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成田国际机场

坐标35°45′53″N 140°23′11″E / 35.76472°N 140.38639°E / 35.76472; 140.38639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成田國際機場

成田国際空港

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
机场俯瞰(摄于2019年)
概览
机场类型民用
營運者成田國際機場公司日语成田国際空港 (企業)
服務城市東京關東地方
地理位置 日本千葉縣成田市
啟用日期1978年5月20日,​46年前​(1978-05-20
樞紐航空公司
海拔高度43米(141英尺)
坐標35°45′53″N 140°23′11″E / 35.76472°N 140.38639°E / 35.76472; 140.38639
網址www.narita-airport.jp
地圖
NRT/RJAA在日本的位置
NRT/RJAA
NRT/RJAA
機場在日本的位置
跑道
方向 长度 表面
英尺
16R/34L 4,000 13,123 瀝青
16L/34R 2,500 8,202 瀝青
統計數據(2022)
客運量13,754,290 人次
貨運量2,357,480 公噸
起降架次83,255架次
成田國際機場公司標誌,同時為成田機場前代標誌

成田國際機場(日语:成田国際空港なりたこくさいくうこう Narita Kokusai Kūkō */?IATA代码NRTICAO代码RJAA),通稱成田機場成田空港),原名新東京國際機場新東京国際空港しんとうきょうこくさいくうこう Shin-Tōkyō Kokusai Kūkō),是位於日本千葉縣成田市國際機場,與羽田機場並列為東京兩大聯外機場。占地1,111公頃,擁有3座客運航廈,客運流量居日本第二位,貨運吞吐量則居日本第一、全球第九。根據日本機場分類法,其劃分為據點機場

成田機場是東京主要的國際機場。儘管其客源主要來自東京,但它與東京市中心相距約60公里,兩地即使搭乘最快的大眾運輸工具也要花上36分鐘[1]。為了與羽田機場區別,國際上常以「東京成田機場」(Tokyo-Narita)稱之。1978年啟用後,大部分來往東京的國際航班移轉至此,羽田機場則轉以負責國內航線為主。不過,成田機場的國際客流從2015年開始出現下降[2]COVID-19疫情後隨着日本解除防疫措施,日本最大的兩家航空公司日航全日空則自2024年3月底開始將原本於成田機場起降的國際航線改至羽田機場起降[3]

成田機場场坪建于下总台地英语Shimōsa Plateau上,有個明顯特色是其滑行道歪歪曲曲的,四周都用高牆圍起以及各種地下道;且機坪內還有一些民居、神社與廢墟、紀念碑等建物。導致這類現象的存在的原因主要是著名的成田機場問題仍在持續進行所致,也由於機場內還有8戶居民沒有搬走,為避免飛機起降噪音影響住戶,成田機場在午夜0時起禁止起降(2019年10月27日前為晚間11時)至清晨6時為;進入機場則需要安檢,以防止抗議機場建設人士襲擊。

歷史[编辑]

成田機場場區二號門。此照在2012年拍攝時,所有人員必須在機場場區各門閘通過安檢後,才能進入機場。

初建和争议[编辑]

1962年,為了分擔東京國際機場(羽田機場)日益飽和的運輸能力,日本政府開始計劃建設新東京國際機場。然而,二戰後東京的迅速重建使得用地嚴重短缺,原計劃在東京灣內興建,受限於當時填海造陸的工程技術並不足以供機場使用,當局只得考慮將新機場建在東京市郊的千葉縣。起初,機場選址在富里市,後移至成田市三里塚日语三里塚 (成田市)芝山町東北5公里處,部分地块位于原宫内厅下总御料牧场日语下総御料牧場上。1966年,機場建設方案公之與眾。

隨著1960年東京學生大規模安保鬥爭示威序幕的拉開,1960年代的日本,社會運動蓬勃發展。機場建設方案的提出,不僅激怒了二戰後因政府政策移居至此務農維生的農民,更有許多日本左翼人士以新機場實際上是美國為了對抗蘇聯而在日本建立的又一個空軍基地為由,強烈反對新機場建設。1960年代末期,當地農民聯合學生和左翼政黨成立了「三里塚芝山聯合機場反對同盟日语三里塚芝山連合空港反対同盟」,透過法律手段、群眾示威、甚至暴力行動來抵制政府新機場修建計畫。

在當時,有償徵收土地制度還未廣泛實行。政府還是採取傳統的辦法,強制住戶遷移到其他地區,而不進行必要的補償。在成田機場建設問題上,強制遷移政策並未有效執行。一些頑固的住戶甚至威胁,如果有人妥協遷移的話,便燒掉他們的新房屋。

