約24:05至25:00),小部份時期提早至星期六晚上約11:05、甚至10:35),播出非兒童向、尺度較寬鬆大膽的日本電視動畫劇集OVA。頭炮是當時大熱、男青少年幾乎全民必看的《聖鬥士星矢》,每次連播兩集(1小時),風靡一時。除了《聖》本身,還有以當時來說如此破格創新的播出時段,甚至無綫的處理不當(例如《聖》前的廣告雜誌例必超時引至《聖》每次均大幅延遲播出、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足球賽引至《聖》暫停長達1個月、宣傳指《聖》「無刪剪」,但實際上刪剪了部份片段,甚至其中一集整集沒有播出等),至今仍被視為當代香港男青少年的集體回憶。其後至今逾30年來,無綫翡翠台及後來新設的同集團頻道J2,一直大致維持提供非兒童向夜間動畫,J2啟播初年,更一度達至顛峰,無他台可比擬。

同年10月9日,夜間動畫加碼,逢星期二晚上11:00至11:30,播出《城市獵人》,此時段遂成為《城》專屬時段,罕有地連續近3年,無間斷無調動時段,連續播出《城》第1至3季,至1993年9月21日播畢。但之後除短暫播出《龍珠二世》外,便無以為繼。

1991年4月27日播畢《聖》後,該時段一度暫停動畫節目,僅於同年6月1日至22日及7月6日,星期六深夜(即星期日凌晨)播出數套動畫電影,及於6月29日播出《橙路》OVA。同年10月6日,與《聖》幾乎同一觀眾群、同是當時男青少年幾乎全民必看的《龍珠二世》於同時段接棒。由於《龍》太長篇且當時仍持續製作中,無綫只購入若干集數,播畢後即停播,一段時期後購入新集數復播,如是者多次斷斷續續於不同時段播出。1993年3月7日,《龍》暫時停播,星期六深夜(即星期日凌晨)的動畫時段又再暫停(偶爾重播動畫電影,至近兩年後的1995年1月恢復)。同年9月28日,《龍》於逢星期二晚上11:00至11:30復播,接替剛播畢的《城》。但僅兩個月後,11月28日,因對撼亞視的《亂馬½》,《龍》調往逢星期日晚上10:05至11:00。前述星期二晚間時段遂無以為繼,再不用於動畫節目,一直至今。1994年9月25日,《龍》以至所有無綫夜間動畫,又再暫停,僅於同年10月2日及9日深夜播出《龍》劇場版。

1990年至1994年間,無綫夜間動畫僅有《聖》、《城》、《龍》三大主題電視動畫及劇場版,及小量OVA及動畫電影。1995年起,才把片種擴闊,及日數、時段稍為增加。

1995年1月8日,逢星期六深夜(即星期日凌晨),播出《搏擊之男》,自《聖》起的週末深夜動畫時段,終於恢復。其後無綫持續於相類時段,提供不少夜間動畫,最著名的有《幽遊白書》、《全職獵人》(1999年版)、《鋼之鍊金術師》、 《火影忍者》(1至158集)、《死亡筆記》等。時段輾轉多次調動增減,大致仍以星期日凌晨約12:05最常見,後來加碼至加上星期一凌晨及最少兩晚平日(通常為星期二與星期五凌晨),即每星期最少4晚(1997年9月至2001年7月,賽馬節目在無綫播出,期間馬季經常影響星期日凌晨約12:05至1:00時段,僅其餘3晚正常播出)。通常為首播動畫每套每星期播出1次,每次連播兩集(1小時);重播動畫則每套每星期播出5次,每次1集(通常為清晨4:00至6:00時段當中的半小時)或每星期播出1次,每次兩集(星期一凌晨2:35至3:35或/及星期日上午6:00至6:40(中途不設廣告時段及刪去主題曲及片尾曲,只限部分沒有列為「M成年觀眾」的動畫))。但亦偶有首播動畫每晚播出,及重播動畫於首播時段播出。但須注意的是,即使每星期最少有3至4晚時段,但並不代表所有時段全數用於動畫。

然而,無綫早年的夜間動畫,幾乎不會安排在黃金時段(晚上7:00至11:00),絕大部份是在後黃金時段至深夜,晚上約11:00至1:30期間(30小時制:23:00至25:30)播出,與當時日本六大電視台平成新台東京都會電視台安排相若。但須注意的是,由於港日文化背景及生活習慣差別,在香港深夜播出的動畫,未必是「真正的」深夜動畫,例如《名偵探柯南》、《全職獵人》及《火影忍者》等,在日本定位為兒童向動畫,在香港卻是深夜播出,尺度上部份集數更被列為「M成年觀眾」,前述的夜間動畫,在日本多是日本時間晚上約7:00播出。而1999年在翡翠台播出的《古怪獵人》則為首套由無綫購入的日本深夜動畫,除《甲賀忍法帖》外,無綫早年播出的日本深夜動畫只被列為「PG家長指引」類別。不過也有相反例子,例如《四月是你的謊言》、《白兔糖》、《新貓狗寵物街》等在日本是NoitaminA區塊的深夜動畫,在香港卻是上午或兒童時段播出。

僅以下3套,例外地獲無綫安排在黃金時段:

  • 龍珠二世》(部份集數):因對撼亞視的《亂馬½》,1993年11月28至1994年9月25日,逢星期日晚上10:05播出。
  • 神鵰俠侶 I 古墓奇緣》:日本動畫公司與無綫旗下翡翠動畫合製,2003年7月12日至10月18日,逢星期六晚上10:30播出。僅限第1部,其後第2、3部,在星期六或/及日傍晚約5:50/5:30播出。
  • 鋼之鍊金術師》(部份集數):2005年2月26日至2006年3月4日,逢星期六晚上播出。初期為晚上11:10,比通常的凌晨12:00後為早,後期部份集數提早至星期六晚上10:35,平均收視約12點。相比起無綫其他夜間動畫,不會早於晚上11:00前,大部份在凌晨12:00後,僅《龍》因對撼亞視的《亂》,《神》可能因無綫有參與製作,才能成為例外;《鋼》卻在「沒有理由」下獲安排在黃金時段。2005年3月1日,無綫更為《鋼》舉行首播記者會,還安排製作《鋼》的 Aniplex 監製勝股英夫,從日本抵港接受無綫訪問。可見《鋼》罕有地受無綫前所未有(目前仍後所未見)的重視及優待。

