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不知道,將來也不知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杜波伊斯-雷蒙英语Emil du Bois-Reymond, (1818–1896), 格言 ignoramus et ignorabimus.的提倡者。Max Koner英语Max Koner繪。

拉丁格言「ignoramus et ignorabimus」(英语:we do not know and will not know),中文譯為「我們現在不知道,將來也不知道。」代表認為科學知識有限的概念。在這個意義上,這句話的流傳是來自德國生理學家伯伊斯-雷蒙英语Emil du Bois-Reymond在1872年出版的著作 《關於自然知識的限制》(Über die Grenzen des Naturerkennens)。

宇宙的七大謎題[编辑]

杜波伊斯-雷蒙1880年在普魯士科學院的一次著名演講中,討論到「宇宙的七大謎題」時,使用了「我們現在不知道,將來也不知道。」這個片語。

他定義了七個“宇宙之謎”,宣稱其中三個是“超越英语Transcendence (philosophy)”的,科學哲學都不能解釋。 這三個謎題是:1.物質和力量的最終性質 2.運動的起源... 5.簡單感官的來源 ,這些謎題「我們現在不知道,將來也不知道」[1]

希爾伯特的回應[编辑]

大衛·希爾伯特認為這樣對人類知識和能力的概念太悲觀了,考慮不能解決的問題而自己限制自己的理解。1900年在巴黎數學家國際大會的一次演說中,希爾伯特建議人類的努力可以回答數學問題。他宣稱:“在數學中,沒有無知的人”[2]。他和其他形式主義英语Formalism (philosophy of mathematics)者在二十世紀初建立起數學基礎

1930年9月8日,希爾伯特在德國科學家和醫師協會(Königsberg)的著名演講中詳細闡述了他的意見:[3]

社會學的回應[编辑]

社會學家萊布尼茲討論了「不可知」,認為杜波伊斯-雷蒙並不是真的對科學感到悲觀: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William E. Leverette Jr., E. L. Youmans' Crusade for Scientific Autonomy and Respectability, American Quarterly, Vol. 17, No. 1. (Spring, 1965), pg. 21.
  2. ^ D. Hilbert. Mathematical Problems: Lecture Delivered before 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 at Paris in 1900.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1902, 8: 437–79. MR 1557926. doi:10.1090/S0002-9904-1902-00923-3. 
  3. ^ Hilbert, David, audio address, transcription and English translation.
  4. ^ "wissen" refers to the term "wissenschaft" and educator Wilhelm von Humboldt's concept of "bildung." That is, education incorporates science, knowledge, and scholarship, an association of learning, and a dynamic process discoverable for oneself; and learning or becoming is the highest ideal of human exist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