根據1966年提出的機場建設計劃,機場預計於1971年完工。然而,愈演愈烈的衝突完全拖延了進度,以至於當1971年即將來臨時,機場的建設土地都尚未圈定出來。最終,日本政府在1971年開始了強硬手段推進搬遷進度。衝突中,1,000多名市民和日本警察受傷,291名農民被捕。

衝突和抗議並未阻止機場的建設。1972年,由竹中工務店承建的第一航廈竣工。可是,由於政府與社團民眾之間持續的鬥爭,更有甚者,長期佔領在將要修建第一條跑道的土地上,跑道始終無法按時完成。終於在1978年,第一條跑道完工並預計在3月30日正式開放運行。然而1978年3月26日,一群激進分子攜帶燃燒瓶駕車衝入機場控制塔台並進行了肆意破壞,砸毀大量設備。機場不得不推遲到1978年5月20日重新開放。

雖然機場已經開始營運,但政府依然高度緊張,擔心會有突發事件發生。機場周圍遍布著金屬柵欄,警察全副武裝在暸望塔上巡邏。一般民眾在進入機場前,要經過嚴格的安全檢查(無論是否搭機),以防止恐怖活動。此措施直到2015年3月30日才廢止,改以啟用人員及車輛辨識的安檢系統來替代[4]

擴建[编辑]

根據計劃,成田機場將修建3條跑道,東北/西南方向修建兩條平行跑道,分别长4,000米和2,500米,第三跑道與前兩條平行跑道相交,計劃長度3,000米。等到1978年機場開放時,只有兩條平行跑道中的一條完工並投入使用。另外兩條跑道的完工在當時的情況下看來可以說是遙遙無期了。計劃中提到的另一項關於修建東京市區與機場之間的成田新幹線也因為土地問題而被放棄。

1986年,成田機場二期跑道工程開工,將在第一跑道以北修建第二跑道(B跑道)。為了防止修建一號跑道過程中的阻撓事件再次發生,政府承諾不再征用土地並付給機場周圍的住戶噪音污染補償費,利用這筆費用,住戶可以透過改善房屋的隔音結構來最大程度減低噪音污染。2002年4月,第二號跑道終於趕在日本-韓國世界杯足球賽開幕前完工。不過,第二號跑道長度僅有2,180米,無法起降波音747等大型宽体客机。隨著二期跑道的建設,第二航廈也於1992年竣工,該航廈啟用時是世界最大的機場航廈。

成田機場啟用時,車站離航廈距離比較遠,乘客得步行很長一段距離,或者乘巴士到達航站楼。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1980年代末,時任日本運輸大臣的石原慎太郎要求兩家鐵路業者,即JR東日本京成電鐵將它們各自的鐵路延伸到成田機場航站,並開通地下車站來承接客流。1991年,通往第一航廈的直達列車開通,舊車站也更名為東成田站

新東京國際機場原由日本政府成立的特殊法人日语特殊法人機構「新東京國際機場公團」(日语:新東京国際空港公団しんとうきょうこくさいくうこうこうだん Shin-Tōkyō Kokusai Kūkō Kōdan)營運。2004年4月1日,新東京國際機場公團進行公司化、改組為國營特殊會社日语特殊会社成田國際機場株式會社日语成田国際空港 (企業)」,新東京國際機場也同步更名為「成田國際機場」。

2006年,機場公司正式向政府申請延長第二跑道至2,500米並獲得批准[5]。由於工程順利,原訂於2010年啟用的延伸部分提早於2009年10月22日啟用,連同附近新建的滑行道,一併提升成田機場的流量。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震災發生後,一度因跑道在地震後出現裂縫後關閉機場,機場當局隨後發佈當日全天候關場,当日所有商業航班全數轉降美軍橫田基地关西国际机场或羽田機場。

2015年4月8日,成田機場啟用第三航廈,此航廈專供低成本航空公司使用[6]

2015年,為強化機場運能,機場公司開始與千葉縣、周邊地方自治體、國土交通省進行四方討論擴建計畫,包含在機場東側新建第三跑道(C跑道)以及駐停機位增加;2018年3月13日四方達成協議[7]。2019年11月17日,機場公司正式向國土交通省申請變更許可,包括(1)B跑道延伸至3500公尺、(2)新設3500公尺的C跑道、(3)新設7471公尺的滑行道、(4)機場面積擴大至2297公頃,最快於2029年3月31日完工[8]

建設問題[编辑]

