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木斯朗·策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扎木斯朗·策本蒙古语Жамсрангийн Цэвээн/Jamsrangiin Tseveen;俄语Цыбен Жамцаранович Жамцарано/Tsyben Jamtsaranovich Jamtsarano,通常拉丁化为Jamtsarano(扎木察拉诺)。1880年-1942年5月14日)布里亚特人大蒙古国蒙古人民共和国学者、政治人物。[1][2]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1880年,扎木察拉诺(布里亚特语又写作Жамсранов,即“扎木斯拉诺布”)[1]生于外贝加尔山脉Забайкалье)的阿金斯科地区[2]。他是阿嘎霍里布里亚特人(Ага Кори Буриад)。[1]1892年,他赴赤塔上学。[1]1895年至1897年,到圣彼得堡的巴德玛耶夫布里亚特私立学校(Badmaev's Buryat private school),这是一座师范学校。[1][2]1898年至1902年,在伊尔库茨克的教师神学院(Teacher's seminary)学习,在此他开始访问周边的布里亚特氏族,收集有关萨满教及蒙古法律的史诗和材料。[2]

科学生涯[编辑]

1902年,他和他的朋友巴拉金(Барадин)回到圣彼得堡,并成为圣彼得堡大学的旁听生。一位教授安排他们于1903年前往布里亚特,以收集更多的材料。 他赴西北贝加尔湖地区和奥尔洪岛,他的工作被证明是成功的,这为他赢得了未来几年更多的研究旅程,这些是由俄罗斯中亚和东亚调察委员会(Russian Committee for the Investigation of Central and Eastern Asia)资助的。 1904年,他前往库伦和家乡阿金斯科。1905年和1906年,他再次来到外贝加尔山脉以及外蒙古[2]他毕业于伊尔库茨克大学[1]从1907年到1908年,他在圣彼得堡大学东方语言系教授蒙古语。1909年和1910年,前往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 1911年,他前往鄂嫩河上游的通古斯。1912年,他参加了在额尔德尼召哈拉和林旧址上进行的考古研究。[2]

在外蒙古独立及自治时期[编辑]

1911年外蒙古独立后,俄国派出特使伊万·雅科夫列维奇·克洛斯托维茨库伦[2]扎木察拉诺在库伦为俄国公使当助理。[1]克洛斯托维茨策划通过俄国的资助创刊一张报纸,并建立一所世俗学校,以扎木察拉诺为报纸编辑及学校监督,扎木察拉诺接受了这两个职务。[2]他在俄国的资助下创办了一份蒙古文报纸《Shine Toli》(新镜报}})。他还在博克多汗政府充当教育顾问,并于1912年3月在库伦创办了第一所小学。[1]此后数年间,在学校工作以及《Shine Toli》、《Niislel Khüreenii sonin bichig》的报纸编辑工作之外,他继续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并将一些通俗读物译为蒙古文[2]

在共产主义蒙古[编辑]

在外蒙古1919年被中华民国军队占领后,他成为伊尔库茨克大学(Irkutsk University)的教授。他发表了有关蒙古法律的文章,也走遍了Verkhneudinsk恰克图买卖城,在那里,他会见了心怀不满的外蒙古人。[2]

1921年3月,他参加了蒙古人民党成立大会(即第一次代表大会),据称他撰写了该党党纲《十条愿望》。1921年,他进入了人民革命政府的教育部任职。1921年11月,在库伦摆脱恩琴部队的控制之后,他参与创建了经文和手稿研究所(Sudar BichgiynHüreelen英语Institute of Scripture and Manuscripts,或称经文和手稿委员会Committee of Scripture and Manuscripts),该所为蒙古科学院的前身,他担任该所的常任秘书长,在所长昂古德·扎木彦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成为该研究所的“指路灵魂”(guiding spirit)。[1][2]一座图书馆正式成立,1924年又成立了一个博物馆。[2]

他还是蒙古人民党代表大会1924年创设的经济委员会委员。该委员会主席是阿玛嘎耶夫(Амагаев),也是布里亚特人,为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党员,共产国际代表。[1]

1925年,他前往列宁格勒。1926年,他和巴德玛扎布·策德诺夫娜(Бадмажаб Цеденовна)结婚,后者也是阿金斯科的布里亚特人。同年,他们夫妇二人共同前往北平。他的妻子于1927年作为官方使团成员前往德国法国,他本人则留在乌兰巴托。[2]

流放和死亡[编辑]

1932年3月,他被免职,并奉命赴列宁格勒,重新进入东方研究所(Institute of Oriental Studies of the University)在教授尼古拉·尼古拉耶維奇·鮑培的领导下工作,编辑《十七世纪蒙古编年史》(Mongol chronicles of the XVIIth century)。1937年,他被逮捕,1940年2月19日,他被莫斯科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委员会判处有期徒刑5年。1942年5月14日,他在索利-伊列茨克监狱(奥伦堡)逝世。俄罗斯政府在1993年公布了有关详细信息。他是1930年代至1940年代蒙古人民共和国政治迫害的受害者之一。[1][2]

逸事[编辑]

他的众多兴趣之一是研究动物机体,如雪人蒙古死亡蠕虫Mongolian Death Worm)。[2]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