OVA方面,於1995年11月25日開創星期六上午11:20至11:45「超動感OVA特區」時段,把一部分適宜在日間時段播放的OVA分流至此並足本播出,惟尺度較深夜時段稍為嚴格,此時段須與特攝及重播動畫爭奪時段,因此供應相當有限,另有一部分OVA則安排於學校假期早上播出。「超動感OVA特區」時段持續約6年,於2001年結束,OVA則併入星期六日上午時段播出。

2008年,無綫開設年輕人娛樂節目專屬新頻道J2夜間動畫及OVA逐漸轉移至J2,在翡翠台逐漸淡出、有時只重播舊作。2011年8月21日起,夜間動畫撤出翡翠台,全面轉移至J2。但翡翠台仍偶爾在夜間播出一次性的動畫電影,例如2021年8月14日星期六晚上8:30至10:30,翡翠台播出4個月前於戲院首映的動畫電影《STAND BY ME 多啦A夢 2》,為香港史上首部公映檔期與在免費電視頻道首播相隔最短(4個月)的電影,翡翠台播出時為無綫粵語配音版本,平均收視12.8點,以當時每點收視代表65,390人,總觀看人數為836,992人。亦偶爾在星期六、日上午,播出非兒童向動畫劇集,例如《FAIRY TAIL魔導少年》(部份集數),但此時段不可播出「M成年觀眾」級別的節目,故尺度較深夜嚴格,但仍可播出「PG家長指引」級別的節目(僅為PGXXL類節目,即「部分內容涉及...」),仍較包括兒童時段在內的「合家欣賞時間」(下午4:00至晚上8:30)寬鬆。

亞視跟隨,更為重視,但似即興,虎頭蛇尾[编辑]

(1990年代初 至 2009年)

1990年代初,隨着《聖鬥士星矢》及《龍珠二世》等的成功及熱潮,亞視亦跟隨推出夜間動畫,部份會作強勁宣傳,安排在黃金時段;對比同期無綫,對夜間動畫(其實是所有動畫)宣傳乏善足陳,亦不會安排在黃金時段,亞視顯得更進取及重視。1993年10月17日,逢星期日晚上10:00至11:00,播出經強勁宣傳的《亂馬½》,促使無綫於同年11月28日,把《龍》調往和《亂》同時段播出互撼,這亦成為無綫首次在黃金時段播出動畫劇集,也是兩台(無綫翡翠台及亞視本港台)首次在同時段播出夜間動畫劇集。1994年2月2日,亞視把《亂》調往逢星期三晚上10:30至11:25,無綫沒有追擊,這場持續兩個月的惡鬥方告一段落。

1995年暑假,亞視接連推出兩套當時大熱的日本動畫,皆是晚上約10:00的黃金時段播出。先是7月8日,逢星期六的《蠟筆小新》,平均收視21至22點,壓倒無綫同時段的本地流行音樂節目《勁歌金曲》,由於當時正醖釀「香港電視節目分類制度」(同年12月11日實施),電視台可播出範圍內的極限大膽尺度節目,會被列為「M成年觀眾」級別,僅限晚上11:00至翌早6:00才可播出,加上黃金時段仍有大量家庭觀眾收看,引致無綫時任節目部總監陳志雲高調批評《蠟》意識不良,要求調至深夜播出(《蠟》正是亞視時任節目部經理杜之克積極引入,相信是次事件令杜與陳甚至無綫結怨,埋下19年後即2014年,杜轉職無綫節目部總監後,大減無綫動畫時段的伏線[64]),但最後只有零星投訴,《蠟》維持黃金時段播出,但也促使亞視避重就輕地作出一定刪剪及修改對白(但無甚標準,相類的畫面、對白,有時刪剪/修改,有時則不),及在《蠟》播出前,增設一段勸喻聲帶,大意為《蠟》是描述小新眼中成人世界的動畫,請不要用成人眼光批判等。然後是8月20日,逢星期日的《男兒當入樽》,無綫同時段節目為同樣來自日本的劇集同一屋簷下》,《男》與《同》均深受當時年輕人歡迎,鬥得難分難解。《蠟》與《勁》、《男》與《同》之爭,一度掀起全城熱話,有傳無綫計劃以當時另一大熱日本動畫《美少女戰士R》迎戰《男》,但最終作罷。

雖然,亞視看似較無綫重視夜間動畫,可惜卻常似三分鐘熱度。無綫自《聖》起,一直長期大致維持提供夜間動畫;亞視卻不論《亂》、《蠟》、《男》,播畢(前兩者其實是腰斬停播)後皆無以為繼,日後只有間歇零星地提供夜間動畫,沒有為其開設長期時段。有時更虎頭蛇尾,初期作強勁宣傳,但播出了若干集數,宣傳期過後,就像恨不得其消失。例如《亂》在1993年10月推出時作強勁宣傳,但1994年中世界盃足球賽時,和《亂》相類時段的節目均獲調時間播出,唯有《亂》暫停達1個月;1995年1月改革節目編排時,更在有空檔時段下仍腰斬《亂》,虎頭蛇尾收場。《新世紀福音戰士》同樣推出時作強勁宣傳,播至中段,便為求盡快播畢而大幅刪剪等。這與亞視多次曇花一現的短暫輝煌後,皆無以為繼回復積弱,如出一轍。

1998年2009年,亞視先後推出《新世紀福音戰士》、《浪客劍心》、《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頭文字D》、《地獄老師》、《海賊王》、《遊戲王》等著名日本動畫,部份在黃金時段或深夜播出。但礙於慣性收視、前述部份觀眾已認定亞視的動畫處理必差(某程度上是事實)、沒有像無綫般長期維持提供夜間動畫,加上2002年起,亞視「染紅」漸見明顯,持續衰落,甚至牽連動畫:同年播出爭議性中國大陸動畫藍貓》並作強勁宣傳,部份分枝系列更以《超級藍貓》之名,在星期日(後來改為星期六)晚上7:30此「送飯」黃金時段播出,劣評如潮。種種劣勢下,連帶其外購動畫,也較少引起坊間討論及關注[65][66]