成田機場的建設和擴張引發數起大規模日本政府與民間的衝突。1962年時任池田內閣政府決議興建第二座服務東京都會區的國際機場,經過候選地調查後,選定印旛郡富里村、八街町(今富里市、八街市)建設,但遭受到當地住民強烈反對。1966年6月22日,千葉縣知事提案將機場預定地改在成田市三里塚、芝山地區,7月4日被佐藤榮作內閣批准,此决定同樣遭受當地農民强烈反對,結合成同盟,組織青年,少年、老人、婦女等眾多抗議團體,獲得左翼團體協助,也受到全國眾多學生支援[9]

鉴于人民的抗议,日本政府使用各种办法压制他们的抗议行动。最为严重的一次是在1971年9月16日-9月20日,日本政府第二次强制执行,反对者包括各地赶来的支援者超过5,000人,而千叶县出动5,300名警察。双方冲突造成3名警察死亡,475名反对者被捕,15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被称为“东峰十字路事件”。事件发生后,反对者三之宫文男以自杀表示抗议。

当地农民对成田机场修建的不断抗议,虽然没有让日本政府放弃修建机场的計畫,但是也没有能够按照原計畫进行修建。原計畫占地面积1,060公顷、3条跑道,而機場啟用時只修建了1条4,000米長的跑道。农民与政府之间的冲突直到1991年隅谷调查团的介入才逐渐平息。

設施[编辑]

櫻之山公園日语成田市さくらの山眺望成田機場。此景觀獲選為「千葉眺望100選」之一。[10]

客運航廈[编辑]

第一航廈[编辑]

第一航廈外觀
第一航廈北翼出境大廳

第一航廈分为北翼北ウイング,North Wing)、中央樓中央ビル,Central Building)和南翼南ウイング,南ウイング),总楼面面积463,000平方米(4,980,000平方英尺),设有40个登机口。值机大厅位于4层,出境大厅位于3层,入境大厅位于2层,而行李提取大厅和海关位于1层。大部分商业设施位于中央楼4层,而南翼则设有精品购物街“Narita Nakamise”。

北翼空侧连接两个圆形卫星楼,分别为第1衛星樓(11~18號登機門)和第2衛星樓(21~29號登機門);第3衛星樓(31~38號登機門)、第4衛星樓(41~47號登機門)位于一座条形指廊内,和中央楼空侧连接;第5衛星樓(51~58號登機門)和南翼空侧连接[11]。北翼于2007年开始主要保障天合联盟成员航班[12],也是曾经西北航空(后合并至达美航空)的基地,但达美航空已于2020年将所有东京航班转移至羽田机场。使用北翼的其他航司包括:蒙古航空喀里多尼亞航空阿芙羅拉航空中国南方航空以色列航空阿提哈德航空香港航空真航空乐桃航空(国际)、文莱皇家航空四川航空西捷航空ZIPAIR Tokyo[13]

南翼和第5衛星樓于2006年启用,主要保障全日本空输在内的星空联盟成员航班,以及釜山航空首尔航空山东航空乌兹别克斯坦航空[13]

國際航班旅客服務費: 成人:2,130日圓;兒童:1,070日圓

第二航廈[编辑]

第二航廈外觀
第二航廈出境大廳

第二航廈于1992年启用,分为独立的条状主楼本館和条状卫星楼サテライト,Satellite),总面积391,000平方米(4,210,000平方英尺),设有32个登机口(含3个国内登机口)。两个部分原先通过APM连接,2013年被行人步道取代[14]。T2内部设有免税商店街成田5番街日语ナリタ5番街

第二航厦于2010年起主要保障包括日本航空在内的寰宇一家業者航班[15]。其他業者包括中华航空中国东方航空印度航空吉祥航空澳门航空普莱米娅航空越竹航空波罗的海航空宿雾太平洋航空易斯達航空阿联酋航空江原航空大湾区航空海南航空蒙古民用航空尼泊尔航空巴基斯坦国际航空菲律宾航空星宇航空泰國全亞洲航空台湾虎航德威航空越捷航空[13]。2006年T1南翼启用前T2还保障全日空等星空联盟業者航班。

第三航廈[编辑]

第三航廈外觀
第三航廈出境大廳

第三航廈于2015年4月8日启用,位于T2北侧500米原货运区,由大成建设建设,面积66,000平方米(710,000平方英尺)。T3主要供低成本航空公司使用,因此设计也较简单:包括使用贴花代替发光方向指示牌,使用远机位和登机梯代替登机廊桥,旨在将航空公司及其乘客的设施成本在国际航班上降低约40%,在国内航班上降低约15%[16]航站楼北侧设有停机坪,设有5个窄体机远机位[17][18][11]

