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成都话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大陸
区域 四川成都市
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cmn
ISO 639-6 cyuc

成都话是指居住在中国四川省成都市城区内的成都本地人所使用的语言,属于汉语西南官话成渝片。廣义的来说,成都话也可以指成都市所辖各区县所有成都本地人所使用的语言[1]。成都是四川省省会,也是中国西南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因而成都话对周边地区语言有着重要的影响,是西南官话四川话的代表性方言之一,也是川剧中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派的标准音。其代表人物李伯清,被称为椒盐男神,他的那句“背你妈的时”更是被印上T恤,被很多钟爱他的人带到世界各地合影留念。

语音概述[编辑]

成都话作为官话方言的一个分支,拥有官话方言的一些共同特征:

  • 古全浊声母清化。“从”和“虫”,“知”和“资”,“诗”和“私”,每对字的声母发音在成都话中没有区别。
  • 平分阴阳,有阴平和阳平,比如“衣”、“移”的读音便不同。
  • 辅音韵尾少,入声消失,没有[p], [t], [k][m]。 只有[n], [ŋ]两个鼻辅音韵尾。

成都话也拥有西南官话的共同特征:

  • 没有[ʈʂ], [ʈʂʰ], [ʂ], [ʐ]等翘舌音的声母,全部归于平舌。比如,“字”和“制”同音。[ʐ]则变为新增的[z]
  • 增加了舌面鼻音[ɲ]舌根鼻音[ŋ];鼻音[n]和边音[l]是一个鼻化的舌尖塞音(辅音是鼻音,但是搭配的非鼻韵不会鼻音化),听起来像二者的自由变读(或者说合并为其中一种),比如“挪”和“落”在成都话中读音一样(特别地,成都话在 [i][y]前要分,会变为舌面鼻音[ɲ],比如“力”和“泥”、“吕”和“女”)。
  • 不区分[ən][ɤŋ][in][iŋ]这两对韵母。比如,“森”和“僧”、“因”和“英”同音。唇輔音後的[ɤŋ][ʊŋ]),如“梦”读[mʊŋ],“翁”亦读[ʊŋ]
  • [xu][fu]不分,普通话中读[xu]的字均读作/fu/,“呼”“肤”同音(但是仅适用于单韵母u,有韵腹仍读[xu]+韵腹韵尾)。普通话中的wu[u]/vu/,如“五”(同样仅适用于单韵母u,有韵腹仍读[u]+韵腹韵尾)。
    • 更准确地说,成都话中韵母/u/的发音很接近[v]本身,圆唇程度远低于普通话,由[v][f]/u/之间几乎没有唇型变化。

成都话独有的特征:

  • an韵母讀作[æ̃]。比如“安”、“谈”。(这只是现在年轻人口语中的变化,并非地道的成都方言,这一变化导致成都人[æ][æn]不分[來源請求]
  • 无单音韵母[ɤ],有单音韵母[o]。无合口呼韵母[uo],有齐齿呼複韵母[iai]、合口呼复韵母[ue]、齊齒呼複韵母[io]音等。
  • 保留了[ŋ],但實際上為疑母影母共同的主要讀法(兩者並不形成穩固對立),通常跟零声母或[j]对应,比如“硬”读做/ŋən/,“我”读作/ŋo/
  • 因满清八旗曾驻扎成都,成都话受北京话影响[來源請求],儿化音节的词数量不少,但语音类型不多,总共只有四类,/ɚ/(凉粉儿)、/uɚ/(饭碗儿)、/iɚ/(抽签儿)、/yɚ/(公园儿)。

從音韻角度描述的語音特點[编辑]

以1940年調查概括為準,IPA為寬式音位符號。特點皆與省內各點相比,被強調者為異乎國語者。

聲母[编辑]

概述 例字
不分ts與tʂ,精組洪音知系字全讀ts等 祖=主 色=舌 愁=綢
不分尖團,精組細音見系細音混 絕=決 千=謙
見系二等開口梗攝入聲中不顎化
其他不定
革ke 客kʰe
鞋xai 介tɕiai 銜xan,ɕien 硬ŋən 幸ɕin
泥母來母洪音混,細音不混 納=辣 南=藍 連≠年
疑母影母開口一等字絕大多數讀ŋ 艾=愛 岸=暗
疑母開口二等讀ŋ/ȵ/i不定,三等讀ȵ/i不定 咬ȵiau 牙ia
藝義ȵi 涯ia 言ien
影母開口二等讀ŋ/不定
合口一二等除o,oŋ兩韻外皆合口
矮ŋai 鴉ia 握o
窩o 翁oŋ 烏u 彎uan 溫uən

開合[编辑]

概述 例字
端系合口一等在果攝、臻通之舒及山入讀開
其他全讀合口
坐tso 頓tən 送soŋ
賭tu 罪tsuei 短tuan
來母三四等合口在山臻通舒讀開 戀nien 劣lie 隆noŋ
見系合口三四等字在梗舒及山臻通三攝入聲讀開合不定 傾tɕʰyin 血穴ɕie 橘局tɕy,鬱育io
宕江入見系合口一等讀開合不定 郭kue 霍xo
曾梗入合口三四等見系讀開 域役疫io
山入開口三四等端系字讀開合不定 列nie 薛ɕye

韻母[编辑]

