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急用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戒急用忍原是康熙皇帝赐给雍正座右銘[1],但現在一般用來指中華民國政府的對中國大陸投資政策之一。這是1996年9月14日時,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在台灣經營者大會上所提出的對台灣企業投資中國大陸的主張[2]行政院長蕭萬長亦於1998年強調檢討調整「戒急用忍」政策的前提是「中共消除對我敵意,結束敵對狀態並存,尊重兩岸對等分治,以平等互惠對待我,不再阻擋我方在國際上的活動空間,台商投資權益經過協議獲得確切保障,而且不影響台灣經濟穩定發展」。[3]

台灣政黨輪替前的對中國大陸投資政策[编辑]

目前可以看到早在1987年,孫運璿就在《天下雜誌》的專訪中提出類似戒急用忍的觀點。(〈孫運璿:對中國大陸經濟過度依賴將產生危機〉)

在1990年代,當時總統李登輝和行政院長郝柏村因應台塑在中國大陸大規模投資的海滄計畫,下達三大通牒。若台塑與中國大陸簽訂海滄計畫的協議,政府將停止台塑股票交易、下令相關銀行凍結台塑集團資金、與限制台塑集團高層主管出境等三大禁令。台塑企業為求生存,只得忍痛放棄投資。

在台灣政黨輪替前,針對投資中國的主張除了戒急用忍外,還有曾任民進黨黨主席的許信良主張的「大膽西進」及民進黨在經由辯論後產生的「強本西進」;大膽西進派認為台商大舉西進後,可以在中國發揮相當的影響力,進而成為台灣的保障(但在中國的一黨專制下,資本家與工商業對政治軍事的影響其實非常有限);而戒急用忍派則認為依賴中國勞力與市場會妨礙臺灣的自主性與多重安全;而且台商反而很容易成為中共在台灣的代言人,過度西進會讓代言人的政經力量過於強大,而造成不對稱的影響。

1994年底人民幣大幅貶值45%,中國大量吸引各國投資,東亞各國資金開始失血。

1996年8月14日,李登輝在國民大會答覆國大代表國是建言時指出,「以中國大陸為腹地建設亞太營運中心的論調必須加以檢討」。同年9月14日,李登輝即提出「戒急用忍」主張,之後並明確界定:「高科技、五千萬美金以上、基礎建設」三種投資應對大陸「戒急用忍」,以免臺灣喪失研發優勢以及資金過度失血。此項政策發表後,即遭到工商業界的質疑,並引發「國家及社會安全與企業利益間如何取得平衡」的辯論。

蕭萬長在擔任行政院長期間是以戒急用忍為兩岸政策。

民進黨對中國大陸投資政策[编辑]

2000年,由於陳水扁當選總統後,適逢世界經濟不景氣,產業界方面要求鬆綁「戒急用忍」政策聲音加劇,而陳水扁也將「戒急用忍」政策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4]。2006年1月1日,陳水扁在元旦談話中把「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宣傳改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5]

反對戒急用忍的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林濁水表示:把扁當「反西進」的救星,其實是很奇怪的,因為直到2005前扁是西進派的,他一上台,就宣佈四不一沒有、開放小三通、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縮小中國人民來台限制、放鬆對中國各項投資限制、2004年底正式通過「積極開放」計劃……但他的計劃既受阻於中國的肘制,被國民黨批為「鎖國」,從而在民間形成反三通的刻板印象,終於被M型社會的輸家當成經濟民族主義的救星[6]。但他也表示,西進確實會讓台灣所得分配更不平均,但是戒急用忍解決不了問題[7]

對於戒急用忍的評價[编辑]

正面[编辑]

  • 戒急用忍政策保護了台商;由於大陸地方官員素質良莠不齊、部分法規限制又逼商人非鑽法律漏洞不可,國家地位不被中共政府承認的台灣商人是受害最深的,因此台商若以外資身份投資大陸市場,則可以降低投資大陸風險;戒急用忍一直沒有對台商投資中國大陸造成任何阻礙、但卻讓許多台商繞道投資大陸,反而使得台商多了一張保護傘。
  • 孫運璿在1987年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對投資中國大陸表示:投資中國大陸會有中國大陸工人素質不佳、台商地位及保障不明、還有中共以商逼政、及投資中國大陸等於資敵製造對手等問題;就算商人判斷西進對他有利,其實也不一定為真;就算西進真的對商人有利,也對台灣不利。
  • 由於兩岸語言文字相近、少部分台灣人又有大中國情懷,再加上媒體對中國誇大宣傳的影響;造成許多台商在準備不足或留在台灣比較划算的情況下貿然西進,增加台商西進的失敗率,也有許多台商西進後才發現省不了多少成本或得不償失。戒急用忍的觀念可以抵銷語言文字及意識型態對台商的誤導。
  • 2007年8月底,新光集團北京華聯惡整後,而過去王永慶家族在中國的投資也被整,因此讓台灣人思考投資中國大陸的風險。
  • 陳水扁總統較為開放的兩岸經貿政策遭到泛綠內部相當的批評,主因在於台灣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順差實際上是以對美貿易順差下降為代價,尤其是筆記型電腦產業(過早)西進更是遭到一定批判[8]:因為許多泛綠人士認為,一些台商獨佔的產業不西進或晚些西進也不會傷害台商在此產業的優勢。
陳水扁在總統任期最後數個月發表演說間接承認「開放筆記型電腦產業西進是他的錯誤政策」[9]
  • 台灣高鐵前董事長殷琪表示,台灣高鐵實際運量比預估運量小的原因之一就是太多產業西進。
  • 林濁水表示,比較台韓兩國的策略,韓國比台灣更接近戒急用忍。韓國人把更多的技術、零組件等鎖在韓國;台商則只知大規模的西進,讓台灣與中國的經濟整合到全球第一。只知大規模西進的策略是近年來韓國所得超越台灣、但貧富差距是台灣比韓國大的原因之一。若台灣不想輸韓國太多,就別整天幻想西進,反該對中國採取更鎖國的策略。[10]