济州航空捷星航空捷星日本航空春秋航空日本春秋航空使用T3航站楼[13]

商務客機航廈[编辑]

貨運区[编辑]

  • 貨運航廈地區(第1~7貨運大樓)
  • 整備地區貨運倉庫
  • 南部貨運地區(南部第1~6貨運大樓)

飞行区[编辑]

成田机场远规划有5条跑道,但因反对声音最终规划3条:包括两条西北-东南向、相隔2.5公里(1.6英里)的平行跑道和一条侧风跑道。1978年启用时仅建成A跑道(14R/34L),长4,000米(13,000英尺)[19]

B跑道(16L/34R)于2002年4月17日日韩世界杯前夕启用,但启用时长度仅有2,180米(7,150英尺),因此无法起降波音747等大型客机[20],2009年10月22日延长至2,500米(8,200英尺)[21][22][23]。此外,B跑道平行的滑行道也被一座由反对团体于1966年修建的建筑物阻挡,使得滑行道在该段向内弯折,和跑道距离过近[24]。2011年,日本最高裁判所判决拆除这座建筑[24],跑道容量得以提升[25]

2011年10月20日起,成田机场两条跑道开始独立平行进近运行[26]。A、B跑道进近五边和离场一边通常利用利根川(跑道北侧5海里)和九十九里滨(跑道南侧12海里)间空域[27]。为减少噪音,离场航班采用最陡爬升至6000英尺[28][29]

航空管制無線電[编辑]

CLR 121.650 121.900
GND 121.850 121.950
RAMP 121.600 121.750
TWR 118.200 118.350 122.700 126.200 236.800
DEP 124.200 119.600 125.525 120.600
APP 124.400 120.200 125.800
RDR 127.700
TCA 119.450 246.100
ATIS 128.250

航空公司與航點[编辑]

國內客運[编辑]

航空公司目的地航廈
日本 捷星日本航空(GK) 大阪-關西札幌-新千歲福岡沖繩高松熊本鹿兒島長崎松山宮崎高知大分下地島庄內 3 國內
日本 樂桃航空(MM)大阪-關西札幌-新千歲沖繩福岡奄美石垣島1 國內
日本 全日本空輸(NH)
全日空之翼航空營運
札幌-新千歲名古屋-中部大阪-伊丹 1 國內
日本 日本航空(JL) 大阪-伊丹名古屋-中部 2 國內
日本 日本春秋航空(IJ) 札幌-新千歲廣島 3 國內

國際客運[编辑]

日本是太平洋西岸的门户,曾经众多亚洲-北美航线需经停日本。日本航空在机场启用后将国际航班从羽田迁至成田机场。同时西北航空泛美航空亦将其亚洲枢纽迁入,基于《日美航空协定》以成田为基地运营至亚洲各国的第五航权航线[30]。泛美航空于1986年2月将其亚太分部转让给联合航空[31][32]全日本空输则于1986年以成田为基地运营国际航班[33]

随着不经停航线的增加,美资航司不再以成田为基地运营亚洲航线。同时羽田机场于2010年代实施再国际化,于2019年大量吸收了原由成田机场运营的洲际航班。继承西北航空的达美航空于2019年和大韩航空合作,将亚太中转基地转移至仁川国际机场,并于2020年将所有航班转移至羽田机场[34][35]。目前日本航空業者计划将成田机场作为亚洲门户,承载“东南亚-国际”中转的需求;羽田机场则为“日本门户”,承载“国内-国际”中转的需求[36][37][38]