概述 例字
模韻端系與魚虞兩韻的莊組字讀u,不與流攝字əu混,入聲沒,屋,沃,燭諸韻同 杜tu 路lu 素su
魚虞兩韻的知見系字不混,入聲術韻同 鼠≠許 書≠虛
蟹攝:開口二等見系讀ai/iai/ia不定
合口一等見系讀uei/uai
合口二等讀uai/ua
三等知章讀uei/ue
街kai 解tɕiai 佳ia
灰xuei 塊kuai
怪kuai 畫xua
稅suei 綴tsue
流攝幫系讀əu/u/oŋ不定,其他讀əu/iəu 剖pʰəu 否fəu 戊u 婦fu 某謀 moŋ
咸山兩攝舒聲的主要元音在介音i,y後變e 點tien 倦tɕyen
深臻曾梗舒聲幾乎全收n尾 沉=陳=承=成 今=巾=京
曾梗兩攝幫系見系字一部分字與通舒混 朋pʰoŋ 弘宏xoŋ 孟moŋ
曾梗兩攝入聲合口三四等讀io 域役疫io
通攝入聲:三等精組讀io
莊組讀o
見系讀io/y不定
其他各組全讀u
足tɕio 俗肅ɕio
縮 so
畜ɕio 欲育io 菊局tɕy
六nu 肉zu

聲調[编辑]

不分陰陽去:士=四=事;入聲普遍歸陽平:七=齊

1941音系[编辑]

記音人董同龢,受訪二人履歷皆是:四川大學學生(其教師亦講本地話),歲數各23、24,幼時在本地讀中小學,原籍成都城內,未曾學國語,不能說別處話。[2]

聲母[编辑]

不送氣塞(擦)音 送氣塞(擦)音 濁音 清擦音
唇音 p 比不北包 鄙勃丕平 m 木末毛民 f 夫凡分方 不拼合口韻(除去u)
無擦齦音 t 大代刀旦 土台天 n 力六乃內 不拼撮口呼,n可能讀作l
有擦齦音 ts 主正左在 tsʰ 出 z 入人弱柔 s 蟬辰色三 唯洪音,舌位比國音稍後
齦顎音 tɕ 及巾卒足 tɕʰ 七且丘 ȵ 宜女業年 ɕ 穴小囚速 唯細音
軟顎音 k 古瓜 kʰ 可口孔 ŋ 我厄崖咬 x 戶化鞋鹹 唯洪音,爆破較硬
送氣略強 零聲母:二臥翁一牙也五瓦院未玉月丸

韻母[编辑]

聲調[编辑]

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五度調值各是45, 21, 42, 24。 與國語相同:平分陰陽、全濁上聲歸去。不同:入派陽平。

声调与变调[编辑]

成都话中,阴平、阳平、上声、去声的调值分别为45, 21, 42, 13。在单读一个字时,音调遵循以上所列。但在词汇与语句中连读时,会有一定规律的变调。

  • 一个阴平字一个字读阴平时,本字变调为55。
  • 一个阳平字任何字时,本字变调为22。
  • 一个上声字任何字时,本字变调为44。

词汇及语法[编辑]

构词法方面,跟普通话对比,成都话构词法上显著的不同是名词和动词的重叠式,即,名词能够重叠,动词一般不能重叠。

句法方面,成都话与普通话对比,显著的不同是在补语的构成上。

普通话引起的变化[编辑]

20世纪中、前期成都居住人口相对稳定,因而在1920年代至1970年代这样一个较长的时间里,成都话都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进入1980年代之后,随着成都以及整个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成都和中国除四川、重庆外其它地区交流急剧增多。同时中国政府推广普通话日见成效,广播电视等媒体极少使用成都话,学校都统一使用普通话教学。受普通话的影响,成都话相对稳定的状态被打破,语音开始经历一个明显变化的时期,而且可以预见,这个变化会一直持续下去。

向普通话的语音靠拢是成都话语音变动的主要趋势。这主要是由于中国政府推广普通话,特别是大力加强中、小学校普通话教学。同时,由于辞书统一使用普通话注音,使得成都话中某些与普通话读音不一致的发音被认为是错误的,例如“反省(成都话:/sən3/)”、“翅(成都话:/tsɿ4/)膀”等。

一般来说,成都话中书面语语音变化较口语更为明显,相对来说书面语中使用频率越高的词越容易发生变化(例如“泽”、“燥”、“荣”等字),而口语中使用频率越高的此则越不容易发生变化(例如“晨”、“硬”、“咸”等字),这也造成了一些字在成都话中拥有书面语和口语两种发音。

口语 书面语
把门关严 /ŋæ̃/2 /iæ̃/2//ɲiæ̃/2
一顿 /tən/4 捶胸顿 /tuən/4
/sɑŋ/2 味道 /tsʰɑŋ/2
/ŋən/1 /in/1
/kai/3 /tɕiai/3
等一下 /ha/4 /ɕia/4
/mi/2 画眉 /mei/2

另外,如果一个字在成都话中被归入一类读音,而在普通话中这类读音的字被归入一类读音,而这个字被单独归入另一类读音,则这个字的读音更容易发生变化。同时,如果在成都话中一类读音的字,在普通话中被归入一类读音,但这类字中较多的字的读音发生变化,那么这一类字的读音都会随之发生变化。

成都话发生语音变化的字中,有些字的新读音已经广泛使用,取代原有读音已成定局,如“籍”、“积”、“及”等字(原读:/tɕie2/;变读:/tɕi2/);更多字则主要在年轻人中使用,且同一个人有时会使用原读音,有时会使用变读音。另外,成都话的语音变动有逆转的趋势,中年人的发音相对稳定,能够使部分原本使用变读音的人转而使用原读音。

注释[编辑]

  1. ^ 成都市辖区内亦有大量使用西南官话灌赤片客家话等语言的人群
  2. ^ 楊時逢,《四川方言調查報告》,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專刊之82,1984

参考文献[编辑]

  • 张绍诚,《巴蜀方言浅说》,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2005年
  • 周及徐,《20世纪成都话音变研究》,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8卷第4期,2001年
  • 夏中易,《近四十年成都话语音变动现象考论》,成都大学学报(社科版)2002年第4期,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