J2前年代,頻道不足,供應有限[编辑]

(2008年4月前)

昔日模擬電視技術所限,電視頻道不足,日本動畫在港播出,均局限於兩台唯一的粵語綜合頻道,即無綫翡翠台及亞視本港台英語頻道偶爾播出日語原聲版的日本動畫,但僅屬極少數特例,且幾乎全是一次性的動畫電影)。兒童向動畫或上午非兒童向動畫,尚有專屬的時段;而夜間動畫,往往須與其他節目爭奪時段(尤其是部分尺度較大的自製劇集或日劇、甚至是超時的廣告雜誌或慈善歌舞節目),加上相比其他節目,兩台對動畫節目也似乎不太重視,所以夜間動畫的檔期及供應一直較為有限。2008年,無綫開設新頻道J2,供應一度大增。

J2初年,黃金時期,連同翡翠,全面壟斷[编辑]

(2008年4月 至 2012年5月 或 2013年9月 或 2015年8月)

2008年,無綫開設數碼新頻道J2,定位為年輕人娛樂頻道,此類電視頻道為香港首個、也是至今唯一一個。無綫的動畫節目,開始轉移至J2,不再局限於翡翠台,因而得到大量新空間。同年4月30日,J2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0:30至11:00,播出《漂靈》起,至2012年5月(即啟播首4年),J2持續提供不少受年輕人歡迎、多元化、及部分懷舊的夜間動畫,大致上每星期7晚,也有首播夜間動畫時段,有時更一晚提供兩套,部份更是播出進度緊貼日本的人氣新作或/及安排在黃金時段,遠較只有翡翠台時為多,且尺度較「J2前年代」的翡翠台寬鬆。較特別的,是在1980年代被歸類為兒童節目的《IQ博士》,有15集因兒童不宜,在1980年代沒有播出,此時也可在J2的深夜,以《曳曳IQ博士》之名亮相。

雖然J2以非兒童向夜間動畫為主,但亦在星期一至五傍晚5:55至7:00設動畫時段,使兒童向、無須列為「PG家長指引」/「M成年觀眾」級別的動畫,在傳統的翡翠台兒童時段以外,亦可分流至此(但仍以翡翠台為主力)。當時可謂日本動畫在港播出的黃金期。同時因沒有其他同類頻道,而且當時唯一的另一電視台亞視,亦已氣數將盡,故此無綫J2連同翡翠台,當時一度全面壟斷日本動畫在港的播出(其實是接近壟斷所有節目、甚至是整個香港電視行業)。但仍偶有處理不當,例如在前述傍晚時段,播出一些非兒童向動畫,因「合家欣賞時間」尺度而作刪剪,雖然會在翌早重播,並在重播時列為「PG家長指引」級別以補回刪剪片段,但已對不知情觀眾造成不便。最嚴重是2012年10月在傍晚播出《加速世界》(在日本屬深夜動畫),造成過多刪剪,同時把主題曲畫面「減速」以刪剪裸體部分去符合相關尺度,翌早重播亦有若干刪剪,引起不少批評;2014年12月,J2在深夜播出《加》的最少刪剪(一說是足本)版本。

然而,夜間動畫在J2熱播的同時,在翡翠台則逐漸淡出,有時只重播舊作。2011年8月20日,翡翠台重播(曾於J2首播的)《火影忍者》(159至220集)完畢後,再不設夜間動畫(除了偶爾的一次性動畫電影)。換言之,夜間動畫全面撤出翡翠台,全面轉移至J2並以之為唯一的「家」。後來J2這個唯一的「家」變質,結果這段為期不長的J2動畫黃金期,反而為日後夜間動畫大減,埋下伏線。

安排惡化,賽馬滋擾,慣性依然[编辑]

( 2012年5月 或 2013年9月 或 2015年9月 至 今)

2012年5月起,無綫翡翠台及J2的動畫節目安排,持續惡化,尤以J2為甚。J2動畫黃金期,2012年5月28日開始動搖,2015年9月正式終結,2021年3月及6月分兩階段全滅,同年9月才略為恢復。

2012年5月28日,J2取消星期一至四晚上9:30至10:00、星期五晚上9:30至10:30、 星期六凌晨12:00至12:30(30小時制:星期五24:00至24:30)和星期日晚上11:30至12:00的動畫時段(後者後來恢復)。

2013年9月16日,J2把星期一至四黃金時段的動畫,調往凌晨12:00後。

2014年雨傘革命2019年下半年反修例運動,「警方記者會」常在下午約4:00舉行,當時無綫已設新聞台,理論上可只由新聞台直播,無須影響翡翠台,但無綫仍頻頻暫停或縮短翡翠台該時段的兒童向動畫,而直播之。此安排於2020年變本加厲。

2015年,因亞視即將結束電視廣播六合彩攪珠及賽馬等博彩節目轉移至J2 ,包括動畫的J2原節目因此大受影響,J2取消傍晚動畫時段。

因應2015年12月履行通訊局加辣條款,無綫須於旗下數碼頻道,額外播出每星期1小時青少年節目。根據文件,首套被列為青少年節目的動畫,為2016年7月推出的《吹奏吧!管樂團》。同年11月19日,增設週末首播日間動畫時段,為逢星期六(只限非賽馬日)下午12:30至1:30(後改為下午1:30至2:30)、逢星期日上午8:35至9:35[67],主要播出青少年動畫,每次連播兩集(1小時),頭炮是《幻影籃球王III》。但此組時段相當飄忽不定,除了會受賽馬影響而星期六未能播出外(賽馬日絕大多數是星期日,故星期六通常會播出),還常因其他節目調動,而暫停、或只播1集(半小時)、或/及延遲播出,實教觀眾無所適從、難以追看[68]。2019年12月起,削減其他青少年節目時數,此時段遂作為填補青少年節目之時段[69],並成為唯一播出青少年節目之時段,因此本時段之節目不再停播;惟為平衡節目種類,偶爾改播適合青少年收看之外購劇集及綜藝,惹來觀眾不滿。