航空公司目的地航廈
日本 日本航空(JL) 亞洲:釜山香港臺北-桃園馬尼拉河內胡志明市曼谷-蘇凡納布吉隆坡新加坡雅加達邦加羅爾
紐澳:墨爾本
美加:溫哥華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波士頓聖地牙哥檀香山科納關島
歐洲:法蘭克福海參崴
2 國際
日本 全日本空輸(NH)亞洲:上海-浦東杭州香港孟買清奈馬尼拉金边仰光吉隆坡雅加達
紐澳:伯斯
歐洲:布鲁塞尔
美墨:紐約-甘迺迪洛杉磯舊金山芝加哥-奧黑爾墨西哥城檀香山
1 北翼 國際
日本 全日本空輸(NH)
全日空日本航空營運
曼谷-蘇凡納布新加坡香港2 國際
日本 AirJapan(NQ)曼谷-蘇凡納布首爾-仁川新加坡 1 南翼 國際
日本 樂桃航空(MM) 臺北-桃園1 北翼 國際
日本 捷星日本航空(GK) 上海-浦東臺北-桃園馬尼拉 3 國際
日本 日本春秋航空(IJ)天津哈爾濱寧波上海-浦東南京 3 國際
日本 ZIPAIR Tokyo (ZG) 首爾-仁川馬尼拉曼谷-蘇凡納布檀香山新加坡洛杉磯聖荷西舊金山溫哥華 1 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大韓航空(KE) 首爾-仁川釜山 1 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韓亞航空(OZ) 首爾-仁川 1 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真航空(LJ) 首爾-仁川釜山 1 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首爾航空(RS) 首爾-仁川 1 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釜山航空(BX) 首爾-仁川釜山 1 南翼 國際
大韩民国 濟州航空(7C) 首爾-仁川釜山 3 國際
大韩民国 易斯達航空(ZE) 首爾-仁川2 國際
大韩民国 德威航空(TW) 首爾-仁川大邱 2 國際
大韩民国 普萊米婭航空(YP) 首爾-仁川 2 國際
大韩民国 可依航空(RF) 首爾-仁川清州 3 國際
中華民國 中華航空(CI) 臺北-桃園高雄 2 國際
中華民國 長榮航空(BR) 臺北-桃園高雄 1 南翼 國際
中華民國 台灣虎航(IT) 臺北-桃園高雄台中 2 國際
中華民國 星宇航空(JX) 臺北-桃園 2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國國際航空(CA) 北京-首都上海-浦東天津大連杭州 1 南翼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國東方航空(MU) 北京-首都上海-浦東南京西安武汉昆明青岛烟台 2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國南方航空(CZ) 上海-浦東哈爾濱長春瀋陽大連鄭州長沙廣州深圳 1 北翼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春秋航空(9C) 上海-浦東石家莊 3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吉祥航空(HO) 上海-浦東 2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四川航空(3U) 成都-天府 1 北翼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海南航空(HU) 北京-首都西安 2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深圳航空(ZH) 深圳 1 南翼 國際
中华人民共和国 廈門航空(MF) 廈門福州 1 北翼 國際
香港 國泰航空(CX) 香港臺北-桃園 2 國際
香港 香港航空(HX) 香港 1 北翼 國際
香港 香港快運航空(UO) 香港 2 國際
香港 大灣區航空(HB) 香港 2 國際
澳門 澳門航空(NX) 澳門 2 國際
蒙古国 蒙古民用航空(OM) 烏蘭巴托 2 國際
蒙古国 蒙古航空(0M) 烏蘭巴托 1 北翼 國際
菲律宾 菲律賓航空(PR) 馬尼拉宿霧 2 國際
菲律宾 宿霧太平洋航空(5J) 馬尼拉宿霧克拉克 2 國際
菲律宾 菲律賓亞洲航空(Z2)馬尼拉 3 國際
越南 越南國家航空(VN) 河內胡志明市峴港 1 北翼 國際
越南 越捷航空(VJ)河內胡志明市 2 國際
泰国 泰國國際航空(TG) 曼谷-蘇凡納布 1 南翼 國際
泰国 泰國全亞洲航空(XJ) 曼谷-蘇凡納布 2 國際
泰国 泰國亞洲航空(FD)曼谷-廊曼高雄 2 國際
马来西亚 馬來西亞航空(MH) 吉隆坡亞庇 2 國際
马来西亚 馬來西亞峇迪航空(OD) 吉隆坡 2 國際
新加坡 新加坡航空(SQ) 新加坡洛杉磯 1 南翼 國際
新加坡 酷航(TR) 新加坡臺北-桃園 1 南翼 國際
汶萊 汶萊皇家航空(BI) 斯里巴卡旺市 1 北翼 國際
印度尼西亚 嘉魯達印尼航空(GA) 萬鴉老 1 北翼 國際
澳大利亚 澳洲航空(QF) 墨爾本布里斯本 2 國際
澳大利亚 捷星航空(JQ) 凱恩斯黃金海岸 3 國際
新西兰 紐西蘭航空(NZ) 奧克蘭 1 南翼 國際
斐濟 斐濟航空(FJ) 楠迪 2 國際
新喀里多尼亞 喀里多尼亞航空(SB) 努美阿 1 北翼 國際
法屬玻里尼西亞 大溪地航空(TN) 帕皮提 2 國際
印度 印度航空(AI) 德里 2 國際
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航空(UL) 科倫坡 2 國際
孟加拉国 孟加拉航空(BG) 達卡 1 北翼 國際
尼泊尔 尼泊爾航空(RA)加德滿都2 國際
乌兹别克斯坦 烏茲別克航空(HY) 塔什干 1 南翼 國際
以色列 以色列航空(LY) 台拉維夫 1 北翼 國際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聯酋航空(EK) 杜拜 2 國際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提哈德航空(EY) 阿布達比 1 北翼 國際
卡塔尔 卡達航空(QR) 杜哈 2 國際
土耳其 土耳其航空(TK) 伊斯坦堡 1 南翼 國際
芬兰 芬蘭航空(AY) 赫爾辛基 2 國際
奥地利 奧地利航空(OS)維也納 1 南翼 國際
波兰 LOT波蘭航空(LO) 華沙 1 南翼 國際
荷兰 荷蘭皇家航空(KL) 阿姆斯特丹 1 北翼 國際
法國 法國航空(AF) 巴黎-戴高樂 1 北翼 國際
瑞士 瑞士國際航空(LX) 蘇黎世 1 南翼 國際
義大利 義大利航空(AZ) 米蘭-馬爾彭薩羅馬-菲烏米奇諾 1 北翼 國際
西班牙 西班牙國家航空(IB) 馬德里 (2024年10月27日復航) 2 國際
加拿大 加拿大航空(AC) 溫哥華蒙特婁多倫多 1 南翼 國際
加拿大 西捷航空(WS) 卡加利 1 北翼 國際
美国 美國航空(AA) 達拉斯-沃斯堡 2 國際
美国 夏威夷航空(HA) 檀香山 2 國際
美国 聯合航空(UA) 丹佛休士頓-洲際洛杉磯紐約-紐華克檀香山舊金山關島塞班島 1 南翼 國際
墨西哥 墨西哥國際航空(AM)墨西哥城 1 北翼 國際
埃及 埃及航空(MS) 開羅1 南翼 國際
埃塞俄比亚 衣索比亞航空(ET) 首爾-仁川1 南翼 國際