負面[编辑]

  • 戒急用忍的限制過於僵化,有同一標準一體適用的問題;有些產業不應該有如此大的西進比例,此時戒急用忍的限制實在太寬鬆,戒急用忍又對一些產業太嚴苛;因此,戒急用忍應該針對各種產業提出不同限制。
  • 林濁水表示,台灣產業困境與陳水扁無關:李登輝在執政初期是實施類似大膽西進的政策,當時台商在中國已經形成聚落;1996年雖然推出戒急用忍,但已經來不及減緩或阻止台商壯大中國大陸(而且就算提早推出,也不一定能減緩這些產業西進速度);陳水扁擔任總統時的政策已經被此限制,如筆記型電腦產業的西進的根本原因是相關零件製造業都已經西進了,而中共又刻意阻止貨運直航。[11]
  • 李敖諷刺,戒急用忍完全是一種鴕鳥政策,「既不能令,又不受命」;而他認為,商人比政客聰明,所以台灣商人才會急著進入中國大陸市場去卡位、掌握商機;「(台灣)應該趁機取利,沒什麼忍不忍的問題。有好處,才忍。沒好處,忍什麼?」[12]

其他[编辑]

  • 2007年1月29日,李登輝接受《台灣壹週刊》專訪時表示,戒急用忍並不是主張台灣不能和中國大陸有關係,他非常擔心目前兩岸完全沒有溝通平台。他批評:經濟原本就雙向,民進黨卻把它變成單向,「整個台灣像一桶水,水一直流出去、沒有回來,老百姓怎麼生活?」他同時批評民進黨:「政策變來變去,積極開放又變積極管理,簡直豈有此理!」[13][14]
  • 貨運直航的實施會降低台商西進的誘因,讓台商將更多的產品(或產品中更多的零件)留在台灣生產;而中共對貨運直航採取「能拖就拖」的態度。
  • 林濁水表示,沒有台商,中國經濟根本無法大幅成長,在學習技術上,台商及台灣是中國最好的老師,而且還是最不藏私的老師;但是中國沒有正視,而且以內戰思維打擊台灣的經濟發展,不願意讓台灣賺錢,阻礙台商佈局中國內需市場;這樣不但讓台灣人更反中,也會讓中國在未來無法向台灣學到新東西。[15][16]
  • 2010年6月29日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大陸重慶簽訂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總統馬英九及行政院長劉兆玄視為加強台灣經濟發展的重要政策,戒急用忍政策可謂暫告終止。而後太陽花學運顯示,台灣的年輕一輩有許多人認同類似戒急用忍的觀點,他們正是或即將是西進政策的受害者。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遊中國/承德避暑山莊 赫見「戒急用忍」
  2. ^ 第三屆全國經營者大會演講全文
  3. ^ 蕭萬長院長宣示兩岸「三通」的前提和調整「戒急用忍」政策的條件, 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1998年09月30日
  4. ^ 2000年12月31日發表「跨世紀對話」,其中有提到:
    因應台灣即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有責任面對全新的經濟情勢,將包括兩岸經貿在內的各項課題,重新納入全球市場的考量。過去政府依循「戒急用忍」的政策有當時的背景及其必要,未來我們將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新視野,在知識經濟的既定方針之下,為台灣新世紀的經貿版圖做出宏觀的規劃,並且逐步加以落實。
    詳細內容請參考跨世紀對話全文
  5. ^ 元旦祝詞全文
  6. ^ 贏家與輸家 扁·後扁回顧前瞻之三
  7. ^ 與狼共舞
  8. ^ NB工廠淪亡錄
  9. ^ 自由時報倡導西進候選人的論調令人憂心
  10. ^ <非典型論述>馬掛韓國羊頭 賣傾中狗肉(林濁水),台灣蘋果日報,2010年5月6日
  11. ^ 林濁水:林濁水:三個錯誤的刻板印象
  12. ^ 李清如,〈李敖:我為許信良助選 但票會投給宋楚瑜〉,《新新聞》第636期第044頁。
  13. ^ 李志德 台北報導,〈李登輝大轉向:從未主張台獨〉,《聯合報》2007年2月1日
  14. ^ 李志德 台北報導,〈李登輝批民進黨「把經濟變成單向」〉,《聯合報》2007年2月1日
  15. ^ 共同體:林濁水著
  16. ^ 內戰思維 全球化包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