2017年4月,翡翠台全面取消星期一至五下午4:15至4:50首播動畫,改為重播舊作,連同2015年J2取消傍晚動畫時段,導致兒童向動畫檔期大減,各套首播動畫每星期都只能播出一至兩集,亦衍生新作拖延播出問題。10月,翡翠台星期日上午10:00的首播動畫時段,由連播兩集(1小時),減為只播1集(半小時)。

2019年12月,翡翠台取消前述星期日上午首播動畫時段,完全改為重播節目,通常重播兒童向動畫或兒童節目。由於該時段可播出尺度稍大膽的「PG家長指引」級別節目(僅為PGXXL類節目,即「部分內容涉及...」),較「合家欣賞時間」(下午4:00至晚上8:30)寬鬆,如此安排實屬浪費及導致吸引力嚴重下滑。

2020年,取消「J2動漫·熱」動畫節目宣傳及無綫電視節目巡禮動畫部分,2022年只恢復節目巡禮動畫部分。

2020年至2022年,《多啦A夢水田版第一輯已連續在免費及收費頻道重播達三次(2021年4月在免費頻道翡翠台播畢後相隔半年便再於翡翠台重播,更以1週1集的形式慢速播放),更因此抽起最新版《多啦A夢》及《屁屁偵探》,令觀眾感到厭倦。

2021年3月7日,播畢《FAIRY TAIL魔導少年VI》後,J2取消星期六、日晚上11:30至12:00首播夜間動畫時段,改播外購劇集。3月8日至10月17日,J2所有首播夜間動畫時段暫停 (5分鐘短動畫《PUI PUI 天竺鼠車車》除外) 。6月5日播畢《加油啦!啦啦隊》後, 6月6日至9月3日,J2連所有首播日間動畫時段也暫停,期間僅上午及深夜重播舊作。9月1日,無綫任命藝員鄭詩君出任J2創意總監,似有意改善重整J2節目。9月4日及10月18日,J2先後恢復兩組首播動畫時段,分別每星期播出兩集(1小時)、7集(3.5小時),但兩者時段後來均有縮減,以遷就其他類型節目播出。現時播放安排為:

  • 逢星期六(只限非賽馬日)下午1:30至2:30/逢星期日上午8:30至9:30[70],現時為《偶像星願7 Second BEAT!》,每次連播兩集(1小時)。(注:本時段被列為青少年節目,不少動畫出現不同程度之尺度刪減)
  • 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1:30至12:00,現時為《鬼滅之刃 竈門炭治郎 立志篇》,每次1集(半小時)(本作雖然現時大熱,但在日本是2019年首播,即已是兩年前的倉底貨)。

同年10月8日晚上接連播出《偶像星願7 Second BEAT!》及《工作細胞》宣傳片,宣傳時間比起以往推出前一星期才開始播出宣傳片來得快;當中後者宣傳片更以「J2動漫夜場」作宣傳,更於翌日罕有於電視台官方社交平台發貼宣傳。同年12月,將緊接播出《鬼滅之刃 竈門炭治郎 立志篇》的續作《無限列車篇》(電視版) 及《遊郭篇》,以及播出《食戟之靈》,各動畫每星期播出1集(半小時),僅逢星期四晚上11:30至12:35,平日其他日子同時段改為播放尺度大膽的劇集;同月因播放韓國綜藝節目,再度暫停星期六下午首播日本動畫安排。

J2動畫節目能否從此復甦,尚待觀察。

縱使此等安排引來劣評如潮,尤其是大量意見指博彩節目嚴重違反J2定位,又指J2播出博彩節目時,2017年設立的無綫財經·資訊台通常重播舊節目,而且博彩節目與財經·資訊台定位較為相符,因此多番提議無綫改由財經·資訊台播出博彩節目。但無綫不單置若罔聞,相反更變本加厲,J2除香港賽馬外,更加入越洋賽馬,部份更佔用黃金時段,由於部分賽事更同時佔據星期六、日連續兩晚黃金時段,以致首播綜藝節目、劇集與動畫經常無法如期播出,引致長期觀眾大舉流失;更甚的是,在2021年暑假這個兒童青少年節目黃金檔期,同時香港賽馬歇暑期間,竟還以多達每星期4天黃金時段轉播越洋賽馬。同時動畫節目卻縮減至形同虛設、近乎停播。

但即使如此,無綫仍有壓倒性影響力。即使無綫沒有購入播出的日本動畫及特攝片,基於收視及配音翻譯質素等各方面的原因,玩具遊戲廣告商仍樂於在無綫投放廣告(Bandai旗下玩具之動畫尤甚),基本上無綫全面壟斷兩大日本動畫玩具巨頭BandaiTakara Tomy的廣告。一些動畫或特攝系列,早年由無綫購入播出時,人氣不俗;但續作轉由ViuTV香港開電視承接購入播出,人氣就遠不及無綫播出時期,如《足球小將(第4作)》、《寵物小精靈 太陽&月亮》、《美少女戰士Crystal》、《寵物反斗星》、《決鬥大師》、《Battle Spirits》系列、《怪傑佐羅力》、《幪面超人》系列、《超人Ultra》系列、《卡片戰鬥先導者overDress》、《元氣魔法 光之美少女》等。

可見無綫相比其他電視台,已經累積大批長期觀眾及年輕觀眾,收看其購入的日本動畫。

無綫以外,亦見匱乏[编辑]

(2016年4月 至 今)

新電視台中,動畫節目也一如其他節目,僅有ViuTV略有成績。

ViuTV[编辑]

ViuTV與J2相若,也是啟播首4年,積極購入日本人氣動畫及提供不少夜間動畫時段,但其後安排惡化。

ViuTV自2016年4月啟播,首4年(至2020年5月),提供逢星期五至日,每星期3晚的首播夜間動畫,有時更會一晚提供兩套;首兩年更間中會加碼,在此3晚外,額外提供首播夜間動畫。同時J2已受賽馬滋擾,ViuTV與之形成強烈對比,動畫觀眾群對此一度感到滿意並認為受到重視。