貨運[编辑]

由於日本有大量的水產品(特別是鮪魚)需要運到外國的壽司餐廳,令成田機場成為全日本第八大的水產品輸出港,有“成田漁港”之稱。[39]

航空公司目的地
日本 日本貨物航空大阪-關西名古屋-中部首爾-仁川台北-桃園香港北京-首都上海-浦東天津曼谷-蘇凡納布洛杉磯三藩市紐約-甘迺迪芝加哥-奧黑爾安克雷奇阿姆斯特丹米蘭-馬爾彭薩
日本 全日本空輸貨運台北-桃園厦门
大韩民国 大韓航空貨運首爾-仁川
中華民國 中華航空貨運台北-桃園
香港 國泰貨運香港
香港 香港華民航空香港
香港 香港貨運航空香港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國貨運航空上海-浦東
新加坡 新加坡貨運航空新加坡曼谷-蘇凡納布
马来西亚 馬來西亞貨運航空吉隆坡檳城新山
印度尼西亚 加魯達印尼航空貨運雅加達-蘇卡諾-哈達
泰国 Yanda航空英语Yanda Airlines 曼谷-蘇凡納布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聯酋天空貨運英语Emirates SkyCargo杜拜
美国 聯邦快遞航空三藩市-奧克蘭安克雷奇孟菲斯廣州台北-桃園上海-浦東大阪-關西首爾-仁川香港新加坡
美国 聯合包裹服务航空路易維爾安大略上海-浦東克拉克
美国 南部航空英语Southern Air安克雷奇芝加哥-奧黑爾首爾-仁川
美国 博立貨運航空台北-桃園
美国 亞特拉斯航空
法國 法航貨運巴黎-夏爾·戴高樂
荷兰 荷蘭皇家貨運航空阿姆斯特丹
德国 漢莎貨運航空法蘭克福
俄罗斯 俄羅斯航空莫斯科-謝列梅捷沃
俄罗斯 空桥货运航空阿姆斯特丹莫斯科-謝列梅捷沃

代碼共享[编辑]

航空公司 代碼共享飛航航空公司
泰国 曼谷航空(PG) 日本 日本航空(JL)
巴西 巴西南美航空(JJ)
智利 智利南美航空(LA)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東航空(SC) 日本 全日本空輸(NH)
印度 印度捷特航空(9W)
德国 漢莎航空(LH)
南非 南非航空(SA)
塞舌尔 塞席爾航空(HM)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提哈德航空(EY)
马来西亚 飛螢航空(FY) 马来西亚 馬來西亞航空(MH)
澳大利亚 維珍澳洲航空(VA) 新加坡 新加坡航空(SQ)
美国 捷藍航空(B6)

