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我们看不到的所有光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们看不到的所有光明
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Doerr novel).jpg
作者 安東尼·杜爾
出版地  美國
語言 英语
類型 历史小说
出版日期 2014 (Scribner)
媒介 纸质 (硬皮)
頁數 544
ISBN 978-1-4767-4658-6
OCLC 852226410

我们看不到的所有光明》(英語: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是一部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背景的小说,作者安東尼·杜爾(美国), 由出版商Scribner于2014年5月6日出版。

故事梗概[编辑]

1934年,6岁的失明小女孩Marie-Laure和她的爸爸一起生活在法国巴黎。她的爸爸是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锁匠,也掌管着那里数以千计的钥匙。 Marie-Laure和父亲一起常常出入博物馆,她听说过那里的一个传说。在博物馆里的某一个地方,在层层的铁门之后,深藏着一块巨大的宝石。那是一块蓝色的宝石,但是在最中间有一块红色的瑕疵。与其说是瑕疵,不如说是点缀,它就像蓝色的大海中一团红色的火焰,这块宝石也因此被命名为“火焰之海”。据传说,“火焰之海”是一块被诅咒的宝石,谁拥有了它谁就会受到保护,但是他(她)所爱的人都会死于非命。人们相信这个说法,对这块宝石既爱又怕,没有人敢轻易地接触它,不觉间它被锁在那里已逾百年。

爸爸为Marie-Laure建造了一套精致的模型,那是他们所生活的街区。Marie-Laure不能看到自己身边的建筑和街道,但是却可以在模型上用指尖来感受到。这是她的地图,也是一个小小的藏宝箱,爸爸会在模型里面巧妙地设置一个小的暗盒,在里面藏一些小玩意儿。

如果不出意外,Marie-Laure会一直生活在那里,爸爸陪伴在她左右,读着她最喜欢的《海底两万里》。

同时,在千里之外的德国鲁尔地区,一个叫Werner的8岁男孩过着并不算幸福的生活。他的父亲是矿工,不幸在矿难中丧生,Werner成了孤儿,他和妹妹Jutta一起生活在儿童福利院。

有一天,Werner意外地捡到了一个破收音机,经过一番摆弄,Werner修好了它,可以用它来听广播。他和姐姐常常能收听到一个从遥远的法国传来的节目,一位老人向孩子们讲述科学的故事。

Werner似乎是一个无线电方面的天才。他每天都陪在他的收音机旁,弄弄这,弄弄那,几年下来,他已经对无线电技术无师自通,会解决各种各样的小问题。

如果不出意外,Werner也许会像大多数福利院里的孩子一样成为矿工,或者成为一个无线电技师。

可是在那个年代,意外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1940年,德国入侵法国。在巴黎行将被占领之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馆长取出尘封已久的宝石“火焰之海”,依样制造了三个仿制品,分别请4个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把真假共4块宝石分别转移出巴黎,交到不同的地方。Marie-Laure的父亲是这4个人之一,他们俩带着这块不知真假的宝石来到了约定好的交接地方,可是那里早已被炮火夷为平地。父亲只好带着Marie-Laure转投住在Saint-Malo的叔叔家。

在Saint-Malo爸爸建造了一个新的模型,并把宝石藏在其中,叮嘱女儿保管好。Marie-Laure和她爸爸带出的那块不知真假的宝石,而接連發生許多意外:父亲被捕,送进集中营;老管家病故。

在叔公家的阁楼上,秘密地藏着一台无线电电台。它本来是Marie-Laure的祖父留下的,Werner小时候所听到的科普知识正是来自Marie-Laure的祖父。在1944年,叔公利用这个电台向盟军发送情报,盟军因此准确地掌握了德军防空炮的位置,为后来的空袭扫清了障碍。

这时的Marie-Laure已经14岁。

在故事的另一边,Werner也长大了。由于在无线电方面有出色的天赋,Werner被选拔进了一所精英学校继续学习。这所学校的目标是培养血统纯正的日尔曼优秀战士。在那里除了要进行严格而残酷的军事训练以外,Werner还发挥着他的专长,他参与发明了一种基于三角形计算的方法,可以测量出无线电信号来源的准确位置,也是发报机的所在。

1944年,Werner16岁了。这时的德国每况愈下,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伤亡惨重。为了应付兵员的不足,很多孩子的年龄被偷偷地改成18岁,然后“合法”地送上了战场,Werner也是其中之一。Werner和他的小队的任务正是应用他自己发明的方法,在战场上探测并摧毁敌方的电台。他们的作战很成功,在苏联战场上,他们一次次地清除了隐秘的电台,打击了敌人。随着战事的发展,他们转战了很多地方,最后来到了法国西北部的战略要港,Saint-Malo。

很快,Werner就探测到了发报机所在的位置,同时他也注意到了生活在那里的盲女孩(Marie-Laure),一丝好感油然而生。这时的Saint-Malo已经成为德军和盟军两方争夺的焦点,一场空袭之后,全城一片火海,Marie-Laure的家也被炸得一片狼籍。就在这时,一名德国的珠宝猎人也找到Marie-Laure住的房子。Marie-Laure的性命汲汲可危,情急之下她跑上阁楼,打开了无线电广播求救。一直监视着这个电台的Werner听到了这一切,他终于明白自己来此的宿命并不是消灭那个纤瘦的盲女孩,而是解救她。

Werner来到阁楼,杀掉珠宝猎人,救下了Marie-Laure,短暂地交谈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小时候一直痴迷的法国广播正是来自女孩的爷爷。Werner设法把Marie-Laure安全地交给盟军,在分别之际,Marie-Laure送给Werner一把钥匙,是模型暗盒的钥匙。而那里正藏着价值连城的宝石“火焰之海”。

Werner在后来逃跑的途中误于雷区,被炸身亡。

多年之后,Werner的一件遗物被辗转交到Marie-Laure手上,是当年Marie-Laure房间里的那个模型,有暗盒的那一片。里面还有那把钥匙。

艺术特色[编辑]

此书语言优美,拥有诗一样的词句。

在情节的安排上也很有特色。每一章都很短,多则三五页,少则一两页,这让读者在读这五百多页厚厚的一本书时颇感轻松;Marie-Laure与Werner的故事同时讲述,每人一章轮换登场;时间的安排上也是前后交替。最后,所有时间和空间的轮换都汇集到1944年8月12日Saint-Malo的那间小小的阁楼上,故事的两人位主人公也在这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地见面。

评价[编辑]

截止到2015年2月,本书已经连续38周上榜“纽约时报最畅销书”[1][2];并被评为“纽约时报年度十佳小说”[3];此书还获得2015年“普利策小说奖”[4]

参考[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