但須注意的是,ViuTV首4年提供的夜間動畫,與J2初年的黃金期相比,時段數量上仍有一段距離,亦幾乎不會安排在黃金時段(一次性動畫電影LINE TOWN(部份集數)、短動畫LINE OFFLINE 上班族 (首67集)除外),絕大部份是晚上約11:00至1:30期間,所以與J2初年相比,仍有所不及,最多是與「J2前年代」的翡翠台相若。這可能是因ViuTV定位為綜合頻道,須顧及較多其他節目所致。而且ViuTV於2018年10月中起約5個月,曾一度僅提供每星期半小時首播夜間動畫。

然而,2020年5月起,安排持續惡化。由原本提供每星期兩小時首播夜間動畫時段,先後3度縮減至半小時。

2020年5月9日,播畢《東京喰種:re》(第3期)後,取消星期六凌晨12:00至12:30(30小時制:星期五24:00至24:30)的首播動畫時段;

同年8月2日,播畢《約定的夢幻島》(第1季)後,取消星期日凌晨12:00至12:30(30小時制:星期六24:00至24:30)的首播第二套動畫時段,改播時裝節目;

2021年10月4日,播畢《蠟筆小新》第807B集(ViuTV稱為第99集)後,便無限期抽起,改為重播《蠟》的電影版及首播直銷廣告節目,原因不明。而且ViuTV播出《蠟》的集數進度,與日本相差達逾8年(初時達12年)之久,很多內容都已不合時宜。不少集數沒有播出,原因不明。

至此,首播夜間動畫時段,僅餘逢星期六晚上11:45至12:15,現時為《Dr. STONE》(每星期播出1集(半小時),而且本作在日本是2019年首播,即已是兩年前的倉底貨)。還常受其他節目影響,而調動時間或暫停,教觀眾無所適從難以追看。亦造成檔期短缺,如果此時段的動畫集數達50集或以上,即造成一年或以上也無法播出其他新夜間動畫(如24集即半年),衍生拖延播出問題[71] ,如果經常暫停的情況持續,情況更甚。另一邊廂,無綫J2台於2021年10月18日起,恢復首播夜間動畫時段至每星期3.5小時,雖然12月中旬縮減至1小時,但仍大幅超前ViuTV的半小時。

2020年6月1日起,ViuTV更取消為兒童向動畫及特攝(幪面超人系列除外)提供中文字幕,即使該動畫在首播時有提供中文字幕,部份在重播時亦會抽起。相比起1990年代中後期,兩台(無綫、亞視)已陸續為所有節目配上中文字幕,ViuTV此舉實屬嚴重倒退。

亦有批評指,ViuTV對動畫的尺度不合理,原因大致有:

  • 對自家及外購節目,持雙重標準。對外購節目、包括夜間動畫,就過於敏感,尺度較其他電視台更嚴格,造成過多刪剪。但自家節目如《真PK》、《晚吹 啪啪聲,太好聽》等,尺度卻相當寬鬆大膽。
  • 對上午至午間播出的動畫及部份特攝,統一歸類為兒童節目,並採用最嚴格的下午兒童時段尺度處理(即使該動畫或特攝的當前集數列為「PG家長指引」級別),造成不必要刪剪。而無綫於上午至午間播出的非兒童向動畫及特攝,則不視作兒童節目,如列為「PG家長指引」級別(僅為PGXXL類節目,即「部分內容涉及...」),尺度會較寬鬆,較少刪剪及較完整。
  • 兒童時段裡的言語禁忌過於保守,其他電視台的兒童時段,有部分言語可以正常出現,而在ViuTV卻不可以。例如《高立的未來世界》,除一針見血的對白用詞被替換;亦沒有預留充足播出時間,導致部分可在兒童節目時段播出的畫面,也被大量刪剪。不過第17集起已減少刪剪,有所改善,第20集更足本播出,反映出ViuTV對《高》的錯誤定位。

而且其購入的日本動畫,不少僅在同集團的OTT網絡平台Viu推出,未見在ViuTV播出,包括現時大熱的《鬼滅之刃》(但本作卻安排在J2播出)。僅在Viu推出的日本動畫,更絕大部份不設粵語配音。

港台電視[编辑]

港台電視啟播至今,僅設極小量兒童向、甚至幼兒向的動畫短片。

香港開電視[编辑]

香港開電視啟播至今,仍未有提供夜間動畫,僅設兒童向動畫,數量也相當少,且大部份曾在同集團的有線電視兒童台綜合娛樂台播出。現時僅設兩組首播動畫時段,均為每次1集(半小時):

  • 逢星期一至五上午11:00至11:30,現時為《寶可夢超世代》(原為下午5:30至6:00,2021年8月9日起改為現時段,時值暑假,尚算合理。然而9月暑假結束,仍保留此時段,兒童基本上無可能收看,明顯極不合理。)。
  • 逢星期六、日下午5:00至5:30,現時為《夢想召喚王》(中國大陸動畫)。

而且2020年起,日本動畫更幾乎僅有《精靈寶可夢》系列,目前唯一的「首播」日本動畫《寶可夢超世代》,不單在兒童基本上無可能收看的時段播出,而且已是「高齡」片,在日本是2002年11月至2006年9月播出,無綫亦曾在2007年3月至2010年2月播出,吸引力相當成疑,競爭力明顯相當不足。惟於2022年首季,香港開電視改以大氣電波廣播,廣播條例對香港開電視的規管,包括兒童節目時數,將與無綫翡翠台及ViuTV看齊,屆時香港開電視須增加包括兒童向動畫在內的兒童節目時數。

節目調動,動畫必停[编辑]

(1990年 至 今)

除了J2初年外,各台對動畫節目,一直似乎不太重視。如遇賽馬體育賽事、藝人去世紀念特輯、特殊事件記者會、其他節目超時等節目調動,情況更甚,動畫節目,尤其是夜間動畫,幾乎必定是被犧牲「讓路」對象。例如:

  • 1990年意大利世界盃足球賽無綫聖鬥士星矢》暫停達1個月。
  • 1994年美國世界盃足球賽亞視逢星期一、二、四、五晚上10:30播出的節目(非動畫),均獲調時間播出,唯逢星期三晚上10:30播出的《亂馬½》暫停達1個月,差別待遇明顯。
  • 1995年1月,亞視改革節目編排,出現了逢星期一至五晚上11:00至11:30的新空檔,理論上可使用該空檔時段,以每星期5集的速度,盡快播畢當時已近尾聲的《亂》,使之雖不完美但尚算正常地劃上句號。但亞視卻腰斬《亂》,以外購中國大陸飲食紀錄片填塞該空檔時段。
  • 1998年法國世界盃足球賽,亞視對《新世紀福音戰士》的處理手法更惡劣,不是在賽事期間暫停,而是趕在開賽前匆匆播畢,逐在第14集開始作大幅度刪剪,最嚴重的是第14集及第25集,差不多刪剪了半集,比有線電視兒童台播出時刪剪更多。2000年在深夜重播時,亦沒有補回被刪剪的內容。
  • 2008年北京奥運殘奧,即使無綫翡翠台火影忍者》的時段(逢星期日凌晨12:15(30小時制:星期六24:15))沒有賽事進行,仍被暫停達逾1個月,改播賽事焦點精華。
  • 2014年雨傘革命2019年下半年反修例運動,「警方記者會」常在下午約4:00舉行,當時無綫已設新聞台,理論上可只由新聞台直播,無須影響翡翠台。但無綫仍頻頻暫停或縮短翡翠台該時段的兒童向動畫等兒童節目,而直播之[72]2020年更變本加厲,除了「警方記者會」、更有「疫情記者會」、中央人民政府舉辦的記者會、音樂籌款節目等。至2020年下半年起,因社會形勢轉變,特殊事件記者會大減,此亂象方暫告一段落。
  • 2020年7月至今,ViuTV僅餘的首播夜間動畫時段,常因插播突發新聞、直播推銷節目《時限熱賣》、各類型賽事及臨時節目調動,而多次無預告之下調動時間或暫停。

總結[编辑]

現時各台動畫節目的安排,已倒退至和「J2前年代」相若,甚至更差。以首播非兒童向動畫而言,現時每星期僅ViuTV於深夜提供1套半小時,及J2於日間提供1套、連播兩集、共1小時;於夜間提供1套,每星期5集,共2.5小時。遇節目調動,動畫必被犧牲「讓路」,同時如「J2前年代」一樣,須與其他節目爭奪時段。雖然無綫現時的安排未如理想,但仍坐擁壓倒性慣性收視,其播出的動畫,仍遠較他台播出的動畫,能夠引起坊間討論及關注。

《好聲好戲》效應,無綫聲稱增播動畫[编辑]

2021年5月,無綫推出綜藝節目《好聲好戲》,以旗下演員參加配音比賽,並由從事配音多年的配音員或藝員作評判,及即場示範聲演,令普羅市民與配音員的距離大幅拉近,但有批評指此舉令本身少之又少的配音員就業機會可能被藝員大幅搶去,以及配音員和藝員的專業化被模糊。創意總監王祖藍其後更表明無綫未來會播出更多新動畫,以鞏固既有觀眾群。

電視業衰退[编辑]

2017年,作為香港本地電視業龍頭的無綫公佈業績,直言是「有史以來最為嚴峻的經營環境」。坐擁慣性收視,在「一台獨大」的情況下,無綫在香港長久以來欠缺具威脅的競爭對手,令他們在電視廣告市場擁有近乎壟斷地位,而廣告收入來源取決於經濟大氣候,並非節目製作質素。香港經濟增長疲弱,多個行業縮減廣告經費,加上廣告客戶,尤其大品牌早已在市場企穩陣腳,並轉投廣告開支至網絡媒介,電視廣告開支可說步入樽頸位置,有關開支進一步縮減,創1999年有紀錄以來最大跌幅。挾「慣性收視」優勢的無綫,管理層要維持利潤率,首要工作並非如何提升影視內容質素或增開收入來源,相反以節流,即嚴格控制節目的製作成本,此舉扼殺創作空間,長遠影響整個香港影視產業發展 [73]

隨着曾志偉王祖藍重返無綫電視並任職管理層,以李寶安為首的一眾「余黨」管理層先後離任,再加上ViuTV提攜男團MIRRORERROR並提供優質綜藝搶盡人氣,無綫始改變經營方針變得更進取去製作節目及聘請新人入行,使電視及廣告市場再次變得蓬勃。加上電視台(TVB、ViuTV)取代唱片公司,帶頭提攜男團、女團,偶像效益比傳統電視廣告效益更為顯着,為傳統電視廣告市場飽和的局面開拓多元路線。

網絡年代的影響[编辑]

步入網絡年代,影片分享網站串流媒體網站及OTT平台愈趨普及,令年輕人多了娛樂之選擇,家中電視機始終仍然是眾多家庭觀眾最主要的資訊接收渠道及娛樂首選,但免費電視收視人數已經有所減少[74]。香港電視廣播業面對網絡競爭對手及行業生態轉變,正積極轉型並加大投資互聯網。隨着互聯網發達,加上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普及,市民大眾接收訊息和觀看娛樂節目的方式已大大改變。這標誌着對於網絡新一代,電視慣性收視之影響會逐漸淡化。