聯外交通[编辑]

公路[编辑]

鐵路[编辑]

成田機場聯外鐵路路線圖
鐵路路線
客運服務

巴士[编辑]

成田國際機場擁有超過40條的聯外公車路線,使旅客可以便利地往返各地[40]

直升機服務[编辑]

成田直升機快運有由成田到東京直升機場埼玉-川島町直升機場群馬直升機場的包機並由專用的直升機接駁到機場的兩個客運大樓。

統計[编辑]

成田國際機場統計
年度 客運量 百分比改變 起降架次 貨運量
(噸)
2000 27,389,915 134,496 1,932,692
2001 25,379,370 07.3% 131,850 1,680,935
2002 28,883,606 013.8% 164,270 2,001,824
2003 26,537,406 08.1% 171,740 2,154,693
2004 30,976,701 016.7% 186,312 2,373,157
2005 31,372,531 01.3% 189,492 2,292,103
2006 31,735,733 01.2% 190,138 2,280,829
2007 32,344,493 01.9% 195,074 2,254,421
2008 30,431,127 05.9% 194,442 2,100,447
2009 28,880,467 05.1% 188,400 1,851,976
2010 30,780,002 06.6% 192,646 2,167,863
2011 25,377,438 017.6% 184,758 1,945,351
2012 30,002,325 018.2% 210,518 2,006,172
2013 32,465,439 08.2% 223,388 2,019,844
2014 32,866,898 01.2% 231,042 2,134,996
2015 34,751,221 05.7% 233,500 2,122,318
2016 36,578,845 05.3% 244,752 2,130,848

意外事故[编辑]

  • 2009年3月23日,聯邦快遞80號班機在強風下降落時,於跑道上墜毀。貨機著地後向左翻側並180度翻轉併發生爆炸。兩名正副機師死亡,飛機也在烈火中被燒毀。為成田機場啟用以來首次造成死傷及飛機全毀的事故。
  • 2016年4月17日,香草航空JW104客機由臺灣桃園國際機場出發,晚上9時45分左右抵達成田機場,機上126名日籍及33名外籍乘客被錯誤引導至國內線的抵達大廳,還未接受法務省入國管理局的證照查驗手續就入境。香草航空表示受強風影響,飛機一度要轉飛中部國際機場加油,最終於離原定時間推遲近5小時才降落成田機場。由於降落地點離航廈有一段距離,機場安排乘客搭乘巴士前往國際線航廈,但巴士公司誤將飛機當成由名古屋出發的國內線班機,指示巴士司機將乘客送到國內線航廈。航空公司在乘客向櫃台職員表示「未辦入境手續」後才發現出錯[41]
  • 2018年7月30日,加拿大航空一架由蒙特婁皮埃爾·埃利奧特·特魯多國際機場起飛的客機,在降落成田機場的B跑道後,誤入施工中未開放的滑行道,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因為要將飛機拖離,關閉了B跑道達6小時,造成多個航班延誤[42]

參考文獻[编辑]

  1. ^ 京成電鐵Skyliner經由京成成田空港線的「京成Sky Access」來往成田機場站日暮里站需時36分鐘。而以京成電鐵的Cityliner經京成本線來往成田機場站日暮里站,以及東日本旅客鐵道(JR東日本)的成田特快來往成田機場站東京站則需時約1小時。
  2. ^ Tokyo Narita Outlook Part 1: once a mega hub, international and transit passengers decline. CAPA. [2015-05-23]. 
  3. ^ Tadakazu Nakamura. Japan's big airlines shifting int'l flights from Narita to Haneda Airport post-pandemic. The Mainichi. [2024-03-25]. 
  4. ^ 日本成田機場 廢除入口安檢. 中國時報. 2015-03-31 [2015-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3). 
  5. ^ 成田國際機場公司-獲政府批准修改機場設計的新聞稿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7-22.
  6. ^ 成田機場廉航第3航廈 4月8日啟用. 中時電子報. 2015-04-07 [2015-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3). 
  7. ^ 成田空港の明日を、いっしょに|四者協議会における検討状況. www.narita-kinoukyouka.jp. [2024-04-27]. 
  8. ^ 「成田空港の更なる機能強化」にかかる航空法の変更許可申請について (PDF). 成田国際空港株式会社. 2019-11-07 (日语). 
  9. ^ INC, SANKEI DIGITAL. 【戦後70年 千葉の出来事】成田闘争(上) さながら白昼の市街戦(1/4ページ). 産経新聞:産経ニュース. 2016-04-28 [2024-04-27] (日语). 
  10. ^ 千葉眺望100選 - 千葉縣市官方觀光情報網站「{{lang|ja|まるごとe! ちば}}」. [2015-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7-18). 
  11. ^ 11.0 11.1 成田空港の施設 (PDF). 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 Corporation. [2020-04-13] (日语). 
  12. ^ Delta Air Lines Will Move to Terminal 1 at Narita Airport. Delta Air Lines. [15 May 2015]. 
  13. ^ 13.0 13.1 13.2 13.3 Airline information. 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 OFFICIAL WEBSITE. [2023-01-25] (英语). 
  14. ^ 成田空港に新連絡通路が完成. Nikkei.com. 21 September 2013 [2018-08-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8) (日语). 
  15. ^ British Airways' Narita Move Brings All Oneworld Airlines Together in T2. Airlines and Destinations. [15 May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9 January 2016). 
  16. ^ Narita International Airport Corporation awards contracts for LCC terminal | CAP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2-03.. Centre for Aviation. Retrieved on 2013-12-01.
  17. ^ Yoshikawa, Tadayuki. 成田空港、LCC専用駐機場整備 17年3月完成目指す. Aviation Wire. 3 February 2014 [3 February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 February 2014). 
  18. ^ 成田空港、新ターミナル公開 4月8日利用開始. Nihon Keizai Shimbun. 25 March 2015 [26 March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 April 2015). 
  19.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pter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20. ^ Japan opens second runway ahead of World Cup finals. ABC News. 2002-04-17. 
  21. ^ [1][永久失效連結]; Kyodo News, "Runway extension at Narita finally open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10-26.", Japan Times, October 23, 2009.
  22. ^ Narita airport — worth long struggle to build?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6-07., The Japan Times, June 9, 2009.
  23. ^ Kyodo News, "Narita's second runway marks 10 contentious year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4-25.", Japan Times, 24 April 2012, p. 3.
  24. ^ 24.0 24.1 航空機誘導路の制限撤廃 成田空港「への字」改修 発着回数増可能に. Sankei Shimbun. 2011-03-09 [2011-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21). 
  25. ^ 成田空港内の団結小屋、強制撤去に着手. Yomiuri Shimbun. 2011-08-06. 
  26. ^ Jiji Press, "Narita runways OK'd for concurrent use", Japan Times, 26 August 2011, p. 6.
  27. ^ 参考資料②(補足デ タ等) (PDF). 国土交通省. 2012. 
  28. ^ 飛行コースについて. 成田国際空港株式会社. 
  29. ^ 成田空港と環境のおはなし. 成田国際空港株式会社. 
  30. ^ Matthews, Robert. New US-Japan Bilateral Aviation Agreement: Airline Competition Through the Political Process (PDF). Journal of Air Transportation World Wide (BTS.gov). 1998. 
  31. ^ United to Buy Pacific Routes From Pan Am. The Washington Post. 1985-04-23. 
  32. ^ Hansen, Mark; Adib Kanafani. Airline hubbing and airport economics in the Pacific market (PDF).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A: General 24.3. 1990. 
  33. ^ All Nippon Airways Decides to Go High Profile Japanese Carrier Kicks Off Major Campaign in U.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1-07., Los Angeles Times, Dec 7, 1987
  34. ^ Delta moves Japan hub to Haneda from Narita for Tokyo access. Nikkei Asia. 2019-08-11. 
  35. ^ Wakare Narita 別れ、成田空港 A fond farewell to Tokyo's Transpacific Gateway, as Delta moves "back" to Haneda Airport (PDF).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the Northwest Airlines History Center. Northwest Airline History. 2020. 
  36. ^ 藤中 潤. 羽田発着枠拡大、ハワイ路線移管のJALが意識するANAの好調. Nikkei Business. 2019-11-20 [202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03) (日语). 
  37. ^ Haneda to top Narita as hub for Japan carriers to US and Europe. Nikkei Asia. 2019-11-18 [202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9-28). 
  38. ^ 从羽田机场新国际时刻安排看日本航企的国际线策略. 民航资源网. 2019-11-21 [2023-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9-27). 
  39. ^ 平成23年分 成田空港生鮮貨物輸入動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東京税関
  40. ^ 巴士. 成田國際機場官方網站. [2017-05-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3) (中文(臺灣)). 
  41. ^ 強風襲日 3,200人滯留 成田機場大亂 由台抵埗159旅客未過關已入境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香港蘋果日報 2016.04.19
  42. ^ 成田空港 エア・カナダ機 誘導路誤進入 表示適切か検討へ. [2018-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3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