話雖如此,網絡平台慣性收視卻逐漸浮現。Viu平台上架日本動畫《鬼滅之刃粵語配音版,掀起了一定的迴響並廣受好評。Viu乘勢上架《龍珠超》粵語配音版,但迴響卻遠不及《鬼》,不但未能承接《鬼》的聲勢及無綫多年前播出《龍珠》動畫系列時掀起的《龍珠》熱潮,更因欠缺過去曾於無綫收看過《龍珠》系列、並眷戀無綫配音的觀眾支持,導致人氣大跌,反而Viu公布會為《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提供粵語配音則能承接電視版掀起關注。HBO亦曾提供《侏羅紀世界》的粵語配音,但無綫及後提供粵語配音,觀眾普遍接受無綫的配音版本。由此可見,《龍珠》及《屁屁偵探》等曾於無綫播出的外購節目,在Viu及Hmvod等OTT平台上架同系列續作,亦不能承接既有觀眾支持,甚至無綫隨後為曾於OTT平台播出的節目重新配音,如《侏羅紀世界》,更能掀起熱話,故目前有在香港運作的OTT平台仍難以擺脫「無綫配音」的壓倒性影響力及無綫帶來的「慣性收視」。而及後無綫電視J2台稍後也會播出《鬼》,迎來兩個配音版本有史以來最大的競爭,而無綫更藉此機會爭奪《鬼滅之刃》第二季香港電視播映權[75]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廣播七十五年系列(四)電視製作輝煌歲月. [2020-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6). 
  2. ^ 求變創新 亞視求打破慣性收視. [2009-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3. ^ 亞視硬膠生日歌 一哥啟泰藐晒. [2013-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4. ^ [ http://ent.sina.com.cn/v/h/2013-11-20/17064046457.shtm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陈百祥称台庆收视跌会跪回家 成炮轟箭靶]
  5. ^ 「萬千熄機賀台慶」 電視迷誓要終止慣性收視 尋800收視調查戶. [2013-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09). 
  6. ^ [無綫捐310萬做善事 存档副本. [2013-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0). ]
  7. ^ 觀眾不想見阿嬌出現螢幕 4宗投訴《精武家庭》. [2013-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8. ^ 法證先鋒II - 必睇場口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tvb.com
  9. ^ 「2005電視節目欣賞指數調查」. [2006-12-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5). 
  10. ^ 史文鴻. 香港電視節目慣性收視與欣賞指數 (PDF). 電視節目欣賞指數 : 香港經驗. 2001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9-09). 
  11. ^ 娛樂怪史:青天難審雙包案. [2019-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12. ^ 12.0 12.1 明珠台八連冠 獨佔百大節目 二零一二收視高企 二零一三再創佳績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3年1月11日 無綫電視網站
  13. ^ 香港網絡大典,《頭條新聞》條目,2009年事件─最大懲罰. [2017-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25). 
  14. ^ 賈文清. 港台電視的困境url=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584436024124&issue=20200317}-. 明報財經. 2020-03-17 (中文(香港)). 
  15. ^ 口述:蕭若元,筆錄:朱倬誼. 細台難打持久戰 元憶錄:麗的游擊隊三斬無綫. 蘋果日報. 2007-06-07 [2018-1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16. ^ 畢明:〈慣性收視之毒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7. ^ 徐小明:买《还珠格格》是我的建议. 新浪网. 1999年8月11日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中文(中国大陆)). 
  18. ^ 玲珑 (新浪网编辑) (编). “亚视”起内讧 徐小明怒斥沈野愤然辞职. 羊城晚报. 1999年9月16日 [2019年11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19日) (中文(中国大陆)). 
  19. ^ 《宝岛春梦》大陆收旺场 沈野解冻伴封小平庆功. 2000年4月11日 [2020-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1-16). 
  20. ^ 《还珠3》成竞争牺牲品 无线上了琼瑶黑名单. 搜狐. [2021-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20) (中文(中国大陆)). 
  21. ^ 名人騷收卅點由頭贏到尾. 文匯報. 2001-07-17 [2021-06-19]. 
  22. ^ 《百万富翁》后劲凌厉反胜《机灵小不懂》. 新浪網. 2001-07-24 [2021-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1-12). 
  23. ^ 反客为主担任主持 周星驰成为“百万富翁”. 新浪網. 2001-08-21 [2021-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4). 
  24. ^ 无线《一笔OUT消》首播险胜亚视《百万富翁》. 新浪網. 2001-08-23 [2021-06-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31). 
  25. ^ 網民「思覺老師」對該等中國大陸商品及中資企業廣告的演繹及評價-1 (含粗言穢語、演繹方式可能令人反感及不安,敬請留意). youtube.com. 2007-03-27. 
  26. ^ 網民「思覺老師」對該等中國大陸商品及中資企業廣告的演繹及評價-2 (含粗言穢語、演繹方式可能令人反感及不安,敬請留意). youtube.com. 2006-10-23. 
  27. ^ 300萬人捧《義海》結局 ATV零收視. 蘋果日報. 2010-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2). ,
  28. ^ 亞視十膠 經典重溫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3年12月5日 香港《蘋果日報》
  29. ^ Near Jack. 亞視出醜大全. youtube.com. 2015-02-08. 
  30. ^ Uoykcuf Elbac. 快必爆(((Seed)))數臭亞視罪証. youtube.com. 2011-06-02. 
  31. ^ gingerlemoncola. 網民揶揄亞視醜聞荒誕事件的二次創作歌-1 亞視主題曲 (原曲: 多啦A夢 / 叮噹主題曲) 改編歌詞:薑檸樂. youtube.com. 2011-11-05. 
  32. ^ gingerlemoncola. 網民揶揄亞視醜聞荒誕事件的二次創作歌-2 亞視台慶主題曲 (原曲: IQ博士主題曲 - 梅艷芳). youtube.com. 2012-06-28. 
  33. ^ 100%憤怒鳥. 網民揶揄亞視醜聞荒誕事件的二次創作歌-3 亞視仆街style (政總門前Gangnam Style破地獄). youtube.com. 2012-12-12. 
  34. ^ Two Times Musica. 網民揶揄亞視醜聞荒誕事件的二次創作歌-4 [膠登音樂台] [循始亡] 原曲:秦始皇 老周電視五十柒周年台慶主題曲. youtube.com. 2014-05-13. 
  35. ^ Tommy Shek. 網民揶揄亞視醜聞荒誕事件的二次創作歌-5 【膠登音樂台】《ATV這一家》惡搞主題曲 - 《We are ATV》再生版. youtube.com. 2015-02-03. 
  36. ^ 唱歌甩嘴、騎馬舞走樣、金句無厘頭 亞視自家騷極盡騎呢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2年11月12日 香港《蘋果日報》。
  37. ^ 直播爛騷阻發牌 亞視涉違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2年11月12日 香港《蘋果日報》。
  38. ^ 無恥ATV抹黑 學民思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2年9月3日亞洲電視節目"ATV焦點"。
  39. ^ 例如,在2013年農曆除夕,重播1989年賀歲煙花匯演,及在2015年除夕,重播2011年的除夕倒數迎接2012年節目—《ATV亞洲星光大道4跳舞吧!除夕型聚星光夜》。
  40. ^ 亞視瘋狂重播節目捱轟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1年8月11日 香港《蘋果日報》。
  41. ^ 亞視死撐無限重播係重溫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3年12月5日 香港《蘋果日報》。
  42. ^ 亞視收視大突破﹕四個零﹗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2年11月26日 香港《蘋果日報》。
  43. ^ 稱收視已呈「四六開」 過度競爭會台灣化 亞視騎呢原因阻發新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2年11月11日 香港《蘋果日報》。
  44. ^ 「四六開」與「零收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45. ^ 亞視登廣告 死撐收視四六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3年3月7日 香港《蘋果日報》
  46.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大叔的愛》破紀錄 《刑偵日記》觀眾過檔?. 香港01. 2021-07-06 [2021-07-28] (中文(香港)). 
  47.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刑偵日記》靠網上重溫 《大叔的愛》繼續上升. 香港01. 2021-07-12 [2021-07-31] (中文(香港)). 
  48.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極罕見情況 同時段下ViuTV收窄與TVB的差距. 香港01. 2021-07-19 [2021-07-31] (中文(香港)). 
  49.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刑偵日記》仲有得跌 奧運拉起全線收視. 香港01. 2021-07-26 [2021-07-28] (中文(香港)). 
  50.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刑偵日記》跌至10.2點 連TVB鎮台之寶都要跌. 香港01. 2021-08-09 [2021-08-02] (中文(香港)). 
  51.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刑偵日記》絕對被寫入歷史 《智能愛人》未反彈. 香港01. 2021-08-09 [2021-08-09] (中文(香港)). 
  52. ^ 陳栢宇. 機場集會|港台電視32破收視紀錄 《環時》記者被圍時高近4點. 香港01. 2019-08-15 [2021-08-17] (中文(香港)). 
  53. ^ 郭曉晴. 社會新聞|盤點港台十大高收視節目 鏗鏘集長居榜首 三甲節目今年屢遇風波. 香港01. 2020-11-04 [2021-08-17] (中文(香港)). 
  54. ^ 勞敏儀. 社會新聞|通訊局向港台發警告 裁定《頭條新聞》諷警污衊、侮辱警方. 香港01. 2020-05-19 [2021-09-08] (中文(香港)). 
  55. ^ 顏銘輝. 東京奧運|香港三大電視台鬥法 開電視贏評述ViuTV兩方面遭劣評. 香港01. 2021-08-09 [2021-08-11] (中文(香港)). 
  56. ^ 洪曉璇. 東京奧運|開電視直播羽毛球女單決賽 創開台最高收視逼近7點. 香港01. 2021-08-03 [2021-08-11] (中文(香港)). 
  57. ^ 黃梓恒. 三台收視報告|首次公開ViuTV成績 最高收視與開電視同等水平. 香港01. 2021-06-07 [2021-08-13] (中文(香港)). 
  58. ^ 區家麟. 眾新聞. [2020-04-09] (中文). 
  59. ^ TVB全年蝕近3億 廣告收入跌22% 星美債券撥備3.3億 整筆投資已減值至零 - 20200326 - 經濟. 明報. [2020-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9). 
  60. ^ 黃梓恒. 【收視滯後報告】《法證先鋒IV》破紀錄 成為近七年最高收視劇集. 香港01. 2020-04-07 [2020-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中文(香港)). 
  61. ^ 游大東. 【二月廿九.專訪】兩大男神點樣揀? 吳海昕:徐天佑有大哥哥嘅感覺!. 香港01. 2020-03-12 [2020-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5) (中文(香港)). 
  62. ^ LINE, 娛樂 on. 【二月廿九評論】ViuTV可一鼓作氣擊倒大台? 係預言定愚言. LINE TODAY. [2020-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9). 
  63. ^ 楊健興. 眾新聞. [2020-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7) (中文). 
  64. ^ 一手引進《蠟筆小新》
  65. ^ Kay. 網民回帶 N 齣亞視高質動畫 擺 TVB 播《EVA》、《小新》早就爆紅. ezone. 2017-09-22 [2021-08-21] (中文(香港)). 
  66. ^ 社真雜. 【漫畫雜談】亞視經典動畫點只得入樽同EVA. youtube.com. 2021-05-26. 
  67. ^ 星期六首播,星期日及下星期二重播上一星期六的集數,若星期六為賽馬日,則星期六取消播出,改為星期日首播。
  68. ^ 2021年5月9日星期日的《加油啦!啦啦隊》,延遲至下午3:40至4:40播出,比原定的上午8:35至9:35,延遲了7小時5分,為此組時段已知的最嚴重偏離原定時間紀錄。
  69. ^ 2015年12月至2019年10月,曾於其他日間時段,主要是星期一下午4:05至5:00,播出以青少年為主的選秀節目,以填補時數要求,讓少數週末日間動畫能不歸類為青少年節目,能列為「PG家長指引」級別(僅為PGXXL類節目,即「部分內容涉及...」)。
  70. ^ 星期六首播,星期日及下星期二重播上一星期六的集數,若星期六為賽馬日,則星期六取消播出,改為星期日首播。
  71. ^ 社論:無綫電視及 ViuTV 聯手向動畫迷報復. 香港動畫資訊網. 2021-02-20 [2021-08-28] (中文(香港)). 
  72. ^ 社論:無綫電視無視牌照規定瘋狂停播兒童節目. 香港動畫資訊網. 2019-11-14 [2021-09-04] (中文(香港)). 
  73. ^ 香港電視之死-慣性收入拖累-tvb-陰乾-之路
  74. ^ CSM新收視調查﹕黃金時間逾半港人看電視. 明報財經. 2018-02-14 [201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75. ^ 鬼滅之刃第二季10月播|中國率先出河蟹之呼吸 爭議故事恐被魔改

外部鏈結[编辑]

註:以下並非「慣性收視」的研究,但使用了「慣性收視」一詞,並沒有對「慣性收視」一詞作出任何證明和分析。

註:以下並非「慣性收視」的研究,使用了「頻道忠誠行為」,並沒有對「慣性收視」一詞作出任何證明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